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不要骑木马,太深了,学长好大就在外面蹭蹭

  「但是代价太痛苦了。一个家庭的孩子未必有好苗子。」

  京迪敲了敲桌面:「既然有,他们可以争取。它是金色的,永远闪耀。没有颓废家庭的背景,大家不是更容易看到有能力的一代吗?」

  「皇上自然比我想象的更合适。」

不要骑木马,太深了,学长好大就在外面蹭蹭

  其实这些家庭真的看不到人的脸。当皇帝开始攻击周的家人时,他们应该保持警惕。但他们把它当成了风/流/韵/物。

  而那个安大人,真的是猪油蒙了心,这个公主天后是什么人,他是敢惹的,现在看来,是咎由自取。

  虽然不知道地洼公主后来怎么样了,但是傅金玉知道地洼公主一定是在靖帝的授意下做的事情。

  「你回去拟个奏章,明年我就拓宽科举。如果这几年还没开科举,就不想给他们染指的机会。」景帝微笑。

  将这个毒瘤在大厅里除了一个干净,他自然是高兴的。

  傅金玉听说他也起了精神:「部长遵照指示。」

  自从科举开放以来,有许多有才华的人即将涌现。

  一想到要为朝堂多招人才,傅金玉也很高兴。

  他们都为秦楠付出了太多。

  秦楠的繁荣是他们最想看到的。

  「皇上,我有一件事要询问,我只希望皇上能如实告诉我。」傅金玉想了很久,终于开口了。

  景帝点点头,也预料到他会问什么。

不要骑木马,太深了,学长好大就在外面蹭蹭

  「你事先知道你妈妈吗?」

  也许,因为这个问题,我会得罪皇上。但是,说句不尊重的话,他把皇帝当兄弟。

  这时候他只想知道真相。

  京迪很认真的回答:「出事后才知道。」

  傅金玉闭上眼睛,睁了半天:「谢谢你说的是实话。」

  、195

  景帝和傅金玉的感情比六国的好,这一点连景帝自己也承认。

  相比年轻时闹翻的六王子,傅金玉十几岁时就是京地的班度。他们的关系自然更亲密。正是因为傅金玉是京地的班度,所以他们的很多观点是一致的。

  对许多人来说,有一个亲密的朋友是人生的幸事。

  景帝过去有些关于傅金玉的事情,但也是应该的。

  既然景帝说以前不知道,傅金玉自然信了。

  傅金玉松了一口气就走了,京迪自然也没说什么。

  短暂停留后,他发来了欣喜的短信:「荡秋千,开凤栖宫。」

  这几天各种事情纠缠在一起,忙得靖帝其实感觉自己很久没有和自己的小宝贝们一起玩了,也不不要骑木马知道小娇娇是不是认识自己。

  可是转念一想,他们的孩子天生极其聪明,怎么会不了解自己呢?

  而腊月真的是在和几个孩子玩。

  现在几个孩子都一岁半多了。该开心了。他们说话不太利索,但已经开口了。

不要骑木马,太深了,学长好大就在外面蹭蹭

  据宫里老嬷嬷说,这孩子说话太早了。

  虽然小思二是第一个说话的,但是娇娇好像是最会说话的人,说起话来能更清晰的表达自己。

  至于小四孩子和小五孩子,就差多了,尤其是小五孩子,只会简单的几句话。

  按照腊月,这个不一定对。我感觉这孩子更喜欢发呆,而不是说话。

  许本来他不是不能说话,而是懒得说话。

  这小东西懒。

  娇娇走得不稳,腊月让她在火堆上来回踱步。她咯咯笑着,很开心。

  另一方面,小西儿玩着内务部送的各种娃娃,自得其乐。只有小五儿,侧躺着,有时还牵着他的小手。偶尔看一眼弟弟妹妹,然后就起了吻痕,好像又想睡觉了。

  「小主人好像又困了!」桃儿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

  说这个桃儿,也算是凤栖宫的开心果。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她嘴里说出来之后总是格外开心。不仅如此,显然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在她以一个惊喜结束后让人觉得特太深了别有意思。

  「小武困了有意思吗?」腊月笑着问。

  陶二摇摇头。「但他只是醒了一会儿。奴婢从来没见过这么睡着的孩子!」

  但旁边的周嬷嬷不同意道:「我告诉你,你又稀罕又奇怪,哪里见过几个孩子,却只有三个小主人?小公主和四皇都不喜欢睡觉,你只是觉得五帝有点怪。其实小公主和四王子那么大的孩子不多!」

  桃子吐了吐舌头。

  小五儿似乎感觉到了桃儿的意思,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然后转身。闭上了眼睛。

  陶二大叫:「师父,你看,小师父恨我!他向我翻白眼!」

  杏儿默默地低下了头,桃儿,他转动着眼睛看着你。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你想这么激动吗?

  腊月扑哧一笑,但还是瘦瘦的,搭在小五孩子身上。

  虽然弟弟妹妹很吵。但是小五儿没当回事。

  这些孩子中,只有他最会哄。

  「皇帝驾到——」

  小五儿刚睡着,小太监尖细的声音,一时间就把他吵醒了。

学长好大就在外面蹭蹭

  风小的不愿意。然后回去睡觉。

  景帝不以为意。

  看到几个小家伙都在那里,景帝也不含糊,洗完手就把娇娇抱在怀里。

  「爸爸,爸爸,爸爸……」小娇娇最喜欢他的父亲,听到景王进门的声音,就开始往景王身上靠。

  看腊月,叫小白眼狼。

  不过景帝挺开心的,自然开心!最初,秦楠宫里很少有女娃娃,娇娇是他和腊月盼望已久的孩子,所以她爱她并不奇怪。

  「娇娇看到你了吗母后,你母后吃醋了耶!」说罢便是抱着她举高高,惹得娇娇咯咯笑的厉害。

  「父……父皇。」小四儿更喜欢举高高,看父皇这样,将自己的玩具扔到一旁,两只手伸开,可怜巴巴的看着景帝。

  腊月自然是心疼儿子的。

  「母后抱你好不好,来――」

  「不!」小家伙儿干脆的拒绝。

  腊月看景帝一到,几个孩子都腻了过去,嘟唇。

  有些嫉妒的样子。

  景帝见她这般,笑着捏了一下她的脸蛋儿:「乖,朕最疼你,晚上好好伺候你。」

  看他旁若无人,腊月不好意思,冷哼一声。

  他怎么拎不清咧!

不要骑木马,太深了,学长好大就在外面蹭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