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愿我们遍历山河,老公不在家被他朋友干

  「你最好停下来。这里的鬼魂杀过人。如果你在这里,我哥哥会分心的。你不想他出事吧?」

  林彦琴点点头,看了一眼哥哥,低声道:「我在马路对面等你,好吗?等你处理完事情,我顺便送你回去,好不好?」

  她用乞求的语气看着我哥哥。她想和我哥哥一起冒险,是吗?可惜哥哥不让她冒险。

愿我们遍历山河,老公不在家被他朋友干

  哥哥歪着头想:「好吧,在马路对面的广场上,就在车里等着,别下车!如果你听话……」

  林彦琴看着他,愿我们遍历山河等着他的文章。

  我哥勾着嘴唇说:「你要是听话,我们把这里的小可爱处理完就去赴约会。」

  这是第一次约会邀请!

  林彦琴睁大了眼睛,亮晶晶的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好,好!一言为定!嘿嘿,我在车里等你!小心!」

  她带着保镖迅速离开了。我看着弟弟:「你太会欺负人了。一个约会邀请让林彦琴好激动。平时你对她多不好!」

  「你知道什么!这叫情商!我不懂怎么训练老婆!」

  噗!

  「老婆?」

  ".勉强算。」我哥哥嘴巴很紧。

  「好了好了,勉强好了,我看到希望了.如果你真的一辈子不结婚,爸爸的头发会变白……」我赶紧停下来。

  凡事都要有一定的度,千万不要让哥哥难堪。既然这种想法已经在他心里萌发了,那就要小心呵护他,不要嘲讽他。

愿我们遍历山河,老公不在家被他朋友干

  不过,林彦琴真的很厉害.她虽然单纯,但情商很高,能忍且天生有点傲气,对哥哥有很深的好感。

  他们私下相处的时候,应该是很融洽的,不然哥哥不会越来越关注她。

  商业广场在五点钟被清空,保安在五点半巡逻以确保没有人在里面。

  不过这里的保安也听到了传言,有点害怕,不敢一个地方一个地方仔细检查。

  我和哥哥躲在一个偏僻的卫生间隔间里。

  这个又湿又脏的地方最容易惹鬼,但我们现在挤在一个小隔间里,躲避保安的巡逻。

  ".这是女洗手间。"

  「我没办法。保安都是男的。他们通常不会进来仔细检查。躲在这里是安全的。」我哥哥拿着一部手机.杀死死去的杀虫剂.

  这种坦然的态度挺大家的风格,但是他的手机会在越来越暗的浴室里发光。

  灯灭了,他立刻关掉手机,反手拿出干坤法之剑,持咒防备。

愿我们遍历山河,老公不在家被他朋友干

  这里真的很奇怪.关门前老公不在家被他朋友干,虽然冷清,却不温不火,勉强过得去。

  但是门一关,灯一灭,马上就凉了。

  那种空洞的恐惧开始侵蚀皮肤,渗透到我的内心……我起了鸡皮疙瘩。

  这是一个信号。

  阴气最直接的感觉就是皮肤受到刺激。一般这个时候去晒太阳会好很多。

  但是现在外面有一种很投缘的东西,丰富到超乎我们的想象――这些东西藏在哪里?白天能藏的这么好吗?

  外面走廊传来脚步声:「队长,这里应该没人……」

  这个声音有点颤抖。应该是来检查的那个小保安。

  一个哑巴的声音说:「乖.支票.一些.小情侣.会藏在.这个地方.求刺激……」

  这个声音.是口吃吗?我疑惑地看了我哥哥一眼。

  哥哥对比了两个手势,意思是:不管对方是人是鬼,都来硬的!

  他把小电棍递给我,手里拿着符咒,准备在厕所门上放一圈,阻止鬼气。

  「董……」外面一声闷响。

  我们的行动,一个很酷的想法很快在地板上响起。

  一个光头突然从隔间门下面「挤进」来!

  我浑身是风,这是一个老滑头鬼!

  居然懂得先吓唬人崩溃!

  「你看.果然不出所料.有外卖,好吃好吃!"

  第468章停尸房(2)

  门板下突然出现一个光头,很吓人,但我和哥哥已经习惯了这种变态的恐怖画面。

  我害怕带血的残肢碎片。场面太血腥太恶心,无论看多少遍都无法接受。

  我弟弟只是微微冷冷,然后他手里的干昆法剑转了半圈,反手握住它,直刺到后颈的头部。

  这是一具陌生人的尸体。应该是鬼附身了。

  剑的力量把鬼钉在地上,我哥啐了一口,「你当鬼了,还这么臭不要脸?其实从女卫生间的门底下钻,鬼片都是从上面下来的,你不走寻常路!你想偷看什么?"

  「哦哦!」鬼魂被钉在脖子上,挣扎得太厉害了。

  「你杀了很多人?为什么我能飘在这里,为什么我没有一个鬼魂来逮捕我的灵魂?」我皱眉。

  「主人饶命.啊哈.我,我还没找到替死鬼……」鬼拼命扭动,脸朝下贴在地板上。

  替死鬼?

  他不是一个溺水的灵魂。您在找什么?

  「说清楚,什么替罪羊?」我问。

  「不,我不能说.那将会是.它会化为乌有……」男鬼有点口吃,总是断断续续的。

  哥哥蹲下来冷笑道:「你既然是鬼,就应该看清楚和这个人有什么不同。如果她没有把你送进冥府,你应该心存感激,坦诚相待,否则你真的会召唤惩罚来折磨你~ ~」

  ".上次一个陌生人的鬼魂被人用刀刺伤,内脏破裂。他还拿了鬼的头发,准备剪掉头皮开始脱皮……」

  惩罚是一个负责折磨和惩罚的职业幽灵。这些鬼应该都知道。

  男鬼战战兢兢的抬头看着我们,眼里溢出了一些黑血,做了个求饶的手势。

  北太平洋皇帝的名字在我身上。这是哈迪斯的封印对上帝的尊重的备份。以我现在的方式,已经能看清楚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是什么了.杜锋的杀人罪之书。

  这段经文可以让穿越金桥幽地、设狱收邪灵等魔术变得更厉害。

  有点能耐的鬼都能感觉到这种异常,自然也就怕这种味道。

  就像恶人听到警笛声会紧张一样,男鬼颤抖着请求宽恕:「如果我诚实地告诉你.两位大师能放过我吗?」

  「说都没说就想讨价还价?!少特么废话!小爷还有事呢,没空跟你墨迹,不说就收了你、然后去收拾其他鬼!也就是多费几张符咒的事!」

  言下之意:别耽误小爷约会啊啊啊啊,沁丫头还在外面等着呢!

  我也不放心林言沁在附近等,掐诀唤出鬼门道:「收了算了,有什么冤屈去冥府解释吧。」

  「别别别!好歹超度一下我吧!让我少受点折磨啊!」男鬼恐惧的看着我。

  「卧槽!你这死鬼想害我们、还敢向我们要超度?超度符咒那么贵,凭什么赏赐给你!」我哥狠狠的往他后颈戳去。

  「我、我哪知道自己这么倒霉啊――遇到二位大师!大师饶了我吧!我只是要找个替死鬼、才能离开这里啊!」他哀求道。

愿我们遍历山河,老公不在家被他朋友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