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三个人在一床上做了,他舔得我心花怒放

  在她看来,当年老太太只需答应王,没有必要与永靖侯扯上关系,但谁让永靖侯先来宫里,与老太太商量了一下,做了决定。那样的话,谁也不能得罪她。

  「同时,两个人进了屋,谁的主意?恐怕很少有人能想出这么骚的主意吧?」舒秦云听说,虽然她恨老太太让她母亲伤心,但她也是一个母亲,自然明白她作为母亲所要面对的处境。

  如果这件事放在她身上,她会不惜一切代价挽救儿子的生命。当然,她会征求儿子的意见。

三个人在一床上做了,他舔得我心花怒放

  舒云沁心这样想,但嘴上还三个人在一床上做了是不饶人,还是让母亲心里难过,当她一直陪在老太太身边的时候,自然知道老太太当初有多尴尬,有多焦虑,但当初,妻子也尽了最大努力去救叶翔,可是当初.

  「老太太没有想出这个主意。就在老太太挣扎的时候,她来来回回。她又来到宫中,与庞郡王面对面而坐,与老太太研究此事。最后两个人一起同意了。虽然是老太太的儿子,但在那一刻,老太太不可能是主人,最后只能答应。」嬷嬷遗憾地说道。

  「这两个老人真的很爱他们的女儿。为了女儿,她们会毫不犹豫的拉下脸做这种事。对他们来说真的很难!」舒秦云笑着说道。

  「后来,叶翔得救了,并很快成名。为此,老太太一度怀疑他们是否看中了叶翔的才华而做出这样的努力。叶翔也出事了。里面有人算计吗?算出来的人是谁?但是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连想调查都变得困难,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嬷嬷说得很认真,把她知道的一切都说得很清楚,但她也知道这些只是开始,这不是大太太想听到的。

  当然,她也知道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点是什么,她后面还得接着说,而且每一个细节都要说清楚。

  「那你刚才说的我妈呢?」舒云沁整了整身子,认真地看着嬷嬷,认真地问道。

  「刚才,老奴告诉大太太,叶翔把两个人带进屋后,他没有和两个人结婚,而是一个人呆在书房里。」嬷嬷挪动了一下身子,揉了揉膝盖,说道:「夫人生气了,她一直不肯原谅叶翔,也不准她进入这个引人入胜的院子,更不准她和没有机会解释的叶翔说话。其实这种东西,就算解释了也没用。换成一个女人,你在面前还是爱她的,但后来你把别人带进屋,你就不接受了。」

  「起来说话!」舒秦云看着瑞嬷嬷,揉了揉膝盖,然后说道。

  毕竟这个男人年纪大了,她受不了长期的惩罚!她不是一个狠辣的人,自然不会太在意这些东西。就因为嬷嬷不说实话就让她一直跪着,不过既然她愿意说,舒秦云也不会太为难她!

  「谢大小姐!」嬷嬷磕头,感激得直哆嗦,又说道:「太太和叶翔相持了一百天,在这一百天里,两人并没有闲着。他们想尽办法把祖父拉进他们的房间,但都失败了,以至于他们最终做出了恶毒的把戏。」

  「说话小心点!」舒云沁知道关键的地方来了,她倾身向前,认真地看着嬷嬷,交代道。

三个人在一床上做了,他舔得我心花怒放

  「虽然我老婆和叶翔关系很好,但是我老婆每年四五月份离职两个月,说要去给一个老朋友诊治。叶翔知道这一点,但从未问过。但是那一年,和老婆吵了一百天,刚好是四五月。老婆准备给老朋友治病的时候,虽然老婆没有阻止,但是老婆回来了,一切都变了!」

  「老朋友?什么老朋友?」舒云沁满脸疑惑,难道这个老朋友和虞书他们打探出来的消息是一致的?

  「老奴不知道。」芮母摇摇头,又道:「香爷从来不提。她好像不知道老朋友是谁?」

  「我爸也不知道!"舒秦云有些疑惑地看着芮嬷嬷。见瑞嬷嬷摇头,又道:「你去罢!」

  「那位女士回来时,似乎受了重伤,这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居然把药放在夫人治伤的药里,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男人,放在夫人房里,栽赃给夫人,说夫人出轨了!」

  嬷嬷说,当然有些生气,只是因为后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才会生气,否则她对舒敏也很没出息!

  「我爸相信吗?"舒云琴又说话了,冷声问道。

  一对相爱的人,最重要的是信任。如果他们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活着意味着什么?想必她妈妈的想法和她一样吧!

  」叶翔自然不相信,但人们可以绞死他。这件事对他老婆还是有影响的!」母亲芮摇摇头说:「直到有一天,一个男人突然来到皇宫找他的妻子,说那是她以前的爱人,她对他的伤害非常抱歉。希望香大师能照顾好两个孩子,让她和她一起离开。」

  「呵呵,真的是一环扣一环,我怕我爸这次会信!」舒秦云笑着说道。

  「是的,虽然那次事件被夜香故意压制,但它仍然在夜香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他和妻子的关系恶化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嬷嬷叹了口气,说道。

  按照舒的理解,她妈妈是绝对不会解释的。既然舒敏不相信她,她解释也没用。最好留下最后一点尊严。想必,这就是他们之间恶化关系的意愿,但那个人是谁呢?

  她妈妈也傻,能承受这样的指控吗?「即使你不想解释,你也必须否认!

  第四十五章我妈妈是怎么死的

  舒云心里沁着念头,母亲似乎知道,她看着舒云沁认真地说,「夫人很奇怪,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冷冷地看着男人,看着男人不敢直视夫人,然后夫人离开了,从此,还要。呆在翩翩院中,不与任何人有接触,更不与任何人说话,但夫人的身体却是一日不如一日,直到……」

  「我娘真的死了吗?」舒云沁冷声问道,那样一个懂医术的女子,她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就这么经不起打击,就这样死去的。

  「夫人的确是过世的,送她入舒家祖坟的时候,老奴也跟着的,是老奴亲眼所见,夫人的棺椁的确是入了墓的。」瑞嬷嬷很认真的说道,这件事可做不得假,这人死不能复生,可也不能不敬死者。

三个人在一床上做了,他舔得我心花怒放

  俗话说,死者为大,更何况,她在内心中也还是很敬重夫人的,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来一直对于此事耿耿于怀。

  「那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不管瑞嬷嬷怎么说,舒云沁都不相信,席翩翩就那么死了,这其中肯定还有其他事情?

  「这就不知道了!反正自那之后,不到半年时间,夫人便不在了!」瑞嬷嬷摇摇头,想了想又补充道,「哦,老奴想起一件事,不知是否与夫人有关?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把你觉得可能的事情都说出来,至于有没有关系,你就不用考虑了!」舒云沁听到瑞嬷嬷的话,厉声说道。

  「是这样的,那件事之后,相爷不知怎么的便先后与那两人圆了房,而且还极为宠爱,可夫人似乎未曾看到,依旧我行我素,不曾出过翩翩院,但又一次,老奴却看到相爷从翩翩院中出来,还很生气的样子,老奴想着,定是两人吵架了,这夫妻之间吵架是在所难免的,老奴也就没太在意。」

  「这就对了!」舒云沁听到这里,也总算是明白了,席翩翩心高气傲,又是一副清冷的样子,一直宠爱的丈夫先是娶了别的女子,紧接着又不相信她,质疑她的人品不说,又与其他女子圆房,还恩爱有加,这样的事情,放在一般女子身上都无法接受,更何况是席翩翩了?

  一只以来的忧思解决不了也就算了,还变本加厉的刺激,这样的打击,只会让她更加的伤心欲绝,再加上有伤在身,身体变得更差也是有可能的!

  「哦,对了,从那之后,夫人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最后就……」瑞嬷嬷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说道,「老奴也是在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当初是有人陷害夫人,而且老夫人也知晓此事,但却并未阻止。老奴知道,老夫人不阻止,是因为她觉得夫人有能力应对,而那来那两人又身份特殊,明知得罪不起,所以老夫人自那之后便整日呆在松鹤榭中,为夫人念经祈福,希望夫人尽快好起来。」

  「念经祈福有用的话,那人人都去念经祈福便好了,还做那么多努力做什么?」舒云沁满脸的不屑,冷声说道。

  「老夫人是心里过意不去,总觉得此事上对不起夫人。」瑞嬷嬷还是忍不住开口为舒连氏解释着,可舒云沁的脸色并未有所改变,她便又说道,「那个时候,两人做的过火了,老夫人还会出来训斥他们,可夫人每次都是不温不火的,老夫人也不能偏袒的太过明显,就那样过了半年,直到夫人去世之后,老夫人便更少出松鹤榭了!」

  「她这是在为自己的过错恕罪吗?可惜太晚了!」舒云沁冷声说着,缓缓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大小姐,您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瑞嬷嬷跟在舒云沁的身后,担忧的问道。

  这件事毕竟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大小姐的手段她也是知道的,不管怎么说,若是舒府中从此永无宁日,那也是她的罪过,她不得不担心。、

  「如何处理与你无关,无辜的人不会受牵连,可害过我娘亲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舒云沁大步离开了瑞嬷嬷的房间,只留下了一句冷冰冰的话,和那让瑞嬷嬷一直无法回神的担忧。

  不知从何时起,大小姐不止是长得像夫人,就连说话的态度与语气也与夫人极为相像,若她真的要给夫人报仇,只怕第一个要找的便是老夫人啊!

  心中做如此想,瑞嬷嬷更加担忧了,这要是真的如她所想了,那老夫人岂不是危险?

  舒云沁一路疾驰回到翩翩院,不容舒灵多问,便吩咐舒灵去休息,而她则是简单的将头发编好,换了一身黑衣,便再次纵身跃上了房顶,眨眼间便出了舒府,穿过街道来到了小舒府的房顶上。

  看着空空如也,又黑漆漆的院落,舒云沁舒了口气,按照舒灵说的房间位置纵身跃去。

  「死丫头,大晚上的不让老夫睡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舒云沁刚来到默默的居住的房间的窗边,便听到了默默不耐烦的声音。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舒云沁推开窗子,跳了进来。

  「老夫什么时候说让你来了?你少在这里自作多情了!」默默从床上坐起,赏了舒云沁一记白眼,冷声又道,「若是无事,你便走吧,老夫还要睡觉呢!」

  「死默默,你是不是找打?」舒云沁见默默说着话,便又要躺回床上去,气呼呼的挥着拳头,威胁道。

  「你这个逆徒,居然如此与为师说话?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默默气的要死,刚躺了一半的身子灵敏的又坐了起来,冲着舒云沁咬牙切齿的吼道。

  「不想我忤逆你,就赶紧说,否则别怪我的拳头部长眼睛!」舒云沁见默默气的暴跳如雷,嘴角微勾,挥着拳头又说道。

  她就是喜欢逗默默玩,看着默默恼羞成怒又暴跳如雷的样子,她心里就兴奋的不得了,而刚才得知的那些令人不快的消息而引起的不爽,也在这一瞬间里烟消云散了!

  若是让默默知道舒云沁的心思,一定会被气的吐血的!

  第四十六章风莲珠也来了

  「死丫头,你明知你这般做是不道德的,可还要如此做?真不知道你那老爹是怎么教你的?居然将你教成这般模样?」默默气的要死,却又不敢明着说舒云沁如何,只能拐着弯的说舒敏教的不好,才致使舒云沁如此这般,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舒云沁可是都听懂了!

  「怎么?现在后悔了?当初可是你追在屁股后面要收我为徒的,而且为了收我为徒,不惜拉下你这张老脸,跟在我和安安的身后许多日子,难道你都忘记了?不过没关系,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要不要我帮他舔得我心花怒放你重温一下呢?」舒云沁一脸的笑意,看着默默,幸灾乐祸的说道。

  「死丫头,你就是故意的!」默默听到舒云沁的话,从床上跳了起来,指着舒云沁的鼻子,吹着胡子高声骂道。

  「我就是故意的!」舒云沁双臂环胸,潇洒的旋身,坐在板凳上,看着默默气的跳脚的样子,忍不住笑呵呵的开口说道。

  「逆徒,逆徒,逆徒啊!老天不长眼,老天不长眼啊……」默默气的仰头痛呼,心中更是期盼着,老天啊,您开开眼,打个响雷,将这个忤逆师傅的逆徒劈了吧!

  「老天爷没在家,你祈祷也没用!」舒云沁幸灾乐祸的笑着说道,抬手给自己倒了杯水,又说道,「与其求老天,你还不如求求我,又或者你赶紧将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这样,我也好及早离开,你也可以及早休息!」

  「你……」默默听到舒云沁的话,颤抖着手指指着舒云沁,却又不知该如何说,只能压下心中的火气,咬牙切齿的应了声,「好,我说!」

  「早这样不就没事了!」舒云沁笑的一脸的无害,淡定的样子实在是欠扁。

  「昨日医馆中来了一蒙面人,老夫从他的身上查到了风莲珠的痕迹,他也在饱受着风莲珠的残害,只是那人的功力深厚,但每次风莲珠威力发作的时候,他也一样要饱受煎熬。」

  默默抛开对舒云沁的气愤,难得认真的说着,坐在窗边,看着舒云沁。

  「风莲珠也出现了?」舒云沁听到默默的话,不禁更加疑惑,这世道也真是奇了怪了,上古圣物出现在这个时代,这是世人不识那灵根宝器的神力,否则还不知会掀起如何的狂风暴雨,只是这等东西同时出现在世间,还真不知是好是坏?

三个人在一床上做了,他舔得我心花怒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