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有的一群女的摸男的,男朋友抱着我在课桌上

  「既然这样,你就要事事小心,三天后赶紧离开这里!」舒云沁点头,应道。

  她不想浪费那么多心血,浪费了她好的疗伤药,救了那么多男人,还没来得及创造功德就毁了!

  「下属明白!」黑八恭敬道。

有的一群女的摸男的,男朋友抱着我在课桌上

  蜀见黑霸甚巧,便上前一步,将火把抛在空中。信号弹在半空中爆炸后,一朵美丽的白云出现在半空中。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墨服的男子出现在秦面前,俯身单膝跪下,恭恭敬敬地说:「给属下看看小姐!」

  「起来!保护好这家医院的人,三天后带走!」舒冰冷的声音回荡在所有黑衣男人的耳边,吸引着所有黑衣男人的目光投向她。

  白色西装极其漂亮。虽然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但并没有染上细尘。它像白莲花一样美丽。一头长长的黑发轻轻卷曲着。蝴蝶展开翅膀,把头发盘成一个发髻。皮肤胖的话,眉毛远的话,美眸含笑,嫩鼻高,红唇美。整个城市独特的外观和独特的气质更加深刻。

  「是,小姐!」墨男恭敬地回应了一声,起身,跳下车走了。

  「如果这三天有什么不对劲,黑八,你就和梁书商量一下。他和我在一起很多年了,稳定,有远见。你应该多听听他的意见。」舒云琴不放心,交代道。

  她也知道,男人是不会放过黑霸等人的,但是黑霸等人现在也不好动了。毕竟受伤的人大多是大量移动的,必然会引起敌人的注意。最好还是用静制动,这才是上策!

  「属下理解,小姐,放心!」黑八听了舒秦云的话,很是感激。他也知道舒很为他们担心,便把这份好意记了下来。

  「我先来!」舒转过头来,看到他身后的黑衣人,跳下院子,飞快地在屋顶上穿梭。

  她错过了这顿饭,打了一架后,她现在觉得很饿!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赶紧回去找银兰,让银兰给她准备一些好吃的,给她治疗五脏庙。

  舒云沁心这样想着,脚下的步伐更快,却也将一直守护在她身边的红色给忘记了。

  但就在这时,当红焰看着舒秦云要去舒府的时候,他还是追上了舒秦云,悲伤地说:「秦儿,你等着这个位子,你走得这么快,这是要放弃这个位子吗?」

有的一群女的摸男的,男朋友抱着我在课桌上

  第一七五章本座会伤心

  舒云琴听到红红的话,摇摇晃晃,差点摔倒,爬起来,翻了个白眼,冷声骂了一句,「红红,你在说什么?谁要嫌弃你?」

  这厮怎么能说什么?你能这样胡说八道吗?如果这是外人听到的,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想。

  当我听到舒这样回答自己的时候,我的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看着舒秦云幸福的眼神,我激动地说:「秦儿,你是说你不会放弃这个座位?」

  「嗯……」瑞德的话成功地让舒秦云的脸变红了,他忍不住用白眼刀扫了一下红色的面具。他咬牙切齿地说:「红红,你不要脸吗?」

  「秦儿,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的脸很瘦!」瑞德说,举起我的手,触摸他的火焰面具。

  其实他是想摸摸自己的脸,但是他的面具正好遮住了他的脸,所以他只能用摸面具的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他相信舒秦云会明白的。

  「我真的没看出来!」舒云沁又撇了撇嘴,轻声说道。

  脸皮厚的堪比城墙,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脸皮很薄?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戴着面具就好,能这么肆无忌惮地说话,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堪称不要脸的极品!

  「亲爱的儿子,这个位子会很难过的!」红见舒云琴如此鄙视他,委屈的看着舒云琴,哀怨道。

  这好歹他也看守了秦的儿子这么长时间。它没有功劳,也没有努力!秦儿能对他这么好,难道他就不怕他伤心吗?

  「红红,我看你的脸比不上普通人。不,应该是不要脸。」舒没有在意那红红凄然的语气。他充满不屑地竖起大拇指,然后用牙齿威胁。「不过,今天我就告诉你难听的话。以后你再这么无理取闹,别怪我对你没礼貌。」

  「秦儿.」红红是装着很委屈的样子,但是她听出了舒是胡,所以她忍不住又讲了一遍,试图解释自己。

  「别过来!」舒秦云牙关紧咬,冷冷地吼了一声,又道:「你我没有交集。以前没有,以后也不想有。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我不介意让你再尝到醉态的美。这次恐怕你就没那么幸运了!」

  说着,秦云朝红舒挥了挥拳头,威胁的味道很重。

  「秦儿,你不是刚说要请这个位子吃饭吗?」不顾舒的威胁,红一转移了话题。

  只要他能在蜀多呆一段时间,他就能忍受这种委屈,愿意接受。

有的一群女的摸男的,男朋友抱着我在课桌上

  「红焰!」舒秦云听了红焰的话,更生气了。他指着红焰的鼻子喊道:「你真不要脸。你还欠这个姑娘钱,现在还有脸来找这个姑娘,说点什么对她好?」

  见舒云琴生气了,但红着头低下头,不时揉揉手指,抬起眼睛透过舒云琴一眼,低声反驳,「是你刚才说的那个……」

  「你还说?」舒云快要窒息而死了,尤其是当他看到红颜委屈的眼睛不时翻着自己的时候。舒云快要窒息了,他在咒骂。「你这么不要脸,最好别让这丫头再看到你,不然我就一劳永逸的打你,直到你不敢出门。」

  舒云琴说完,不再理会红衣的委屈,转身就走。

  全球化,最大一餐!尤其是现在,在如此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舒云沁应该吃好了。

  看着舒云琴气呼呼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摸摸鼻梁,轻声说道,「沁儿,你这么爱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座位就是有的财产都给你好吗?只是你见到这些的时候可不要被吓到哦!」

  低声嘟囔完,赤焰转身离去。

  而在他们离去之后,就在他刚刚他们站立交谈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白衣翩翩的男子,他看了眼舒云沁离开的方向,又看向赤焰离开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低声道,「赤焰,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喜欢别人,看来以后的日子将会越来越精彩了!」

  ……

  「小姐……」舒灵站在舒云沁的身边,低声叫了句,又指了指房顶,无声的告诉舒云沁,‘房顶上有人’!

  舒云沁正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听到舒灵的叫声,舒云沁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嘴角微勾,冷声说道,「她等不及了!」

  知道她会如此,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心急,这才多长时间啊,她就按耐不住,看来她很着急这个位置,既然她这么急,那就给她点甜头?

  舒云沁想到这里,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放下手中的书,舒灵很有眼色的上前给舒云沁倒了杯水,递到舒云沁面前,略显惊讶的说道,「小姐,她真的会那样做吗?」

  「证据面前,容不得人不信!」舒云沁接过舒灵手中的杯子,并没有着急喝,端了端,又放在了桌上。

  「那她为什么要给云姨娘下毒呢?难道她就不怕被相爷发现了吗?」舒灵还是搞不懂,她这脑子若是生活在豪门之中,怕是怎么死都不知道。

  「还能为了什么?除了那些东西,还能有什么?有时候为了欲望,有些人是会迷失了理智的!」舒云沁一脸的鄙视,冷声说着。

  语音刚落,脸色突然变了变,她又焦急的看着舒灵,急切的说道,「灵儿,你来帮帮我,我后背痒的厉害!」

  「哦好!」舒灵点头,走到舒云沁身边,隔着衣服挠了挠,可舒云沁似乎还有些不过瘾的样子,又道,「你跟我来内室,帮我好好挠挠,痒死了!」

  「好!」舒灵点头,跟着舒云沁走进房间。

  二人走进房间后,偷偷的躲在帘子后面,仔细的查看着外室中的一切,并不断的对着话。

有的一群女的摸男的

  「左边点,再往左边点,对对,就是这里,用力挠……」

  二人的对话很真实很形象,而外室中的一切也依旧在继续着。

  第一七六章最好的证据

  就在她们刚走进房间中,外室房顶上的瓦片便被满满的揭开了,这个动作是极慢,可在瓦片被揭开后,接下来的动作却是极快的。

  一根细如牛毛的丝线从房顶快速放下,在离那茶碗不到一米的距离时,那丝线停止了,就在它停止的同时,一滴乳白色的液体从丝线顶端滑落下来,在丝线末端凝结之后,终是滴落下来,而它的目标最终是舒云沁刚刚端起的那茶碗中。

  待那滴乳白色液体滴落之后,那根丝线迅速被收回,然,丝线收回之后,那瓦片并未立刻盖上,那隐藏在房顶的人也并未马上离开,他那双犀利的眸子直直的盯着那茶碗,直到那茶碗中的液体一点点的散开,在茶碗中看不到任何的痕迹,他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一切发生在顷刻间,而又那么悄无声息,一般人还男朋友抱着我在课桌上真是发现不了。

  「灵儿啊,你用点劲,用点劲……」

  「小姐,灵儿已经用力了,再挠就破了!」

  「好好,就是这儿,再挠一下,再挠一下……」

  「行了吗?」

  「好了!」

  「那灵儿帮你把衣服穿好!」

  ……

  片刻之后,舒云沁和舒灵从内室走了出来。

  舒云沁走到桌边,坐下,端起桌上的杯子欲喝水,可刚到嘴边,似又想起了什么,她又将杯子放在了桌上,又一次拿起了放在桌上的书。

  「小姐,现在天也不早了,灵儿去给你打点水吧!你洗漱一下,早点休息,明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呢!」

  「嗯好!」舒云沁点头,目光再次落到书上。

有的一群女的摸男的,男朋友抱着我在课桌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