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啊,嗯,啊啊,啊啊,嗯,b为什么这样小越过瘾

  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是林尧尧出来了,他突然觉得光是把林尧尧藏起来太轻了!

  ###

  Annai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看见团团撅着屁股躺在床上。听到她的脚步声,团团连忙啊站直,双手放在背后,抬头看着她,叫了声「妈妈」。

啊,嗯,啊啊,啊啊,嗯,b为什么这样小越过瘾

  他从后面伸出一只手,揉着脸,结结巴巴地说:「爸爸叫我,我没告诉他.大秘密。」

  「嘿。」安妮特点点头,一只手拿着笔记本,另一只手完全爬上了床。才八点多,她有点困。她不想呆在外面的客厅里,怕在沙发上睡着。

  看着身边的团团,一点睡意都没有。安娜决定带团团去卧室看电影。如果她困了,可以直接睡。

  团团开心地在床上做了几个滚,今晚只有他和妈妈。

  Annai跑到客厅把下午刚送到楼下超市门口的爆米花和可乐拿进来放在床头柜上。当她进来时,她看到一个滚动的白色大饺子。她一进来就赶紧拍拍屁股,起身坐下,背上还带着一张小脸。我看起来像一个可爱的婴儿,我不知道我柔软的头发被揉了起来。

  安娜把手放在他身上,又揉了揉他。

  她和团团坐在床边看喜剧,团团和她的笑声一模一样。他们非常开心,笑的频率完全一样。

啊啊

  就在这个精彩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消息框的时候,安妮特一眼就看到了被黑掉的标题——

  《辰熠一姐林瑶瑶疑似惹怒高层被雪藏》 。

  安仔细看了看,感觉好多了。

  看完之后,她点叉继续看电影,很快又弹出了一个歪歪斜斜的窗口——

  秦瑟和明:奈奈,你好吗?我看到你的微博被严重攻击了。

啊,嗯,啊啊,啊啊,嗯,b为什么这样小越过瘾

  Annai对这样做的目的有些怀疑。钢琴竖琴唱歌她都不熟悉,除了上次的H弹,两者都没有私交。她环顾四周。小饺子手里拿着一大桶爆米花,歪着头几乎睡着了。

  安妮把他塞进夏天的被子里,靠在枕头上快速打字-

  我能怎么做呢?没事。

  琴瑟和向明专门守护着这个聊天框,很快就会回复——

  琴瑟和明:[拥抱]

  秦瑟和明:还有,你这几天没玩了。我一直想问你那天我们玩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秦瑟和明:你男朋友误会你了?

  秦瑟和明:我能帮你解释一下吗?

  男朋友?安娜揉了揉眼睛,很快回答道

  我能怎么做呢?不是男朋友。

  不解释.她刚在中间打了一个字,突然来了句-

  秦瑟何鸣:我可以追你吗?

  安很惊讶.现在的关系这么随便吗?

  她正要回答「不」,就听到一阵微弱的敲门声,很快就停了下来。

  应该敲的是她对面的门。目前住在这个社区的人很少。安奈住的大楼带她去了三户人家。

  不一会儿,安妮特听到「啪」的一声关门声,然后敲门声突然变大了。这次是她的门,敲门声很大。睡觉啊啊的那群人举手揉眼睛,好像要被吵醒一样。

  安娜把笔记本放在床上,用软木塞拖到门口。

啊,嗯,啊啊,啊啊,嗯,b为什么这样小越过瘾

  透过猫眼,她看到了穿着黑衬衫的楚荷。

  他真的在这里找到的。安娜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否要开门。他揉揉眼睛跑出去,迷迷糊糊的叫她「妈」。

  然后,外面的敲门声更大了。

  安妮特一脸茫然地回头看着这个小叛徒,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打开了门。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无法后退,被楚河狠狠地抱住。他的手很有力,似乎要捏碎她的骨头,还带着浓重的烟草味,让安妮特咳嗽。

  「奈奈……」

  ?

  你能拿我怎么办

  ?他的声音总是很低,略带沙哑。

  在路上,楚想了很多。他有许多话要跟奈打招呼,但当他从眼角一扫,来到那小群人面前时,他只能气闷地咽下去。

  如果他的傻儿子一开始就知道安不要他,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要哭成什么样的傻。

  Annai伸手去推楚荷的胸口,楚荷的胳膊牢牢的绑在她身上,她根本挣不到。

  楚河是安见过的最奇怪的人。他有两种状态,一种是可敬的,一种是戳的时候天花板,一种是一旦被戳就彻底无耻了.

  现在是后者。

  安娜正在想这件事,这时她身后的小叛徒喊了一声「爸爸」,他跑向并离开了他的亲生父亲.但安奈还是被楚河抱着,没时间挣脱的时候完全被扔进了夹心饼干的心里。

  三明治很不开心。夏天即使开空调,一大一小捧着也很热。她抬头问楚河:「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她一开口,团团和楚荷就忙不迭地回答——

  团团连忙挥挥手:嗯「不,妈妈,不是我,我没有,告诉爸爸我们的大秘密。」

  楚河b为什么这样小越过瘾:「我是跟团团学的。」

  安妮特:「…」

  楚河话音一落,团团惊呆了。他睁大眼睛看着楚河,抱住安奈的手,急忙说:「不,不是我。」

  看到自己的傻儿子在哭,楚河轻描淡写地说:「他没告诉我他手机里有儿童防丢软件。」定位到这里后,他挨个敲门。

  annai : "…"

  「嗯!」团团听不懂父亲讲话的后一句,但听懂前一句后,赶紧点点头,小手拽着安奈的衣服。他是个好孩子,不是坏人。

  他一「嗯」了一声,楚河一手抱着安妮,一手「啪」地拍着屁股,还「嗯」了一声。他养了三年半,几分钟就跑了。他还没打他!楚何一松手。Annai立刻从他怀里灵活地出来,把他带走了。

  小饺子居然听她的。Annai一手抱着饺子,很开心。她觉得以后还可以直接拿饺子。

  团团一手摸着屁股,一手搂着妈妈的脖子,在妈妈的肩膀上对着楚河哼了一声。

  ……

  楚河跟着安奈进了卧室,看着安奈把团团和团团放在夏天凉爽的被子里,吻着他们。他们示爱,楚河百无聊赖的看了一眼床上的笔记本屏幕,直接把他炸飞了!

  ――

  ……

  你奈我何:不是男朋友。

  琴瑟和鸣:那我可以追你吗?

  操,琴瑟和鸣是什么鬼,上次和安奈配戏那个?

  还微博上被攻击,都看微博了还看不出安奈是有家的吗!

  楚何长腿一迈直接把笔记本捞过来,噼里啪啦打了一行字。

  你奈我何:不是男朋友,是我老公。

  安奈听到键盘声音一回头就看到了老公两个字。

  那一瞬间,她想起最近特别火的那个微博评论――大家好,我是楚何的脸,他不要我了。

啊,嗯,啊啊,啊啊,嗯,b为什么这样小越过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