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我在爸爸后边日妈,在厨房干朋友的妻子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我,我……」

  「你看你急什么?我还没问你就说了。嗯,其实我挺喜欢你的。虽然你有点胆小,但你诚实善良。我的心不是石头做的,你也热。」船山爱怜地用骷髅脸蹭着小耿二嫩嫩的小脸。

  「你放心,我会让你白白胖胖的,我不会让你受苦的。嘿,来,让我亲一下,嗯!」

我在爸爸后边日妈,在厨房干朋友的妻子

  「哇哇!不要亲!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说!」小更儿手舞足蹈,到处推船山的嘴。密密麻麻的牙齿看起来很可怕。

  「嗯嗯,好可爱!我的小宝贝,我才发现你现在怎么生得这么可爱。」船山在天堂,越看怀里的小更儿越喜欢。如果他和更儿生孩子,差不多就是这样。

  「误会!这都是误会!我和你一起学习不是因为我对你有那个意思,而是因为我想帮你,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很久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无缘无故的对任何人好。如果你心里对那个人没有好感,不把那个人当回事,谁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你说是不是?也许你还没有找到你对我的真实感情,就像我以前一样。」

  「不……」

  「放心吧,让我们试试看。既然彼此对对方的牺牲和付出都有很深的感情,而且修复了那么多次,不是情侣就比情侣好。」

  扯淡!谁和你结婚了?还有双修哪个你说了那么多次!再说了,谁说双修就是一定要发展成那种关系?耿二想否认,但混蛋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看到耿二冲成这个样子,船山心里得意地笑了。

  哦,太有趣了。不,我必须再次逗逗他。他连招呼都没打就让自己怀孕了!

  「耿二,我记得你对我所有的好。放心吧,以后我会对你好的。我会像爱妻子一样爱你。不不不你是我妻子。等你长大了,我们就结婚。」

  更二的脸在冒烟,快要晕过去了。而他也成了童养媳?

  「饿吗?」

我在爸爸后边日妈,在厨房干朋友的妻子

  耿二犹豫了一会儿,红着脸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大山这时,突然感到自己的心给颤了两下。我妈!为什么这个男生小时候那么可爱?结束了。好像我被绕过了。

  「亲爱的宝贝,我要去找些好吃的给你吃,亲爱的。」

  耿二生打了个寒颤,深深地感觉自己肯定会再死一次。

  「宝贝,我以后叫你留下来好吗?」这个人明显是调侃上瘾了。也许他心里有一点龌龊的想法?

  耿二愤怒地喷出很多口水.终于晕过去了。可怜的家伙。他只是恢复了一点力量,所以他失去了。

  传山卡卡的笑声,心里觉得爽快。一边笑,骷髅爪还不停的揉捏着别人嫩嫩的小屁股,表情猥琐的像个变态大叔。

  嗯?这种感觉.

  无耻的变态骨架把宝宝抱起来,戴着中国式的小胸衣,在家里人的小肚皮上亲了几口。

  更儿又气又羞,把那块中国式的小胸衣变成了能用最后的力气覆盖全身的小布袍。

我在爸爸后边日妈,在厨房干朋友的妻子我在爸爸后边日妈

  船山逗他逗他。看到他这么累,他受不了了。他害怕他饿了。他笑了。他迅速找到一个装着魔石的小布袋,用草绳把布袋绑在肋骨上,抱着小东西出去找吃的。

  抱着活嫩嫩的少年庚二,船山的心情比以往更加轻松愉快。

  只是在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耿二之后,他已经感受到了孤独的痛苦。当他看到耿二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他面前时,那种充满胸膛,快要爆炸的喜悦让他想大叫,翻了几十个筋斗。

  他甚至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种快乐。

  原来在你不知不觉中,这个傻傻的,懊悔不已的家伙,在心里一点一点的增加体重,直到再也减不掉为止。

  失落?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失去了更儿.

  船山摇摇头,把问题赶出了脑海。他不会失去哥哥,绝对不会!

  「你从哪里弄来的储物袋?」

  「嗯?」把山还给上帝。

  更二的小脚踢到了附在肋骨上的布袋。

  「哦,这是我想偷袭时的魔法修罗。他以为你是千年女胎,想把你挖出来炼药,最后还是我杀了你。哎!」

  「这个储物袋里有什么好东西?」小耿二的眼睛亮了,像是精神了不少。

  「这不是好事,有也不给你.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储物袋?这是一个里面有干坤的收纳包吗?"船山欣喜若狂地喊道。

  小耿二一见他就扭脸。不还债的家伙是最混蛋的!

  「留下来,宝贝,来帮我看看这块石头是什么。」

  「噗!」你是第二个白痴。更儿吐口水表示愤怒。他想鄙视这个混蛋到底。

  川山抹了把脸,嬉皮笑脸地逗着孩子:「别这样,傻逼,我哥错了,你要我哥给你什么,我哥以后得到什么,你爱拿什么就拿什么。」

  "."更二有点犹豫。

  「嗯,如果你喜欢这个储物袋里的东西,你可在厨房干朋友的妻子以全拿走。」把山从收纳袋里递出来,放在小耿怀里。反正更儿的是他的。现在更儿就是这么小的一个。他不怕要的时候不给。呵呵!

  「让我看看。」出轨更儿开心。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淅淅沥沥的,让周围的景色看起来有点朦胧。

  不远处有人走近这里。

  前面是两个元婴的魔法自毁形成的水池。过了这个池子,附近会有一些动物在这里喝水,不过打猎也不麻烦。

  船山抬头向山洞走去。来访者是谁?会不会是那些认为耿2是千年女胎的人?

  为什么,我以为他刚「生」了孩子,有机会就找到了?

  好好来吧!我担心没有什么能说服我的家人留下来。现在我在这里,我将把我的身体带到东方西都留下吧。保管让你们一个个都有来无回,赤/裸着来到这世上再赤/裸着离去。

  传山凝神放出灵识细细查探,来人修为似乎不怎么样,不过也许这是对方迷惑他的手段之一?

  传山瞅瞅怀中正在翻看储物袋的小娃娃,心想庚二不知道还剩余多少自保能力?

  传山想把庚二藏起来,可又怕打斗时的余威波及他,想想,右手一扬,快速融合周围的金属成分,竟在转眼间炼制出一条成分诡异的金属链。

  当庚二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异样时,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这魔头想干什么?

  传山把庚二面朝前放在胸前,比划了一下金属链,开始把庚二往自己胸口上绑。他倒是记得他娘用绳兜兜他弟妹的模样,但那绳兜到底是怎么绑的,他已经记不得了。而且他娘都是把孩子背在背后,没有像他一样把人挂在胸前。

  一圈又一圈,为了怕打斗时庚二掉下来,传山从头到脚、上上下下给庚二缠了七八道,结实是结实了,不过那模样……咋一看,与绑重刑犯的五花大绑无疑。

  庚二低头看着自己的惨样,很想哭。可是他现在连想抹把眼泪都不行,因为两只小手一起被绑住了。

  「怎么了?」传山摸摸庚二的小脑袋。

  「你、你好端端的为什么把我绑起来?」我又不会跑,就算想跑也跑不动啊。

  传山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误,赶紧把他两只手放出来,庚二这贪财的还不忘把储物袋牢牢抓在手上。

  「有人来找麻烦,他们以为你是什么千年阴胎之类,一个个脑子……咦,是那小鬼?」

  传山看清来人,哑然失笑,「大眼也来了。」

  第63章 卷六第六章

  「有吃的吗?」一团耀眼的火焰在大眼身侧亮起。

  「谁?!」大眼立刻警醒,迅速做出攻击准备。小白毛的速度也不慢,像模像样地举起手中木棒。

  被火焰包裹的传山点点头,小独眼魔的动作倒是够快。

  「火焰、黑色的骷髅……你是?传山?骷髅魔?不对,你的肚子呢?这小不点是什么?」

  大眼显然有些混乱,瞪着一只大眼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观察面前的黑袍骷髅魔。他之前听到战场上传出关于骷髅魔生娃的最新消息也没当真,没想到……

我在爸爸后边日妈,在厨房干朋友的妻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