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来宝贝 把腿分开,两男同时玩弄一女

  「但是晚上和谁吃饭,不要那么神秘,具体点?」唐旭强继续说道:

  「问你怎么这么小心,反正是我最亲近的人。」程一宁随口应道。

  「对了,你觉得我穿正装好还是休闲装好?」挂电话前,唐旭强突然问了一个没占边的问题。

来宝贝 把腿分开,两男同时玩弄一女

  「你不是一个总标榜大城市漂泊喝洋墨的海归,所以你不需要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来搞乱思路。但是,我们小城市的审美比较保守,你还是穿。简单保守,会让你变得诚实正直。毕竟这是你最缺乏的气质。」程一宁说着,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唐旭强曾经穿的朋克风格的衣服。她想如果唐旭江穿上这样的衣服,她会过去看看周和杨淑媛,这可能会给他们一个不可靠的印象。最后,她补充道。

  「明白,简单点,这个好办。」唐旭江的简短回答似乎已经完全抓住了程一宁话的精髓。

  挂断电话后,程一宁将周发来的晚餐地址转发给了唐旭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

  但是程一宁和周已经到了,杨书远和唐旭强还没有到。

  「杨淑媛估计要烧香洗澡换衣服才能出门。」周向啐了一口。

  「我的朋友也差不多。穷一点,注意一点也没问题。毕竟我什么都不能注意。遇到有钱人真的很恐怖。」在这方面,唐旭强明显比杨淑媛差,现在的程一宁对这种感觉还是挺同情的。

  「暖暖,伊宁,你看,这年头有穿中山装的年轻人。挺帅的——。」无聊地看着菜单的周忽然亮出了眼睛,顺便拍着程一宁的肩膀,一脸兴奋地提醒道。

  顺着周的目光,程一宁也抬起头来,向前看去。下一秒,她觉得下巴就要掉下来了。

  因为晚唐徐江提着两瓶国酒,穿着中山装,正悠闲地向他们的位置走去。

  「唐,唐,唐旭强?」程一宁无法想象自诩时尚前沿的唐旭江怎么会抽风穿中山装。现在他说话不利索了。

  「不知道舅舅喜欢什么,顺便带了两瓶酒。」唐旭强倒是够淡定的,泰然自若的在程一宁对面坐下。对了,他在桌上放了两瓶国酒。

  好在他体态挺拔,虽然穿着不听话的张青色中山装,但依然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之间颇有民族复古风格。

来宝贝 把腿分开,两男同时玩弄一女

  「什么叔叔?」程一宁疑惑的问道。

  「是你爸?」唐旭强一脸无处吐反问道,看到程一宁脸上还是一副呆呆的样子,他心里就觉得很不好受。

  幸运的是,他接完电话后,很快就冲出去买衣服。结果他逛遍了各大商场,也没找到想买的衣服。后来他只是问路去A市的杂货店买中山装。毕竟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国外度过的,现在国内的中老年人是什么样的真的不清楚。而且在他开放的观念里,伊宁的一些礼仪真的很老套,加上程伊宁父亲的迂腐思想,想买中山装讨好老人是绝无仅有的。现在他才想到这个可怕的幻觉,他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狂跳,但表面上还是装作很平静的样子,低调的暗示问道,「不是你说的,亲戚3354都简单。」

  他话音刚落,旁边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很有礼貌的提醒他:「老师,对不起,我们店里禁止自带酒水。」

  ,第48章

  「我不会再喝了。我买了,没地方放就过来了。你哪里不舒服?」唐旭强担心没有话题转移程一宁和周的注意力,顿时一脸炸毛的应了一声。

  「对不起,老师——,这是我们店的规矩——。」服务员回答,还是不好意思。

  「唐旭强,反正我们不喝这么高纯度的酒。你得晚点开车回去。要不要先放到车上?」程一宁在旁边打圆场。

  看到程一宁一脸热切的看着自己,唐旭强这才轻轻扯下嘴角,起身提着两瓶酒晃荡出去了。

  「我靠!也是第一次看到你男朋友的真面目,比杨淑媛的货好看多了!」周小雷看见唐旭强走了几步,马上表扬他实事求是。

  「都这个年纪了,别这么肤浅,好吗?而且他不是我男朋友。」程一宁看了看旁边的周和星辰,无奈的回道。

  「难得遇到让我肤浅的面值。能不能不抓住机会欣赏一下!」周完全没有理会程一宁的轻视。

  两人胡侃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看到唐旭强和杨书远过来,程一宁无端的有点担心,然后打算出去看看。没想到她刚起床就看见唐旭强从外面回来了。

  「我怎么能把东西放在车里这么久?」程一宁不解的问道。

  「不用客气。刚出门遇到一个暴发户。我实际上穿着巴宝莉杂志的最新外套。如果你没有那种衣架和气质,就不要穿坏了。那件直筒羊绒大衣太委屈了。」唐旭强显然遗憾地评论道。

  「然后你就站在那里学了一会儿?」程一宁一脸神奇的问道。

  「是的,我用余光帮他鉴别是真品还是高仿。」唐旭江说,他的脸还是老样子。显然,这在他心里是小事,于是他在程一宁面前坐了回去。

来宝贝 把腿分开,两男同时玩弄一女

  中山装的尺寸有点小。他抬起下臂去拿杯子,里面衬衫和毛衣的袖口立刻缩了一点,毫无保留地在左手腕之间露出卡地亚手表。

  程一宁看着手腕和中山装破烂袖口之间那块有钱的土制手表,觉得太阳穴会狂跳。

  「别人自己穿别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下一秒,程一宁杜绝了唐旭强的多管闲事。

  「喂,杨淑媛,你是不是想在来——之前把自己变成一朵花?」周显然是不耐烦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通了杨书远的电话。 「我就到了,周小蕾我和你说,我今天还真是开眼界了,刚才停好车,你猜怎么着,我看到隔壁关车门的车主居然穿着一身中山装,中山装啊,看着年纪轻轻人模人样的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牢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吃错药了哈哈哈——」杨树远说完还在电话那头中气十足的大笑了几声,周小蕾斜眼瞄了下对面暂时还没有察觉的唐绪江,又看了一眼旁边明显听到了杨树远吐槽的程宜宁,便胡乱应了一句,「你到就好了,我点菜了。」说完就无比仓促的挂了电话。

来宝贝 把腿分开

  「喏——就是那个暴发户,没想到也来这里吃饭——」唐绪江余光微抬,忽然留意到门口处刚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的杨树远,他立马一脸嘚瑟的指给程宜宁看。

  「你们到了?」杨树远从门口处进来,先留意到坐一排的程宜宁和周小蕾,等到他脚步渐近时,视线却是避无可避的对上了一脸狐疑的唐绪江。

  两人立马大眼瞪小眼起来。

  「树远,这是我同事唐绪江——绪江,这是我学长也是好朋友杨树远——」程宜宁挨着周小蕾坐,方才其实都已经听到杨树远在电话那端讲给周小蕾听的笑话了,眼下她唯恐两人会因此闹了不快,立马唯恐不及的替两人介绍起来。

  「哦,宜宁动不动就提到你,久仰大名——」唐绪江打量了下程宜宁刚看到杨树远时的神情,目测的确是碰到久未谋面的亲人似的,他不知为何瞬间了就改了主意,下一秒已经笑靥如花的打招呼起来。

  「唐绪江是吧,久仰大名——」未料到杨树远也一脸客套的应道,两人说完后还不约而同的握了个手,惺惺相惜的像是久别重逢的兄弟似的。

  看着面前两个睁眼说瞎话的两人,程宜宁和周小蕾倒是颇为会意的交换了下眼神顺带着哆嗦了下,心头想着男人要是虚情假意起来实在比女人恐怖太多了。

  「今年巴宝莉的大衣设计的不错,版型挺适合你的。」唐绪江许是为了尊重起见似的,说时目光还往杨树远身上逗留了一小会,颇为欣赏的点评道。

  「就是容易起球,你身上的——」杨树远本来也是下意识的想跟着睁眼说瞎话的赞美几句,刚开口却又瞎编不下去了,毕竟唐绪江身上的这件战袍饶是他想遍溢美之词也是无从下手,「也和你的气质挺搭的——」

  末了,他倒是继续违心的挤了一句出来。

  「哦,这是hermès今年的最新款,最近不是走复古风嘛——这衣服就是太挑人了,一般人都驾驭不了。你没看到那个明星之前也穿过这牌子的去走秀,结果被人家调侃穿成送水工的即视感。不过我还好,毕竟年轻嘛,还能驾驭下这个牌子,不过到了你这个年纪了还是真的不要轻易去挑战,很容易把自己坑掉的——」唐绪江怡然自得的应道,仿佛他身上的的确是几万元一套的高级手工定制服似的。

  「这样,不过我倒是不知道现在国外居然也开始流行起了的确良的布料?尤其还是秋冬系列的季节。」杨树远明显也听出唐绪江的潜台词,他便也毫不示弱的暗含嘲讽道。

  「的确凉?」这倒是明显超出了时尚达人唐绪江的认知范畴。

两男同时玩弄一女

  「对啊,这可是八十年代流行过的面料呢——」杨树远说时脸上已经隐有笑意起来。

  「最近不是都提倡返璞归真么,估计这老外设计师没灵感了,才来鉴戒中国流行过的元素。」唐绪江依旧面不改色的应道,说完后颇为随意的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我有点饿了,先点菜吧——」程宜宁看出面前这两人为了这屁大的事情可以胡侃上一天一夜了,眼下便不经意的转了话题。

  被她这么一说,几个人倒是专心致志的点起菜来了,唐绪江和杨树远惺惺相惜的颇有相见恨晚之感,两人又点了两瓶红酒对饮起来。

  「宜宁,你也够狠,出去两年都不给我打个电话——」酒过三巡,杨树远带着醉意说道。

  「何止是你,给我打电话的次数都是少的可怜——刚到c市的第一年杳无音信的我还以为她被人贩子拐走了呢——」周小蕾也没好气的附和起来。

  程宜宁也应不来什么话,她本来是喝着橙汁的,喝到杯底后,倒是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满杯红酒,一口气喝下去大半杯后才笑笑道,「现在回来了找你们,不也是一样的——」她说完后又打算拿起酒杯喝去,未料到旁边的唐绪江忽然把她手上的酒杯拿去,咕噜咕噜的就牛饮见底了。

  原本还聊得有点感伤起来的三人立马一脸惊呆的看着唐绪江。

  「都说别人碗里的菜特别香,这酒也是一样。」唐绪江泰然自若的说道,接着慢条斯理的去切他自己餐盘里的牛排,优雅且随意的切好一小片放到程宜宁的餐盘里,无比寻常的说道,「尝尝看,是不是我花式切下来的牛排特别美味?」

  被他这么一搅和,原本不经意泛上来的那点感伤倒是飘散的毫无踪迹了。

  其实也不过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时下热点,吃了一个小时多,这才散席。

  四人都喝了点酒,店里便帮忙各叫了代驾。

  原本程宜宁和周小蕾是顺路的,杨树远和周小蕾饭后还就股市的下周走势聊的热火朝天,程宜宁没有炒股实在理解不了股民的热忱与固执,开口闭口仿佛个个都像是身经百战的专家似的,她便坐唐绪江的车子先回去了。

  叫的是个男代驾,年纪不大,唐绪江坐在副驾,上车后倒是难得安静的闭目假寐起来。

  直到到了周小蕾的住处,唐绪江却是准时醒来,也跟着下车。

  那代驾便在车上等着。

  「的确凉,小爷我今天的确是被透心凉的冻到了!」刚下车被那狂风一刮,唐绪江立马碎碎念起来。

  「那你还不早点回去?」

  「反正今晚还早,小爷我心情好顺便考察下你现在的居住环境。」唐绪江跟在程宜宁身后继续朝楼道里面走去。

  「这是小蕾的住处,又不是我自己租的房子,带你过来怪怪的——」程宜宁走了一小会后推辞道。

来宝贝 把腿分开,两男同时玩弄一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