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我想要你自慰,一边吸奶一边扎下去好爽

  「不好意思,刘女士,你应该问问文先生,或者问问你自己,你应该更清楚。」

  「不,我永远不会放弃。我永远不会放手。她甚至已经死了,她不能得到他。他是我的。他是我刘思思。你想让我离婚。做梦吧!另外,哈哈,我也为他生了潇雅。这是无法抹去的证据。哈哈,除非他想让他老人家生他的气,他才会离开!」刘思思一边说,一边笑,眼神有些涣散。

  王律师和秘书面面相觑,摇摇头,轻轻点点头。然后,王律师说:「那么,刘女士,请等待法庭通知的到来。我们先回去吧。」

我想要你自慰,一边吸奶一边扎下去好爽

  说着,就冲走了。

  而刘思思则一瘸一拐地倒在沙发上。过了几分钟,她疯狂地砸着手边的东西,说‘砰,砰,砰!’她面前的桌子被掀翻了.

  「妈妈?你怎么了?」不一会儿,楼梯口传来文琴雅轻柔的声音,却见她穿着性感的睡衣站在楼梯口,疑惑着,看着到处都是碎玻璃,美眸里满是担忧。

  刘思思心烦意乱地抬起头,望着楼上的女儿,开始嚎啕大哭,「怎么办?潇雅,你爸爸这次是认真的。他一定会和我离婚。他讨厌我。我不想活了……」

  文琴雅快步跑下楼,来到刘思思面前,抱着她。「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又提起这个?」

  刘思思泪流满面,抽着鼻子,紧紧搂住文琴雅的肩膀。「刚才,你父亲的律师过来让我签离婚协议。他只给我们留了三分之一的财产,还威胁我说,你不签就告我。潇雅,我们该怎么办?我永远不会和他离婚,所以我宁愿死,潇雅……」

  文琴雅心里一沉,沉默了几秒才安慰她。「妈妈,别担心,冷静点,我们会想办法的。」

  「你怎么能要求我不要担心呢?法院通知随时可能到来。你我想要你自慰父亲已经做了一切。这个无情的人……」

  「妈妈,有我在,你放心吧。有祖父和他们在那里。我们明天回去见爷爷吧。爷爷们绝对不会让爸爸这么做的。先别把自己搞砸了。什么都不会发生。」文琴雅美眸中闪过一道寒光,柔和地开悟。

  刘思思只是擦了一把眼泪,平静了一点,才没有刚才的激动,一脸希冀的看着温琴雅,「潇雅,虽然你爸天天都在沫沫,他会听听你的一些意见。妈妈,请和你爸爸谈谈。也许,他不会那么坚决,好吗?潇雅?」

  「妈妈!你放心,潇雅心里有很多,我明天就去找我爸爸。」

  「那好。」刘思思吸了吸鼻子,一脸担心的看着文琴雅。「潇雅,你可以看到,如果这个人冷酷无情,他根本不会在乎他以前的情分。如果不把握,妈妈就是你的榜样。你从来没想过。慕哲为什么推迟婚礼?那个小贱人和她妈妈一样,都不是好对付的人。连你父亲都被她迷住了……」

我想要你自慰,一边吸奶一边扎下去好爽

  听到这里,文琴雅漂亮的小脸顿时凉了下来。她眼里有一丝寒光。她冷冷地笑了笑,但声音仍然柔和而湿润。「妈妈,你不应该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相信哲两个月后就会嫁给我。」

  自信的语气让刘思思安心了许多,松了一口气。「妈妈相信你,木哲一直很喜欢你。只要你好好告诉他,他不会拒绝的。」

  「嗯,时间不早了。我来帮你回去休息,明天让佣人收拾。」

  「好吧,记得明天和你父亲谈谈。」

  「你放心,我早上就去看看,然后陪你回去见爷爷。」

  ……

  第二天,一大早,文琴雅就起床了。和刘思思吃完早饭,她让家里的司机送她过去。

  「你好,小姐!」文琴雅一踏进文华丽的大厅,接待人员就恭敬地招呼她。

  「我爸呢?」文琴雅大步走向专用电梯,问道。

  「小姐,总统正在开会。你可能要等。」

我想要你自慰,一边吸奶一边扎下去好爽

  「马上给我准备一杯咖啡,我在办公室等他一边吸奶一边扎下去好爽。」秦文丫冷然对接待员说道,然后转身走向专用电梯走了进去。

  「是的,我马上让上面的人准备好。」

  一路乘坐专用电梯到顶层,穿过长长的过道,眼前是温伟达的办公室。

  「小姐,是你吗?」正在等温的秦娅想推开门进办公室,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温琴娅立刻回头,正好温伟达的秘书随行。

  「我爸?我来找他有事。」秦文看了一眼秘书,直接问道。

  「总统刚刚在开会,估计很快就会回来。」

  果然,随行秘书的话刚落,过道里就传来几声铿锵的脚步声。文琴雅抬头一看,是文伟达,身材有些单薄。

  「爸爸。」文琴雅轻声说。

  「总统!」

  温伟达目光闪烁,很快就看到温琴雅和他的随行秘书站在他的办公室前。

  「萧雅?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温说话淡然。「你吃过早饭了吗?」

  文琴雅轻轻一笑。「用过,爸爸呢?」

  温伟达点点头,走了过去,慢慢推开门,让他们进去。

  「总裁,远藤先生和星夜小姐的茶准备好了。要不要马上发?」随行的秘书恭敬地问道。

  温跨过宽大而干净的办公桌,坐在转椅上,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后答道,「好,马上送到那里。她今天应该去上班,直接寄到公司。」

  「好总统,我马上送过去。」

  说着,迅速拉了下来。

  坐在那里漫不经心地翻看手里的杂志时,文琴雅迷人的脸上突然刷出一种冰冷的意味,捏了捏手里的杂志,纸突然被她弄皱了。

  不久,一位秘书给她端来了一杯热咖啡。 「有什么事情吗?」温伟达坐在椅子里,遥遥的望了温沁雅一眼。

  温沁雅徐徐抬起头,眼神很是忧伤而沉郁,轻柔的嗓音里分明带着一些哽咽,「爸,你真的要跟妈离婚吗?昨晚,妈都哭了一整晚了,今早起来,两眼肿得跟两只胡桃似的,爸!小雅求你不要这样对妈好不好?就算之前,妈妈对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那都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我们一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不是很好吗?爸?」

  温沁雅此话一出,温伟达那张脸立刻便寒了下来。冷淡的望着温沁雅,漠然开口道,「你妈让你来的?」

  「爸!就算妈不让我来,我也会过来的,你们有没有为我想过?就算你恨妈,但也不能让我成为你们之间的牺牲品,既然你们之间的恨意这么深,当初为什么还要生下我呢?爸!我是无辜的,不是吗?」

  温沁雅双目忽然含着一些晶莹,难过的望着温伟达,自是很委屈。

  而温伟达却丝毫不为所动,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寒冷的语气夹着十二月的冰雪,「这个,你应该问你妈最清楚不过了,这个女人计谋用尽了,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得出来,一个歹毒的恶妇!」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妈呢?难道那个风莲娜就很好吗?她要是很爱你,她就不会跟别的男人生下风星夜!而妈妈呢,她是爱你的,她默默的守候了你二十多年,爸,你的心是什么做的?难道你都不会感动一下吗?妈比那个什么风莲娜更值得你去爱!」

  ‘啪!’

  「住口!」一个低喝声传来,夹着一丝隐忍的怒火,「你还没资格来跟我说莲娜!要不是你妈这个恶妇从中作梗,莲娜现在就是我的,星夜就是我的女儿!」

  风莲娜永远是温伟达的一个逆鳞,丝毫触碰不得,是关于她,温伟达便会理智丧失了一般。

  「爸!我才是你的女儿,不是吗?你怎么能这样?就算你不给妈机会,难道连我,你也憎恨吗?」温沁雅受伤而难过的望着怒火高涨的温伟达,心底不禁感到一阵悲凉。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等下还要开会,我会补偿你,毕竟,你也长大了,我跟你妈之间的结早就已经成了死结,唯有剪断,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有很多不懂,你只管过你的就是了,不要瞎掺合进来。」

  「爸!我……」

  「小李!马上送小姐回去。」不等温沁雅说上一句话,温伟达便按下电话,直接下了逐客令。

  温沁雅一身落魄的从温氏里走了出来,转过身,望着眼前这栋辉煌的大楼,忽然大笑了起来,眼底开始凝聚着巨大的黑色风暴,紧紧的握着拳头,她温沁雅永远都不会是甘于下风的,她想得到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

  天色已然朦胧,一阵淡淡的灰白色飘荡在空中,风不算很大,但只要轻轻一吹,树上的叶子便纷纷的往下落,天空显得很低很低,整个世界就是被这样笼罩在这么一片灰茫茫的沉郁里。

  空荡荡的街道上,一个黑色的身影正不急不缓的漫步着,临近冬天的季节,本来就是很冷的,偶尔从身旁擦过的行人们都已经戴上了厚厚的手套,而那个黑色的身子却依然还是紧紧穿了那么一件单薄的黑色风衣,两只素手收在风衣的衣袋里,信步闲游着。

  其实,星夜已经很少像现在一样自己出来独自晃悠了,心情有些沉郁,不是很好,这段时间,似乎都是如此,冰凉的手指时不时的擦过衣袋里的手机,眼神清澈澄明,却染有一分的怅然,沉重的脚步终于有了一些酸意,她便找了一张长椅坐了下来,淡漠的眼神,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有些熟悉的气息拂了过来。

  「你最近瘦了不少。」依然冰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温度,不是苏沐哲的声音,还能是谁的?

  星夜幽然抬起头,淡淡的望了眼前的男子一眼,很快就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似乎,最近总能轻易的遇见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这么有空了。

  挨着星夜,苏沐哲缓缓的坐了下来,淡淡的幽香伴着凉风从他的鼻下潜过,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他怎么没有陪你出来?每次总是见你一个人。」苏沐哲一边低沉的开口,一边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替给了星夜,「天有点凉,披上。」

  星夜冷淡的瞥了那件外套,波澜无惊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徐然站了起来,又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了去。

  「星夜!」

我想要你自慰,一边吸奶一边扎下去好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