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好痛水要喷出来了,我被同桌摁在桌上搞

  「哎呀,没想到耿二好不容易又找了个伴。虽然是男的,但也值得庆祝。哈哈!」

  「是啊,更儿,久旱逢甘露。昨晚我们听到了你所有的哭声。」

  「是的,真的很凶!更二,屁股疼吗?要不要我帮你吹?哈哈哈!」有很多笑声。

好痛水要喷出来了,我被同桌摁在桌上搞

  「这个疯子,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前后皆可。哈!」

  「啊,你错了。更二前面的可以当摆设,后面的地方才是认真做事的地方。」

  「耿二,把裤子脱下来给大家看看。看看你和那里的人看起来是否不同。哈哈哈!」

  更儿低下头,一言不发。他心里后悔,早该知道船山有病。他应该从一开始就给洞穴增加一个程序。

  船山蹲在地上,保持着挖的姿势,眼睛耷拉着。

  「耿二,干和男人在一起不舒服吗?如果我知道你怎么样,我就会去找我哥哥了。就像我没钱找女人,我们吹灯不也是这样吗?」

  「操,辛巴尔,原来你还喜欢跟男人玩?」

  「哦,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在这样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女人也就那么几个。老子吃是个问题。怎么才能上他们?还不如找条干路。耿二,你说是不是?」

  「不是我。」

  「什么?」辛巴尔故意大声问道。

  川山扫了眼耿二,当时对这个人的感情很复杂。我想揍他,堵住他的嘴。你觉得他为什么会找这样的人当弟弟?

  「我昨晚没打电话。」

好痛水要喷出来了,我被同桌摁在桌上搞

  果然!川山真想掐死耿二,耿二正埋着头说话。

  「不是你?也许……」人们的眼睛一起看着这座山。

  这座山慢慢矗立起来。

  耿二抬起头,眼里带着紧张。你想要什么?他们太多了!

  川山踢不动他。你说这个人去哪都被嘲笑。害他这个新来的老板也跟着倒霉。

  笑的人群安静下来,然后嘻嘻哈哈的取笑耿二。

  「喂,我说大个子,你是新来的吗?没看到鑫134带你在前面吗?你是怎么和这个恶心的软蛋搅在一起的?」

  辛巴尔看了一眼船山,立刻把嘲讽的话换了出口。高大的年轻人似乎被一种奇怪的黑暗包围着,浓郁的血气穿过黑暗。这个人恐怕不好对付。辛巴尔心里暗暗掂量着。

  船山也在看第一个来挑衅的男人。新巴尔又矮又壮。脸被挡住看不见,只有一双暴露的眼睛流露出恶意。

  川山眯着眼睛,脖子上的头发微微竖起,让他觉得眼熟。这个人.想杀了他!

好痛水要喷出来了,我被同桌摁在桌上搞

  为什么?这个人想杀耿二可以理解,但是杀了他?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川山清楚地记得他和辛巴尔肯定是第一次见面。

  一手拉船山。

  川山低下了头,看见耿二向他摇了摇头。

  「和更儿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好货?」一个人不屑地道。

  川山挣脱了更儿的手。他在军营待了五年,他很清楚这个团体孤立了一个人,一起欺负了一个人。你越是对这些人摆出一副不动声色的态度,他们就越会骑在你脖子上撒野。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们看到你的时候打他们躲起来。

  更二又去了拉川山,站起来低声说:「走吧。」他也注意到今天似乎是糟糕的一天。

  船山看了看情况,对他们真的不好。虽然我很想搞清楚辛巴尔为什么要杀他,但暂时避开他也是上策。

  看到两人开始收拾东西,辛二十八原本有些紧张的眼神松了口气,笑声突然变得嚣张起来。

  「喂,你想不打声招呼就走?」

  「你想干什么?」他回头看着山,平静地问道。

  耿二突然紧张起来。为什么他有一种事出必有因的感觉?

  但是除了更二,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船山的变化。辛巴尔转头对耿二嘿嘿一笑。

  「耿二,这小子刚到,不懂规矩。你不知道吧?」

  耿二不理他。拉拉展开山裙,拖着煤篮离开。

  有几个人一看到辛巴尔的眼睛就知道了,于是立刻快步上前拦住他们。

  「想装傻做不到。这个矿本来是我们第一次去的。我们也在前面做了加固。你在后面贱,不知道给孝敬吗?」

  耿二侧身,好像怕什么似的,看着船山好痛水要喷出来了的后脑勺说:「这个矿是我先挖的。后来知道了,就一起跑去挖。」

  「哟!听着,听着,他有理由!好吧,耿二,为了在这里呆这么久,今天就不要说你了。但是身边的男生也要给一样的孝心!」辛巴尔的脸色变得紧张起来,声音也变得粗了。

  关山心中有数,这人正朝他走来。

  「你想要什么?请便。」

  「好,够光棍!」新二霸拄着锄头,不怀好意地说:「别说我欺负新人。我可以让你留下你吃的那个人。但是.你必须把西装从里到外穿在身上,包括你的鞋子。怎么,这孝道不苛刻?」

  挠了挠下巴,船山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然后笑容越来越深,最后变成了笑声。

  耿尔图打了个寒噤。

  辛巴尔等人不知道船山在笑什么,于是都愣了一下。

  这时,恰好一个站在耿二旁边的中年男子,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甚至伸手去摸耿二的屁股。他仍然说:

  「耿二,以前大家都不知道你喜欢男人。既然知道了,晚上就不用一个人睡了。晚上,叔叔会来找你吗?」

  「草裙舞!」

  半筐煤从这个可怜人的头上倾泻而下。

  船山放下煤篮,拍着手。

  耿二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一愣之后,他抱着屁股跳了三尺高。随着一声长啸,一个疯狂的脑袋向刚才那个中年人走去。

  用一个脑袋把一个人打翻在地。碰撞后,我不愿意大叫:「我不和男人睡觉!」传山暗暗骂出一句脏话。

  一片叫骂声响起。

  「庚二你干什么?」

  「臭小子想死!揍他!好好教训他一顿!」

  「打死他!打死这个软蛋!」吃了大亏的中年人嚎叫着扑了上来。

  那边看事态发展的辛二八认为机会已经来到,趁机挥手大喊一声:「兄弟们,给我上!揍这两个不懂规矩的!」

  传山冷笑一声,不等他们冲过来,他先冲我被同桌摁在桌上搞过去了。冲过去就趁人不备夺了一把锄头。一锄头就把正得意的辛二八脑子锄了个洞。辛二八捂着脑袋、满脸不信、一头鲜血地倒下。可怜他还没来得及出阴招。

  「他们杀了辛二八,不能让他们跑了!」

  死了人,宛如火上浇油。那帮人不但没有退下,反而个个红了眼睛。

  混战开始。

  叫骂声、惨叫声、噼里啪啦乱成一片。

  传山一不做二不休,也不想放过这些人。索性放开来打杀。

  军队里出来的传山疯起来像拼命三郎,又不像以往有所顾忌,加上心中怀着一股恨,出手又狠又重,且都往要命的地方去。

好痛水要喷出来了,我被同桌摁在桌上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