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暴力强伦小说,能让人秒湿的文章

  南贵拧不过季承。「但是就算送出去,人也不够。」

  季承从一堆信件中挑选了几封。「这些人发的信应该有五点可信。你先安排我们的暴力强伦小说人去这些地方。」

  「是的。」南归已经不自觉地听了季承的话。后来,她回忆这段经历时,常常会想,这大概是因为季承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崩溃,而是比她冷静,指挥有方,让你无条件相信她会带你脱离困境。她有着和沈澈相似的气质。

暴力强伦小说,能让人秒湿的文章

  二十来个地址,已经有八九个可以有人去搜了,但也只有五五个的数量。季承弹了弹他手里的信,眉头一直扭曲着。

  南贵悄悄看了看,才从上面看到消息,马申义在曲满山附近,曲满山是西突厥的地盘,也就是李哲的地盘。

  「这绝对是想引导我们进入方法。不信。一旦我们进入西突厥斯坦领土,如果李哲人民发现了,那将是悲惨的。更何况现在草原这么乱,马申义也不会去西突厥。」南归路。

  季承也对桂南有所顾虑,但她要找的这些人都是神童,所以看起来像陷阱的信不应该来自这些人。

  「我想在这个地方碰碰运气。」季承站起来说道。

  南贵自然不同意,连忙反驳:「奶奶,我不能让你冒险。」

  纪成道:「别急着听我说。我和黄阅打过几次交道,对大秦故土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的可信度比较大。」

  「但是那个有钱人家也说三四年没联系了,大家都会变的。」南归路。

  季承笑了。「可你也说了,马深医和你家公子是闺蜜,他出了北京北上。可以推断,如果他在乎你家公子,大概就有机会来草原了。曲满山,我听长春堂掌柜说,是西突厥产药的地方。作为医生,马申义出现在屈满山是合理的。」

  南归多少被季承说服了。

  「走吧,现在你手里没有人可用。你一个人去曲满山,你就放心我一个人?」季承问道。

  南归不得不承认季承是对的。

暴力强伦小说,能让人秒湿的文章

  去曲满山时,季承假装是突厥人,穿着厚厚的棉袄,看起来很大。这不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然后,南归找了一件满是狐狸奶的老突厥男装,戴了一顶毡帽。只要不仔细看,她就认能让人秒湿的文章不出自己是谁。

  南归也是一样,两个人一路骑到了曲满山。一路上都有惊无险,但季承的大腿内侧已经血肉模糊,他一直试图不说。昨晚旅途的伤口还没愈合,又磨破了。

  曲满山不是小地方,找人无疑是大海捞针。南归不肯离开季承半步,季承只能妥协,领着南归从山南麓往北碰运气。

  山中有岔路口,南贵不知道该不该做出选择,下意识的转向季承。季承作为一个大师,不善于搪塞,所以他闭着眼睛瞎指着一条路。不管怎样,这是一个机会。

  只是每当有岔路口,季承总是立即双手合十向上帝祈祷,希望菩萨指引道路。人面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只能转向虚无。

  季承和南贵在曲满山呆了一天。夜里,山上刮起了大风,人们冻得瑟瑟发抖。甚至马也不想再走了,所以它们不得不停止生火取暖。

  季承不冷。她穿得太多了。环顾四周,她看到不远处的山腰上有微弱的灯光闪烁。她转过头,拦住了正在打柴的南贵。「那边有人。我们去看看。可能是马医生吧?」

  南归没有季承乐观,但她不忍心打击季承,也不忍心拒绝,所以她将刚刚发生的大火扑灭。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运气」这个词更好的了。即使你竭尽全力,绞尽脑汁,有时候也不如「运气」这个简单的词。

  什么叫你无处可寻?今天南归终于看到了。

  在季承刚才指着山口的火光旁边,季承和南归真的看到了那匹快马。

  听说我还是沈澈的弟弟,但是留了小胡须。自古以来,医生就爱装老,快乐的医生也不例外。

  「我回来的时候很惨。我吃药的时候摔断了腿。幸运的是,我遇到了朱槿。」金姑娘羞涩地站在那里看着马,她黝黑的皮肤连红色都不敢露出来,所以只推测她脸红了。

  马童渊的左腿上有一块木板。多亏他的断腿,季承才得以找到他。否则,我不知道他现在会在哪里。

  对蜀国了解不多,就用最简单的话把申澈的情况告诉了马童渊。

  马童渊狐疑地看着季承,看了半天才说:「我哥的龟儿子说他表哥是天下第一美人。为什么我觉得你长得不像南?」

  南贵向身后的马使了个眼色。开心马医生的嘴真的没关上门,说不出话来。

暴力强伦小说,能让人秒湿的文章

  季承也是一愣,脸上有些发烫。她最近情况极差,就算是神仙,美貌也会降低三分。

  「马医生,你能解毒药吗?」并不介意马听的话。

  「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蝎毒,叫我解?」马援开导道,「再说,我哥也不是很会弄,为什么连个毒都解不开?」马童渊现在心里过不了这个坎儿。他这辈子没给沈澈下过毒,但是沈澈下过两次毒,这让快活马的脸往哪里搁。

  季承闻言一愣,她其实不知道那是什么,后来回头看桂南,桂南很随意,她只记得季承的症状。

  马援整了整胡子,说道:「听听情况,好像是半天休息。但是半天粉的配方有很多种,一定要知道半天粉用的是什么药,才能了解症状。本来并不难。让我看看他吐的血,就知道用了什么药。」马童渊自豪地说:「这是我的独门绝技,但我哥哥做不到。」

  「可是现在哪里能找到血呢?」南归着急。

  纪成道:「我散了半天多了。也许我的血液里还有轻微的毒素残留。你可以从我的血液中看到它们。出霍德用了什么药吗?」

  马元通道:「也不是不行,只不过都过了这么多天了,况且我师兄又替你渡了毒去,你血液里就算有少量残留也是少得可怜的。」

  「没关系,您要多少血才够?」

  最后纪澄在手上割了道口子,挤了大半碗血出来,马元通才喊够,而她的脸色已经白得都让人不忍看了。

  马元通看着被南桂扶着的纪澄道:「你身体亏虚严重,如果不好好调养,寿数会大减。」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等我师兄好了,啥子都能给你补起来。」马元通冲着纪澄一笑,笑得颇为猥琐。

  纪澄是压根儿没明白马元通的话,她只当马元通说的是沈彻也会开药方给人调理身子的本事。

  「好,从现在开始都不要来打扰我,我要配药。」马元通挥挥手就把金珠、纪澄还有南桂都撵了出去。

  南桂扶着纪澄去了隔壁的石屋躺下,「少奶奶,我早就说公子吉人自有天相,连老天爷都在帮他,马神医居然就在草原上,咱们肯定来得及救公子的。说来也真是巧,曲漫山这么大,竟然叫咱们第一天就找到了他,这都是少奶奶会指路。」

  纪澄双手合十望着窗外的月亮道:「这都是老天保佑,我心里许了愿的,如果郎君得救,回京后,要去给菩萨塑金身。」

  第二天一大早,满眼血丝地马元通就敲开了纪澄她们的门,一脸灿烂笑意地道:「我师兄龟儿子就是有运气,霍德用在半日散里头最关键的一味药的克星,就是害我摔断腿的那株药。哎,我要是有他这个运气,那天下第一美人就该是我的堂客了。」

  纪澄没说话,她可没敢自封天下第一美人。

  马元通将装着解药的瓶子递给纪澄,「我腿脚不便,跟着你们去也是拖后腿,解药就在瓶子里,但是只有一颗,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要不然,就只能回大秦去寻药了,那就花时间咯。」

  纪澄和南桂都重重地点了点头。

  看着这两人的背影,马元通又捋了捋他那部小胡子,心想这种姿色都能被沈彻那瓜娃子吹成天下第一美人,他真怀疑自己师兄的脑瓜子是不是摔坏了。

  瘦不拉几的的,要胸没得胸,要屁股没得屁股,就一双眼睛大得吓死人,马元通啧啧两声,沈彻都不嫌晚上睡觉抱到起硌肉咩?

  不过痴情倒是够痴情的,千里迢迢地跑来找自己要解药,流那么多血,一声儿都没吭,眉头都不带动一下的。

  马元通咂摸半晌,回头看着一直盯着他看的金珠,心想刚才那位如果算是第一美人的话,那金珠也就能排进天下前两百名了,他是不是可以适当降低一点儿娶媳妇的要求?

  毕竟大夫也还是有需求嘛。

  第200章 轻与重

  纪澄和南桂拿到解药时,当时就启程了。

  纪澄将解药递给南桂,「你收着吧。」南桂会武功,她拿着解药会安全很多,同时纪澄还有其他顾虑,「我想霍德那边应该时刻有人在盯着我们,我也不确定咱们这装束能否瞒过他,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霍德再次用我威胁你,你只管逃你的,不要管我。」

  纪澄这是未雨绸缪,她在南桂张口欲言之前打断她道:「没拿到解药的时候,霍德杀了我也没用,现在咱们拿到了解药,如果我是他,一定会想法子逼你的。你得记住,如果郎君没了,就什么都没了。而我,只要郎君活着,霍德就不会杀我,他只会用我威胁他第二次。」

  纪澄说得一点儿没错,她活着对霍德才有价值,死了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可南桂却只是保持沉默。

  纪澄也不难为她,这本就是假设的情形而已。

  出了曲漫山,南桂问纪澄,「少奶奶,如今我们的人也不知道公子的下落,不过公子虽然不告诉我们他的下落,但他必定一直挂记着你的,我想他如果知道咱们拿到了解药,肯定会派人来接应咱们。只是现在,我实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现如今局势紧张,早一分就是运气,晚一分就可能万劫不复,也难怪南桂有些不敢做决定。

  纪澄勒马缓走,思忖片刻道:「如果我是郎君,此刻只有大秦的征北军里最安全。但征北军里肯定有喆利的探子,所以他即使进入了征北军,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们往南走,你一路留下记号。」

  南桂点了点头,跟着纪澄这样的主子虽然有很多不好,但有一点好却是不能否认的,她总是勇于承担责任,而且道理还说得一套一套的,让你打心眼儿里信服。

  往南走的第一日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奔马到第二天夜里,穿过羊肠迳时,却有了异动。

  这里是敌人最好伏击的地方,但同时却是往南去的最近的路,南桂一进羊肠径就很警惕,此刻更是把精神提到了极限,将纪澄护在身后。

  「何必鬼鬼祟祟,既然来了就出来吧。」南桂朗声道。

暴力强伦小说,能让人秒湿的文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