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高潮一直来一直来,马车上王爷冲刺花蕊

  她自觉地伸手想把他拉开,但她力气大了,他也用了好几次的力气抱紧她,吻她,她的气息一寸一寸加深,属于别人的气息一路侵袭着这座城市,吸走带走她的气息和空气,还有一切。苏措似乎闻到了酒的味道,很困惑。她挣扎的时候,瞥见了窗外的黑暗,然后又瞥见了他浓密的黑色睫毛和眼睛。意识瞬间崩塌,力量诡异地消失;她什么都照顾不了。她什么都不在乎。这些年积累的理智和冷静全部背对着她,走了,躲在窗外漆黑的夜里,提高嗓门嘲笑她,笑声刺耳。她的手不受控制地从他的背上抬起来,紧紧抓住他的脖子。她摸了摸他脖子上的皮肤,但连那里都是热的,有一层薄薄的汗,而且很烫。

  这种反应的结果,让夜晚变得更加混乱和不可收拾。没有人知道最后两个人最后分开是因为缺氧还是因为手机突然响了。

  陈子嘉一只手抓起桌上的手机,另一只手接,力气丝毫不减,箍着腰;他的下巴紧紧地贴在她的肩膀上,好像在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挂断电话,他短暂地放松了手臂的力道,瞬间恢复了平静和清醒。苏措喘着气,但从他眼里读到了她一直担心的消息。

  站了很久,陈子嘉静静地看着她说:“赵若教授昨晚去世了。”

高潮一直来一直来,马车上王爷冲刺花蕊

  三十六

  飞机进入云层后,视野无边无际,仿佛陷入了一场巨大而挥之不去的混乱。这个过程是无止境的,仿佛永无止境。不知道过了多久,飞机终于冲破云层,久违的阳光像波浪一样迸发出来。

  陈子嘉向空姐要了一条毯子,给她披上。她轻声说:“阿措,你该睡一会儿。人总会老一百岁,会更着急。有什么用?”

  声音让苏措回神,从飞机外的云层中回过头来。看到陈子嘉关切的眼神,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吃完饭,她问:“你一直都知道哥哥和嫂子之间有问题吗?这么久了,我还以为他们是模范情侣,模范夫妻。”

  陈子嘉用孩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略略笑了笑:“怎么可能没有问题?世界上没有夫妻和恋人的矛盾,但他们都在忍受和咽下自己的痛苦。”

  太阳在云海中沸腾,苏厝揉揉太阳穴:“我担心这样下去,最终会失控。”

  “没有,”陈子嘉肯定地说,“唐传说中有个故事叫《定婚店》。你读过吗?我看得最清楚的是他们被月亮下老人手里的红线绑着。他们可能会吵闹、伤心、难过,甚至绝望。不管过程有多复杂,反正是不会分开的。”

  那笃定的声音让苏措陷入了沉思,然后想了想,也睡着了。其中,她醒了好几次,看到了永远一样的云和明亮的光。

  下飞机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赵教授的灵堂设在医院里,国内物理学界的科学家也来了不少,连来不了的都送了花圈。抬头一看,到处都挂着白色的窗帘,花圈里摆满了三层三层,配上哀鸣和音乐,真的很动人。

  赵教授生前留下口头遗嘱,财产全部捐给国家,书留给苏厝。大家听了都是感慨,对闭关弟子比较偏心。苏厝有时候默默的站在棺材前,他的导师看起来就像是在静静的睡觉。

  苏厝终于见到了赵教授的儿子,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穿着得体,表情冷酷。他所有的情绪在那张脸上都看不到,仿佛他戴着面具;他还带回了他的女儿,一个15岁的女孩,她胆小得不敢靠近棺材,低头躲在一边。她被热闹的灵堂和深沉的哀悼震惊了。她问苏错:“你是我奶奶的学生吗?”

高潮一直来一直来,马车上王爷冲刺花蕊

  苏错回答:“对,我是她最后一个学生。”

  “我奶奶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继续问。

  苏措盯着小女孩的眼睛说:“她很伟大,很高贵。你应该去看看她。”

  小女孩点点头,顺从地走了。当她回来时,她看起来很困惑,脸上带着泪水。苏厝被丧乐的声音搞晕了,就绕到大殿后面安静的地方,把头埋在膝盖里。陈子嘉来的时候,手和脸都凉了,但她不知道。他也坐在台阶上,握着她的手,和她默默地坐了很久。

  当我回到灵堂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另一群前来朝拜的人。自然,苏措还是不认识那些人。她以为自己是赵老师的另一个学生,正要招呼她。没想到,陈子嘉一一与人握手,彬彬有礼地打招呼:“方博士,刘博士,谢谢你们的光临。不好过。”

  来人笑了笑,紧紧地握住了陈子嘉的手。他很有礼貌地回答,“陈先生,你太好了。其实早就应该来了。”

  后来,陈子嘉又一次介绍了苏厝,苏厝一边感谢他,一边回复,带他们进了灵堂。他们走后,陈子嘉说:“他们是赵教授的主治医生和护士。”

  “你怎么认识他们的?好像很熟悉?”苏措此刻没有想太远,自然就问了出来。一个声音,我看到了陈子嘉深邃而平静的眼神,她立刻陷入了沉默。可想而知,在过去的半年里,他一定经常去医院,否则他不会在她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犹豫了一下,苏厝挑了个新话题说:“明天一早埋完,我就回研究所。你不用再送我了。”

  不出意外,陈子嘉亲了亲她的额头,把票递给了她。机票上还带着他的体温,有点热。苏措几乎撑不住了。

高潮一直来一直来,马车上王爷冲刺花蕊

  “回去休息一下。你知道,我在这里。”

  说完王子君转身离开,他的背影是那样的挺拔,脚步稳健,即使是走出了一段距离也可以很容易的分辨出来。苏措的眼睛忍不住停留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一路走到停车场,打开门。门打开时,她似乎听到了声音。他一路都没有回头。当这个想法刚刚在苏措脑海里出现的时候,他转过身来,对着她笑了笑,仿佛就在眼前。

  回到研究所后,苏厝整理了赵教授房间里的书。书多是专业书,也有音乐的,分几盒装。她把其中一些捐给了图书馆,其余的搬到了自己的房间。苏措的房间不大,放满书后变成了一堆旧纸。

  前几天,她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就起来看盒子里的音乐。那些乐谱都是名曲,只有一首特别的,不是苏错知道的任何音乐。它们被压在盒子的底部,很旧了,灰尘比其他地方多,好像从来没有被打开过。但是旋律很美,充满了深情。翻过最后一页,她终于看到了这首歌的署名和歌名,才知道是赵教授的丈夫写给她的,日期是他去世前一个月。苏措只看了一晚上的乐谱。第二天,她找到了赵教授儿子的地址,收拾好箱子,原封不动地送了出去。

  尽管赵教授去世了,但博士学位必须继续。在赵教授患病半年期间,她把苏厝介绍给国家物理研究所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楚。苏错在葬礼上就已经认识他了。他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说话很少,待在实验室,不喜欢张扬。他是一位致力于学习的学者。他给了苏厝很多建议,但是因为两地分居,很多问题都不方便沟通。

  问题很快就来了。在论文的最后,苏厝发现,上一部分涉及的理论需要使用强子对撞机作为实验室,但世界上只有5个这样的对撞机,国内只有国家物理研究所有。张楚知道情况后,二话没说让苏厝写申请,把她调到了国家物理研究所。

  临走前,苏厝抽空去了齐家屯小学。这一次,进行的非常顺利。不是爬山路,而是直接修了一条路进村。齐家屯小学也焕然一新。操场教学楼正在翻修。多了三个老师,多了三个学生。附近几个村子的孩子也可以来这里上学。

  苏措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变化,老半天回不过神来。

  当她提到这件事时,蔡羽既高兴又欣慰。费了好大劲才忍住眼泪说:“申请了很多年,教育补助金终于下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苏措问她。

  蔡羽想了想:“已经一年了,就在你上次离开后不久。我本来想早点让你看的,但是我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都会来,你现在一定很忙,不然你早就来了。”

  苏措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蔡羽问她。

  “没什么,”苏措立刻宽慰地对她笑了笑。“我就是觉得好,不知道说什么好。”

  “谁说不是呢?我真的有一种感觉,老婆变成女人很多年了。”蔡羽后悔了。苏措侧过眼睛仔细地看着蔡羽。她真的不知道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怎么惹得全校。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过着坚强的生活,并为之奉献。

  下课后,齐领着一群孩子到处喊,苏厝带着孩子跳绳,扔沙袋,直到满头大汗,笑声惊动了山里的鸟儿。

  出所那天,是当年的最后一个月,西北下了一场大雪。苏措面对着所有人为他送行的面孔,想起这几年送走在这里的兄弟姐妹,无端生出一种人生无常的感觉。

  算起来,这已经是苏厝第三次回到这个她读书四年的城市了。第一次是去法国,在首都机场转机,下了一班又一班飞机,去了别的地方;第二次从法国回来,还没来得及看什么就直接去灵堂了。这一次,她显然可以呆得更久,也没有时间去观察和体验这座城市。她只是在公共汽车上花了很多时间。她把自己的感觉和四年前的感觉对比了一下,隐约觉得还是那样的活泼。

  苏厝习惯了国家物理研究所。很快,她认识了研究人员、老师和研究生,相处得很好。两个研究所差别不大,但显然这里的条件真的太好了,无论是首都还是市区,和西北完全不一样。就在她来的几天后,苏措的名声很快就传开了。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她不认识的人都跟她打招呼。像往常一样,她报以大方的微笑。如果有不认识她的人,别人会嘘嘘说:“你还不知道。是原子物理研究所转来的美女。”。

  因为还有四个多月就要毕业了,时间又很匆忙,苏措不得不加班做实验,忙着写论文,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一个睡宿舍,一个呆实验室。

  她如此勤奋,以至于周围的人都很惊讶。苏措不习惯看到其余的人闲着。她这几年的研究生每天都很忙,身边的人也很忙,习惯了。他们几乎忘了,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的研究生活都像是与时间赛跑的100米长跑。

  周末实验室安静多了。苏措完成了她的工作,终于想起去食堂吃饭。我一走出实验楼的入口,就看到陈子嘉站在外面阳光下等她。他穿着一件深棕色的外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他的转化率至少达到了200%。

  苏措深感一瞬间,双脚仿佛被钉在了地上。

  陈子嘉面色平静,深深看了她一眼,向她走去;苏措顿时胆怯起来,不敢抬头,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一个角落,然后听到他的声音:“你回来一个星期都没告诉我?”

  几秒钟之内,苏措已经调整好了脸色,笑着回答:“我一回来就忙着写博士论文,每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好了,换个地方说吧,这里人太多了。”

  陈子嘉的手掌因为这样的笑容和威胁光环的眼神而发痒。她伸手把她搂进怀里。不管她周围有多少只眼睛,他都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说:“你要我拿你怎么办?别气死我,你不甘心?”

  苏措的表情戏剧性地变了,推开他看着他:“别说死,你别说死。”

  陈子嘉是什么时候看到苏措露出那种表情的,他第一眼就生气了,很严肃,但是当他看到他眼神深处的时候,他就完全变味了,充满了不确定和不安。知道这句话终于触及到了她的软肋,他柔声道:“好了,我就不再提了。”这件事也已经曝光了。

  之后,陈子嘉每周都来看她,给她带了反正不能吃的水果。苏厝叫他不要麻烦,他干脆充耳不闻,说不好听也不难听,下次也一样发;她太无助了,不得不放手。结果陈子嘉第二次来看她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男朋友。起初,有人专门来找苏措确认此事。她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过了一个月,渐渐没人问了,对她有过企图的男人也陆续退了。苏措的耳朵安静多了。

  毕业论文答辩前夕,苏志默默回国,担任总公司驻中国代表。然而,陈莹和苏思月并没有一起回家。苏措在电话里问了原因,他简单的解释了一句“等我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他们又会回来的”,我气得苏措不停的翻白眼。但她还有两天时间回复,苏志的脑袋转来转去,事情比她多,所以电话草草结束。

  她的博士论文答辩顺利完成,评委和老师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神经一松,苏厝在宿舍睡了两天大觉。

  醒来后,她开始思考她要去哪里。学了这个,除了研究所和大学,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她睡觉头疼,但思维并不混乱。她想起了张楚劝她的话。国家物理研究所的设备和专家确实比原子物理研究所强。她的专业几乎是纯理论,几乎没有涉及机密内容。在这里,她可以更好地接收来自科学前沿的信息,等等。他说的每句话都有道理。苏措最终决定留在国家物理研究所。

  工作定下来后,她开始联系以前的大学同学。上一届的20个学生,大部分分散在全国各地,这个城市几乎不到十个,而且都是男生。陆,杨雪,研究生毕业后去了南方的一个大城市。她不能见任何人。只有戈登,因为她是这个城市的本地人,有着相同的电话号码,并且一下子就找到了。

  他们在约定的酒店门口一见面,戈登就开始义愤填膺地骂她:“我回来这么久都没联系我了!我结婚的酒没喝!”

  苏措不得不注意。戈登两个月前刚刚结婚。她老公也是本市人。他的家庭环境很好。他也是工程师。他脾气温和,对她很顺从。比如他们一在餐厅坐下,他就过来了。

  戈登笑了:“付款人来了。”

  苏措连连摆手,拖着菜单:“你的婚宴我都没喝。我请你吃饭,道歉。”

  戈登伸出手拥抱了她:“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难道你不知道这里的东西极其昂贵,你的工资只够吃两三顿饭。”

  看着布置成一圈的优雅精致的酒店,苏措在做好心理准备后已经打开了菜单。价格还是让她松了口气:“我四五年没回来了,通货膨胀怎么会变成这样?”

  戈登瞪了她一眼:“所以不要急着和我们一起付钱。室友这么多年,你是不是在看我?”

  她老公在一旁笑了笑:“你们关系很好。”

  说起杨雪和陆,很自然地上下打量她:“苏厝,只有你。你还没有男朋友吗?”

  苏措笑了。

  同学下来四年,彼此的细节都很熟悉。戈登知道这是她表现出这种表情的默认,所以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她的丈夫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惊讶地问:“你还没有男朋友吗?”

  戈登点点头,又摇摇头:“你想不到。太漂亮太聪明了。不知道有多煽情。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排队,但她是我们最后一个找到男朋友的。”

  苏厝骇笑曰:“可否饶我几句?既然已经掉进蜜罐里,就不能单独见别人了。”

  菜上来了,大家的话题都变了,开始转向民生经济。苏厝知道小两口在四环外买了房子,正在商量买车的事。生活很滋润,当然对他们付出的钱来说也不错。然后,戈登和丈夫争论哪种型号和哪种车更好。苏措对这些语录一无所知,但他听着,不时用鼓励的语气问几个问题,以换取戈登的长篇大论,他吃了一顿非常愉快的饭。

  当他们离开酒店时,这对夫妇仍在饶有兴趣地讨论什么车更好。就在这时,戈登瞄准了酒店前面停车场的一辆车,他的眼睛立刻闪过。他带着苏措去看:“是我梦寐以求买的车,但是太贵了。”

  苏措从来不在乎车的车号,但她知道车前的牌子。陈子嘉的车也是同一个牌子,型号很像,但是这个是银白色的,陈子嘉的是全黑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