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啊不要啊好爽快,舒服快点舒服继续肏

  「不,要是有就好了!」舒云沁面无表情地转着鱼,蜀汉答道。

  「嗯……」蜀汉也很傻。难道在他小姐眼里他还不如一只鸟?这太伤人了!

  至少他跟着主人这么久了,主人对感情还是有所顾忌的好吗?

啊不要啊好爽快,舒服快点舒服继续肏

  但是看着舒的样子,似乎并不觉得她这样说有什么不对。

  「娘少爷,娘少爷,不好了……」

  第303章像一池鱼一样被影响

  正与蜀、等商议要不要去时,忽听山下喊声大震。

  四个人听到叫声,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向小山的方向跑去。

  刚飞到安身边,就传来了这么一声惊恐的叫声。安真的出事了吗?

  舒云沁心十分担心,踮起脚尖轻点,朝山坡飞去。

  当她到了山顶,看清了山下的景象,不禁傻了。当时是什么情况?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还很享受和阿南一起玩?

  「MoMo?MoMo呢?」秦站在山顶上,眉头紧蹙,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淑玲和尹岚谁来了以后。

  「我不知道!他不应该在这里吗?」说着,舒灵转头看着身边的蜀汉。他疑惑地问,「蜀汉,你不是说莫莫在和平地陪伴他吗?他现在在哪里?」

  淑玲看着身边的蜀汉,等待他的回答。但是她的眼神让蜀汉无言以对,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MoMo怎么没来?他不知道王玄靖宇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明确告诉MoMo,让MoMo永远待在安身边,一旦有什么紧急情况,让他立即报告,至少在安有危险的时候,他能及时营救他。

  「小姐,我的下属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看着宣靖宇,宣靖宇正在山坡上和安安玩。他很担心,说:「不过看情况,他不是有意伤害安安的。我们是不是想多了?」

啊不要啊好爽快,舒服快点舒服继续肏

  「蜀汉,你疯了吗?你能这么说?你是哪个队的?」淑玲听了蜀汉的话,气得跺脚,眉毛一扬,指着蜀汉的鼻子大声喊叫。

  那个该死的蜀汉,居然敢为玄静玉说话,难道他不知道他的夫人最讨厌的是皇室的人吗?而且,这个人是别有用心接近和平的。乍一看他不是个好东西。他想反思自己的行为,站错了一边。看来他这段时间有些迷茫!

  被苏灵这么指着鼻子骂了一句,他硬生生的被迫后退了几步,转过眼皮,看到了舒那双冰冷的眼睛,带着一种悲哀的眼神,然后看着被打的安宁和小远方,这才有点难受,被你们打死了!

  还有那个该死的沫沫,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说,居然还能容忍宣靖宇和他们和平相处?看MoMo回去怎么收拾!

  但这时候他什么也不敢说,说多了会让小姐不高兴,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因此,蜀汉选择坚定地站在一边不说话,眼睛盯着自己的脚趾,甚至尽可能低地呼吸,然后尽可能降低它以减少他的存在感,以免让舒云沁他们发现他的存在,以免像池塘里的鱼一样受到伤害。

  秦站在山坡上,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在山脚下玩得很开心的孩子,看着高高飘扬的风筝,她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温暖、悲伤和恐慌。

  她很担心,担心安会被宣靖宇偷走,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担心。总之,看到宣靖宇和阿南在一起,特别是一想到阿南长得像宣靖宇的脸,她就忍不住担心

  同时,她也看到了安安脸上幸福的笑容和充满希望的眼神。她震惊了。

  虽然安安从来没说过,但她知道安安心里一直渴望有个父亲。他渴望得到父亲的爱,希望和他生活在一起。也许一直以来,她都太自私了,把注意力放在头发上。散布金阁的力量忽略了和平的感觉,或者也许她应该做出一些改变,试着接受一些人.

  不不不她怎么会有想法呢?她不是决定不再和皇室有任何关系了吗?现在终于取消了和四王子的婚约。怎么才能再次堕落?如果事情和几年前一样,即使她有能力解决,她安全了也必然会受到伤害。他怎么能管理?

  「小姐,看来战王来了很久了。」银兰站在舒云琴的右边,看着山坡下一大一小,秀眉紧蹙,陈述事实。

  不用尹岚提醒,舒也知道是这样。只要看着高高的、稳稳的风筝在天空中飞舞,看着安安激动的笑脸,一切都会明了!

  「我知道!」舒云琴叹了口气,看着不远处的情况,低声应道。

  「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银兰看到舒云沁满是担忧,银兰也不禁担心起来。

  战王地位显赫,背后势力也很强大,不是他们折叠金阁就能得罪的。现在战王正在积极接近阿南。还有别的目的吗?

  银兰心里是这样想的,看着这么多客户多探索了一点。心中的疑惑加深了,他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要调查关于战王的一切,至少要先明白自己接近和平的目的。

啊不要啊好爽快啊不要啊好爽快,舒服快点舒服继续肏

  山坡上一大一小两个没有发现山坡上站着几个人。安安的手拉着风筝线,宣靖宇把安安抱在怀里,不断的帮他拉风筝线,让风筝飞得更高更远,小的站在一边,抱着胳膊大声的喊着,小的脸上写满了兴奋。

  被安安抱在宣靖宇怀里也是一脸兴奋。她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铃声般的笑声随着风筝传到了远方。舒秦云不知道她有多久没有听到过这样平静的笑声了。

  放风筝的三位主角虽然没有在山坡上发现几个人,但第一时间看到了舒等人,他们一边放风筝,一边拍打着翅膀飞快地向他们飞来。小鸟叫道:「娘爷,娘爷,这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我不知道是谁……」

  有这么一声闹心,正在放风筝的三个人想互对上不上的人也很难做到,三人将目光不约而同的都看上了山坡,短暂的惊讶之后,安安挥动着肉乎乎的小手,笑呵呵的冲着舒云沁高声叫道,「娘亲,娘亲,快来啊,你看,我的风筝飞多高啊!」

  第三零四章本王刚好路过

  安安一边说着一边冲舒云沁挥动着手臂,指着天空中高高飞翔的风筝,兴奋不已,并时不时地抬头看见天空的风筝,满满的幸福,从他的目光中溢出来,让站在山坡上的舒云沁看着这一切,不禁红了眼。

  「娘亲看到了,安安太棒了,你好好玩吧!」舒云沁一直想看到这样幸福的安安,可这样的事情却少之又少,如今看着安安这样的开心,她实在不忍心打断,只能将心中那一份感动和暖意强压下,笑着对安安说道。

  「嗯!」安安只顾着高兴,没有留意到舒云沁眸光中氤氲着的雾气,应了一声后,肉乎乎的小手拍打着宣景煜的肩膀,急切的叫道,「快点快点让风筝再飞高点!」

  舒云沁见安安如此兴奋和开心,冲着安安笑了笑,不再多说,转身便走,难得安安能这么开心,那就给宣景煜一个表现机会,舒服快点舒服继续肏做一次免费义工吧!

  好歹她也曾经救过宣景煜的命,这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宣景煜本就应该报答,只是一点银子就想将救命之恩抵消,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舒云沁心中这样想着,也就心安理得了,莲步轻移,走到河边,重新烤着她的鱼,不打算再理会宣景煜和安安,反正有宣景煜在安安身边,安安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或者说,就算有危险想要靠近,他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至于冷漠,等回去之后,跟他慢慢算这笔账。

  然,她不想理会人家,人家可不一定不理会她。

  舒云沁刚烤好一条鱼,放在一边的盘子里,宣景煜便来到了舒云沁身边。

  「灵儿,去叫安安过来吃饭!」舒云沁头也没回,对着身边的人柔声说道。

  「刚才本王给他带了点心,他垫了垫,现在安安正玩的开心,你就让他再玩会儿吧!」宣景煜冷冷的声音回响在舒云沁的耳边,虽然冰冷,可冰冷中却有着丝丝的柔情。

  只是,他在舒云沁心目中的形象一直都不怎么样,就算此刻有些温柔在里面,舒云沁也没有留意到。当然,就算舒云沁听到了,也只会觉得宣景煜的脑子一定是被驴给踢了!

  「呵呵,」舒云沁手上的动作在听到宣景煜的话时,微微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回神,干笑两声,赏了宣景煜一记白眼,冷冷的问道,「战王殿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会是刚好路过吧?」

  舒云沁这幅表情,让宣景煜有些尴尬,他总不能说他是收到消息,说舒云沁带着安安出来玩,他故意跟过来的吧,那不是太丢人了!

  他好歹也是堂堂战神,受到北燕百姓的爱戴,可为什么在舒云沁这里就得不到一点好脸色呢?

  「呵呵,沁儿还真的是神机妙算,连本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都能知道,本王佩服!」宣景煜一脸谄媚的笑容,看着舒云沁灵巧的双手来来回回翻动着放在烤炉上的鱼,并不停的抹着不同的调味料,心中感慨,如此嫩白如曦的一双手,做这个实在是可惜。

  他只是在心里这么想,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然,他刚刚有了这样的想法,那烤鱼的浓郁香味飘向他的鼻翼,将他腹中的馋虫都勾了出来,这一刻里,他突然发现,他刚刚那个想法是多么的愚昧,也就是这样的一双手才能救人与病痛,才能做出这样的美味来。

  「果然如此吗?」舒云沁并不会因为宣景煜这样说就相信他,满是质疑的瞥了一眼宣景煜,勾着嘴角,冷冷的看着他。

  「当然!」宣景煜一脸的理所当然,一双犀利的眸子泛着浓浓的柔情,似要腻出来一般,无比认真的看着舒云沁。

  尤其是那浓浓的柔情犹似要将舒云沁包裹进去一般,看的舒云沁差点陷进去,脸颊也似火烤般灼热,猛地哆嗦了一下,她将那强行侵入脑海中的柔情甩了出去,平复了下心情,赏了宣景煜一记白眼之后,将心思放在烤鱼上,边烤鱼边低声嘟囔着,「妖孽!」

  舒云沁的表现,宣景煜都看在眼中,尤其是舒云沁脸颊上那淡淡的红晕,他看的更是清楚,他倒是没想到,他今日还带着鬼魅面具,居然都能让舒云沁如此沉迷,看来这幅好皮囊果然是好东西!

  宣景煜抬手,摸了摸他面具下方的脸颊,忍不住勾唇一笑,散发着魅惑人心的迷人风度,并摆出一个潇洒的姿势,俊脸微抬,星眸望天,若是一般的女子看到,定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可偏偏他遇到的是舒云沁。

  舒云沁虽然对宣景煜这种魅惑人心的笑容没有免疫,但她立誓不再看宣景煜的脸,又怎么会被他这种魅惑人心的笑容感染呢?

  宣景煜一直处在自恋中,根本没有留意到舒云沁的一举一动,更没有注意到,他摆了半天的潇洒造型,居然没有人欣赏!

  当他发现这些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眼周围,幸好没人啊!舒灵等人还站在山坡上看着安安和小离在放风筝,没有留意到这边发生的事情,否则他战王的脸可就丢大发了!

  「咳咳,沁儿啊,没想到你的手艺居然这么好,不知道本王有没有机会品尝一番呢?」宣景煜见舒云沁不理会他,干脆自己开口,找话说,刚好这会儿他的肚子也咕咕叫了。

  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骨干的!

  宣景煜的话刚说出口,便招来舒云沁的一记白眼,白眼过后,便是冰冷的话传来,「想吃去河里自己抓,自己烤,否则没得吃!本小姐这里谁都没有吃白食的特例!」

  听到舒云沁的话,宣景煜有些很不理解,转眸看了眼山坡上的几个人,忍不住开口问道,「你那几个手下不是都等在那里吗?」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们几个不都等在那里等着吃白食吗?怎么就偏偏多了本王一个?

  「他们都做了该做的事情,而且你与其他人不同。」舒云沁依旧不停的翻着鱼,冷冷的回了一句。

  第三零五章这条鱼是他用银子买的

啊不要啊好爽快,舒服快点舒服继续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