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啊不要啊好大好舒服,啊啊啊啊……快点好舒服

  鸣人的演讲中,佐助是个胆小鬼,而KINOMOTO SAKURA是个漂亮的女主角。至于鸣人本人,当然是在照顾懦夫佐助的同时,救了女主角无数次,几乎可以说是女主角经过这次考验爱上了自己。

  就在鸣人还很有兴趣继续演讲的时候,夜晚吹雪的轻音传来,「鸣人,不要多说,先开始今天的练习。哦,对了,你的班主任卡卡西今天要来。等他来了,我就听听他怎么说,看看你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从夜吹雪的口中得知,卡卡西晚上回来了,鸣人缩了缩脑袋,立刻不说话了,笑了几声后马上开始练习。显然鸣人也觉得自己说的太夸张了。此时他不敢出声。但是小李不给鸣人面子,继续提问。鸣人的脸变红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鸣人的五句话虽然有三句被夸大了,但至少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第七类真的成立了,原著中的三角群也真的是从这一天开始形成的。练习结束后,宁次、小李和他每天都回家,而鸣人晚饭后不敢走出自己的门,可能是因为卡卡西因为要来而内疚。

啊不要啊好大好舒服,啊啊啊啊……快点好舒服

  因为卡卡西忙于自己的任务,所以很晚才来到夜吹雪的家,当时夜吹雪正在喝热茶,正好卡卡西到了,夜吹雪给卡卡西倒了一杯。卡卡西恭敬的打了个招呼后,坐在夜吹雪对面,端起那杯热茶,吹了几口热气。

  「今天的测试,听鸣人说了点什么,应该是抢铃测试。」没有看卡卡西,晚上吹雪只是淡淡地拿着茶杯说:「这个测试很有意思。没想到这么多人不是因为团结才从你这里毕业的。但我很惊讶,他们是怎么联合起来的?」

  「呃.有一个小问题。」听到晚上吹雪说起今天的考试,卡卡西挠了挠头,缓缓说道,「你也知道,鸣人暗恋KINOMOTO SAKURA,KINOMOTO SAKURA好像对佐助很感兴趣。那天我们一起看了一系列的曲目,所以三个人的关系难免有些不同。」

  然后在三角关系这个话题上,卡卡西谈到了今天的测试,说鸣人今天的测试真的很美,但是远没有他描述的那么夸张。卡卡西继承了带土迟到的习惯,同时也是为了测试一下只有几个人下午通过。当时鸣人,佐助,KINOMOTO SAKURA都快饿了。毕竟卡卡西告诉三个人都不要吃早餐,不然可能会吐。三个人真的很听话,没有一个人去拿吃的,直到卡卡西到来。

  当然,卡卡西关于三人抱怨的话一字一句都婉拒了,他很有兴趣听到夜里吹雪的声音。然后当然是测试时的表现,鸣人实力提升了不少,所以一开始也就和原来一样。说起鸣人现在的实啊不要啊好大好舒服力,就连卡卡西都印象深刻。

  无论是身法的攻击,还是影忙的使用时间,此时的鸣人和原著有太多的不同,但毕竟刚从隐忍中毕业,没多久就接受了晚上吹雪的做法。但是,KINOMOTO SAKURA的出现确实影响了鸣人的实力,他为了在KINOMOTO SAKURA面前炫耀,竟然拿下了卡卡西的《千年杀招》。场面很搞笑。

  佐助在卡卡西的实力应该不如鸣人,但是因为鸣人为了炫耀有正确的想法,所以略逊于佐助。不用说,KINOMOTO SAKURA完全是个累赘。当然,三人只是简单的被卡卡西制服了,赫然绑在柱子上的是表现不佳的鸣人。

  最后三个人也是为了做饭通过测试的,但是和原来的没什么区别。谈完考试,卡卡西还是叹了口气。「虽然这个测试通过了,但是鸣人和佐助的关系还是一样糟糕。估计以后执行任务会有很多麻烦。」

  「麻烦是一方面,」听完卡卡西说的测试问题,夜吹雪光说,「是那个KINOMOTO SARKOZA,真的有些麻烦。鸣人和佐助之间的问题并不难解决,这一点在于KINOMOTO 啊啊啊啊……快点好舒服 SAKURA。卡卡西,你要好好把握,知道吗?」

  「嗯?吹雪前辈,你好像对KINOMOTO SAKURA很有偏见。」卡卡西这时候突然插话,趁着晚上吹雪点点头继续道,「我不太喜欢KINOMOTO樱。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KINOMOTO小樱可能会惹大麻烦。关注一下就好。而且你现在既然是鸣人七班的导师,就有这个责任,你懂的。」

啊不要啊好大好舒服,啊啊啊啊……快点好舒服

  看到晚上吹雪,卡卡西立刻点头。「嗯,你放心吧,你是吹雪前辈。」

  「嗯,我也相信你。」夜吹雪继续说,说夜吹雪放下了手里的热茶,突然说:「有时间的话,带佐助来见我。我想看看蟑螂的弟弟有没有他说的那么好,我想测试一下他的能力。」

  第四十九章矛盾

  我从吹雪之夜的口中听到了佐助这个名字。原来卡卡西抓着茶杯的手在微微颤抖,此时连半开的眼睛都睁大了不少。过了很久,我喝了一口热茶来平复心情。卡卡西缓缓开口道:「吹雪师姐,你要自己教佐助吗?」

  「佐助是蟑螂的弟弟。我也知道一些关于蟑螂的事情,所以佐助当然会让我来照顾它。」

  听着这里的夜吹雪,卡卡西的脸上似乎做出了一些理解,但就在这个时候,夜吹雪的声音再次响起,传到了卡卡西的耳朵里。「但我想教佐助的能力。毕竟他的身份有点特殊。他会像鸣人一样被教导吗?虽然霍颖三代让我照顾佐助,佐助是蟑螂的弟弟,如果他不符合我要求的标准,那就别怪我。」

  「佐助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看到夜里吹雪,卡卡西又说:「如果吹雪的前辈能教好,这一代木叶里又会有一个天才崛起。宁流年是未来家里的天才,而我觉得另一个是佐助……」

  「别说了,卡卡西。」突然夜吹雪把杯子放在他手里,杯子掉在桌子上发出一些响声。夜吹雪也打断了卡卡西的话,继续道:「这件事我自有分寸,天空。」也不早了,明天你还有任务。找个时间把佐助带过来给我看看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多管。」

  见到自己的前辈都这么说了,卡卡西也只能叹了口气,随后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恭敬的对着夜吹雪行礼之后就转过身去离开了。看着卡卡西的背影,夜吹雪当然知道刚才卡卡西在想着些什么,虽然卡卡西很是看好佐助,不过毕竟夜吹雪看过火影的原著还是比较了解佐助这个人,可能要比现在的卡卡西都要了解的多,所以才会说出刚才那样的话。

  卡卡西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了夜吹雪的视线之中,而夜吹雪也走出了门外看到了天上的月亮,不知为何今日的月亮半边都被乌云挡住,看不到那原来属于月亮的亮光,而夜吹雪也在这昏暗的月光下站了许久,脑海中也在思考佐助的事情。

啊不要啊好大好舒服,啊啊啊啊……快点好舒服

  「佐助,不要让我失望,也不要让鼬失望,最后也不要让你现在的导师卡卡西失望。」

  当夜吹雪与卡卡西谈过话之后的几天,鸣人都像往常一样的在夜吹雪这里修炼,当然在夜吹雪这里修炼的还有宁次,小李和天天。在四个人的修炼之中,夜吹雪也只是指导几人往正确的道路修炼,除了一些小技巧之外,夜吹雪并没有教给他们任何忍术,当然了鸣人的影分身之术不算在其中。

  小李是阿凯的弟子,而天天也没有拜夜吹雪为师,两人的身份毕竟和鸣人还有宁次不同,夜吹雪也只是引导两人发挥出自己极限的力道,并没有越权多加教导什么,因为小李的师傅阿凯会教导小李,而天天其实也拜了阿凯为师,同样是由阿凯教导的。

  鸣人是水门的儿子,而宁次是日差的儿子,两人和夜吹雪的关系都不一般,夜吹雪当然对待两人也要严格许多。宁次的柔拳使用的越来越熟练,甚至已经可以进行「八卦百二八掌」的修炼了,而鸣人的进度要稍微缓慢一些,不过运用影分身也是越加纯熟了。

  在教导几人的日子里,几人也在跟随着自己的上忍导师执行任务,毕竟身为下忍他们不可能一直都在修炼之中,就算是当年的夜吹雪也会在战场上执行任务,而闲赋下来的时候才会到自来也那里修炼。当然,几人要比战争的时候轻松很多,下忍能执行什么任务,无非就是在木叶村中打打杂罢了。

  第七班正式成立之后,卡卡西也带着鸣人,佐助还有小樱在木叶村中不断的执行任务。而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卡卡西总是有意无意的把眼光放在佐助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佐助,卡卡西就会想起夜吹雪那天对他所说的话,心里就不断考虑着什么时间让佐助见夜吹雪才是最妥当的。

  当卡卡西在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当然有一些小事被卡卡西忽略了,那就是自己的三个部下的关系。鸣人暗恋着小樱,而小樱的心思则一直牵挂在佐助的身上,虽然佐助因为家族的事情对小樱不理不睬,但可不代表鸣人是这么想的。

  无论什么时候鸣人总是有意无意的针对佐助,恰好佐助看鸣人这个吊车尾也是很不顺眼,特别是因为鸣人打败了自己那次。只不过鸣人每当被佐助那无视的眼神看到要发作的时候,都会想起自己大叔的交待,「你已经成为下忍了,千万不要乱惹事,知道了么。」

  虽然没有说出惹事之后到底会怎么惩罚,但只要想到夜吹雪那重重的拳头,鸣人就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不寒而栗,实在是太痛了。当然鸣人是聪明的,既然没有办法用拳头来惩治佐助,那就让别的办法让佐助生气。

  不论是执行什么任务的时候,鸣人都会在第七班之中表现的极好,就连卡卡西都时常夸奖鸣人。在拔除杂草的任务中,鸣人利用影分身之术分出百十个影分身效率极快,解决树上蜂窝的时候鸣人居然能够利用查克拉爬树上去轻松的把蜂窝移到别的地方,让佐助和小樱都十分吃惊,什么时候吊车尾的鸣人也有了这种实力。

  艰苦修行的成果渐渐的表现了出来,让鸣人越加的自信,越加的自豪。还好有宁次几人在修炼的时候一直压在鸣人的头上,要不然估计现在鸣人尾巴都翘上天了。不过就算没有翘上天,每当鸣人见到佐助的时候都会趾高气昂的从佐助身边走过,佐助虽然心里不说,但毕竟是小孩子,那恨恨的眼神也出卖了佐助的心。

  只不过虽然鸣人换了打扮变得帅气了很多,在小队里表现出了惊人的实力,就算这样小樱还是正眼都不看佐助一眼,很是痴情啊。就因为这样三人小队的关系也是越来越粗,鸣人爱慕小樱讨厌佐助,小樱爱慕佐助讨厌鸣人,而佐助是又讨厌小樱又讨厌鸣人,讨厌鸣人的时候还有些羡慕嫉妒恨。

  卡卡西嘴上虽然不说,但心中早就有数,三人的矛盾越来越深,应该找个时间好好的和三人谈一下他也知道。但毕竟是第一次做老师,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没有办法也只有任意几人下去了。谁知道就当卡卡西以为三人会因为队友的关系慢慢缓和的时候,矛盾终于再次爆发了。

  第五十章 不甘之心

  这一天卡卡西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带夜吹雪过来见见佐助,同时也希望夜吹雪能够见见小樱,毕竟夜吹雪对小樱有些芥蒂的事情卡卡西也能看的出来,希望这一次夜吹雪见到两人之后能够对佐助和小樱都有一个好印象,同时能够给小樱也讨些好处。

  因为宁次的缘故,小李和天天都得到了夜吹雪的指点,而现在自己的小队之中既有和夜吹雪牵绊极深的鸣人,又有一个同样和夜吹雪有牵绊的佐助,那么如果小樱这一次表现的好,很有可能能得到夜吹雪的指点。小樱虽然和卡卡西非亲非故,但毕竟也同样是在第七班,卡卡西也同样看好这个自己小队中唯一的女孩子,希望她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忍者。

  要去找夜吹雪当然不能随便找个人去,卡卡西当然是亲自前去,在离开的时候卡卡西还不忘接了一个D级任务,这次的任务十分简单,无非就是帮助村子内的一家大户挑水罢了。看似简单的任务其实也只是对忍者来说,要知道挑水要到村子外的小河去,路程虽然不算遥远,但奈何水缸实在是太多,要是自己去弄的话也需要一天的时间。

  但如果把这个任务交付给忍者的话,无非就是花费小小的金钱就得好好的休息一天,何乐而不为呢。其实每个忍村都有这样的制度,就是对于自己忍村发布的一些小任务只需要相当小的酬金,这样既能让下忍得到锻炼又能让自己村子的平民轻松一些,真是一举两得。

  卡卡西走后鸣人,佐助还有小樱看到那无数的水缸都愣了一下,因为那些水缸最小的一个缸口都有成人的臂展大小,重量显然是不轻。要是一次次的挑水回来当然十分的麻烦,当然是把水缸都搬到小河边然后注满水之后再拿回来轻松一些了。

  「佐助君……这么多的水缸,估计我们一次也抬不完啊!」看着无数的水缸小樱直感觉自己看花了眼,立刻拽了拽一帮佐助的衣角轻轻的说道。而小樱拽了自己的衣角,佐助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马上走到了水缸的前面,轻轻的用脚一踢,用巧劲把一个水缸踢了起来随后单手拎住,而紧接着再次踢起了一个水缸,居然一手拎着一个水缸就准备开始执行任务。

  小樱见佐助都这样做了,只有皱着眉头往水缸走去,显然女孩子都不喜欢干这样的重体力活,特别是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这样做体力活有点不好意思。而在一旁的鸣人见小樱有些不愿意搬水缸马上谄笑着走到了小樱的身边,「小樱,你就不用辛苦了,接下来都看我的吧!」

  说着鸣人立刻结印,「影分身之术」,只听「噗噗」的几声,鸣人居然分出了二十多个影分身,一个人拎着一个水缸悠闲自在的往小河边搬去。而见到鸣人再次使用这样的任务帮忙完成任务,小樱也满是笑意,对着鸣人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小樱心里的第二个人格可不是这么想,居然暴躁的举着自己的拳头,怒视着鸣人大吼道「鸣人你这个笨蛋!难道你不知道你不帮忙佐助就会来帮我么!真是让你搅了我的好事!」

  当然了,小樱第二人格说话鸣人是不知道的。见小樱对自己说了声谢谢,鸣人马上乐的跟什么似的,一路上都缠在小樱的后面,和小樱说东说西的,只不过小樱的心思根本就没放在鸣人的身上,走在佐助的身边拿出了自己的手帕想要给佐助擦汗,但佐助却是怒视了小樱一眼,走到一边去了。

  本来一直这样执行任务的话也相安无事,不过矛盾的爆发总是需要一个导火索的,而导火索无疑就放在了小樱的身上。当鸣人利用影分身和佐助,小樱把所有的水缸都注满水之后,就要准备往回抬的时候,小樱突然走到的佐助的身边,做出了自己最可爱的表情对佐助说道「佐助君,这水缸注满了水很重的,你就不要抬了,都让鸣人一个人弄就好了,他会使用忍术能够很轻松的弄回去的。」

  佐助本来就因为鸣人最近的表现风头盖过了自己有些不满,听到小樱这么说马上瞪了小樱一眼,把小樱吓得退后了一步,随后佐助又冷冷的看了眼鸣人,冷哼一声道,「哼,我可不是废物,才不需要别人帮忙,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解决好。」

  「混蛋,你说什么!」见小樱吃亏鸣人哪里还按捺住自己的性子,马上撸起了衣袖冲到了佐助的身边抓住了佐助的衣领,居然把佐助硬生生的抬起了起来,「你这个小子!小樱让我来帮你,是因为看得起你!难道你以为本大爷愿意伺候你么!」

  「你说什么!」见鸣人如此,佐助一下打下了鸣人抓住自己衣领的手,随后居然一脚踢向了鸣人的腹部。鸣人经过夜吹雪的修炼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吊车尾了,单手挡住了佐助的攻击,但还是因为佐助的力道退后的几步,怒视着佐助。

  看着鸣人居然挡住了自己的攻击,佐助更是感觉有一股火气从自己的腹部直冲像了自己的大脑,怒视着鸣人大声的吼道,「吊车尾!你以为你到底是谁!不就是会几个小忍术么!不就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力多了点么!难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对你另眼相看么!」

  「佐助君……」见佐助对着名人大发雷霆,一旁的小樱也准备上前劝佐助两句。谁知道小樱刚走到了佐助的身边,一下就被佐助推到在了地上,只见佐助轻轻的回过了头,冷淡的对小樱说了句,「你这个女孩子,实力都不如鸣人。真不知道这个小队到底是怎么了,一个吊车尾,一个天天就知道打扮的花瓶,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说着佐助就要转身离开,这时小樱听到佐助的话,眼泪不争气的已经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小樱一流泪可好,鸣人马上怒气也冲了上来,早就忘记了夜吹雪对自己说过些什么,一个闪身就挡在了佐助的身边,「你这个混蛋!赶快和小樱道歉!」

  鸣人挡在了佐助的面前,让佐助对小樱道歉,而佐助此时居然低着自己的头,拳头紧紧的握着,都能看到他拳头上面的青筋。在脑海中,佐助不断的回忆着当初鸣人坐在自己身上打自己的样子,不断的回忆着当初自己在忍者学校之中天才的表现,和自己现在在小队中鸣人实力绽放出的光芒产生对比,他居然发现自己完全被鸣人超过了,没有任何的悬念。

  当初那个在忍者学校连自己一个回合进攻都挡不住的吊车尾,居然不知不觉的超过了自己,佐助不断的扪心自问,到底是不是真的,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事实却是如此,他的确超过了自己,连个吊车尾都超过了自己,那么自己如何能够面对那个男人!

  突然佐助的脑海中出现了那个三角形的大风车,赫然是鼬万花筒写轮眼的形态,想到了自己的敌人之后,佐助更是感觉十分的不甘。不断有一股暴躁的气息出现在佐助的身上,猛的抬起了头,鸣人赫然发现此时佐助的瞳孔甚至都要变成红色,那并不是开了写轮眼,而是一股血气。

  被那颗不甘的心驱使,被那邪恶的仇恨所蒙蔽,此时的佐助终于忘记了一切,直接冲向了鸣人,伸出了自己的拳头,一拳重重的打在了鸣人的脸颊。因为佐助的力量,鸣人的脸部出现了惊人的扭曲,就好像一块面包受到了重力的挤压一样变了形状。

  倒飞出去的鸣人瞬间就掌握了自己的身体,这样的拳头和小李的拳头一比根本就是花拳绣腿。鸣人半跪在地面之上,看着此时瞳孔血红的佐助,嘴上轻轻的念叨,「佐助……」显然鸣人此时也很是迷茫,不知道佐助为什么会突然这个样子。

  不过马上,看着又像自己冲上来的佐助,鸣人的眼神中也出现了许些战意,坚定的喊了声「佐助!」

  在鸣人喊话的同时,也伸出了自己的拳头,冲着鸣人冲了上去。两人的矛盾终于爆发了出来,导火索赫然就是夜吹雪一直不看好的那个下忍女孩,春野樱。

  第五十一章 好大的风

  佐助冲向了鸣人,而鸣人也从另一个方向冲向了佐助,这是两人的第二次对决,佐助的眼神中冒出不甘的火焰,他想要用自己的拳头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比鸣人要强,他才是这一届忍者学校的首席毕业生,而不是那个吊车尾。

  见佐助的眼神冒着熊熊的战火,就连鸣人都沸腾了起来,从小到大鸣人都把佐助当成自己的假想敌。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两人却因为宿命的使然成了一对冤家,可能宿命永远都是宿命,两人总是那么的看不对眼,这一次是两人成为下忍之后的第一战。

  忍者的战斗瞬息万变,瞬间佐助已经栖身到了鸣人的身边,鸣人此时直接一个直拳打了过去,正是面向了对方的脸颊。刚才他自己被攻击到了脸颊,同样的攻击方式鸣人又攻了回去,当然是为了报那一拳之仇。

  见鸣人的攻击前来,佐助冷笑一声随后立刻一个矮身,恰好鸣人的拳头擦过了佐助的头顶,感觉到了那浓密的毛发经过自己皮肤处的搔痒。佐助矮身之后本以为躲过了鸣人的攻击,谁知道鸣人居然马上松开了拳头改用手肘攻击,弯起了自己的手肘直接攻了下去。

  矮身的时候佐助弯下了自己的腰,把背部完全留给了鸣人,这个时候鸣人手肘下沉一下就打中了佐助的脊骨处。手肘的关节也是骨头,而脊骨也是骨头,两者虽然同时人体坚硬的一部分,但手肘和脊骨毕竟有着许多不同。被鸣人这一下打中之后,佐助立刻闷哼了一声,差点就稳不住自己的身形。

  见自己攻击得手,鸣人自夜吹雪那里修炼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最好的攻击就是防守,当敌人露出破绽的时候就要极力猛攻,不让对手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手肘的攻击之后,佐助就算强行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但还是不免身体有些晃动,鸣人立刻抓住了佐助破绽,膝盖猛的顶起。

  人弯腰的时候近身留给对方的破绽不用说了吧,要是面对敌人的话鸣人很狠狠的用自己的膝盖顶向对方的命根子,最起码让佐助断子绝孙,但毕竟是同村的忍者,而且鸣人还是个孩子,并没有用如此阴毒的方法,而是转而顶向了佐助的腹部。

啊不要啊好大好舒服,啊啊啊啊……快点好舒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