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我被儿子弄了一夜,抚着皇后娇乳撞击娇吟

  「咯咯咯,生日快乐,对不起,妈妈累了,你受苦了!」

  她笑着对妈妈说:「妈妈,我没事。你要专心恢复。」咬牙龈有血腥味。

  母亲身体开始膨胀,医院说要再做一次手术。

我被儿子弄了一夜,抚着皇后娇乳撞击娇吟

  她找到了另一份工作。

  墨西哥老板娘上下打量她:我们是来招待老师的!

  乔笑着撩起头发:我可以。

  最后,她存了一点钱,但她再也吃不下食物了。甚至一点流质食物刺激她的胃强烈收缩,她似乎总是在放弃前把胆汁全部吐出来。

  我不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当她笑容满面地从医院出来时,她晕倒在门口。

  她再次睁开眼睛,看到了何驰。

  何驰震惊地看着她:「,你怎么这么瘦!」乔转过身去。她真的不想看到任何和过去有关的人和事,尤其是顾一栋最好的朋友。

  她躺在温暖的病房里,久违的干燥柔软的被褥只想睡觉。

  再也不要醒来。

  但她还是醒了,肚子的疼痛让她觉得局促。

  「摔,听话,吃点东西。」

  她努力咽下去,但胃拒绝吸收任何食物,仿佛它有自己的意识。

我被儿子弄了一夜,抚着皇后娇乳撞击娇吟

  何驰每天守在她的床前,心有余悸,焦虑不安。他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地说:乔,坚强点!乔,不要放弃,乔,活下去!

  以前她再怎么压抑,只要听到何驰似笑非笑的声音,就会斗志昂扬的跳起来。

  然而,这一次连何驰的声音都失败了。

  她不想再睁开眼睛,但是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全是她父亲的脸,顾一栋的脸,何的脸,还有她母亲的脸.

  乔对那段时间的记忆并不清晰,整个人像是活在云里,飘飘欲仙。

  她只记得有一次换衣服被推进手术室。她不知所措,看着一旁憔悴的何驰。他低声说,「是胃穿孔.别怕,睡一觉就过去了。摔倒了,打起精神!」

  哦,是胃穿孔.她这样想着,又睡着了。

  恍惚中,她似乎听到了何驰的叫喊。她想告诉他:闭嘴,美国人不喜欢牛津英语。她还听到医生反复说了一句话:「抑郁症。」她当时觉得没有比这更搞笑的了。她是谁?开朗、热情、圆滑、落落大方的罗桥,她会抑郁吗?不可能!

  最后,何驰找人去了儿童福利院。他让孩子们写许多鼓励我被儿子弄了一夜的话。这些先天不足的孩子,用歪歪扭扭的字体、文字或绘画,表达对堕落天使的思念和信任,如此真挚。一个厚厚的大信封,重重地压在乔的心头。

  那是罗桥第一次看到何驰流泪。他握着她粗糙、骨瘦如柴的手,哑着嗓子说:「咯咯咯,你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死的。你愿意吗?」嗯?乔,你愿意这样死吗?我们需要你!你妈妈需要你!拜托,活下去。"

我被儿子弄了一夜,抚着皇后娇乳撞击娇吟

  她终于哭了。她哭到眼睛肿得睁不开,但还是开始吃。

  即使后来发生了那些可怕的事情,她也一直感激何驰。当时,罗桥真的处于崩溃的边缘。不管她自己怎么想,怎么催眠自己,她也是一个二十出头,没有受过挫折,在象牙塔里长大的女孩子。现实迫使她站出来反抗。她没有出路。她一遍又一遍地暗示自己——乔可以离开你了。但其实她没有能力去承受和消化这一系列的变化。要不是何驰给了她这样一个发泄的角落,她早就疯了。

  她一能下地就去看她妈妈。何驰陪着她,编造了一个关于学校旅行的谎言。

  很笨拙,但是我妈用如释重负的笑容摸着乔的脸:「对不起,是我妈拖累了你。我妈真的想死。」

  她焦急而疯狂地抓住母亲的手。「妈妈,妈妈,别这么说!妈妈,你有什么事,我跟你一起去!」

  妈妈,现在只有我们了。罗桥把脸埋在妈妈的手里:「妈妈,你一定要放心,保持身体健康。医生说你的手术非常成功。观察期结束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那我们就好好活着。」

  她恢复了一些体力,回到酒吧工作。何驰发现她疯了:「你怎么这样.所以……」他找不到词汇,或者他可以找到,但他说不出来。

  宣泄过后,乔似乎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洗礼,痛苦但彻底。她已经能够客观的看待自己的内心了。她平静地看着何驰,说:「何驰,我很感谢你这段时间为我做的一切。但是你不明白吗?你的慈善并没有让我觉得比我在这里的公司更舒服。」

  「我们都很清楚,光凭钟家的能力是不可能把我父亲的事情做得这么顺利的,何叔扮演什么角色你我都很清楚。不管是不是我爸活该,都是我爸。何驰,你这么聪明,一定明白我的意思。和.当我看到你时,我会想起好时.我.我不能接受你的帮助,即使你很善良。而且,何驰,我没想到我抚着皇后娇乳撞击娇吟会举报。」

  何驰的心仿佛被一双大手狠狠捏了一下,闷的疼。一点点血渗出来,但他痛得喊不出来:「咯咯咯.你们.所以你宁愿在这里.你……」何驰说不出来,也想象不出珍贵而骄傲的罗公主堕落到黄昏微笑的样子。

  「如果我没有别的出路,我宁愿。我觉得这样交易比较容易,不涉及任何感情债。」乔的背影很坚定。

  然而,上帝又一次抛弃了乔。

  最后,乔妈妈的肾炎造成了持续性肾脏损伤。

  乔一直看着,直到她母亲对康复的期望破灭。她茫然地走出医生办公室,独自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泪流满面。

  孤独,恐惧,绝望。

  人来人往,无人问津。

  毕竟这样的家庭在血肾病房随处可见。

  那一年,乔刚刚过完他的二十一岁生日。在命运的拐角处,她的世界瞬间崩塌,所有破碎的瓦片和废墟毫无怜悯地落在她身上。

  哭过之后,她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她走进医生办公室,斩钉截铁地说:「我要换妈妈的号码和肾。」。

  晚上,她化了浓妆,靠在马来西亚富商的怀里。当那个男人告诉她该拿她怎么办的时候,她就不崩溃了,说:老师,我只是拿着酒说话。

  她降低领口,对着那个男人的耳朵呼出一口气:上次你是,说的价格再加一百万,我就跟你。

  那一天,那一座阳光灿烂的跨海大桥

  你说,只要,一直跑,

  那一边,就是我们的天涯海角

  ――刘若英《人之初》

  曾经,乔落以为她永远不会失去顾意冬。

  后来,在那个阴冷的阁楼上,她看到他与别的女人甜蜜拥吻的照片时,她觉得自己的心被生生地撕扯成两半。她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照片上温文尔雅的男人,她一遍一遍地在心里问:你不是说你会爱我到老么?你不是说今生非我不娶么?为什么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一切都变了?你怎么可以这样看别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搂着她,你怎么可以亲她?!意冬!!!

  那一瞬,她恨过他。

  可是当她知道贺家扮演的角色后,又心疼他。让那样孤高的人屈膝献媚啊……何等的折磨?

  有时候的某个午后,乔落会隐隐想起那些年的那些旧事,然后再次惊叹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真是不可想。

  老人说「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果然是硬道理。

  贺迟总是骂她白痴、傻瓜。也许是真的,那么多的苦泪――熬过来了,她竟然谁都不恨谁都不怪。

  顾意冬对于乔落不单单只是一个过去的恋人这样简单――他是乔落最真挚的初恋,他是跟她的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完全符合的良人,他是她一心想要嫁的那个人。他代表了乔落最真最痴最美好的过去,是每个女孩心头最美丽最珍贵的梦。

  那句话怎么说的――他满足了她对于男人的一切幻想期盼。

  她那样爱他。

  一腔柔情一滴不剩的全部赋予他。

  她爱他的从容,爱他的温雅,爱他每次被自己捉弄时包容的笑,爱他看着自己时的眸光深邃。

  她以前快活得像天天飘在云朵上一样,她经常会故意严肃的喊:「顾意冬!」

  等男孩温柔地目带询问地看住自己,就瞬间扯开灿烂的笑――雄赳赳地说,「我,爱,你!」

  微扬下颚,吐字铿锵。那么骄傲、无畏、不知羞啊。

  男孩总是轰然地红了脸颊耳朵,连脖颈都微微泛红。

  自己就叽叽嘎嘎乐不可支、得逞的嚣张样子。

  那个时候啊,似乎只要一伸手,就触得到天堂。

  每次听见他语气无奈地唤:「落落。」

我被儿子弄了一夜,抚着皇后娇乳撞击娇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