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家公下边那个好大,舔的好舒服还要啊啊啊

  「那个大姐姐以后肯定更喜欢我,喜欢的比喜欢安安多很多。」古力不顾她现在的年龄,投入她姐姐的怀抱,宠坏了她。用这个动作,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就算你不抢顾安安的一切,其实以后世的见识,她已经走在了绝大多数人的前面。这只是一个杨宇。他不一定喜欢她。她有些缺点,但还是有大姐姐喜欢。以后她会找到一个真正喜欢自己和自己的人。

  「大姐喜欢你,只要你好,大姐最喜欢你。」顾秀松了一口气,把妹妹搂在怀里。她真的害怕自己会一路走到黑。现在看来这个妹子还能教。

家公下边那个好大,舔的好舒服还要啊啊啊

  ******

  「萧从言,顾,你的信。」

  同一个班的同志拿回来几封信,递给操场上刚锻炼回来的两个人。

  「好了,五子,你每次寄信,都是属于你的最多。看名字,林月儿,老老实实解释她跟你有什么关系。」相处了几个月,早就熟悉了,聊着一些亲密的话题,自然没有那么拘谨。

  能当兵的至少16岁,也有20岁以上的。这个年纪有对象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很多老乡早就立了亲,就等着队里写完报告领证。

  萧从彦看着递到他手里的厚厚的信封,突然觉得不是滋味。

  他和顾的家书都是和平写的。一大家子有话要对他们说,他们都写信。每次来都是厚厚一摞。萧从彦的份额和顾的份额是分开的,粗细均衡,一点也不偏心。

  按理说,这封信是他自己的胖女孩写的,里面也有很多话是胖女孩对他的关心和嘱咐,但是萧从彦在心里看着一旁顾的样子,所以没什么味道。

  你比那个男生高一点,帅一点,聪明一点,没有道理,但是你没有那个男生找对象。看着对方的两封信,再看着这封信,萧从彦觉得那个男生真的是禽兽。

  林月亮才十五岁。他怎么好意思下手?他把心思放在那个胖女孩身上,但还是一直忍着。他忍着等她再来一次大捞一笔。他忍了又忍,差点就生了病。

  萧从彦盯着手里的信,一朵花也瞪不出来。

  不,那个女孩还是太小了,但是她不能再这样了。首先要有一个改变,就是让胖女孩每次想给他写信的时候都单独写一封信,这样信封上写的寄信人就不会是家里领导的名字了。

家公下边那个好大,舔的好舒服还要啊啊啊

  到时候他的战友们就会过来问他顾安南是谁,是什么关系。当然,他绝不会告诉他们。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萧从彦面无表情的脸上下有男人秀的念头。是谁让他在日常生活中表现的这么好?乍一看,他是个严肃的人。他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主意?

  萧从彦想有个好主意,心情立刻好了很多。他只是把顾对的不满放在一边。看着未来的二姐夫被底下的金字塔压着喊救命,萧从彦毫不客气地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重重地摔在了顶上。

  爷爷说,融入部队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融入一个小团体。你看,他现在正在坚定地履行他祖父的教诲。

  ,小佳

  「你变了。」

  顾吴象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把皱巴巴的衣服扒拉成咸菜干,悲愤地对萧从彦说。刚才,他用眼神向他求助。他一起长大的朋友甚至不搭理,反而和那些人一起攻击他。简直疯了。

  顾觉得受伤了。家公下边那个好大如果萧从彦愿意向他道歉,给他一些上次姐姐送的肉干,他愿意和他和解,大人有很多原谅。

  说来也巧,这个时候弄点猪肉鸡肉鸭肉也不是那么难,但是在以牛为主劳动力,机械化还没有普及的农村,吃牛肉就很难了。

  小冯村有两头牛,一公一母,是饥荒后不久从外面农场买来的。他们平日负责在耕地上拉车。他们今年才六岁,在牛的生活中也只是刻板而成熟。根本不是老死不吃肉的时候。估计他们要等十几年才能杀牛分牛肉上队。

  现在市场上的牛肉,一般都是正常的老牛或者是意外死亡的牛的肉。前几天红旗农场的牛死了。苗铁牛在公社副主席的帮助下买了30斤牛肉。

  由于牛肉短缺,大部分牛在农场被宰杀,大部分被内部消化。只有少数会在供销社出售。牛的重量约为700公斤,但只有200公斤被送到供销合作社。剩下的牛肉由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分享。牛肉价格虽然高,但是买一斤牛肉的钱足够买好几斤猪肉。面对这千载难逢的好事,大家都很残忍,你要一斤,我。

  村里有句老话,孩子吃牛肉,以后长得跟牛一样壮。有了这么美好的幻想,那段时间村里一直飘着牛肉的香味,每个孩子都开心的眉开眼笑。

  除了30斤牛肉,顾建业当天赶到农场把牛肉送到供销社,又去供销社把20斤牛肉抢回来。它不需要肉票,只需要钱,所以顾建业买不起。要不是身后排了一长串人,怕引起公愤,顾建业能把牛肉都包起来。

  这50斤牛肉我家吃的不多。因为想念黔西当兵的顾吴象和萧从彦,大家都在想怎么准备这个牛肉送他们。顾安安干脆自告奋勇把肉做成牛肉干。牛肉干之前腌制的调料包是朱叔提供的。有两种口味,辣和五香。制备的牛肉干耐嚼,特别是辣牛肉干。

  十斤牛肉做成的牛肉干就像四五斤。固安用了三十斤新鲜牛肉,做出来的牛肉干只有十四斤点头重。两种口味平分秋色。牛肉干一旦送过去,马上就受到全班的表扬。顾吴象知道牛肉干是他姐姐做的,但她不能。别人夸他几句,他就兴高采烈了。当我清醒的时候,我发现我好像发了我的那份的差不多了。

  虽然东西都是装一起的,可是大概的分量顾向武心里还是有数的,他自认光明磊落,自然不好意思占萧从衍的那份,这不,想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吃宝贝妹妹寄来的好吃的肉干。

家公下边那个好大,舔的好舒服还要啊啊啊舔的好舒服还要啊啊啊

  「呵呵。」萧从衍高贵冷艳的赏了他两个字,胖丫头亲手做的牛肉干,那必须要好好珍藏着,送到这蠢蛋手里,没一会儿的功夫怕是又被那群狼给坑完了。

  顾向武觉得自己的心受伤了,捂着胸口的位置,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绝情的男人。

  他一定是嫉妒自己找到小媳妇了,顾向武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掏出刚刚被大伙压在地上的时候藏得好好的信,脸蛋有些微微红,只是最近一直密集训练,脸都快黑成煤球了,即便是脸红了,也看不大出来。

  不知道今天月亮又要怎么耍流氓了,有一个直率的对象,实在是让他很苦恼啊。

  嘿嘿嘿,顾向武偷偷的躲进被窝里,把被子往头上一罩,拿出手电筒偷偷看了起来。

  牛肉干什么的都是没媳妇的人吃的,他有情饮水饱,现在肚子已经撑坏了。

  「衍哥,有人找。」

  一个个刚刚闹了一通出了一身的汗,三三两两都去水房冲澡去了,动作麻利的人拿着脸盆回来,头发湿湿的,初秋的时节光着个膀子,就一条大裤衩,也不觉得冷。

  不过这幢宿舍全都是男兵,怎么穿都无所谓。

  萧从衍听到那人的话,有些疑惑,不知道谁会在这时候来找他。

  「大哥。」

  萧从衍麻利的下楼,楼下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同样穿着一身绿军装,笔挺挺的站在楼下,看到他下来,腼腆了朝着他笑了笑,站在他边上的人比他的个头更高一些,体格看上去也更强壮,只是对方似乎并不是军队里头的,穿着一身便衣,看着萧从衍的眼神有些复杂。

  「你找错人了。」

  萧从衍的表情冷了下来,看着那个军装少年的眼神有些厌恶,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般。

  他妈只生了他一个,他可没有只比自己小了七个月的弟弟。

  「你好,我叫沈阳,是萧从深的表弟,说起来,我也该叫你一声表哥,虽然你可能不愿意听。」沈阳,或许说余阳,看着这个童年时候相处过一段时间的小伙伴,装做素不相识地说到。

  萧从衍看着对方朝他伸出来的手,心中玩味地重复了一遍那两个字,沈阳,他什么时候改姓省了。

  余阳这些年的变化有些大,他从家里被沈家人带走的时候,也就十三岁,四年的时间,在他身上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萧从衍记得,以前的余阳还是个很热情直率的少年,什么心思都藏在脸上,可是现在的他,穿着一身做工精致的衣裳,白色的衬衫前头别着一枚主席头像,文质彬彬的,像极了以前他经常在大院里头看到过的那些政客。

  模板似的表情,嘴角带着微微的弧度,明明是笑着,你却永远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萧从衍知道对方被他母亲带走的这件事,结合着对方刚刚说的话,他的母亲应该姓沈,估计就是沈荞那个女人消失多年的堂姐吧。

  对方似乎没有要和他相认的意思,萧从衍自认和对方的感情也没有深到抱头痛哭流涕的程度,更何况,现在他们两人的身份,各自的立场或许也不允许他们的感情回到亲密无间的程度。

  萧从衍嗤笑了一声,丝毫没有伸手和他握手的意思,余阳也不觉得尴尬,将手放下,脸上的笑容依旧无懈可击。

  「大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更恨我妈,我也知道这么些年,爸爸妈妈对你不闻不问伤了你的心,还有爷爷,爷爷他......」萧从深沉默了半响,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知道那件事上错的最多的就是他爸妈,但是那是他亲爸亲妈,作为一个被她妈宠爱的孩子,他实在没有办法指责他们。

  萧从深的性子有些懦弱,虽然是非黑白他都懂,可是黑的那边是他的至亲,现在除了逃避,他也实在想不到解决的办法。

  在他听说十连三排一班来了两个硬骨头,居然连挑整个班的人都没倒下,连十连的连长,当年二师的兵王上去都只是和他们打了个平手,一听其中一个人的名字叫萧从衍,萧从深就知道那一定是哥哥来了。

  抱着愧疚的心情,他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父母,他今天就是想来看一眼大哥,看看有没有什么是自己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也算是帮爸妈做一些弥补。

  带上沈阳完全是个意外,萧从深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表弟感情很好,在他当兵之前,沈阳常常会来他家里找他,萧从深没什么朋友,整个大院里头谁不知道他妈是抢别人丈夫,还害死原配,逼走原配长子的女人,他爸是狼心狗肺,举报自己亲生父亲,害的他被劳改的男人,愿意和他做朋友的,都是看在萧家和沈家权势上的人,那些人的溜须拍马萧从深并不喜欢,尤其是他们的每一句夸赞,都只是让萧从深觉得自己是个小偷,他现在所有拥有的一切,都是从大哥身上偷来的。

  唯独和沈阳在一块的时候,萧从深才觉得自己是解放的,他会听自己说很多关于爷爷,关于大哥的事,并且从来都不像别人透露,而且沈阳是沈家人,沈荞虽然不喜欢这个占了她亲侄子的位置,被沈恪当做接班人的堂侄,但是现在的沈家沈恪一言九鼎,沈荞还有许多要巴结对方的地方,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忍着,默认了萧从深和沈阳的相处。

  今天沈阳来看他,因为从来都没有对沈阳设过防,萧从深想要去见大哥这件事自然被沈阳知晓了,来见他的人,也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你以后不用来找我了,我也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被别人知道。」萧从衍看了眼萧从深,他或许是无辜的,可是他妈又何尝不无辜,更那个女人的儿子交好,对萧从衍来说,就是对他妈的背叛。

  萧从衍对着萧从深冷漠的说到,余光看了眼边上的余阳,转身离开。

  余阳成了沈阳,按理沈家也就该知道他和爷爷都在黔西的这件事,只是这么些年,也没见沈家有什么动静,难道是有人瞒下来了?萧从衍觉得自己似乎模模糊糊抓到了什么东西,只是仔细去琢磨的时候,又想不起来自己刚刚想到的到底是什么了。

  萧从深看着萧从衍决绝离开的背影,神情有些苦涩,只是很快他又恢复了过来,对着一旁的余阳诚恳的说到:「阳子,这件事还请你千万别告诉我爸还有我妈,最好在堂舅堂婶那里也瞒着点。」

  他妈要是知道哥哥回来了,或许会做出一些针对大哥的事来,大哥在军队里过得很好,正如爷爷当初说的,大哥天生就是为军队而生的,萧家的将来,还得靠大哥。

  至于他,萧从深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绿军装,他喜欢当兵,因为这是个英雄的职业,只要想着,当了兵,或许能帮助更多的普通百姓,他会觉得自己的罪孽少一些,可是同时他心里也明白,要不是萧家在军队里的威望,凭着他的这点本事,很难爬的上去,偏偏他妈一心想着让他进军队,异想天开的以萧家子孙的名义,接受爷爷留下来的那些人脉。

  他没那个本事,但大哥可以,萧从深不想他妈因为自己的私欲,毁了大哥的前途和萧家的将来。

  余阳看了眼边上良善的青年,点了点头。

家公下边那个好大,舔的好舒服还要啊啊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