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女孩被父亲卖给老师,老师脱光衣服让我上

  但他让人调查蜀的后事,除了前四王之外没有别人。而四王子与秦公子的婚姻仅指婚姻,秦公子与四王子之间并无感情。为什么?

  宣靖宇想不通,他想不通沁子那股子悲伤的气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第三十七章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女孩被父亲卖给老师,老师脱光衣服让我上

  「琴儿,你有心事吗?」宣靖宇看着舒云琴冷清的脸,不禁担心的问道。

  只要秦儿说出来,他就能帮她解决。

  「没什么,殿下想多了!」舒秦云摇摇头,转过身来,说道:「我刚才对殿下说的话,请你遵守诺言。」

  「你放心,我一定去!」宣靖宇点头,严肃的应道。

  「既然如此,我现在就走!」秦云微微立正敬礼,退后两步,走出凉亭。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站着不动,说:「你那天去,最好带个大风。安安会很喜欢的!」

  「好!」宣靖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点头。

  宣靖宇见舒云琴没有推脱,感激的朝他点点头,跳出了战宫。

  疾风,还是等着看安安吧,如果安安也喜欢,她不介意再和宣靖宇谈谈,以合适的价格买下疾风,但是如果安安不喜欢,那就暂时不要。毕竟她坐马车进进出出,有这么好的小马也不是很重要。

  宣靖宇看着舒云琴离开的背影,更加疑惑了,沁子今天怎么了?总觉得她有话要说!

  算了,反正和她相处的日子还有很多,也没有急着这一刻。

  可是今天,秦的儿子能来找他,陪他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出乎他的意料。不过,秦的儿子能来找他,对他来说已经是一大进步了。剩下的就是时间和诚意的问题了!

  这件事之后,宣靖宇心情超级好。当他转身准备回书房时,突然看到桌子上的零食和饮料。他不禁想起了刚刚带来这些东西的人。他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快步向书房走去。

女孩被父亲卖给老师,老师脱光衣服让我上

  宣靖宇来到书房门口,袁吉和袁瑞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师傅!」

  「元极,你将来会呆在黑暗中。舒姑娘再来,袁瑞伺候。」宣靖宇看了袁吉一眼,又看了看袁瑞,冷声命令道。

  元骥有些疑惑地看了宣靖宇一眼,见他脸色淡然。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他可以让他的主人很生气。

  但他还是很恭女孩被父亲卖给老师敬,在宣靖宇面前跳开,躲在战宫的黑暗里,守护着宣靖宇的安全。

  袁瑞也很困惑。袁锋不在的时候,袁吉亲自伺候主人。袁吉今天做错了什么吗?主人居然禁止他近战发球?

  等等,师傅刚才提到舒老师。可能舒老师不喜欢元吉?所以师父才希望元吉藏在暗处?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不过有空的时候,问问元吉,看看刚才后花园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是撞到舒老师了?如果是这样,还是有机会补救的。

  不是袁瑞不想近距离侍候宣靖宇,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嘴笨心死。如果他跑一条腿去做一件事,他还能保护自己,但是如果让他察言观色,他真的是一根大木棍!

  他一直陪在师傅身边,那不是天天被师傅骂吗?

  单纯想想,他会觉得很可怕。不要真的付诸实践,它不会杀了他。他还很年轻,想多活几年!

  宣靖宇没理这两位,直接进了书房。他不得不考虑一下。他出生的时候应该送什么平安的礼物?

  宣靖宇进书房后,袁瑞来到院子里,在黑暗中对袁姬说:「师父说,舒老师来的时候,不让你在近处等,但她没有说现在不让你在近处等。你跑得很快。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撞了师父和舒老师?」

  「蹭——」的一声,袁瑞的话音刚落,就看见袁吉出现在袁瑞面前,冷冷地看着袁瑞,「不!」

  「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要掌握这个安排?袁峰以前不在,你们都跟师父亲近!」说着,袁瑞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一脸疑惑地看着袁吉,等待他的回答。

  「不知道!」袁吉一如既往的淡然,眼神中没有多余的神色。像他的主人一样,MoMo也坐在石桌的另一边。

  他也在想,今天是他第二次和舒老师见面。'

  第一次是战王凌晨在世界一楼门口遇刺。那一次,他没有和舒老师说话,这次也是第二次。他仍然没有说话。他怎么会和舒老师相撞?

女孩被父亲卖给老师,老师脱光衣服让我上

  而且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舒老师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恐怕舒老师都不记得见过他了。

  可怜的袁峰想不到。就因为舒秦云夸他长得好看,才被宣靖宇记住,被记住的方式只是开始。

  「你不知道?怎么可能?」袁瑞不太相信老师脱光衣服让我上袁吉的话。他直勾勾地看着袁吉道:「是不是你脸太大了,舒老师不喜欢?所以,师傅不让你出现在舒老师面前,保全舒老师的眼睛?」

  袁瑞看着袁吉英俊的脸,说了句不满意的话。

  「太招摇了?」当元极听到袁瑞的话时,他忍不住笑了。这厮的话味道不对。如果他的脸真的太吵了,太美了,也不可能玷污舒老师的眼睛!

  「一定是这样!」袁瑞自己做了一个结论。看到袁吉苦笑,他又安慰道。「总之,舒老师再来,你就少露面!」

  元极无奈地摇摇头。他没有接话。相反,他陷入了沉思。虽然回到皇宫不到一天,但他也听了敏管家的话。他的主人非常重视舒小姐。如果他得罪了舒老师,我怕以后没有好果子吃!

  就算舒老师对付不了他,他师父的小心眼也不会饶他一命。他还是要想个对策,把自己挑出来!

  就在袁吉正想着对策的时候,他听到书房里传来宣靖宇的声音。「来!」!」

  二人脸色的神色在听到宣景煜的话时,瞬间凝重,在第一时间里出现在书房中,恭敬行礼道,「主子有何吩咐?」

  「那么二人替本王想想,小孩子最喜欢什么?」宣景煜看着二人,认真的问道。

  第三十八章难道本王的话不算数

  「啊?」元吉和元瑞被宣景煜的问话惊住了,两双眸子看向宣景煜,满满的疑惑透出来,主子这是怎么啦?怎么好端端的想孩子了?难道主子要有孩子了?

  二人想到这里,不由得雀跃起来,若真是那样就好了,以后他们的生活也就没有那么无趣了,至少没事可以逗逗小主了!

  「本王说,小孩子喜欢什么,你们可知道?」宣景煜低着头,发愁的揉着眉心,却未听到二人的回答,只是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便又高声问道。

  「主子,您……」元吉一脸的激动,看着宣景煜结结巴巴的说道。

  「是啊,主子,您是不是……」元瑞的激动程度比之元吉有过之而无不及,朝前走了一步,颤抖着手问道。

  如果他家主子真的给他们带回来一个小主子,那就太好了,他们好期待啊!只是不知道是谁家女子如此好命,能入得了他家主子的眼?难不成是那个舒小姐?

  对,一定是她!

  刚才主子还对她很看重来着!而且前段时间也听元丰和墨林说过,主子对舒小姐好的狠呢!

  一定就是这样了!

  二人似心有灵犀般,未等宣景煜开开,转头看向对方,从对方的眸中看到了一样的神色,也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激动之情更是无以言表。

  二人心下明了,同一时间里转头看向宣景煜,忍不住激动的朝前走了一步,双手不停的上下摆动,却因为激动而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该如何诉说。

  他家主子的保密工作做的可真是好,他们居然都不知道这些事情,看来以后在主子身边行走,一定要多个心眼,否则主子的事情他们都不知道,岂不是太无能了?

  看着二人激动的模样,宣景煜总算是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二人,「你们在做什么?」

  「主子,您是不是有小主子了?」二人激动万分的又上前了一步,忐忑的问道。

  「小主子?」宣景煜被二人的话问住了,但略微惊讶之后,又微笑着说道,「是啊!」

  「真的吗?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二人听到宣景煜的话,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两只手不停的上下摆动,却不知该放在何处,这样激动的场景还从未发生过,一时间他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

  激动之余,他们也在心里揣摩着,这件事是不是要告诉其他的几大元,也让他们跟着好好高兴一番?

  只是他们心中刚有了这样的想法,便被他们的主子给识破了。

  「这件事本王不希望别人知道!」宣景煜冷漠的声音传来,将二人刚刚诞生的小心思硬生生的给压了下去。

  「啊?」二人听到宣景煜的话,惊讶无比的叫道,他家主子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有小主子的事情,就不能让大家都跟着高兴一下吗?要知道,他们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了!

  实在是憋屈!

  一个从来不近女色的人不知何时开荤?而且有了一个孩子,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这种事情说出去怕是谁也不会相信的。若非今日二人得到了宣景煜的肯定,单是听别人说的话,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可今日这事却是实实在在的,尤其是舒小姐走之后,他们主子的反应更加明显,加上主子那莫名其妙的问话,这才让他们想到了小主子的事情。

  「怎么?难道本王的话不算数?」宣景煜浓眉微挑,翻了翻白眼,瞪着二人说道。

  「属下不敢!」二人从宣景煜的语气中听到了生气的因子,收起面上那嬉皮笑脸,恭敬回道。

  「既然不敢,那就收起不该有的心思,本王的闲话不是谁都能说的。」宣景煜冷哼一声,满是威胁的说道。

女孩被父亲卖给老师,老师脱光衣服让我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