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好粗啊啊啊受不了了,啊不要,好大么好舒服

  于雅笑了笑,说:「我建议她不要做你的秘书,开个服装设计工作室。」

  何长林原本舒展的眉头突然一皱。

  「你不同意何老师的意见吗?」于雅对面部表情的细微反应很敏感,何长林的反应就是这么明显。

好粗啊啊啊受不了了,啊不要,好大么好舒服

  「你怎么看?」何长林又问白。

  「还不知道,还没认真考虑过。」白愣神地说道。

  贺长林想了一下,说:「那你自己决定吧。决定不了就问我。」

  白突然笑了。「你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随你便。」何长林真的顺着她的话说,「你想回秘书室工作,你想在家休息,你想开工作室,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白子涵皱着眉头对于亚说:「我再考虑考虑。」

  「希望能在一个月内得到是否帮我设计衣服的答案。」于亚认真地说:「时间再长,我可能等不了那么久了。」

  白点点头,「好。我当时会打电话给王女士,我上次收到了她的名片。」

  于雅默默地拿出手机。「我们交换号码吧。」

  白的眼睛亮了。虽然之前和于娅有过误会,但这是她爱了很久的女演员。「要不我们再拍一张?」她有些激动地说:「我一直想要你的签名。」

  于雅嘴角一抽,从这句话里,她真的觉得白是她的粉丝。「现在还想要吗?」她问。

  白微微一笑,然后故意带着几分嫌弃说:「不要。」

好粗啊啊啊受不了了,啊不要,好大么好舒服

  于亚好粗啊啊啊受不了了啧啧了一声。

  白子涵冲到于亚面前自拍。拍了照片后,她说:「其实我也有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她笑着看着于亚,暗示她回答了自己的话。

  带着报恩之心,于雅假笑着问:「有什么问题?」

  白歪着头指着何长林说,「看来你在我和他们面前并不孤单。真的让我很惊讶。」

  脸上有些狡黠的笑容让于娅想起了昨天她和钱瑞单独聊天的场景。于雅想伸手拧一下这个白子涵。当然,与钱瑞的举动不同,她想狠狠地拧一下。

  「谁让你一开始就让我觉得你是我的情敌呢?我当然没有好脸色给你看。但是何老师不一样。他是一个配得上我各种意义上的笑脸的人。何老师应该能理解,我想你也应该能理解。」如果不是以前跟沈烨有过,她也不会这么直接的说话,但既然是说破了,那就大到承认了。

  「确实如此。」她说得很现实,白子涵当然明白。「如果是我,也许我也会这么做。」

  「如果你能理解就最好啊不要了。」雨丫站起来说:「我不打扰你了。你明天会回去吗?祝你一路平安。白老师,我一直在等你的回复。」

  刚走了两步,她又想起了一件事,然后韩转头对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这次千瑞这么快就变心回国了,是白老师的功劳,谢谢。」

  她假装没看见何长林不高兴的眼神,冲白挤了挤眼睛就走了。

  「就算你决定开工作室,我也不建议你给她设计衣服。」于亚走后,何长林对子涵说了这段对话。

  「为什么?」白问。

  何长林坦言:「因为她是范茜瑞的妹妹。」

  白看得目瞪口呆。

  「想找名人代言,可以找很多大牌,不一定优雅。」何长林接着说道。

  白对何长林的话并不感到尴尬。回想起他的话,她意味深长地笑了。「我觉得找到她挺好的。」

  「为什么?」

好粗啊啊啊受不了了,啊不要,好大么好舒服

  「因为她很喜欢我哥哥。」白的脸颊有点绯红。因为何长林的话,她说话大胆而羞涩。「她不喜欢你。如果我和她合作,就不会有很多麻烦了。」如果你和其他女演员合作."

  她的眼神意味深长,又有多少女人盯上了何长林,你非得这么说吗?就她能叫出的名字来说,已经是无数个耳光了吧?

  何长林用手指抬起白的下巴。「你似乎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我能把目前的表现视为一种进步吗?」

  「什么进展?嫉妒?你就不怕我吃醋?」说着,白自己也觉得好笑。

  "我允许你偶尔吃一点。"何长林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白冷笑着,抬起胳膊搂住了那人的脖子。

  「如果我们的关系公开,我会回秘书室去上班。会不会给别人压力?」也许是于雅的话让她脑子糊涂了,白不禁思考起这个严重的问题。

  之前,何长林说薛海玲以为她不知道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当时她说找不到和薛海玲的事,这样她就不会有上班的压力,但是.向家里人表白后,她和何长林的关系迟早会被公之于众,她也不能一直隐瞒下去。那时候如果她继续在行政办公室工作,岂不是让别人很不舒服?

  何长林摸了摸她的头。「如果他们知道你是家庭主妇,就会有压力,更何况你还是我的男人。」

  白的脸立刻皱了起来。「既然如此,我就不能回去工作了吗?」虽然常林说让她去,但如果你想给公司其他同事施加压力,肯定会影响大家的工作情绪。长此以往,对公司或同事都没有好处。那样的话,还不如不去。

  "如果你有一个花哨的部门,你可以随意选择."何长林接着说道。

  「我还是再想想吧。」白有点沮丧。她看不出在哪个部门工作和在现在的部门工作有什么区别,而且不是同一个情况。

  就资历而言,她现在只能做基层员工。不管她和谁坐在一个大办公室里,都会给别人施加压力。 「这个问题你可以慢慢想,我们不着急。」贺长麟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以近似于呢喃的语气说道:「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

  白子涵被他的鼻息喷得有些痒,她嗯了一声。

  「我们一下飞机,就回大宅去。」

  「哦。」

  「你怕么?」

  白子涵迟疑地说道:「……如果我说我怕,你打算怎么办?」

  贺长麟嘴角一勾,「没关系,你要是吓得走不动路,我还可以像今天这样把你背进去,还省得说明了,直接用行动表示。」顿了顿,他又说道:「或者,我还是可以像今天这样,给你多安排一个选项,抱着还是背着,你自己选一个吧。」

  白子涵伸手蒙住贺长麟的脸,「我还是选自己走。」

  正文 第399章 嫁给我吧

  第399章 嫁给我吧

  贺长麟让人给腿脚不便的龚文楠准备了轮椅。

  一直到上飞机的时候,龚文楠才发现,原来,他们即将乘坐的,是贺长麟的私人飞机。

  「那我们买的机票呢?」他在震惊之后问白子涵,因为这些都是她在安排。

  白子涵说道:「已经退了。」

  龚文楠便没有再问这个问题了,只是感慨道:「看来,以前我误会贺先生了。」就别说贺长麟直接跑过来接人的举动了,单是他让人紧迫盯人的举动,就已经让龚文楠有些刮目相看了。

  白子涵笑了笑,当着贺长麟的面说道:「这很正常啊,以前我们的看法一样。」

  龚文楠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白子涵,没想到她居然会承认之前和他想法一样,也不避讳一下,而贺长麟脸上也没有不悦的神色,似乎坦然地接受了她的说法。

  这贺长麟,还真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啊,他想。

  「你下飞机之后怎么办啊?」白子涵问龚文楠,「家里不是没有人照顾你么?我看我还是给你找个人照顾你几天。」

  「不用了。」龚文楠落寞地笑了笑,「我妈到海源来了,你别愁没人给我洗衣服煮饭,我只是一只脚崴了,拄根拐杖就能走。」

  「你妈过来了?」白子涵惊讶道。

  龚文楠点了好大么好舒服点头,脸上在笑,却还不如不笑。

  「我下飞机之后,还要跟长麟一起回家处理事情,我们就不把你送到家了。」白子涵有些歉意地说道。

  龚文楠连连摆手,「没关系,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到时候我打个车就回去了。我麻烦了你这么多天,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不是。」白子涵解释道:「车已经安排好了,你不用操心,只是我们下飞机之后分开走。」

好粗啊啊啊受不了了,啊不要,好大么好舒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