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上床了……文章,快……给我……操我吧…受不了了

  因为这个特点,敬思然看起来比其他人冷漠很多,但他也是这样的人。一旦错过了什么,就再也出不来了。

  我又一次被LIve救了。敬思然并没有不满意,只是觉得胳膊有压力。「你一开始就不是孩子。让你这样跳几下。我的胳膊肯定毁了。」

  「下次我冲过去的时候哥哥可以提前抓到我,还是你只是口头答应,从来没有陪我一辈子的意思?」

  住开始耍花招闹小脾气。敬思然看了一半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干脆先放下来安抚一下有点过于活跃的小师弟。

上床了……文章,快……给我……操我吧…受不了了

  「你是说丹的烟又在那边被打了?」静思兰的话一针见血,让Live在静思兰的怀抱里更加开朗。

  「哥哥,你不爱我。为什么不想让我好一点?难道我轮不累?」Live试图自圆其说,但是敬思上床了……文章然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

  "你现在只有一个病人要检查,那个病人还在谈论晏丹."静思兰微微低下头,拉近了与LIve的距离。

  「如果你觉得累,是不是说明我们的夜生活让你太累了?如果是这样,我会记得让你今晚好好休息,取消一切。比如你一直在想的指环王电影,我们也不看。虽然明天还,但对身体还是最重要的。」

  Live立刻坐在了敬思然的腿上,巧妙地避开了一切可能撞倒敬思然的角度。身体的柔韧性真的比女生好很多。

  「不,一个不能少。现在我还在壮年,你就这样。中年不要我,就说,你看上哪个年轻好吃的男生了?」

  Live拽着敬思然的领带,仿佛在质问丈夫出轨的妻子,敬思然收起了自己微妙的想法。「你不是说累吗?我很体谅你,你还是那么想我。也许我应该考虑雪莉医生的好意。」

  敬思然悄悄威胁,Live确实又炸了。「雪莉医生?她不知道我们是一对吗?其实挖我墙角,我不能给她警告。」

  敬思然随口说道。雪莉医生听说他是同性恋,立刻什么也没说,把花砸在他脸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真的让Live过去了,但是不知道那个女的会说什么。虽然敬思然有时候会在言语上故作不解,但那是两个人之间的兴趣。

上床了……文章,快……给我……操我吧…受不了了

  看着Live的小脾气,两个人一哄一吵。这种生活只有一部分人的味道。两个人在一起,好幸福,对吧?

  但是知道雪莉可能会伤害Live,让Live去找过去的人就意味着不一样了,所以静思兰无论如何都要阻止Live的行动。

  「你过去找过吗?我已经明确告诉她我们的身份。她知道后,把玫瑰砸在我脸上。怎么会被玫瑰砸到?」

  静思兰的话成功平复了Live,Live准确的触碰到了静思兰耳朵上的一个小疤。

  「这是你耳朵上疤痕的来源吗?」听到Live语气中的担心,敬思然试图切入话题,但Live一直摸着小伤口,什么都做不了。

  敬思然从没想过提出雪莉这个名字,哪有这么大的权力。现在绝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敬思然用手裹住Live的手,握住他的耳垂,想摘下来,Live没有买。她还是用眼神看着敬思然,印象中你没给我答案,我们也没说完。

  深蓝色的眼睛,像清澈的海水,会温柔的把你捧在心里,却又会不自觉的淹没你。「真的一定要知道吗?」

  「我不愿意伤害你。」直播躺在敬思然胸前。「但是2008年我知道我对你的想法后,第一个想法就是逃避。」

  「刚好赶上主人的事情,我毫不犹豫地跑了。我收到了你的信,我不愿意拆除或扔掉它们。」

上床了……文章,快……给我……操我吧…受不了了

  「后来没有你的消息,我真的慌了。我怕你故意瞒着我,所以特别着急怕你出去想找你,但又怕你讨厌我,所以想和我断交。」

  「我去找你。最后,我只能被你锁在外面。你知道我当时年轻的心思。虽然朋友说我是狐狸,但你不是不知道小狐狸有多脆弱。」

  敬思然摸了摸Live的后颈。「我当然知道,但是亲爱的,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写给你的信呢?也许信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静思兰和Live额头贴额头。问题的传递让Live觉得有些不安,平静下来。他仔细看着敬思然。「我不敢,你知道,我一直是个胆小鬼。」

  敬思然打开抽屉,从角落里拿出一叠信封,把上面的两个空白信封拿下来,下面的信突然出现了。

  真人有些惊讶地看着敬思然。他怎么知道他把所有的信都藏在这里了?明明躲起来的时候,这里没人。

  像是看到Live的疑惑,敬思然轻轻挠了挠Live的鼻子。「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变,喜欢弄个小柜子藏东西。」

  「虽然现在聪明了许多,学会了伪装,学会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过,亲爱的,你换药的风格就是藏了几百年,我还是能找到的。」

  「不需要任何文字,只要猜猜你的活动范围,我就知道你会把它放在哪里。而且我也知道你一定是看了我一遍又一遍寄给你的明信片,但是你没有勇气打开信封,对吧?」

  敬思然看了看信封,拿出一个特别厚的大信封。「打开看看。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什么都不用怕。」

  LIve的手颤抖着接过信封,但他只是接过信封,没有力气打开。

  敬思然知道让Live主动,但他还是不知道猴子的日期,就这个收信不看信的风格真的要改,于是景斯然拿着Live的手,带着他一起拆开了那封信。

  第一层信封被撕开,撕下来的封口被扔在了桌子上,景斯然用Live的手,把里面的那个还裹了一层信封的信拿了出来。

  「我知道你的风格,所以每一个信封里面装的都是空白的,只有这一个是有字的。」信封被拿了出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焦黑中的血红。

  Live的手指情不自禁的紧缩了一下,眼神中满是惊慌的看着景斯然,「这是!」

  Live的声音中满是惊恐和担忧,他有些后悔拆信封了,可是景斯然捏着Live的手,不准他退缩。

  「这是我唯一一封写了字的信件,其他的,除了明信片上有字,剩下的,都是没有字的空白纸。」

  「而这个是我唯一一次在死亡边缘给你的信,只是很可惜,包裹的第一封信封被粘上了我的血液。」

  「我只能够又重新糊了一个信封,我以为你看到这么诡异的信封,怎么说也会打开看看的,你啊你,让我说些什么好呢?」

  「幸好我单年没有指望你帮我收尸,不然你这样的爱人,我还不要暴尸荒野了?」景斯然说着冷笑话,Live却没有任何的打趣地意思。

  而是主动撕开了那个信封,里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两张纸,和以往飘逸的自己相比,这封信写的有些太过匆忙。

  「需要我念吗?」景斯然真的有些意外,Live居然自己主动撕开了信封,他本以为那个正常的信封都不愿意拆的Live,怎么说这个信封都是没有胆子拆开的。

  可是Live居然都不用自己催促就主动撕开了信封,这倒是出乎了景斯然的意料,不过这样,只会让景斯然更加的心疼喜爱罢了。

  这种被人放在心尖上的感觉,真的很让人上瘾,景斯然想,自己大概是中了一种名为LIve的毒。

  Live看了没有几行,就开始流泪,景斯然用手指慢慢的抹去了Live眼角渗出的泪水,「亲爱的不要哭,我会心疼,这些都是过去了的,我们现在好好地,所以不要担心,我们会有很美好的未来的。」

  Live的眼泪却掉的更加的欢了,隐隐还有些决堤的迹象,这让景斯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于是不顾Live还没有看完信,直接就把人朝着怀里一按,吻了上去。

  带着泪水的吻,有些太过苦涩,可是现在这是最好让Live不再哭泣的办法,这么想着,景斯然的手,开始有些不规矩了,顺着脊背慢慢的抚摸。

  调情的意味大过安慰,看着Live的脸红了起来,景斯然才彻底的放下了心,全心全意投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情事。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所谓奸情

  等到两个人在办公室结束,Live的脸几乎红的不能够见人,「你让我怎么继续在这里工作?」

  Live有些恼羞成怒的拿脚踢景斯然,白色的液体顺着大腿根流下,怎么看都有些……

  这让Live本来就红的脸,几乎要冒热气了,也幸好会来找Live的人都不在,不然在办公室里面做这样的事情,Live感觉自己更加的生气了。

  本来因为信件积攒起来的感动,现在全部都变成了恼羞成怒。

  景斯然用手按住了那又一次踢过来的脚丫,轻轻地在脚背上烙下一吻,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洁癖的问题。

  这一次Live是彻底老实了,被景斯然抱在怀里穿衣服,要多乖就有多乖。

  「你要是一直都这么乖巧,该多好?不把爪子漏出来的小狐狸,看的就让人心动。」景斯然在Live的耳边这么轻声说着,Live的脸变得更加的红了。

  可是栽种情况下,怎么都不是应该退怯的时候,「狐狸可是猛兽,如果真的把爪子都收起来,你才要小心,因快……给我……操我吧…受不了了为那是狐狸想要收拾你了。」

  高昂的小脑袋,怎么看怎么可爱,当然前提是忽略掉脸上的那两抹红晕,加上红晕就有了几分强词夺理的可爱了。

  谁知道景斯然居然还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你还是偶尔伸下爪子吧,不然捕猎起来,我没什么成就感。」

  Live恼羞成怒的拿嘴堵上了景斯然那得理不饶人的嘴巴,明明之前看着挺高冷的啊,为什么现在这么流氓了,果然岁月是把杀猪刀,好好地白纸就这么放着,都会泛黄。

  「等你老了,你看我不压死你。」LIve这话说的咬牙切齿,却没有多少威胁力,景斯然居然还扯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等着你的报复。」

  言安安在外面就听到了这么一段对话,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只是现在怎么听都不适合进去吧?

  等以后再来打趣Live吧,言安安这么打定主意,立刻推着秦楚离开。

  「怎么来了又走,我们还没有去看Live他们呢?」秦楚有些摸不着头脑,言安安却不打算现在说,而是把秦楚推到了言丹烟的病房后。

  一下子坐到了言丹烟的身边,才拉住言丹烟的手开始说自己惊天大发现,「啊烟,那个和狐狸一样的Live居然是下面的那个。」

  言丹烟本来没有什么精神,现在一下子也来了精神,「不是吧?看起来景斯然医生明明更加的文弱一些啊?」

上床了……文章,快……给我……操我吧…受不了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