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橱窗 正文

我和理发店老板娘,看看女人的下部

  「你怎么能这样?」刘雯怒道:「你还有同事情谊?」

  纪把她的手放在书桌上,用手抵住她的下巴,看着刘雯的眼睛。很好玩,然后她一个字一个字说:「你没事就喜欢盯着我看。我一直以为你跟我没有同事情谊,那我们也差不多吧!」说完,她真的看到了对方,眼睛睁得圆圆的。我心里笑了。她终于知道叶锦程为什么喜欢逗她了。太有趣了我和理发店老板娘。

  刘雯的眼睛突然红了。

  纪,坏,使人哭。她赶紧说:「我什么也没说。为什么哭?」

我和理发店老板娘,看看女人的下部

  刘雯哼了一声,没理她。

  纪挑了挑眉,不吭声了。

  刘雯哭了一会,看到没人理她,反而不哭了。她看着纪夏颖说:「你这么坏,叶哥哥知道吗?」

  纪摊开手。「我一直以为你比我差!」看到对方不赞成的表情,「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我对你做过什么吗?」

  这就是刘雯生气的原因。她瞪着对方,因为心里义愤填膺,对方却轻描淡写地回击了她。之后她的眼睛瞪得更厉害了,对方无动于衷,让她看起来像个幼稚的孩子,而对方是个懂事的大人。

  「我以前很喜欢叶哥,那时候听说他腿瘸了,我就暗暗后悔了好久。后来丹把我介绍给她哥哥,我拒绝了。哼,他腿好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把我介绍给她哥呢?当他跛脚的时候,他想把我介绍给她哥哥。她觉得我怎么样?接收垃圾?」

  纪看的眼神很冷。「刘老师,注意你的用词!」

  刘雯接着说:「可是后来看到你和叶哥订婚,然后看到你和他相处,我就忍不住有点羡慕嫉妒恨,就想找你的茬。今天看到了叶哥的腿。好像在好转。我的心情很复杂。如果我同意了丹的介绍,那么叶哥就是我现在的未婚夫了。这里没有你的东西吗?」说到最后,她有点生气。

  纪不屑地说:「别说我好像和金城订婚是因为你没看上他。」

  刘雯硬着嘴说:「不是吧!」

我和理发店老板娘,看看女人的下部

  纪夏颖冷笑道,然后看着刘雯问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刘雯警惕地看着她,然后放松了。「当然是事实!」语气有点不确定。

  纪笑着看着她。「事实是,虽然金城是瘸子,但他并没有落魄到非要娶你的地步。毕竟以他的家庭背景,很容易娶到漂亮的姑娘。所以即使你对自己很自信,金城的眼神也是挑剔的。如果你不爱听,你的类型不是金城的偏好。」

  「你,你,你……」刘雯指着纪夏颖半天也没给你什么称号。显然,她也知道叶大哥是真的看看女人的下部看不上她,但即便如此,她也没必要说出来。只会让她难堪。

  仿佛能看出她在想什么,纪说:「你不拉我说点什么,我就不跟你说!」看着轻飘飘的刘雯。

  刘雯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因为她不得不拉着纪去讨论她的未婚夫,不仅讨论这件事,而且还抛弃了它。人当然可以反击。

  「但是,即使如此,你也不必这么直白。作为老师,你只是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丑。你以为这么客气?」

  纪想笑,但这个女孩很有趣。她明明说不喜欢这里的金城,鄙视金城是个废人。现在我想说她是直男。谁在说实话?

  「行了,不说了。我去上课了。」纪已经不想跟她多说什么了。反正她也让对方知道,她的未婚夫纪,不可能由任何人安排。她没有抛弃金城这个在的废人夏。别人为什么要抛弃她?她不想承认。她居然听对方说金城瘸,小心眼。

  两更,第78章

  叶锦成派纪到校门口。回家后,他想练习技能。毕竟小女孩已经突破到四楼了。虽然他小时候练的时间不长,但却是个小女孩的男人,内力很差。在小姑娘面前不男人味吗?

我和理发店老板娘,看看女人的下部

  没有。程响刚刚闭上了我的眼睛,但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了我家。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当然是纪。

  纪是他未来儿媳妇的舅舅,虽然叶占华和刘志美因为养老和离婚对他有点不满。门口是客人。他们仍然给他上热茶。

  既然未来媳妇都来她家了,叶锦程不出来陪她回家当然没道理。于是她去了儿子的房间,把他叫了出来。

  叶锦成走了出来,向纪打了个招呼,在椅子上坐下,不再陷入沉默。他面对小女孩的家人,尤其是叔叔的家人,他总是无话可说。

  叶占华不知道纪的来意,但他认为这个人是他迎夏的叔叔,于是找了些稳妥的话题和他寒暄。吉大伯心不在焉的听着回答道。

  说着说着,叶占华觉得不对劲,这个人来到门口。他全家都和他在一起,但他心不在焉。这是干什么?既然不想来,就不强求了。当你来的时候,你来了,但你在想你不属于这里。你给谁看?

  纪今日来叶家,主要是要揭露的名声,揭露她险恶的心机。他被夏折磨得很惨,但她却幸福地结婚了。如何做到这一点?但是,他看着叶夫妇的话,称赞纪的死女孩,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一家人都很喜欢纪,看起来像他的父母。他们被纪迷住了。如果他告诉嬴稷夏克的名声,他们会报复他吗?

  叶占华看着纪达波,仿佛如坐针毡,语气不善地问道:「纪哥哥,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纪看到叶战华的时候好像不耐烦了。他怔了怔,清了清嗓子,咳嗽了几下,然后慢慢地支支吾吾起来。他满脸惭愧,道:「叶哥哥,我们认识十几年了。说实话,一边是我侄女,一边是我们之间的兄弟情……」

  叶占华看到他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赶紧阻止道:「等等,等等!」然后紧紧的看着他警告道:「叶家大哥,有些话,不该说的还是不要说了。免得伤了和气。」

  纪大伯没听出叶展华语气里的不对,他继续说道:「为了咱们之间的兄弟情,所以我不能害了你们一家啊,我那侄女,她啊,天生命不好,她克亲!」终于说完了,纪大伯松了口气。

  堂屋一片冷寂。

  「克亲有什么关系,只要不克夫。」叶锦程的声音在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响声的堂屋响起。

  叶展华眼里露出笑意,附和了句,「是啊,只要她克不着锦程,没什么大碍!」心里则忍不住腹诽,这什么玩意啊,还大伯呢!仇人还差不多!他真替夏教授不值,结了个这样的亲家。好在迎夏这孩子是个好的,还不算太亏。

  刘志梅也笑着应道:「迎夏不仅克不到锦程,而且还是锦程的福星,要不你看,怎么他们订婚了,锦程的腿就能治好了。这不是福星是什么啊?」

  纪大伯瞪大眼睛,这反应,不太对啊?跟他预想差很多啊!难道不应该一致讨伐纪迎夏,然后退了他们的婚事?他们怎么是这么个反应?要知道纪迎夏可是克亲啊?这能是开玩笑的嘛?

  叶锦程眼神冷厉,如刀子般射向纪大伯,然后轻轻的冷笑一声,不再吭声。心里却为小姑娘心疼不已。这样的家人,这样的亲人,小姑娘生活在当中,真的为难她了。他现在恨不得立马把小姑娘娶进门,再不让小姑娘受一点委屈。

  刘志梅心里也是呵呵呵,迎夏克亲?真是天大的笑话,迎夏爸妈是为公殉职的,跟迎夏有半点关系?再说,就算迎夏的命格有问题,她也是福星,不是什么克亲的扫把星。

  纪大伯急了,他连忙说道:「难道你们不觉得纪迎夏心机太深吗?她以前就知道你们家庭情况好,所以才没把治疗腿的药方子拿出来,等到迎春退婚了,纪迎夏和你们家订婚了,她才把药方子拿出来,好让你们感激她,她心机深不深啊?」如果纪迎夏那死丫头早点把药方子拿出来,他家能发生这么多事情吗?

  叶展华和刘志梅面面相觑,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无赖的人!

  叶锦程已经冷冷的,毫不留情的说道:「我回到刘家村第二天,就听到纪迎春跟村里的知青好上已经快有一个月了。如果你是说你们家那疯婆子的话,即使有了药方子我也不会娶得,哼,我可不想天天头顶带绿。」以他们叶家的权势,既然知道纪家有治疗腿的药方子,即便不娶他家姑娘,他们也会把药方子弄到手,当然当中的手段,现在叶锦程的腿已经快要治好,就不必说了。

  纪大伯的脸渐渐发白,当初叶家小子的腿瘸了,这消息一传到纪家村,他就偷偷摸摸得去刘家村打听清楚了事实情况,才会同意迎春和村里的知青谈对象的,不然纪迎春哪来的胆子,在有未婚夫的情况在村里和那知青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啊?

  他没想到得是,叶家小子消息这么灵通,连迎春什么时候和汪明华好上的他都知道,这小子是精吗?他既然知道迎春给他戴了绿帽子,怎么还不上门退亲?眼睁睁的看着迎春给他戴了顶绿帽子?

  叶锦程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好似猜出了纪大伯想法似得,慢慢地道:「叶家从来没把纪迎春这个未婚妻放在心上,也没人承认,为什么要退亲?我又没娶她,她戴绿帽子,也戴不到我头上来,你们觉得如果我们叶家真的把纪迎春放在心上了,这么多年,逢年过节怎么没给你们家送过礼物?」当然,去年他腿瘸了,他妈担心他的婚事,才头一回上门送了礼。

  纪大伯的脸更白了。怨不得这么些年,叶家对他们家不冷不热的,感情人家根本没把他们家迎春放在眼里。

  叶锦程继续说道:「如果当初纪迎春一跟村里知青好上了,你就上门退婚,我们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可你们非但不退婚,还任由她继续和那知青混,这就是你们的不是了!」

  纪大伯苍白的辩白,「可,后来我们不是让纪迎夏替迎春嫁给你了吗?」

  叶锦程的目光一下子冷如寒潭,再次替小姑娘心疼,「替嫁?你们配吗?」替嫁?哼,如果不是小姑娘碰巧救了他,如果不是他对小姑娘怀有好感,他又怎么会同意订婚?如果不是小姑娘不嫌弃他是个瘸子,他怎么会愿意结婚?一切只因为是小姑娘,所以他才愿意订婚然后结婚!

  纪大伯看向叶展华夫妇,不自然的道:「当初我们订婚的时候,我的诚意是很足的。」只是谁能想到后来,叶家小子腿瘸了呢?

  叶展华叹了口气,「当初和你们家订婚,不管过程怎么样,但结局我们是满意的,毕竟如果没有你们的推波助澜,我们家锦程没有那么容易和迎夏订婚,对于迎夏这个儿媳妇,我们叶家上下都很满意,所以,请你以后说话注意点,毕竟我么也不忍心自家的儿媳妇,受委屈!虽然迎夏没有爸妈,可她有我们叶家在,没人能欺负了的她!」叶展华这话算是警告了。别说迎夏治好了锦程的腿,就是他们已经带她给京市老爷子老太太看过,并经过他们的认同了,他们家都不会反悔,更何况迎夏还是夏教授的孙女,夏教授对他有恩,即使看在夏教授的面子上,他也不能任由人欺负她,而不管不问的。

  纪大伯脸上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叶家老弟是什么意思?他们是要给纪迎夏撑腰到底了?他今天来叶家的目的,又泡汤了?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向着纪迎夏,他爹娘是,叶家也是,就连两个妹妹也是向着纪迎夏为多。纪迎夏到底有什么好?让他们都向着她?

  刘志梅觉得纪大伯就是个伪君子,背着迎夏,竟然来她未婚夫家告状来了,他想干什么?他想过他这么干的后果没有?如果他想过这么干的后果,那么这个人就太可怕了!迎夏有这么个大伯,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纪大哥,你看现在天不早了,是在这里用晚饭,还是回去......」刘志梅已经不想跟这人多说,客气的请人走了。在她看来没直接赶人,已经是客气了。

  纪大伯知道对方是赶他了,既然事情没办好,他也不会在这里用饭的。没那个必要。因为他看得出,这一家都不欢迎他,而且他可以肯定,他现在是彻底得罪这家人了,就因为他说了纪迎夏克亲。这家人都恨上他了。

  ☆、第79章 三更

  纪大伯回到家里迎接他的是, 丁晓曼冷冷的讽刺的笑。他看到儿媳妇这笑容,很是恼怒,她什么意思?然后一惊,难道她知道他今天干什么去了?想到这, 他阴冷的看向了丁晓曼,警告道:「嘴巴放紧点, 不该说的不要说!」

  丁晓曼冷哼一声,进了屋里,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继李梅英之后, 纪大伯也享受到了儿媳妇摔门的动作。

  「不是个好东西!」纪大伯骂了一声, 转身进了自己屋里。

  丁晓曼关上门,看着正睡觉的儿子, 她躺上去,摸摸他滑溜溜的小脸蛋,然后把他抱在怀里, 紧紧的搂住他,仿佛这样才有安全感似得。

  这一家子,太危险, 太疯狂了。如果不是有万全准备,她一个柔弱的女人,是不会跟纪家硬碰硬的, 她还有小石头,她舍不得他,如果她有个什么事情, 纪迎北今后肯定会再娶,那么她的小石头,到时候岂不是被后妈欺负死?想到这里,她就必须忍受着这么一家子烂人,总有一天,她会找到机会报仇的。等着吧,她不会放过纪迎春和李梅英的。

  还有公公,以前她一直以为公公与婆婆想比,算是好的了,没成想,家里隐藏最深的却是他,装着一副老实样子,背地里干尽了坏事,以为她没听到,他和婆婆嘀咕的话,迎夏这么好的小姑子,他们都要朝她身上泼脏水,他们还是人吗?

  她的孩子没了,罪魁祸首是谁?她比谁都清楚,纵然迎夏搬了出去,又把叔叔婶婶的抚恤金要走了。才导致家里钱财紧张,她婆婆才让她下地挣工分引起的,可如果不是因为迎春太懒,不是因为婆婆太苛刻她,她的孩子怎么会没了?

  即使是农闲的时候,纪迎北也在外面找了事情干,村里有猪舍,专门养猪的地方,本来这些活都是给知青干的,可纪迎北为了多挣点工分,他也去干了。他回来之后,看到他们房间的门紧闭着,就推开看了看,果然看到他媳妇和儿子在床上睡觉。

  他小心的走上前去,还没走两步,丁晓曼就侧过身子,睁着大眼看他。

  纪迎北吓了一跳,忙道:「我以为你睡觉呢!」

我和理发店老板娘,看看女人的下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