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女班长你夹得好紧好爽,啊嗯啊嗯啊嗯啊

  明远立刻摇头。你怎么能让你岳父知道这样的私事?万一——万一真的是他的问题——他一想到这里就变绿了.

  第二天,他找人找了一个老中医。据说他特别擅长这个。

  明远马上开车走了。

女班长你夹得好紧好爽,啊嗯啊嗯啊嗯啊

  老中医都80多岁了,但是银白色的头发上却布满了红光,真的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有说服力。明远觉得有希望。

  做完脉后,老中医半眯着眼问:「那么,夫妻生活还正常吗?」

  正常的标准是——明远犹豫了一下,「应该是正常的。」

  老中国医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频率是……」

  「嗯.一两次。」明远有点不好意思。

  「每个月?」老中医微微蹙眉。

  ".每个.每天……」明远咽了咽口水,有些吃力地回答。

  老中医的嘴唇哆嗦了一下,说不出话来.现在的女人怎么了,连这么凶的男人都要逼着看病。这个频率.怪不得有点肾虚.

  「年轻人,嗯,注意身体,不要太频繁……」老中医到了都惊呆了。原来他们不够勤奋,但是.太多了.

  「你不能只追求数量,还要有质量……」老中医苦口婆心地劝道。

  明园苦着脸提着一大包中药回来了,屋子里全是药。惠惠一回到家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并立即变得紧张起来。「真的有病吗?无所谓?要不我们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哦,这是谁开的药?为什么里面有黄连?」

  明远狠狠摇了摇头。最难的不是苦中药,而是你晚上想要却又想不到的压抑已久的欲望.

女班长你夹得好紧好爽,啊嗯啊嗯啊嗯啊

  七天过去了.

  惠惠很早就开始觉得不对劲。

  虽然前几天因为身体不舒服拒绝了他,但是之前看不到规矩。他一直奉行的原则是,即使没有肉吃,肉汤也要一直喝下去。然而,他不够诚实。每天睡觉后,他都躺在自己的领地里,不侵犯也不移动。就像.就好像他突然对床上运动失去了兴趣。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他们结婚多久了?你这么快就进入倦怠期了吗?

  惠惠突然感到有点生气,与此同时,她的心里突然生出了恐慌。男人什么时候会对妻子失去性趣/兴趣?老去,凋零,还是没有感情?

  她还很年轻,身材最好,皮肤细腻,腰肢柔软,胸臀线条流畅。这样,她应该不到老年。

  所以-感情?

  想到这里,惠惠的心突然被什么东西刺痛了,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爱她,她也一直相信这一点,所以他会耐心等她十几年。

  惠惠从不相信他会改变主意。

  晚上,惠惠洗完澡后特意涂了一层乳液,有淡淡的玫瑰香味,有壮阳作用。

  她戴上最薄最性感的面纱,洗完澡赤脚走在地板上,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肩膀上,脸很干净,有种与众不同的纯净感.

  女班长你夹得好紧好爽这是她第一次勾引他,动作笨拙,眼睛甚至直直的,傻傻的可爱。

  明远的眼睛又黑又慢又钝.

  然而他还是老老实实洗了个澡,老老实实的回到床上。就连他也第一次翻身,给惠惠留下了一个宽阔却模模糊糊的身影。

  惠惠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也转向暗暗难过。

女班长你夹得好紧好爽,啊嗯啊嗯啊嗯啊

  他们结婚四个多月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背靠背睡着。甚至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都保持着和昨晚睡着时一样的态度。

  惠惠非常生气。

  她不说话了,板着脸一言不发,没吃早饭就去上班了。

  明远小心翼翼的向她求爱。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一个男人再细心,也还是想不通一个女人。

  当他送她去上班时,惠惠保持沉默,侧身看着窗外,平静中带着一丝悲伤。明媛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他好像让她生气了。但是,她为什么不说呢?

  「惠惠——」下了车,明媛忍不住握住她的手,但她还是迅速起身,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

  明远手空,手心冰凉。小车厢里似乎还有她的气息,淡淡的玫瑰香味已经渗入他的骨子里。

  明远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我离开后不久,就被惠惠的电话录用了。电话那头有人尖叫着喊道:「惠惠晕倒了!」

  明远的车在路上嗖地一声,径直飞了回来。

  他来到法院门口,看到几个人扛着惠惠从大楼里走出来。她脸色苍白,闭着眼睛,在别人的背上感到无助和无力。那一刻,明远突然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一幕。在那个寒冷的夏天,他被警察木然地领着去医院辨认尸体.

  当时,惠惠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无论他怎么喊,都没有回应.

  明元脚一软,人倒在了地上。

  周围有人立即大声喊道,「哦不,惠惠的丈夫吓晕了——」

  ……

  十分钟后明媛醒了。惠惠握着他的手,靠在他的肩膀上,她的同事在旁边,她的领导在前面开车。

  惠惠没有昏过去多久。事实上,当她听到黄啸大声叫明远而晕倒时,她有点醒了。上车后,她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

  现在回想起来啊嗯啊嗯啊嗯啊,她怎么会突然这么傻?

  女人的心智有时候是控制不住自己的。

  但很快她知道了原因。有时候,荷尔蒙的分泌会让女人奇怪。

  「怀孕了?」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惊愕,然后是狂喜。明远连话都说不清楚,只是冲比惠惠还傻的惠惠咧嘴一笑。

  「嗯,我已经怀孕四周了,你们年轻人……」老医生严厉批评了这一对不懂事的年轻人,孕妇,血糖低到不吃早饭上班.

  惠惠一直处于混乱之中,而明远则咧嘴一笑,一个劲儿地向医生鞠躬。他一生中从未如此谦卑过。

  视察结束后,明远给惠惠的父母打了电话,然后一家人以保护国宝的态度护送惠惠回家。母亲钟甚至在下个月写关于这个社区的文章艺汇演也推了,在 家里学着煲汤,天天。钟爸爸又开始在小区里转悠了,见人就炫耀自己要当外公的事儿。

  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慧慧忽然想起了这件事,犹豫了老半天,终于在某个晚上忍不住问起来。

  明远的脸臭臭的,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红着脸解释了一遍,罢了又有些不明白地问:「你那天到底为什么生气?」

  慧慧无语地看了他半晌,最后还是决定不再跟他说话了,轻轻拍了拍小腹,温柔地道:「乖女儿,咱们不理你爸,啊。」

  ……

  他们俩都坚定地相信慧慧的肚子里是个小公主,明远甚至忍不住去买了一大堆漂亮可爱又粉嫩的小衣裳,还见人就说「我女儿…」怎么怎么样,搞得有些不清楚状况的人还以为他们家闺女已经满地爬了。

  等到孩子从手术室抱出来的时候,明远都傻了眼了,又是高兴又是为难地朝钟妈妈道:「回头我怎么跟慧慧说呢?」

  唔,来的不是白雪公主,而是――白雪公主的男朋友……

  所以今天晚上写东西也写得非常不在状态,郁闷死了!!!

  69.番外之神之子

  在天界的几十天,人间的几十年之后,仲恒回到了天上。

  天界还是跟以前一般无聊,三三两两的神仙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偏偏还要顾忌着神仙的身份,声音不可太高,语气不能太重,甚至仪表和姿态都得再三讲究。还有自我感觉良好的仙女们叽叽喳喳地从他的府邸飘然而过,有时候还会飘个手帕进来,带着百花的芬芳,若有似无地撩拨着他的心。

  这一次,他的心里却连半点波动也没有。

  神仙的下凡并不如电视里所讲的那样戏剧化,他们把这个过程叫做历练。生与死、喜和悲,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体会各种极致的感情交融。只是这紧紧是一种体会,回到天界后,所有的记忆都会抹去,无论痛苦或是美好,留在内心深处的,只有某一个瞬间忽然的心悸。

女班长你夹得好紧好爽,啊嗯啊嗯啊嗯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