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开了小嫩苞经过,爸爸叔叔疯狂的要我

  邵琪扯了扯嘴角:「有点。」

  容雪道:「铁皮房子是这样的。等太阳下山了就好了。」定了定神,又道:「我宿舍还有一台闲置的台式电风扇。我明天给你拿来。」

  邵琪笑了:「谢谢!」

开了小嫩苞经过,爸爸叔叔疯狂的要我

  容雪本想礼貌地跟我说该怎么办,但突然他想到了此刻两人的关系,于是话到嘴边,变成了一句简单的「不客气」。

  容雪把电脑里整理好的病程打印出来,递给邵琪:「这是几个出院病例的病程。」

  「好。」邵琪伸手接过来。

  一叠A4纸的两端是两只手,相距只有几英寸。

  容雪正有些怔了神,打开窗户旁边,突然冒出一张黑脸。

  她没反应过来,赶紧把手收回去。邵琪也顺手把资料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黑脸唐浩躺在窗前,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咧着嘴笑着说:「邵医生,荣医生,我要回营地休息一下,晚上再来。你辛苦了!」

  容雪道:「你比我们辛苦。赶紧回去休息吧!」

  唐浩说:「明天见。明天我给你带巧克力。」

  容雪笑笑:「没关系,不要刻意去记。」

  唐浩笑着对邵琪说:「这几天真热。邵医生刚来的时候不习惯。我想知道这个周末我是否能休假。我带你去海滩游泳。」

  邵琪觉得这个自然订婚的唐连长有点复杂,但他一点也不讨厌。

开了小嫩苞经过,爸爸叔叔疯狂的要我

  他冲他笑笑:「对!」

  唐浩又对容雪说:「容医生,你也去!」

开了小嫩苞经过  容雪看着邵琪,淡淡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好。」

  唐浩开心地离开了。

  容雪看着邵琪,低声道:「援非生活很压抑。看到祖国的同胞会觉得很亲切。唐浩比你大不了几岁。医疗队接近他的年龄,他肯定忍不住把你当朋友。」

  邵琪点头微笑。她是对的,但他知道,唐浩之所以亲近自己,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她。

  做完病程到五点,两个人去酒店吃饭,吃完饭一起回来加班。

  除了工作,两人不多说什么,也没有人提到从前。

  快到九点的时候,病程差不多了,容雪有点累了,就起身和邵琪告别,准备回宿舍。

  「我送你!」邵琪也和他一起起身。

开了小嫩苞经过,爸爸叔叔疯狂的要我
爸爸叔叔疯狂的要我

  容雪笑笑:「就几步,不用麻烦了,还有士兵巡逻。」

  邵琪说:「现在人们处于恐慌之中,法律和秩序过于混乱。我送你去宿舍门口。没关系,就几分钟。」

  容雪没有再拒绝,而是突然想起来,上辅导班的时候,每天都要送自己回学校。

  虽然现在想送自己,但是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是礼貌,是绅士,让人无法生出其他的遐想。

  这个城市从上个月开始戒严,晚上相当于宵禁。九点钟的时候,这里像荒岛一样安静。虽然它是首都,但没有任何辉煌的繁荣。

  和国内的大城市相比,这里太落后了。

  两人一路无话可说,偶尔遇到巡逻的士兵,也会打个招呼。

  直到来到医院宿舍门口,容雪才开口:「我进去了,明天见。」

  邵琪点点头:「明天见。」

  容雪转身用钥匙开门,小铁门吱呀一声开了。她正要走进去,邵琪突然说:「谢医生去年结婚了。」

  「啊?」薛转头看着他。

  在西非广阔的夜空下,他的黑眼睛似乎闪耀着某种压抑的光芒,但表情依然平静。

  「是他们医院的一个漂亮的女医生。」

  他没有多解释,但容雪知道他在说谁。这大概是我很久以来听到的最美的消息了。

  「那太好了。」她笑了。

  邵七狗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我会做他的伴郎。我的电脑里有一个婚礼视频。我明天去办公室抄给你。」

  「好!」容雪很惊讶他和谢斯年竟然走近。她想了想,问:「他的腿怎么样了?」

  邵琪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左腿的问题有点严重。走很远的路都需要拐杖,但是已经换了,不会变坏。」

  「那好。」容雪点点头,这比她预想的要好得多。

  其实早在两年前,她偶尔会给谢斯年发邮件,他也没怎么回。后来来到非洲,他变得软弱。

  她总是对他感到内疚,但再也没有回去看过他。因为他说,没必要带着歉意去拜访。

  回头一看,她对邵琪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嗯。」邵琪点点头,挥挥手,转身离去。

  容雪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融入夜色,才默默地走近门口。

  刚回到宿舍,饶有兴趣地开了口:「荣博士,你被调到张教授的研究室去了。你今天终于见到那个英俊的助手了吗?」……怎样?真的很帅吗?"

  容雪笑笑:「你还记得这个吗?」

  朱雅说,「我必须记住,我正想着明天直接去见人呢!怎么回事?」

  容雪无奈的说:「很帅。」

  「多帅?」

  「挺帅的。」

  「描述一下!」

  容雪笑了笑:「真的很难形容,反正很帅。」

  「比起维和部队那边的几个帅哥?」

  「各有特色!」

  「好吧,耳听为信,要不我明天去看看。」然后他又打了个哈欠,「我要睡觉了,你早点睡吧。」

  说完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容雪匆匆洗了个凉澡,爬上床。

  今天相比之前的工作量,轻松了很多,因为我没有去病房,但是整个人还是很累。毕竟和张教授一起工作,怕自己做的不够好,拖人后腿。

  只是累就是累,但是睡不着。

  她起身打开抽屉,拿出首饰盒打开。水晶项链静静地躺在里面。

  她没有刻意去想他。

  不是不愿意思考,而是不敢思考。

  当两人的关系以如此惨淡的方式结束,不是他自己的问题,她也有责任。在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就像鸟和鱼一样,怎么可能走到最后?

  既然他和谢斯年的关系如此密切,这些年的变化,我想来是因为当年发生的事情。

  实际上,她不是吗?

开了小嫩苞经过,爸爸叔叔疯狂的要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