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民国初年一桩奇案,正应那句:“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民国有奇案,古今有奇谈,欲知其中事,需听“大狮”言!

  只说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民国初年,江苏宝山(今属上海)发生一桩离奇案件,此案不只离奇,更为荒诞,您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民国初年,江苏宝山一带有一对周姓姐妹,姐姐名叫周凤宝,妹妹名叫周凤蓉,这对姐妹容貌姣好、身材妖俏,是一对不折不扣的姐妹花。但两人生性风流,寡廉鲜耻,常常与一些不三不四的浪荡汉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那年秋初的一天,姐妹两个在田间摘棉花,夕阳西下之时,两人收拾好口袋正要回家,突然见一俊美少年从地头经过。这个少年名叫李甲,在当地一家裁缝店担当学徒,每天回家必定经过这块棉花地。

  一见学徒英俊,妹妹周凤蓉丢下口袋,拦住李甲没话找话,说什么也不让李甲过去。姐姐周凤宝一见妹妹拦下俊俏小后生,不由得欣喜若狂。两姐妹拉着李甲进入棉田深处,宽衣解带,交替而上好是一场杀伐。

  李甲是个童男,从未品尝风月,对于人间快乐之事只是从别的学徒口中听说过,万没料想今日鸾凤从天降,而且还是一对儿,一经品味欲罢不能。加之两姐妹贪心不足,索求无度,李甲突然四肢抽搐,双目圆翻,口吐白沫,死于石榴裙下。

  

  巫山云雨成惨剧,学徒陈尸棉田中。面对李甲横陈的尸体,两姐妹惊恐万分,正欲弃尸潜逃之际,有人发现端倪,将两姐妹抓住,扭送到员警之处。

  案子送到县里,宝山县知事一筹莫展,这桩案子不好审,凤宝凤蓉两姐妹一口咬定是学徒李甲见二人美貌,于是生出歹心对其强行无礼,但有证人却坦言是这对姐妹强行无礼在先。

  女子对男子强行无礼,荒天下之大谬,民国的律法之上还没有这一条,因此宝山县知事不知道如何审理。

  

  又经过一番审问,凤宝凤蓉两姐妹改了口,说她俩与李甲是“三情相悦”,李甲答应娶两姐妹,还说姐姐凤宝为正房,妹妹凤蓉为妾。两人说这番话,不过是为了推卸责任,逃避制裁罢了。

  此事最终交于宝山县法庭审理,两姐妹名声在外,有人愿意证明她俩为人不检点。经过一番口舌之争,法庭裁定两姐妹有罪,判刑三年。

  此事一出,轰动周边角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争相谈论的话题。在江苏游玩的名律师曹汝霖听闻这桩奇案,遂在报纸上刊登文章,直言“这里竟无一人懂法!”他要亲自为两姐妹伸张正义。

  

  此案遂移交至江苏高等法院,曹汝霖在法庭上朗朗陈词,为两姐妹进行辩护,他说:本案以奸毙命,本无话可说,但是案子的关键是要判断两姐妹对死者李甲是否“强迫”,若非强迫行为,那就是通奸,两姐妹不该担负刑事责任。两人为弱女子,既无强迫之能力,又无杀人之胆量,李甲身为一介壮男,两姐妹又有什么能力强迫他?说明李甲是个道貌岸然的登徒子,他因贪欲而丧身,纯属咎由自取!

  

  最终,在曹汝霖大律师的陈词辩护之下,法庭按照“疑罪无从”的原则,宣布两姐妹无罪,当场予以释放,李甲的家人不允许纠缠。一桩离奇荒唐的案子,就此画上句号。或许身在阴司的李甲会怨会恨,但已是枉然。因此奉劝各位兄弟切莫学李甲,到时候死了白死。

  汤显祖在《牡丹亭》中写道:“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是命丧黄泉的李甲到底是“心甘情愿”还是“被迫丧命”,没人说得清答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