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啊!啊!啊!好大好粗好舒服,我做了好爽啊啊

  「嗯,都是我的错。真啊!啊!啊!好大好粗好舒服的,我下辈子就嫁给你。」

  「呜呜.谁想要你的下辈子!」

  「我这辈子都做不了夫妻。我可以当妹子!你为什么不做我孩子的干妈?还是你更喜欢护士?」

啊!啊!啊!好大好粗好舒服,我做了好爽啊啊

  ".惊叹声.咳咳……」

  洛雪飘一声马上哽咽了,苏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

  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是个冷冰冰的学姐,谁会像个孩子一样哭呢,而且看这架势,好像不哭就一天到晚完不了似的!

  「你为什么是女人!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从见到你开始,我每天每晚都在想着要娶你!所有人都想摆脱人民,和你私奔,过上没有竞争的生活!」

  罗雪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倾吐了这几天所有的相思和向往。

  苏伊一轻轻皱了皱眉头,满是无奈,任由泪水影响着衣衫。

  「那.如果你不嫌弃,我让我儿子以后嫁给你?」

  苏虚弱地张开嘴,怀里的女人哭得更凶了!

  罗清头疼的退了出去,他只觉得自己现在这一摊画面真的比平时更可怕!原来女人在哭的时候可以这么歇斯底里,但是他的娃娃脸上却出现了笑容。

  你师妹好像比以前更有人情味了。也许以后会越来越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才渐渐安静下来。

啊!啊!啊!好大好粗好舒服,我做了好爽啊啊

  门吱呀一声慢慢开了,罗清呆在外面,已经来不及离开了。他正巧遇到苏的目光。

  「不信任她?她已经睡着了。」

  苏伊一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微笑,但罗清的心里很不自然。

  「还捂脸?」

  "."男人默默的摘下脸上的黑毛巾。他垂下眼睛,感觉到了苏的视线。「我……」

  「为什么回来?既然你是火族首领,就要好好发扬火族。」

  苏已经猜到了什么。在你给它上墨之前,罗清尝了尝夜晚燃烧地板的折磨。想必,这是对他的一次大美人考验。

  明明已经还清了欠他的债,现在他要做自己的影子卫士了,而苏却感觉到,这笔债似乎还没有偿清。

  「你不生我的气吗?」

  苏微微歪着头,脸上的表情让无语。

  他袖中的手忍不住紧紧握住。「我受了重伤之后,忘记了你,违背了我之前的誓言……」

  「罗清,你不欠我什么,真的,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和负担。希望你能自由。」

  苏知道很多事情,而且似乎她永远也躲不开。还不如告诉她真实想法。

  「现在我只想和他安全的过这一生,让我们的孩子过上平静的生活。」所以,她无法接受他的心,无论他付出多少,她也只能把他当成朋友。

  「这也是我希望的。」罗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张开嘴。

  他知道苏心中的担忧,现在他也知道她和南宫凰之间有着牢不可破的联系,无论她怎么努力,都离不开南宫凰。

  所以他决定藏起自己的心,信守诺言保护她,保护她的笑容,他就满足了。

啊!啊!啊!好大好粗好舒服,我做了好爽啊啊

  「这些年来,火族一直在不断的勾兑江湖纷争,并且已经被削弱了。现在我只想让所有的人都过上平静的生活,不打架不杀人。我已经把火族交给妹妹了。现在我自由了,你呢.是我余生的原因。」

  「罗清……」

  「我不需要你的回报。我会杀了夜焚之主为我的主人报仇,这是我此生的目标。现在这个目标变了,你难受吗?」

  「你知道,我们和圣人一起教……」保护她只会让他陷入无尽的混乱。

  「我不管,你不要这种生活,我自己会接受,随时为你付出。我以为你说我是自由人。从现在开始,我有权决定我想做什么。」

  他的话无懈可击,苏伊一的心是感动和内疚,但他找不到理由拒绝他了。

  「或者.等我女儿长大了……」

  "."罗清的嘴不禁僵住了。他似乎猜到了苏想要说什么。「那你现在是不是要把你媳妇女婿都解决了?」

  他的眼神仿佛在说,这两个孩子怎么会站在你这样的母亲身上!

  沉默片刻后,两人轻笑出声,瞬间化解了之前所有的尴尬。

  「这年头好男人好女人不多。不赶紧,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这是浪费水……」我相信她的两个孩子会理解?

  「你不要什么好男人好女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两个人的对话越来越天马行空。就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一切都被原谅了,再也不提那颗无助的心,再也不提从前的委屈和纠结.

  而此时此刻。

  「娘娘,这些魔法东西怎么杀也杀不了!再这样下去,会惊动其他门派。到时候……」

  李飞回头瞪了一眼,回来准备离开的黑暗守卫立刻安静了下来。

  「那两个孩子的安全很重要,这是一件大事,我们转移阵地。」

  「不用麻烦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南宫凰的声音。

  紫衣飘到了李飞面前。他盯着面前的女人。「娘娘已经为他们做得够多了。现在保护两个孩子的事情就交给这位先生我做了好爽啊啊了。这里有一件事,想请娘娘帮忙。」

  「如果你想问当年的事情,我说我杀了王曦梁……」

  「王旋还活着。」

  南宫凰的一句话,让李飞的表情立刻变了。

  她不相信地睁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王旋还活着,现在他在圣教堂的某个地方。所以夜焚楼需要你玄水人的能力。」

  「你说的是真的吗?他还活着?他真的活着吗?这是怎么回事可能?当初我亲眼看见他将你身上的诅咒引到自己的身上……」

  「我母亲的婢女当年用圣女教的秘宝救了他一命,那名婢女,依依已经见过了,可以确定是真的。」

  圣女教中秘宝众多,说不定真的有起死回生的……

  不,他没死!他一定没死!自己……还可以再见到他!

  丽妃的眼中变得明亮无比,她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脸上忍不住露出痴笑。

  很快理智便让她收回了笑容,「怎么帮?魔君有什么办法?」

  「那就要看,你们玄水一族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了。」南宫凰的眼中一片深沉,他的目光露在丽妃的脸上,好像打算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

  丽妃没有说话,好像在斟酌着该不该告诉南宫凰实情。

  不过,就凭夜凰楼真的能扳倒圣女教吗?圣女教历史悠久,追述起来说不定比祺国的历史还久远,夜凰楼到底都是这些年来壮大的,能与底蕴深厚的圣女教相比吗?

  而且,圣女教究竟有多强大,丽妃是知道的!否则这些年来他们也不必东躲西藏。

  可是他就在圣女教中……

  丽妃深深的吸了口气,为了玄王……

  这妇人缓缓起身走到一旁,从壁画之后的暗格拿出了一个尘封许久的木盒子,交到了南宫凰的手中。

  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份保存完好的古老地图,只是地图上的内容让南宫凰十分熟悉。

啊!啊!啊!好大好粗好舒服,我做了好爽啊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