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床上亲吻喘不上气,骂老师的顺口溜

  「皮肤痒吗?」他交叉着她的腰,抓住她的半边,用手隔着柔软的羽绒服挠着她的腋下,在他胸前摩挲了几下。

  秦飞受不了了,马上求饶:「好痒!」

  他只抓了几下,见她投降,手就不动了,低头贴近耳朵问:「还痒吗?」

  秦飞掐死了他的手,然后把他拉了出来,放了回去,笑着说:「如果你不明白,就不要明白。」

床上亲吻喘不上气,骂老师的顺口溜

  佩生盯着她的脸,好像没有放开她。

  秦飞也没有移动到位,就像犯了一个错误,所以他看着对方仅床上亲吻喘不上气仅五秒钟。

  突然,她的眼神变了,好像看到了什么人。她指着他的背,很惊讶。「看是谁?」

  秦飞指着裴生,他回头看了看。在他身后的场地上,一群年轻人穿着旱冰鞋来回溜达。每个人都照顾好自己。有哪些熟人在接近他们?

  佩生知道自己被她骗了,转身就要去抓人,那家伙却已经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了,往前跑了五米。

  他回笑他,吐舌头示威。

  哦,他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拍拍自己慢慢往前走,跟着走。

  我已经下定决心今晚不会让她好过。

  ……

  秦飞吃烧烤,吃体验。当她进入餐馆时,由她点菜。她说怎么烤出来的肉好吃,什么肉最厉害,配什么蔬菜辅食。

床上亲吻喘不上气,骂老师的顺口溜

  裴盛坐在对面,笑道:「我跟你吃饭的时候是你伺候的。」

  秦飞高兴地接受了:「那我就为你服务。」

  这让他心花怒放。

  然后我看到她很有礼貌的帮他摆菜,给他倒饮料,给他做好的肉片。她像一个贤惠的小媳妇一样忙碌。

  他问她这几天旅行都做了什么,她会按时间顺序一个个讲,中间穿插一些故事和趣事。他听得很认真,不时点头评论,或者拿她的情绪开玩笑。

  秦飞结束了自己的事情,问他:「你呢?说说你吧,有什么不开心的?」

  听她说了一遍,他知道她明白了。

  秦飞边吃边看着他,但他看到他的眉毛微微挑了挑,似乎隐藏着什么。可能是工作出了问题。她不懂他的事,平时也不多问,但还是想听听他的解释。

  她把自己当成知己,安慰他:「你说吧,我在听。」

  「想安慰我?」他问。

床上亲吻喘不上气,骂老师的顺口溜骂老师的顺口溜

  她关心吃:「嗯。」

  他下去问:「怎么安慰我?」

  她很不解:「你还没说呢。」

  他停下来,不吃了,就看着她吃:「我回车上告诉你。」

  秦飞一听,立即加快了消除他面前食物的速度。

  」裴盛看着面前的空盘子,大吃一惊.你真好吃。」

  秦飞把胳膊放平,悄悄地走近他,问道:「你不怕我以后把你吃穷吗?」

  「没关系。」他看到她吃得差不多了,付了结账的钱。「你应该把我当饲养员。」

  他说这话很认真,却失去了笑话的意义。秦飞默默地对他做了个鬼脸表示抗议,但他起身伸手去摸她的头,继续嘲笑:「吃饱了,该回家睡觉了。」

  秦飞:「…」

  两人刚回到车上,秦飞还没来得及问他,那人的手机就占线了。

  电话是田琳打来的。

  猜猜对方在哪里,背景声音嘈杂,有人在吼,有人在唱。秦飞凑过来偷听,以为他会推开,但他不能在胸前移动。

  「嗯.嗯,我明白了。」他随口一说,最后说:「我去问问.先挂了。」

  放下手机,秦飞想坐起来,但他按了一下说:「林天南打电话给包厢唱歌,问我去不去。你说什么?」

  秦飞想了想,赶紧说:「去吧,为什么不去呢,热闹点没关系,我好久没唱歌了。」

  裴盛知道自己误会了,重申:「我问你男人,你允许我去吗?」

  「啊?」秦飞盘旋了一会儿,随即再次点头。「去吧,如果你去了,能不能带上家人?」

  裴盛停顿了几秒钟。突然,她的笑容变大了,她低下头,在嘴唇上印了一个吻:「是的。」

  第44章

  四十四

  裴生批准,秦飞打扮得心情很好。

  但是她忘了,他还在试探她的许可。

  裴盛发动车子,看了一眼照在镜子里的她,说:「到了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就坐我旁边吧。」

  秦飞没有压力询问情况:「他们是谁?」

  「你认识田琳,其余的都介绍给你了。有男有女,十人左右,年龄和我差不多。」

  裴生对去那里不感兴趣,但他还没有带她去见她的朋友。今天是难得的机会,不如去见见她。

  秦飞明白了,点点头问道:「你们都结婚了吗?」

  裴盛看着她,答道:「除了田琳和我。」

  秦飞笑了:「那你比他强。」

  裴盛用指关节敲着方向盘问:「哪里好?」

  他说了这些明显的废话,但秦飞知道他想听什么,他对自己的心说:「你有我。」

  他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今晚就看你的面子了。」

  她马上答应:「我是来支持你的。」

  有她撑腰,裴生想,可以这么做。

  早年一个人的时候,和朋友吃饭聚会,几乎都是聊同一个工作话题。近几年开始改为「谁结婚谁生孩子」。最后他订婚了,大家都催他赶紧结婚。得知小姑子刚上大学,就调侃他自己种了一棵小树,要自己浇水施肥才能收割。

  当时他心里想:「留着吧。养着养着,以后会对他产生依赖感。」

  是的,现在你可以拿出支架了。

  车子一路开到市里的一家高档会所。裴盛停下来,把钥匙扔给门卫,抱着秦飞进去了。

  秦飞第一次回到这样的地方,他的装饰很精致。

  一路走来,路过的熟男熟女,衣着鲜艳,勾着肩,搂着腰。

  裴盛抓住秦飞的手,对她说:「以后我只有在这里,才能来到这个地方。」

  秦飞心里明白,嘴里说:「我平时没机会来这个地方。」

  他低头看着她。

  她马上点头:「我知道。」

床上亲吻喘不上气,骂老师的顺口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