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把老婆送给领导睡,而是而是学会这四点

  阿珠起身挨着老太君坐下,拉着她冰凉的手,咧嘴一笑:「奶奶,听说你病了,阿珠很担心。」她是真的担心老先生是静安功夫之宝。她活到这个年纪,看东西很清楚,眼光不一样。有她在身边,一家人可以避免很多危险。

  老太太笑着说:「公主不用担心,老太太还要多活几年。」

  曾祖孙谈了一会儿,老太太突然说:「王皓现在回来是为了聚汕头的婚事吗?」

  「嗯。」

把老婆送给领导睡

把老婆送给领导睡,而是而是学会这四点

  「王皓不用担心。」老太太拍了拍手,如释重负地说:「虽然镇政府不是好去处,但是菊姑娘不被欺负。」

  这种舒适度太泛了。阿朱默然道:「婚期定在何时?」

  「七月有个好日子,但要等国亲王回京。」老先生淡淡地说。

  竹韵已经听过两次这种隐晦的提醒,所以她不禁觉得情况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

  老先生一直盯着她,当她看到她的神色有些变化时,满意地点了点头。老太太心里有数,同时这两天也想了很多,发现情况其实没那么糟。特别是成平皇帝疑心很重,这几年喜欢玩平衡的艺术。几个王侯的势力互相牵制,姬仙不知道他会怎么安排这一盘棋。

  端王背后有皇后,有皇妃,但皇后所在的武安侯府始终是中立的。即使家里有皇后,她也保住了工作,只听皇帝的话。她甚至眼看着女王出事也不回应,以至于女王从此与娘家有了隔阂。另一方面,再看宣和,贵妃的淮安后福只是一个空壳。宫廷里能说话的人不多,但好像国王很弱。

  老先生慢慢想,突然有些疑惑。他总觉得摸不透成平皇帝的意思。这些年来,她冷眼看着朝廷的走向。端王除了皇帝的宠外,没有任何优势。反倒是秦王这几年如火如荼,隐隐有段王之压。

  阿珠在这里待了很久,怕累着她,就留下了内情,改去青居公馆。

  青菊居里,颜青菊捧花绣花,旁边的丫环帮着分线,看着像个正常的闺女,文静娴雅。

  看到阿珠的到来,她高兴地把作品扔在手中,跳起来,穿着裙子跑了。

  这就像一只小狗摇着尾巴寻求关注。

把老婆送给领导睡,而是而是学会这四点

  朱摸了摸妹妹的狗头,发现妹妹笑得很甜,心里叹着气,镇政府这么乱,这个妹妹真的能适应吗?

  「三姐,喝茶,嘿,关丹,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三姐喜欢吃的炸山药饼,找人做。」

  颜青菊正忙着,阿珠看不出来,拉着她坐下。然后她挥手让所有的丫鬟回去,摸着她柔软的小脸说:「听说我爷爷和他四叔为你订婚了。你没事吧?」

  颜青菊听得眼圈红了,低着头摇摇头,说:「有三个姐姐照顾,我没事。而且,其实也没那么差。如果我真的结婚了,我只需要保住自己的工作。」

  看她说的那么可怜,含泪微笑,可爱。阿朱差点为她生气,拼命找欺负她的人。我回过神来就忍不住回头――尼玛忍不住同情她这个女人,想为她出头?这有多迷人?

  然后我想到了镇上的国君。虽然没有修私德,但是上过战场,也是个铁人。不知道我会不会被妹子的圣母白莲花的魅力所折服。

  竹韵呆了一会儿,和姐姐说着话,见脸色差不多恢复了,就起身走了。

  严庆菊站在院子门口,看着被包围的竹子,她的眼睛慢慢变得深邃起来,直到关丹叫了一声,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颜青菊拿着针继续她之前的工作。过了许久,她忽然问道:「十五岁甄国公上战场时,是不是受姜将军指挥?」

  寇丹想了想。这几天,为了打探甄国公的身世,她也找人打听过,赶忙肯定道:「是!若不是姜将军升官,甄国公世子也不会这么快被赏识立功。」

把老婆送给领导睡,而是而是学会这四点

  颜青菊点点头,看了看绣架,用针慢慢绣着。

  ******

  该跟婆婆打招呼了。

  一般来说,阿朱先去凤翔宫,然后像往常一样去偏安看望生病的赵璇郡主。

  赵璇的郡主正在喝药。好像每次阿珠来都会看到她在喝花。整个大厅都是苦药。竹韵仔细看着她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她最后一次发誓,最好还是喝点药,好好照顾身体。现在她的脸没有那么苍白,但是整个人还是瘦瘦的,她就知道自己的身体很重。

  赵璇县用清水洗完嘴,裹着薄薄的风,看到阿珠穿上了一件夏天的衬衫,整个人变得粉嫩嫩的,他很羡慕。羡慕过后,他又笑了:「没想到闹了一圈,到头来你家就麻烦了。」

  竹韵低头喝茶,不想说话。

  显然,赵璇心情很好。她捏了捏阿珠的手,笑着说:「我妈看中了吉贤的能力和前途。他是个笨拙的人。他只听他的话,其他王公都无法笼络他。如果我嫁给他,这辈子还能这么漂亮。」说到安阳公主皇室,她的心还是痛得厉害,但她已经能够坦然面对了。

  "皇家公主的意图很好"阿竹插嘴道。

  赵璇郡主噗地笑了起来,「什么好意?你不是不知道镇国公府的情况。我妈本来直接打算等我嫁过去。我以皇叔的名义,把太子弄到镇国公的位置上,然后把敢有什么不良想法的婊子都收拾了。只有我妈才能表现的这么干脆粗暴。你的四个姐姐看起来像小花一样虚弱。不知道会不会被砸。」

  那是一朵小白花,有战斗力,有杠杆。如果你相信她的外表是软弱的,是可以欺骗的,那你就输了。

  阿竹笑而不语。

  赵璇郡又憋住了声音,低声对阿朱说:「你放心,秦王最近风头正盛,我舅舅正想打压他。」然后他坐直了,咯咯地笑起来:「听说前几天你给武安后府和怀恩后府的小姐们发了一个帖子,让她们去参观花园。你真够坏的,没打起来吗?」?」

  阿竹淡定微笑:「怎么会呢?那两府的姑娘都是规矩又守礼的,我还希望下回再请她们过来说话呢。」

  昭萱郡主被她逗得不行,戳着她的脸道:「你就装吧!当心安贵妃生气!」

  阿竹望天,她觉得安贵妃正憋着一股子的气想朝她发火呢。不过不怕,她有特殊灭火技巧,端王一出,谁与争锋。

  ******

  过得半月,皇帝将远在西北营的镇国公世子召回京。

  镇国公世子一路风尘仆仆,在驿站简单清理了下,整理衣冠,直接进了宫。

  ☆、第90章

  镇国公世子被召回京之事,很快便被人悉知了,众多关心此事的朝臣勋贵等皆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乾清宫。

  镇国公世子在乾清宫呆了半个时辰才离开,而且还是被乾清宫的内侍总管王德伟亲自送出来的。

  对于日理万机的皇帝来说,拨出半个时辰见个臣子也算得上是荣幸了,而且还得到王德伟亲自送出来,可想而知镇国公世子此时圣眷极浓。不过皇帝和镇国公世子说了什么,还真没人知道,而当时在场的还有乾清宫的内侍总管王德伟――得了,这位嘴是最严的,只要不该透露的事情,就算是最得皇帝信任的端王也休想从他嘴里挖出一丁半点。

  纪显刚离开乾清宫时,便见到相携走来的康王和秦王。

  「哎哟,这张脸――可不是镇国公世子嘛。」康王笑呵呵地说道,指着他的脸道:「好一阵子不见了,你的脸好像仍是没变多少,看着真是吓人。」

  纪显目不斜视,给两位王爷请安后,便身姿如松柏般笔直,显得十分英武。

  镇国公世子纪显身形魁梧高大,比之秦王还高出半个头,五官英挺粗犷,一道刀痕从右脸颊斜横过左脸,可能是当初受伤之时并未有条件处理好这伤,使之愈合得十分糟糕,肉色的疤痕像条肉蜈蚣横过脸,说话的时候那刀疤像条会动的蜈蚣一般,十分吓人。又因他满身煞气,配上这张脸,还真是挺吓人的,据闻他就曾经吓晕过幼儿和妇人,还闹出了好大的乌龙。

  「皇兄!」秦王有些尴尬地唤了声,然后又歉意地看向纪显,说道:「抱歉,皇兄不是有意的。」

  纪显目光落在秦王身上,拱手道:「两位殿下客气了,臣并未在意,康王殿下说的也是事实。」

  康王听到有人附和自己,高兴得手舞足蹈的,配上肥硕的身体,蠢得让人不忍直视。

  秦王脸色黑了黑,决定不理会他,笑着对纪显道:「纪大人先前是从乾清宫出来吧?听说镇国公府为纪大人定了亲,在这里本王要恭喜纪大人了。」

  镇国公府那点儿破事,京城大半的人都知晓,秦王如此说也有试探之意,纪显虽然碍于孝道不能做什么,但却极厌恶镇国公府干涉他的事情,这会儿他人远在西北营,却被家人瞒着给他定了亲,想必他也不满吧?

  纪显微微一哂,又拱手道:「多谢。」

  秦王瞳孔微缩,纪显这态度明显是要与靖安公府结亲了?

而是而是学会这四点  等纪显离开,秦王仍有些失神,纪显这会儿从乾清宫出来,也不知道先前他是不是已经表过态了。秦王神色微黯,心里莫名地又生起一种焦虑感。到底纪显今儿进宫说了什么,他那皇父又有什么反应?

  「九弟,走了。」康王笑呵呵地道,根本没有想太多,兴奋地道:「老七的婚礼快到了,这回希望他别又倒霉地遇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快,咱们先去禀报父皇,然后去礼部和那群官员好生说道说道,定要将老七的婚礼办得风风光光的,顺便收点儿媒人钱……」

  听到他唠唠叨叨的,等听清楚了他后面的几句话,秦王脸色一黑,忙停了脚步,说道:「大皇兄,臣弟突然发现还有些事情,先走一趟,等会再去乾清宫,你先去吧。」

  若是他头脑发昏真的跟着大皇兄进去说这种事情,绝对会被他们皇父揍出来。

  果然,康王进去不久,直接抱着脑袋滚了出来,乾清宫附近守卫的侍卫都看到康王是被奏折砸着滚出来的。

  *****

  一匹黑色骏马在镇国公府门前停下,马上的骑士勒紧缰绳停下,然后以一种潇洒的姿势下了马。

  「世子!」

  等在门口边的一名小厮见到下马的骑士,激动地扑了过来。

  纪显将缰绳丢给了小厮,无视门前的侍卫,大步进了镇国公府。

  一路上,见到纪显的镇国公府下人皆忍不住往旁避开,生怕不小心惹着了他。而且世子身上那种血腥煞气,连个大男人也无法和他对视太久。

把老婆送给领导睡,而是而是学会这四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