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把她的长腿扛肩上,莲蓬乳和空手指

  手机掉在地上就不能动了,但是我们刚才明明听到了手机的铃声,现在却找不到手机,除非拿走。

  我们睡觉的时候有人藏在这个遗物里吗?

  反而这让人心里觉得猛,半夜根本没有把她的长腿扛肩上睡意。

  小七环顾四周,压低了声音:「分开搜索,注意对方留下的痕迹。」现在我们可以确定,真的有人在玩游戏。我们手里有热武器。虽然遇到巨蛙只能装死,但如果遇到人,战斗力是相当大的。十九个人迅速分散在祭坛的十字口,并朝着其他三个通道追踪而去。

  刚才既然人在祭坛上,要想离开,肯定是通过其中一个通道撤离的。

把她的长腿扛肩上,莲蓬乳和空手指

  出于好奇,我和乐进正准备追上对方。那个老色狼挥了挥手,示意我们跟他回去。

  确切地说,这是我和他一起回去的标志。

  这个老变态就像是一路走来的大爷,拼命不干活。如果有什么危险的工作,他的人也会带头。这也没什么,毕竟谁跟他说他是这个团队的老大,而是主力雇佣?万一有危险,让他下面的人先走可以理解,但奇怪的是,通过这几天我的行动,我发现他不仅珍惜自己的生命,还特别珍惜我的生命。

  我和乐进不能参加守夜,这可以理解为我不信任我们,但是当有危险的时候,让我和你一起撤退就有点奇怪了。

  老色狼这么说,乐进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虽然好奇,但还是不冒险舒服点好,于是我和乐进跟着老变态撤退。

  这个老色狼把我带到这里。这并没有像我和乐进想象的那样让我们痛苦。相反,是艰苦的工作或危险的工作没有让我离开,乐进也不必搬家。

  我们三个人,在团队里,就像三个特殊的存在。

  这种特殊,是老变态造成的,他似乎怕我出事,或者怕我死。

  想来也是,他布局了二十六年,肯定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东西,怎么会轻易让我死呢?

  在撤退的路上,我不禁揣测:「这个地方应该没有别人了。有没有人莲蓬乳和空手指和你一样对虫族感兴趣?」

  老色狼虽然遮住了半边脸,但是眼睛却是锁着的,似乎在疑惑。他听到这里,慢慢地说:「自然,我的速度最快。那些对虫族感兴趣的势力还没有找到这一块。」

  我猜;「这个动作是你泄露的吗?」

  老变态不说话,大概也怀疑这种可能性。有多少人躲在暗处?如果不是对方的手机突然响起,我们可能根本找不到。

  但是很快,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把她的长腿扛肩上,莲蓬乳和空手指

  如果有人在跟踪我们,当电话意外响起时,对方会立即关机。

  但就在刚才,手机铃声响了好一阵子,好像有人打电话就没人接,就响了一会儿就挂了。

  对方显然没有隐瞒自己的意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我们疑惑间,当我们正要走出祭坛下面的通道时,之前消失的手机铃声居然又响了.

  第三章保护宝蛙王(9)

  佳能的经典铃声在漆黑的山涧响起,很奇怪。

  我们三个此刻都在祭坛下面的出口,所以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它几乎同时反应过来。声音不是从祭坛里面发出来的,而是从祭坛上面发出来的!

  我们三个同时回头向上看。当灯亮时,我们只看到一片深绿色。祭坛呈梯形,底部宽,顶部窄。外面也长满了绿色的藤蔓,但是外面没有石雕,所以我们没有花力气清理外面的藤蔓。因此,此刻,灯亮了十几下,却什么也看不见。眼睛里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藤蔓。

  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我几乎怀疑上面是不是藏着人。

  因为祭坛不高,我们打灯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祭坛顶部的边缘,边缘没有人影。当然也有可能对方在鹿台中间。

  这一次手机铃声也没人关掉,却像催命符一样一直响。我们三个面面相觑。很快,在其他方向搜索的人听到了声音,立即赶来加入。

  手机铃声又消失了。

  那个老色狼,眼神阴沉,声音缓慢,命令道:「你上去看看。如果你看到任何人,你就会被杀死。」我心里咯噔一下,但其他人已经开始拿着火器爬上神坛了。

  祭坛的四面有石阶,窄而密。另外,表面覆盖着藤蔓,踩上去容易滑倒。十九个人扛着热武器,重火力,不费力,走向祭坛的顶端。

  他们站在有灯的祭坛边上说:「没有人。」

  大勋等人走到祭坛中央查看。过了一会儿,他们喊道:「没有脚印了!」这些葡萄藤的叶子很茂盛。如果有人踩在上面,人的体重或者鞋底肯定会踩在叶子上,留下很多踩在上面的痕迹。

  没有脚印,说明没人去过。

  很快,他们发现了别的东西。小七也在上面,几个人不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随着几声惊呼,小七走到祭坛的边缘,看起来有点奇怪。他在下面对我们喊:「老板,你得亲自上来。上面有些奇怪的东西。」

  老变态闻言,二话没说,开始往上爬,而我和乐进立刻跟了上去,打算去看看。

  是什么让里奇表现出这种表情?

把她的长腿扛肩上,莲蓬乳和空手指

  随着祭坛越来越窄,当它到达顶部时,200多平方米的祭坛顶部的面积只有80-90平方米左右。我们十二个人在上面,活动位置不大。

  但此刻,祭坛中心的一个地方被清理出来,旁边堆着砍下来的藤蔓,露出一个黑色的铁疙瘩状的东西。灯光一照,我觉得有点像从大机器上拆下来的零件。

  凑近一看,他看到这个东西旁边有一个手机,老式的黑键机,下面接充电器,充电器的插头,被一圈铜线绞成一股,中间又劈成几股,其中一股在铁结里和裸线连在一起,另外几股后面缠着类似胶带的东西,黑乎乎的,带了几个球。

  我有点不好意思,说:「这是.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我蹲下身,将那手机放在手里看,紧接着才发现,这其实不是什么老式的按键机,而是一种户外专用的机型,耐摔、信号强、防水、超长待机。

  脾气暴躁的队医‘老怪’道:「看起来像个发电机,难道有人用这个在给手机充电?」

  手机充电器上连接着铜线,和这个黑疙瘩相连,看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

  「不是。」老变态突然出声,他没管那个手机,而是检查了一下那个黑铁疙瘩,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将那个黑铁疙瘩给翻了个面儿。

  灯光一照,却见那铁疙瘩底部,有很多凸显出来的字母,很像是那种印在商品底部的商标注明一类的。我以为上面是英文,仔细去辨别,却发现不是。

  英语属于字母语言,但世界上用字母语言的国家很多,看起来他们的文字和英语一样都是字母组合出来的,但实际上发音和意识都不一样,而且很多字母组合也很突兀,因此我一下子反应过来,这上面不是英语,应该是别的语言。

  「看得懂吗?」我问老变态。

  他瞟了我一眼,说道:「不是什么发电机,是信号增强装置,这种一般安装在直升机或者一些特殊机械中,但这种装置不会单独存在……」

  靳乐立刻反应过来,道:「所以,是有人想利用这个装置,增强手机信号,向外面发送信息?」

  老变态点了点头,道:「这个装置应该是从什么东西上面拆下来。」说着,他示意小齐打开手机,查看一下这地方有没有信号。

  我们没有带户外机,而是自己个儿的智能机,因为压根儿就没打算在任务过程中跟外界有所接触。这种户外机,按理说是手机中信号比较强的了,为什么还会需要信号辅助装置呢?疑惑间,小齐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紧接着她咦了一声,道:「没信号。」

  其余人立刻跟着开机,同样没信号。

  小齐将手机举高了一些,依旧没有。

  十九嘀咕道:「这年头,竟然还有中国移动覆盖不到的地方?」

  靳乐双手环胸,似乎在想些什么,闻言说道:「并不是没有覆盖到,而是地球本身就是一个大磁场,地下的结构不一样,有些地下藏有磁矿,很多矿产都会对信号产生影响。」

  十九道:「你的意思是,这神火沟的地下,可能埋藏着磁矿?」

  靳乐点了点头,道:「所以这里没有信号,这个手机的主人打开是想通过辅助设备,将信息发送出去。」说完,对我道;「打开看看手机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第三章 护宝蛙王(10)

  像这种户外的专用机,里面的内容一般不会太多,因为不是日常的随身机,自然很少会留下照片一类的东西,里面往往只会有一些信息或者少量的电话号码。

  这是新款的户外机,虽然说户外机防水,但也是分情况的,如果是扔在野外,一直经受风吹雨打,再防水的机子也得报废。

  因此根据机型和它的保存程度来看,这手机被放在这里,应该是一个月之内的事,甚至有可能就是这几天的事儿。

  从外径到达神火沟这里,最稳妥和快速的路线,就是蒙乡,当然,从其他方位也可以进入神火沟,但那要困难的多。

  如果留下手机的人,是和我们一样走水路进入的,那么小满和阿太兄妹俩应该会知道,毕竟蒙乡就那么大点儿地方,百来口人,撑船的就这兄妹俩。

  但之前小满也说过,最近并没有人走水路,更没有人会到神火沟里来,那么难道是走山路?

  这种信号辅助装置,一般都是装在直升机一类的东西上面,现在我们有些怀疑,是不是在最近,有什么人开着直升机进入过神火沟里,并且发生了意外,否则也不会把辅助装置从主体上拆下来。

  国内的空中管制是比较严的,私人直升机,也不是随便就能在天上飞的,这个手机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我打开了手机,首先翻的是通讯录,原以为刚才电话会响,是因为有人往这个手机上打电话,但现在一翻才发现,这手机通讯录竟然是空的,而且也没有通讯记录。

  也就是说,刚才并没有人打电话过来。

把她的长腿扛肩上,莲蓬乳和空手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