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图书馆和学长h,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也觉得自己活该,但他还是骗了何:「何,你女朋友是谁!」

  何周知在前面笑了笑:「你还需要说这个吗?我是不是还带错人了?」

  仔细品味了何的话,变得开心起来。

图书馆和学长h,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大家都去市中心,自然也是这样。很快,白色丰田追上了何的自行车,是一个平头青年开的。超过的时候,他故意按喇叭,按了几下。

  卧槽!问何周知:「何兄,你打得过他吗?」

  「什么?」何周知刚问,郤诜已经生气了,用手指着车里的男人。她鄙视他!她见过开法拉利的,但没见过开小丰田这样拖!

  她对何周知说:「何哥,我们已经超过他了。」

  他周知:「…」

  图书馆和学长h眨了眨眼睛,低头看着何的脚,好像有点吃力。何周知突然没说话。郤诜怀疑他刚刚失去理智,伤害了他的男性尊严。他赶紧补充道:「你听过一句话,我宁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也不愿坐在宝马里哭。」

  他周知还真没听说过这种事。不知道哪个智障说的。他对郤诜说:「你记下他的车牌。」

  郤诜反应过来,赶紧记下了车牌。君子报仇,不嫌晚!

  丰田车前,陈涵坐在副驾驶,和何从后视镜里看得越来越远。她刚刚跳进谷底.事实上,只有夏和喜欢像何这样的男人。她见过贺抽烟。她走近他,他折断了他的香烟,扔进了垃圾桶。她又看了看他,他抬起头来,眼里是另一种沉默和冷漠。后来她才知道,那天她看到的那个人是何,是S大的,从此她对抽烟的男人有了好感。

  ……

  说到吸烟,何真的很久没抽烟了,他不知不觉就戒烟了。身体改回来之后好像也没什么瘾;他以前不喜欢吃甜食,但现在偶尔能吃个甜点。

  至于不抽烟的原因,他总觉得有女朋友抽烟不好,非常不好。所以现在,即使熬夜,也只是在煮咖啡。

图书馆和学长h,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郤诜做了两天兼职,总共赚了200元,全部用来买刮刮乐,意外赚了500元。晚上她敬畏地把500块压在枕头下,看着天花板感慨道:「何哥,你说我这么幸运,以后能不能买张刮刮卡养活自己?」

  周知正躺在床上看书,一边看书一边说:「那些在家人死后卖掉妻子的赌徒,都是从你开始的。」

  哼,还卖老婆!他在提醒她什么.翻了个身,抱住了何,笑得前仰后合:「我绝对不愿意卖你。」

  他抿了抿周知的下唇,摸了摸郤诜的头,然后继续看书。

  看了一页,摸了摸,很舒服。

  ――

  第二天,郤诜不需要去明星舞蹈培训学院上课。出门前,担心会无聊。临走前,她对她说:「你要是无聊,就出去逛逛。」

  但是购物需要钱。没钱就叫压马路!尴尬的告诉何,她没钱了。她坐在小客厅中央,无聊地剪纸。她头也不抬地说:「嗯,我知道怎么安排自己。」

  他周知弯腰换鞋,稍微想了想,站直了对她说:「小茜。」

  呃?又这么好看?

 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回头一看,不知道何还在想什么。

  何周知看着她:「卧室的床头柜上有一张银行卡。可以用。密码还是最后一个。」

  银行卡?郤诜眨了眨眼,但她不记得密码了。上次他只是随口一说,谁会特意记住!

  他周知也猜到郤诜记不住了,又告诉她,然后问她:「你现在还记得吗?」

  何周知的眼里充满了轻蔑。」郤诜害怕暴露自己的智商,赶紧点点头.记住。」

  何周知很无奈。他见到她时不记得她了。即使他现在想起来了,以后也会忘记。恰好玄关鞋柜上面有笔和纸。他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系列密码,然后挥挥手,潇洒地离开了。

  郤诜石化了,纯眨眨眼看着门,她是守着?还是圈养?

图书馆和学长h,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第59章

  "当一个女孩被囚禁时,她失去了她最珍贵的尊严和骄傲。"

  沈巍刚刚百度了一下「一个女生被包养了怎么办?」,他看到了十几个脸字。百度教育她要有代价,但是骄傲和尊严是无价的!

  但是无价就是没有价格,没有价格就是扯淡!而她有钱之后,难道就不能反过来留住何?

  每个人有时都需要钱,不是吗?

  迅速从地毯上爬起来,立即回到卧室,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小心翼翼地翻出留在里面的那张卡片。卡片静静地躺在里面,她的小心脏「噗通噗通」地跳着,心脏纠结着,最后把爪子伸向银行卡。

  至少她想看看在贺支持她要花多少钱吧?好判断他诚意高不是吗?

  带着这个想法,郤诜拿着卡和密码走了出去。

  ――

  社区外有一台24小时自动取款机。郤诜走了一圈,当他插入卡片时,他的心跳加快了;输入密码加快速度;密码提示正确,她的心跳加快了.当她终于看到里面的量时,她差点心肌梗塞。

  她觉得她需要找一堵墙来帮助她,深呼吸,平息自己的激动。如果何以前用五块钱能养活她一次,那么嘉莉的钱能养活她多少次?

  郤诜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但结果是他想不出来。她不明白何为什么这么有钱!林语堂为什么那么有钱,猴子为什么那么有钱!

  生活在土豪的世界里,感觉很累,不爱。

  她给何发了一条短信,问他知不知道卡里有这么多钱。

  何周知已经开始在SN工作,整个博林项目分为五组。已经是B组组长的何周知拿着组长卡在修改计划的同时开会。

  同时可以回复女朋友的短信。

  ——「何周知,你知道你的卡里有这么多钱吗?」

  他周知回答:「有很多钱吗?」

  吐血,觉得何在跟她炫耀。

  他周知真的不认为那张卡里有很多钱。那张卡里的钱是他收到名单两年后赚的。他绝对非常了解里面的数量算不多。他真正多的是另一张,爷爷公司每年的分红利润,不过他没有用那些钱的道理。

  沈熹又有一条短信过来――「何大哥,你把卡给我,不怕把它花光吗?」

  何之洲正倾过身子与同事讨论一个BUG,思路清晰地说出自己的修改意见,随后回复沈熹短信:「只要不花在别的男人身上,其他随你。」

  随你……

  卧槽!好闷骚好给力的一句话。

  何之洲身旁站着的男同事偷瞄了何之洲手机屏幕的聊天框,他一个大男人都看得面红耳赤,想不到何之洲在学校是大神,在S&N是大神,连谈起恋爱也是大神风范。

  男同事都面红耳赤了,沈熹的小心脏完完全全震慑得快要罢工。大街人来人往,沈熹走路都格外昂首挺胸,哈哈,她也是有人包养的女人了。

  沈熹逛了半天的街,拿着何之洲的卡消费反而束手束脚了,最后只买了一套充气内衣。一款非常神气的内衣,穿上它立马告别海绵时代。沈熹想起那些被抽出来的海绵,十分愤愤不平,她就没见过眼力那么好的男人!还冠冕堂皇地找理由,怕她长痱子。呵呵,哪家女人垫个海绵就长痱子了!

  因为种种原因,沈熹按捺不住心痒,买了一套传说中的充气内衣。

  沈熹回公寓试穿了内衣,果然好玩的不得了。她将内衣充气到最大程度,对着镜子看D罩杯的自己,幸福来得太快,她都要接受不了。

  她捂着脸偷乐了半天,好想何之洲快点回家,看看如此傲人的自己。

  何之洲担心沈熹会无聊,事实是沈熹真不是一个容易无聊的人。一个人的时候,她躺在客厅舞蹈垫练练舞蹈功、或坐在沙发发发微博、用何之洲的电脑跟壮汉一块打打小怪兽……

  为什么是壮汉呢,因为壮汉也是哪个没事做的人。不比他的好基友猴子已经踏上了CEO实习之路。

  ――

  沈熹与壮汉视频聊天,壮汉正光着膀子吃西瓜,他身后走过来一个同样光着膀子的人,不就是猴子么!

  他们居然混在一起!

  沈熹彻底震惊了,逼迫他们俩从实招来。

  「熹熹,你别误会啊!」壮汉放下西瓜,连忙开口解释,「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真是越解释越可疑!

图书馆和学长h,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