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求你了,一读就出水的文章

  拿起纸杯试着吃东西转移话题。结果.

  「咦?我的魔芋丝呢?」

  「什么魔芋丝?」

求你了,一读就出水的文章求你了

  「为什么我刚才吃的魔芋丝不见了?」杨秋戳了戳他。

  淡然的目光躲闪着,最后集中在路灯下的飞虫身上。

  「也许吧.它变成了一只蝴蝶,飞走了?」

  ,第28章

  从那以后,梁文的日常工作就是送杨娇去上班,接杨娇下班,教杨娇游泳。

  温暖的工作可以在8月2日完成。她急着回家见父母,于是和哥哥订了8月3日的动车。

  想着第二天就要过生日了,今天大概是最后一次学游泳了。我在更衣室的镜子里,一脸淡然,一脸阴沉地对自己说:今天是一张大票!

  经过近一个星期的学习,杨澜已经能浮了,就是游得很慢,很长时间都游不出一米。她有些弄巧成拙,求温暖。「这真的是最简单的游泳姿势吗?」

  梁文看着她,舔了舔她的嘴。「其实有一个简单的。」

  说着,比划了她几下。

  杨娇学会了划水和踩踏板的方式,出乎意料地感到轻松多了,快步跑了一读就出水的文章一小段距离。

  她兴奋地游回来,有些骄傲,想在梁文面前拿个架子。那尴尬的表情让她觉得杨娇真的.可爱!

求你了,一读就出水的文章

  「这是什么位置?」杨秋终于又一次做出了平静的样子。

  「刨狗。」梁文很惊讶,她甚至不知道这一点。

  杨娇只是表现出冷静,无法阻止。不知怎么的,她觉得自己好像被梁文演过。她非常生气。她用刚学会的「狗刨」向梁文冲去,用力把他推进水里。

  梁文被她的手压住了,甚至她的头都沉入了水中。

  两人靠得很近,他吐了几个泡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近在咫尺的她胸前。

  因为刚才的动作,水被搅得飘起来,杨秋的裙子飘起来,露出里面的小裤衩。

  梁文被这张照片震惊了,几乎忘记屏住呼吸。他假装被杨娇压得太紧,失去了平衡。他搂着杨娇。

  手牢牢地贴上杨娇露出臀部的那部分。

  脸.埋在她的胸口。

  水流带来的沉闷,让杨娇完全抹上脸就感觉到了。

求你了,一读就出水的文章

  她使劲挣扎,踢着温热的肚子。

  梁文被踢后,在杨娇生气前赶紧放开她,怕她最后一千年被水呛死。

  松开瞬间的失落,有点后悔刚才是侧脸贴的,应该是正面贴过去的!

  但这一幕还是有点浪漫,透过消毒液能感受到的柔软触感和甜甜的味道,让年轻的心怦怦跳。

  杨秋等温凉着头正要骂,蹲在水池上面的一个管理员阿姨先骂了一句。

  「我说这个拉拉,你不知道经期不能下水吗!」

  杨秋抬头看着她,她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她又低下了头,看到她旁边的水在清澈的水面上真的又红又刺眼。

  反应过来看凉了,果然,他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一只手捂着鼻子飞快地游向岸边。

  **

  最后一节游泳课,杨娇因为又冷又疯的兴奋,上岸去换衣服走人了。

  梁文跟着她,不敢说话。平时两个人都是十点才送她回宿舍。结果他们今天很早就走了,八点才出来。

  看着杨澜一路向宿舍走去,梁文怕他一时半会儿拦不住人。他张开双臂站在她面前,拒绝让她走。「玩一会儿再回去。」

  杨挽着的胳膊,冷冷一笑,「玩什么呢?玩埋胸?」

  梁文的耳朵有点红。「我只是错过了我的手,因为我被你压到了,噎到了嘴。如果我太着急了,我就抓住什么东西,想站稳。」

  「你以为我信?」

  「你.不信。」

  杨浩推了推他的胸口。「让开,我要回去。」

  温凉一动不动,「那你想怎么消气?带回给你?」

  一些路过的人看着他们。杨澜不想和他纠缠。他害怕他认识的人会解释。他用沉重的声音告诉梁文,「我不喜欢你这样,这让我觉得你对我没有尊重。」

  梁文放下手臂,用沉重的声音问她:「你呢?你不是经常这样对我吗?上次,你踩了我的脚!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杨娇没想到梁文会变得如此难以欺负。他的眼睛微微凝视着,然后他笑了,笑起来的温暖凉爽的头发会竖起来。

  「那么,你以为我是站在你的脚上,比你高,和你把脸贴在胸前就是水平的事情了吗?」杨浩点点头。「好的,我明白了。我只是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偶尔会有些得意忘形。以后我会注意和你保持距离。」

  梁文."

  不是这样的!他刚才说了什么让她这样误会?

  暖凉急拉着她的胳膊,「不是不是!我喜欢你对待我的方式!」

  杨浩张开了手。「你以为我是故意这样对你的吗?」

  暖凉更急了,「不不!你怎么能故意这样做!我知道你只是有时候觉得和我吵架很好玩,但是我太过分了!我不会再这样了!别生气!」

  杨浩的脸很平静,他看不到悲伤和喜悦。「又暖和又凉爽,我觉得你应该去和那些喜欢你的小姑娘们一起玩,教游泳,送人上下学,庆祝你的生日。」

  梁文害怕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她要走的时候,结结巴巴地靠过来。「哪个.什么小女孩?别生气,我今天真的太过分了。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别吓我……」

  在他看来,杨娇的话似乎要和他绝交,这是完全的否认。现在他后悔了。他认为「大票」的想法太扯淡了。他今天出门的时候把脑子忘在酒店了!

  杨娇看到他脸上的恼怒。他真的很害怕,很担心。他犹豫着是给他一个教训还是就这样让他走。

  其实刚才他抱她的那一刻……除了震惊,她的羞涩和喜悦大于愤怒。

  但她不想宽恕这种轻浮的冷静状态度,尤其是这两天,温凉好像胆子越来越大了,完全不是那个说句话都会脸红的少年了。

  她不喜欢温凉一副胜利在握的模样,她想要的是这场感情的主导权。

  结果她不过说了几句话,温凉就表现的惊慌失措了。

  真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

  杨芃看见温凉的脸都白了,想着他还有两天就回q市了,也就不忍心继续吓他了。

  「你保证?」她挑眉。

  「保证保证!」温凉摊平一只手掌在她面前,另一只手比划成两条腿在手掌上走着,「噗通」一下弯了那两根指头,认真的跟杨芃说,「你看,我给你下跪了,别生气了!」

  杨芃绷着脸,掐了一下自己的食指才没笑出来。

  温凉仔细的看她的脸色,见她没开始那么绷着了,心不像开始那么提着了,商量着问,「要不咱们再去别的地方逛逛?」

  刚才走得急,现在觉得热了,杨芃把头发别到耳后,「不逛了,热。」

  温凉又有些着急,「我们可以去看看电影或者去书店坐坐?有空调的!」

  「温凉,就算我没那么生气了,也不可能现在就能继续跟你一起玩,换做是你,你能那么快消气?」

  换做是他?

求你了,一读就出水的文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