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鹿晗干关晓彤干出水了,我进入了老师的衣服里

  「医疗费是免费的。你应该按照处方给他煎药。应该没问题。」

  老赵连连点头,问道:「那么.你不在乎吗?」虽然老赵觉得这么说有点不要脸,但毕竟顾小姐虽然和雇主订婚了,但也不能因为这个牵住别人。

  顾朱庆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我们来谈谈吧。」

鹿晗干关晓彤干出水了,我进入了老师的衣服里

  之后,顾回到了仁安堂。云生拿着药箱跟在她身后,不解地问:

  「老师,你说宋掌柜这是得罪谁了?开始真的很尴尬。"

  顾朱庆看了一眼云升:「你尴尬吗?」

  云升不解:「算了.相当尴尬。」

  顾没有说话,继续说道:到了仁恩堂,傅亮迎接。顾进门后,一眼就看到柜台上有一个大大的食品盒。傅亮急忙解释道:「哦,师子大人送来了,问老师去哪里。本来要等的,但是东石出事了,没多久。」

  顾走到食品盒前,打开了盖子。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是刚切的两盘酱牛肉和酱鸭。傅亮俯下头去看,翠娥也是。顾朱庆让翠娥把碗碟和筷子拿出来,又把两块酱牛肉和一只酱鸭放进口袋。回到诊所后,他坐下来。其他人让奎和傅亮分他们的食物。

  傅亮和崔娥非常感兴趣。他们边吃边说好吃。只有若有所思地看着碗里的牛肉和酱鸭,又端起碗,在顾身边坐下。顾正在咬牛肉,看见他过来看一看。「你想说什么?」

  云还在犹豫。听完顾的问话,他立刻忍不住,低声对顾:

  「老师一点都不怀疑吗?上次老师从宋吉回来,就在这里等着。宋朝的掌柜为人善良,不会与人结仇。只有他……」

  顾朱庆吃完了一块牛肉,让崔娥倒了杯绿茶。她看起来好像没听到云升在说话。她看到她这个样子,急道:「老师,你听见了吗?」

  不是瞎猜,是真的可疑的东西。

  宋掌柜的,李心知肚明,为人很厚道,从来没有跟人吵过架,唯一做得过分的事,就是跟人家订婚几天,就上门来退婚。

鹿晗干关晓彤干出水了,我进入了老师的衣服里

  但宋家的退婚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早上刚退婚,齐家中午就去给家里提亲了,不明显。武安侯世子为了得到一个师傅,逼着宋掌柜与异能者绝交,并以武力相威胁的先例,这一次的事情可以说得通。

  武安侯世子肯定是吃醋了,所以他不想老师和宋掌柜之间再有瓜葛,所以他偷偷出手麻烦了宋掌柜,但是他又不想惹老师生气,所以他强行下了黑手,让人家拿不到证据。

  娟生一路思索,但没敢说,但现在我看到齐世子控制着老师的行踪。老师刚去宋吉的时候,齐世子就迫不及待的过来看了。如果云升没有提醒老师,我还不知道齐世子会背着他做多少事。

  然而,在云升发现自己说出了自己所有的想法之后,他得到的不是老师豁然开朗的眼神,而是没有任何波澜的平常眼神。

  顾吃完了碗里的牛肉和酱鸭,放下空碗,坐在那里喝茶,看着义愤填膺的,无奈地回道:

  「不用想了,我心里有数。」

  还说,当顾向举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时,又把话憋在肚子里,起身回到柜台后面。崔娥和傅亮几乎吃完了两碟肉,说很好吃。云升拿起筷子,把它们放了回去。傅亮见他没吃,拿起碗就走了。

  顾吃完饭后,朱庆的目光落在了空碗里。碗里还沾着酱,嘴里的肉又香又好吃。

  *********

  这两天城市不太平,晚上要加强巡逻。祁萱是不可避免的,他直到灯亮了才回来。

  顾歪在软塌上看医书,带着一股子浊气回到了方市,非常清醒,当他有了其他的味道,他绝不会强迫自己靠近顾,乖巧的进了洗漱间,从头到脚地洗了一遍才来到软塌上。他向顾做了个手势,请她进去。

  顾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争辩。相反,他保持沉默,转向里面。很高兴地躺在了顾以前躺过的位置上,并从她身边拿了一个垫子。

  "看来酱牛肉和酱鸭起到了作用."

  得意洋洋地说,拿起顾没看的医书,给了自己一把扇子。他满脑子都是竹子今晚要吃面条的想法,感谢那两碟肉。

  顾朱庆低下头,不置可否,翻了一页医书,好整以暇地回了句:

  「宋新城被威胁,被殴打。」

  的煽风点火动作让目瞪口呆,看着顾。过了许久,他问:「你不会怀疑我吧?」

鹿晗干关晓彤干出水了,我进入了老师的衣服里

  顾朱庆笑了笑,没说话。祁萱转过身,盯着她。过了一会儿,顾受不了他了。他把自己的医书盖在脸上,拿起书的时候,他把软软的崩从他身上翻下来,随口带出一句:

  「要不要查查你得罪了谁?」

  宋新城听起来很简单,就是在这条街上被人打了一次麻袋。表面上是宋新城惹的祸,不吉利。事实上,顾觉得,这一次,简直就是针对的。

  因为就算是外人云升想出来,也有可能是祁萱背后有黑手,报复宋新城。只要宋新城把这件事闹大了,那么大家就会想起祁萱,觉得祁萱气量小,容不得一个已经和妻子订婚的情敌。

  说实话,要不是跟了二十多年,顾早就这么想了。幕后黑手肯定不知道顾和的真实关系,所以想出了这么个绝招,想把叫来背黑锅。

  顾今天心情很好。也许祁萱送来的两盘肉真的起了作用。总之顾知道有人想黑,心里还是有点爽快的。

  第145章

  顾在凤枣宫中坐等,在旁。

  那天晚上,顾把齐皇后的事告诉了,而工作了很久,终于发现不对。齐皇后开的药方是单独拿出来的,没有问题,但是放在一起就有问题了。

  祁萱原本想邀请医生从外面进宫,但这会吓到医生。其次,医生入宫也是个问题。我向齐皇后求婚顾青竹入宫试试,云氏和祁皇后对于顾青竹的医术多少还有点怀疑,就算她能自己开设医馆两年多,可年纪毕竟在这儿。

  祁皇后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让顾青竹入宫来的。

  两人给祁皇后行了礼,顾青竹便上前给祁皇后请脉,没过多会儿, 便转身提笔写方子, 祁皇后为这速度有些震惊:「这就好了?」

  顾青竹将方子拿在手里,点了点头, 呈送给祁皇后看,说道:「娘娘气血有亏,幸好还不至于太严重的地步, 娘娘月事不调应该也是近年的事情, 只需将平日里喝的补药中的几味药材稍稍更改, 小剂量调养个十天半个月,应该就能稍见成效了,到那时娘娘再一日三顿的喝,喝上两个月,亏损的血气就能养回来了。」

  祁皇后看着方子,心中略微惊奇,开始她还觉得不太信任顾青竹,可见她言之凿凿,把脉极其迅速,还能准确的说出自己近年月事不调之事,她月事不调,知道的人少之又少,除了身边几个伺候的,连云氏她都没有说过,她却能一眼看出,可见是有些真本事的,并且从她的话中不难听出来,她心思缜密的很,表面上却丝毫不露,知道祁皇后对她不太信任,便说以小剂量服用。

  将方子交给贴身宫婢,祁皇后对顾青竹问:「你这医术是跟谁学的,小小年纪便这般了得。」

  确实很了得,她能仅凭一面就看出皇后身体抱恙,明明所有人看着她都说气色好,唯独顾青竹看出端倪,之所以说后宫人心思难测,祁皇后这回算是彻底体验了一把,若真的按照太医院开的方子一直喝下去,身子早晚会有损伤,到时候,敌人在暗处不战而胜,她拖着病体,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会是什么结果。

  顾青竹还没开口,祁暄就代她说:

  「从前仁恩堂的老大夫,青竹小时候就跟着那老大夫学,后来老大夫要去云南投奔儿女,青竹就把仁恩堂给盘了下来。」

  顾青竹看着祁暄,心中惊疑他对仁恩堂的事情知道的很详细,这人为了接近她,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在她所有会出现的地方,都买了相近的宅子,铺子,无孔不入。

  「原来如此。那你当时怎么就想到一个姑娘家,开设医馆呢?」

  祁皇后继续对顾青竹问,祁暄继续代言:「那是因为……」

  还没说完,就被祁皇后给制止了:「我问的是青竹,你老是替她回答干什么?」

  祁暄看了看似笑非笑的顾青竹,对祁皇后回道:「我是她相公,相公替娘子回答,有什么问题?」

  祁皇后气结,与云氏互看一眼,云氏对祁皇后摇头,眼神仿佛在说‘别和他一般见识’。

  顾青竹抿唇一笑:「回娘娘,当初我的母亲早早离世,留下我与弟弟,我想着若是我能会医术的话,我娘也许就不会那么早去世,便去了仁恩堂鹿晗干关晓彤干出水了做学徒,久而久之,看多了那些被病痛折磨的人,便觉得这事儿应该继续做下去。」

  这些说辞,顾青竹是早就想好了的,用不着祁暄给她圆,祁皇后听了直点头,欣慰笑道:

  「像你这么有魄力的女子可不多,你就不担心继续做这事儿,将来嫁人受阻吗?」

  祁暄立刻插嘴:「不担心,这不有我嘛。」

  这下不仅是祁皇后,就连顾青竹都忍不住横他一眼了。

  正说着话,院子里传来一声高亢的尖叫声:「皇上驾到――」

  宫中几人皆匆忙立起,退到门边躬身行礼,祁皇后站在中门相迎,元德帝一身明黄龙袍走来,与祁皇后牵手而入,对众人抬手:「不必多礼。」

  顾青竹不是第一次见元德帝,但像今天这样近距离却也从来没有过,元德帝比她印象中要年轻不少,看他与祁皇后的样子,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元德帝很亲近祁皇后,倒是祁皇后,私下里与他们说话时倒是挺开朗一人,可到了皇上面前,突然就端庄起来了。

  就感觉而言,顾青竹更喜欢私下里那个开朗活泼,能和祁暄互相顶罪斗气的祁皇后,这样端庄的样子,多少有点刻意和生疏。

  「朕听说子恒来了,他可是难得入宫。」

  祁暄上前拱手:「臣也不是特意入宫,是陪夫人的。您也知道,我姐姐凶悍,我夫人娇滴滴的,让她一人入宫,我着实不太放心。」

  祁暄耿直的说完这些,祁皇后眉头就蹙了起来:「你说谁凶悍?还有没有我进入了老师的衣服里点规矩了?」

  祁皇后话音落下,就见祁暄对元德帝委屈巴巴的说:「皇上您瞧,这还不算凶悍?我一个七尺男儿都被皇后娘娘吓得不敢说话。」

  顾青竹有些奇怪祁暄为何在皇上面前这样说祁皇后,略微抬眼看了看元德帝的表情,只见元德帝嘴角含笑,不仅没有生祁暄的气,甚至落在祁皇后身上的目光中带着关切与兴味,看样子元德帝更喜欢真性情流露的祁皇后,祁暄这是在帮祁皇后展现‘本性’。

鹿晗干关晓彤干出水了,我进入了老师的衣服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