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啊!好舒服啊!好大,哦快点我想要爽

  周毅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在周家与韩相如见过面之后,吕蓓卡和周在船上坐了这么久都筋疲力尽了,所以他们先去休息了。

  李英如和周毅陪着韩相如说话。韩相如对李英如和周毅的态度不一样,尤其是得知李英如怀孕后,对她更好了。

啊!好舒服啊!好大,哦快点我想要爽

  周毅在椅子上坐下,喝了口茶,嘴巴啪的一声:「老师,我是你的学生。为什么对茹笑,对我这么不好?」

  李英如一边捂嘴一边笑。

  韩相如盯着周毅:「你可以拿自己和颖如比。看看你自己。你是朝廷命官。你还是坐着不动,站着不动。那是老太太教你的吗?嗯?」

  周毅越传越多:「因为你是我的老师,所以我很随意。我们在跟谁说话?」

  韩相如气极了,以为周毅是当官的,在朝廷上还算风和水相处,至少会稳重一点。谁想到现在见到他,却发现他更胖了,不考虑只见面。站起来拿着扇子对着周毅的脑袋就是一句问候:「谁告诉你我的,嗯,谁告诉你我的!该死的东西,你欠的,老头应该给你缝起来!」

  周毅没在意摸摸自己的头。「说吧,说吧。我一定离开你一年了。你早就想找人发泄了。别人哪里能让你打?只有我,傻瓜。跑过去挨打!」

  「你……」韩相如指着周毅,忍着忍着,终于没忍住碎功,露出了笑容。

  李英如真是大开眼界。虽然她一直知道周怡在熟悉的人面前和外面有两张脸,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一副死老鼠摸不着冷的双皮脸。

  李英如现在知道了韩相如在周毅心中的地位,也不打扰师徒追老。他站起来说:「相公老师,我先下去休息了。在船上坐了这么久,真的困了。」

  「哦,好,颖如,先回你房间,我和老师谈完就来找你。」周毅忙说道。

  等李英如离开啊!好舒服啊!好大后,韩相如笑着对周毅说:「你找的是个好老婆!」

  周毅自豪地说:「那就是,别看是谁的眼睛!」

啊!好舒服啊!好大,哦快点我想要爽

  韩相如无奈的挥了挥手:「别再让老头打了。你总是先像天堂,后像你。如果外人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看你什么表情!」

  周毅笑着弯下眼睛:「老师,你是外人吗?不,如果出来了,就是老师说的!」

  韩相如撩了撩眼皮,「怎么,就算我出来了,你还要和我算账吗?算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在法庭上做了什么?我看你东有锤子,西有木棍,把整个宫廷的水搅浑了。告诉老人,你的目的是什么!要知道,木秀会在林峰毁掉的。现在你在朝廷这么吃香,一不小心就遭殃了!」韩相如忧心忡忡。虽然他不时和周毅沟通,但为了安全,他们在信中也没有说得太深。他们通过《越南时报》了解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又见周毅上朝,哦快点我想要爽韩相如悬着一颗心一直没下来。

  周毅只是扭过脸,老老实实坐下,然后告诉韩相如他在朝廷做了什么,以后打算做什么。

  韩相如听后,沉默了半晌,才说:「你的理想不能实现怎么办?」

  周毅此时淡淡一笑:「老师,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实现?」另外,现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

  韩相如听着,眼神既欣慰又无限。到最后他叹了口气:「老头子还不如你呢!」

  这让周毅大吃一惊,他眨巴着受宠若惊的眼睛:「老师,你为什么这么说!」老人总是能嘴硬而死,不能轻易说一句软话。总之,他是个不会别扭的别扭老头。

  韩相如看到周毅难以置信的样子,哼了一声:「我只是说,向前走的勇气不如你。你以为还有别的地方老人不如你?」

  周毅心里撇着嘴喊道:「老师,您说的我不满意。别的不说,就说你比我大很多!」

  「滚出去!"韩相如喝得猛,知道自己总是戳肺管而不是找骂。

  「别生气,别生气,我开玩笑的。老师,你身材匀称,很有魅力。现在你站在街上还得尖叫,还留着那些女孩子和小老婆……」周毅还没说完,韩相如就抓住了他,这是一顿胖揍。打完之后,我觉得精神焕发。

  「一张嘴什么都不做,我就知道胡会笑!你说还有差事要回国祭祖。这是怎么回事?」韩相如转动着手腕。该死的孩子,他又累了!

  周毅摸了摸头上的头发:「老师,我也是一个有妻儿的人。你可以给我点面子。我待会回房,让颖如看到我这个样子。怎么才能看人?」

  韩相如眯起眼睛笑着说:「难得,你也知道你需要面子。我还以为你看到你那张两层皮的脸就不知道什么是脸呢!」

  「看你说的。树要皮,人要脸。祖先们都知道规则。我是傻子吗?」周毅自己也猜到他会扎头发,撇了撇嘴。

  韩相如看着他歪歪扭扭的发髻,笑得更厉害了,懒得提醒周毅。

啊!好舒服啊!好大,哦快点我想要爽

  「不是地方官员。现在朝廷的税上来了,国库有银子。它已经下令禁止那些不合理的指控。但是地方官员,你也知道,恨不得把地刮三尺。他们习惯了。现在,他们哪里愿意吐槽这种肥肉?我已经跟家里人说清楚了,所以皇上让我在祭祖路上抓几个典型,做个榜样!」周毅说他不太在意。

  韩相如皱了皱眉头:「十官九贪,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自己要小心。」

  周毅喝了口茶,挥挥手:「老师,放心吧,我已经有办法了。以前皇上给我的差使我都没办完!」当他说要模仿茶杯的时候,他冷笑道:「他们很贪婪,但是他们知道我在做生意,但是他们还敢这样做,那怪不得我去割干草了!」

  周毅说这话的时候,身体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势。他自己并没有感觉到,但是和他很熟的韩相如却看到了他眼睛的收缩。那种气度飙升到九天以上.

  韩相如还有一些话要告诉周毅,但现在他突然放下心来,只是笑着说道:「话说的这样狠,到时候吃了亏可别又偷偷摸摸的哭!」

  这话说的,周颐顿时睁大了双眼:「老师,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偷偷摸摸的哭了?」师徒俩又是好一阵打趣。

  周颐一家一共在韩府呆了两天,这才重新坐上船向广安县驶去。期间南苑府的府台还专门来拜访过周颐。

  周颐也只和他寒暄了一阵,便打发了。

  临走的这一天,韩相如到码头相送,他拍了拍周颐的肩膀:「大了,等你成年的时候,老夫再给你起表字。」

  周颐这次没有嬉皮笑脸,而是郑重的跪在了韩相如的面前:「老师,学生走了。」来之前他已经制定好了计划,回程的时候家人会坐船回到京城,但他自己却会走其他的路线,所以后面也不能来看韩相如了。

  韩相如挥了挥手:「走吧,万事小心!」

  一直到船行出老远,韩相如还站在码头上没有离开。同样的,直到看不见岸了,周一还也站在船头。

  李应茹走到周颐面前,「相公,进去吧。」

  周颐却忽然将头埋在了李应茹的脖子里,带着鼻音嗯了一声。

  李应茹手一顿,什么也没说,只轻轻拍着周颐的背,带着安抚。

  第二天近中午,船终于听在了广安县的码头。

  他们的船一靠岸,码头上忽然就一阵喧嚣,鞭炮,唢呐,甚至还有舞龙舞狮队,广安的大小官员站在前头,见周颐出仓,立刻躬身:「下官参见周大人!恭迎周大人回乡!!!」

  第152章 一封信

  广安县并不是没有出过能人,但如周颐这般年岁,就做到如此官职,并且还深受皇帝宠爱,在朝廷担任如此要职,别说广安县,就是全大越也找不出来。若周颐按照如此势头发展下去,入阁拜宰指日可待。

  所以广安县的大小官员及乡绅才会如此隆重的恭迎周颐回乡。

  周颐走下船舱,看向最前面的广安县县令,已然不是李伯雍,而是一副新面孔。

  这县令在周颐走下船的时候,忙小碎步上前,恭敬道:「下官冯其伦,恭迎周大人回乡。」

  周颐含笑的点点头:「冯大人好,劳烦冯大人相迎,不过广安县是我的故乡,我回乡只为祭祖,这阵仗着实大了些,未免父老乡亲们劳累,还是让他们散了吧。」

  冯其伦连忙说道:「不劳累,不劳累,周大人乃我广安骄傲,能迎接周大人回乡,大家都不胜荣幸。」

  周颐听了,笑容未变,看着冯其伦不说话。

  冯其伦心里一沉,看来没有拍到马屁,本以为周颐如此年轻,肯定喜欢张扬,现在看来,倒是猜错了他的心思。

  冯其伦生怕周颐生气,忙解散了其他人,心里忐忑的对周颐说道:「周大人,您旅途劳累,下官已略备薄酒,为您和令尊接风洗尘。」

  王艳和周老二在后面看的骄傲不已,这是他们的儿子啊,他们的儿子已经成长到连县令都需要在他面前毕恭毕敬的地步了。

  周颐笑一声:「有劳冯大人费心了,不过酒席今日暂且就免了,我的家人都有些劳累,接风洗尘的事过几日再说吧。」

  冯其伦听了,心里一阵兴奋,他本以为周颐会一口拒绝觉,没想到还是留了余地。这就代表着周颐愿意和他接触的意思。

  「是是是,是下官考虑不周,还望周大人恕罪。周大人如此体恤家人,实在另下官汗颜……」冯其伦已接近五十,论年龄,差不多可以当周颐的祖父,但现在在周颐面前,一张老脸却笑得差点成了孙子模样。

  这种逢迎拍马的官员周颐见得多了,并不以为意,只微微点了点头,和这冯县令寒暄几句后,便带着家人回村。

  冯其伦当官的本事不知道怎么样,但论看眼色确实是一把好手,忙安排了轿子马车,知道周颐不喜张扬,自己便没大张旗鼓的去送。

  周颐坐在轿中,掀开轿帘开着沿途的一切,从他开始求学时,便日日从这条路往返于县城和家里,今日再见,不禁倍感唏嘘缅怀,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本以为已经淡忘了的事情,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镌刻到了他的骨子里。

  他是从下湾村走出去的,今日他又回到了下湾村,以前觉得平常不过的景色,现在一看,却觉得有着别样的亲切。

  行至村口,还未下轿,便听到喧哗声,然后就是一阵鞭炮齐鸣!

  「来了,来了,六郎回来了!!!」不知谁高声喊了一句,下湾村口便猛然爆发出欢呼声。

啊!好舒服啊!好大,哦快点我想要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