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好大,好硬,好粗,小姑子忍不住扣

  

  所以要在校外做。

  

好大,好硬,好粗,小姑子忍不住扣

  

  第2103章祸不单行(和氏璧、欧阳明和2)

  

  

  这一天,景尧终于抓住了机会,十几个人把梓琪堵在街道的偏僻角落里,试图「教训」对方一顿。

  

  

  无非就是轮番扇耳光,扒衣服,踢打谩骂,烧烟头,拍裸照,甚至滴尿等等。

  

  

  而梓青则从我做过的回忆中寻找好大,这些屈辱的回忆并不陌生。

  

好大,好硬,好粗,小姑子忍不住扣

  

  在我心里,我不讨厌这些小姐姐,但是我讨厌她们。用这些手段羞辱自己身为女性的同龄人,能说明自己有多伟大吗?

  

  

  但他们只是把她堵在巷道里,却被对方痛打了一顿,而且很凌厉,表面看不出什么症状。让他们总觉得肚子隐隐作痛,于是跑去找班主任投诉。如果在以前,梓青敢碰这些背景深厚的人,肯定会被记过,甚至开除。

  

  

  但是现在,以杠杆那边的成绩,学校并没有惩罚梓青,而是要求她全心全意的准备考试。

  

  

好大,好硬,好粗,小姑子忍不住扣

  至于景尧几个人,那就是改变以前的纵容,让他们规规矩矩,不要来烦我。如果你发了大财,做了一些影响学校声誉的事情,不会给几十万「学费」就了事。

  

  

  少数妖精是思想卑鄙,为自己的烦恼买单的人。如果他们吃了个哑巴亏,会放弃吗?

  

  

  可惜他们谈不上这块硬骨头。他们虽然不怕学校的「威胁」,但表面上做不了太多。至少他们不能让别人发现是自己干的。于是一个新的恶性情节在梓身边悄然展开。

  

好硬

  

  一个月的时间,紫青把原主学的课程彻底系统的梳理了一遍,适当的学会了做暴君,没有悬念的诞生了。

  

  

  本来她从那些女生身上搜了1000多块,房租加生活费勉强应付毕业。

  

  

  这样她就可以不再在酒吧当服务员了。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电话让梓庆不得不做出选择。

  

  

  是我父母。

  

  

  电话里,何木的声音显得很疲惫,很疲惫。「月复一月,你的生活费都结束了。这些天我在家一直很忙。今天你爸爸给你寄了200块。也许这两个月我不能寄给你。可以省点钱。」

  

  

  我说话的时候,声音哽咽。定了定神,我继续道:「哦,月底不用回家了,在学校好好学习上大学就行了……」

  

  

  梓青的心思犀利通透。她说话的时候立刻听出了妈妈的哽咽和疲惫,连忙问道:「妈妈,别担心,我在工作学习,还有生活费。家里有什么问题吗?」

  

  

  她听到母亲压抑的啜泣声,然后何父抓起话筒只说了一句「没有,没有,没什么。好好学习,什么都不要担心,家里有父母……」之后我没有理会梓琪不断的追问,匆匆挂了电话。

  

  

  再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村上的何叔叔。因为家里没有电话,所以从别人家打电话。青子问,何伯伯什么也没说,只是让她好好学习,她的父母为她做了一切。

  

  

  梓青是来为原主攻命的,不是来张扬他的傲气的。很明显,从现在开始,我父母的家肯定遇到了难以跨越的障碍。他们不说,肯定是怕分散注意力,耽误学习。

  

  

  想到这,她毫不犹豫地马上向学校请了两天假,说家里有急事,就匆匆赶回去了。

  

  

  回到家里,梓清整个人就有些懵了。

  

  

  原来和我一样,哥哥何军在村上被疯子打了,头和身体缝在一起,缝了几十针。父母去找村干部说理报警,但说家里有精神病,有精神病鉴定证明,打人不违法。而且他们家穷,没钱赔偿。

  

  

  所以只能承认自己运气不好。

  

  

  贺佳的老二把猪、鸡、鸭、食物等等都放在家里,但是他什么都卖,收了三千多块,缝了针,在医院住了一天,说钱不够。没钱可以带人回来。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于是两位老人向亲戚邻居借了几千,多住了两天。

  

  

  但是,他们问了主治医生,主治医生说何军的情况很严重。如果他不加强治疗,将来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脑震荡和残疾。

  

  

  他们见紫青回来了,又气又急,说:「现在家里都指望你学习,出人头地。你为什么回来?就算我们卖了两个老骨头油,我们也会让你上大学……」

  

  

  紫青觉得鼻子发酸,眼睛因热情而悸动。怪不得原来的主人那么被那些女生欺负,但她还是很坚强。

  

  

  如果他们不问自己,如果他们不回来看他们,我怕他们会一直咬着牙不告诉自己。

  

  

  梓清平静的心悸动着,她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乱。

  

  

  目前最迫切的问题不是去找有精神病证明的家人讨回公道,而是找到足够的钱让哥哥治伤。

  

  

  钱,又是钱。

  

  

  梓青只给了妈妈400块钱,给弟弟买了点营养品。可惜她没有魔法,没有精神力量,无法帮助伤口修复,只能多吃补品,让身体自行修复。

  

  

  至于钱的来源,青子做了另一个解释,这件事没有透露。

  

  

  梓庆正在筹划怎么弄点钱。这个小镇绝对没有条件,因为大家都不富裕,也都很熟。

  

  

  只能回学校,县城机会多。

  

  

  看来只能去酒吧当服务员了。如果再用自己的手段,也是最快的钱。

  

  

  打定主意,梓青陪着父母呆了两天,然后看着自己很虚弱的弟弟,弟弟时而清醒,时而昏迷,马上就回学校了。

  

  

  因为原主属于清爽简约型,稍微打扮一下就很有青春气息,所以很容易应聘做服务员。

  

  

  她把目光投向那些急需发泄的面孔,渴望着艳宇和激动的清,很快就把目光投向了目标。打扑克,那种仗绝不是普通人打的。几个人被一个暴露的女人包围,胸中塞满了钱,说明他们很有钱。

  

  

  青子走过去说:「我想下一张牌是红心6。」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

  

  

  他们花衬衫摸卡的时候很不开心,但一抬头就是一个看起来很清纯,身材很美的小姐姐。她的脸还是很奇怪,可能还是个小孩子。玩新鲜的挺好的。

  

  

  溢到嘴边的呵斥变成了戏弄。

  

  

  第2104章死路一条(彩明与欧阳陨落3)

  

  

  打开

  

开花衬衫的男子「啪」地丢了一沓红票子在桌子上,喊道:「输了就陪我们哥几个玩一晚上,赢了,这些钱就是赏你的。」

  梓箐瞥了眼桌子上的钱,小一沓,于是笑道:「这位大哥真是豪爽,先行谢过大哥的赏赐,那就一言为定了!」

  抛开梓箐本身目光如炬,记忆力超凡,只要她看过一遍扑克的顺序,不管别人怎么洗牌,也能记住。更遑论还好粗有一个宇宙魔方在给她推衍呢。

  梓箐一直都没走这道,正是因为偏财易得,可一旦陷进去,就很难抽身。可是现在,她已经没得选择。

  毫无悬念,那男子抽起扑克,啪地丢在桌上,众人哦了一声,果真是红心6。

  梓箐笑着道:「承蒙各位大哥抬爱,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伸手准备把钱收起来,却被一只大手按住。

  传来粗糙和隐隐暴戾的气息。

  「慢着,要不要再赌一局,赢了,这些归你,输了……」喷着酒气的声音传来。

  梓箐手微微一抖,便挣掉对方的手,抓了钱收回来,坦然应道:「这位大哥莫非忘了刚才的约定,所谓愿赌服输,我一个小女子都豁的出去,莫非你还想反悔不成。这钱现在本来就是我的了。凭什么当成你的赌注?」

  梓箐的依仗便是自己的阅历和技能,让她言行间拥有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度。

  刀疤脸脸上的刀疤抽了抽,被一个小女娃当众拂了面子,关键还发作不得。

  转念一想,若这小女娃真有这般本事,岂不是白白捡了一棵摇钱树?

  于是作豪爽状,叫道:「好,再来,若是你能猜准,这些,爷就赏给你。可是你要是输了又待如何……」

  梓箐微微扬了扬下巴,接着对方的话说道:「若是我输了,还是刚才的话,随你们玩儿。」

  口气干脆利索,神情平淡,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够味,来――」刀疤脸豪气地说道,朝后抬了手,一个夹克小弟连忙递上一幅全新扑克。

  在手中刀了刀,一把推开桌子上的东西,杯子瓶子碟子哗啦啦掉落一地。

  如此动静立马惊动酒吧领班,见是这些人,一边道歉一边让侍应生默默将地方清理干净。

  旁边一个小弟抽出几张红票子塞给领班,随意的轻声说道:「等会把这些都结账上。」

  领班连忙笑着低声应诺,带着两个侍应生熟练收拾完毕,悄声退下。

  而刀疤则丝毫不理会周围动静,粗糙的大手按着扑克,在桌子上呈扇形抹开,而后随意从中抽了一张,眼睛紧盯着梓箐:「这张是什么?」

  梓箐嘴角扬起一抹淡然的笑意,从一侧依次揭开:「红心3,方片j,方片7……」将桌子上所有说完。

  周围的吵杂早已安静下来,众人眼睛就随着她每一次翻牌和嘴里清晰的吐音而移动。

  直到梓箐最后指着刀疤脸手上那一张,说出「黑桃a」时,周围顿小姑子忍不住扣时爆发出嗡的声音和热烈的呼哨鼓掌声。

好大,好硬,好粗,小姑子忍不住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