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夹得我鸡巴太爽

  我打断他,冷冷地看着他:「行了,别抬头了。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大家都要想出个点子,尽快离开这里。」

  老森缓缓说道:「你知道在野外生存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不是水,不是食物。是意志力。」

  大家静下心来一起看他。

  「如果你有意志力,你有耐力,你有体力,你能挺过危险和严冬!许多人在获救前功亏一篑。是留着力气走出山,还是互相厮杀,就看你自己了。我把话说到这里。现在,如果你稍微努力一点,你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和生存的希望。」老森打了地板。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夹得我鸡巴太爽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

  大强指着我,做了个坚决的表情。他回到原来的位置,愤怒地坐下。

  我不理他,对劳森说:「家里几千个老爷,劳森是老大。现在,你最有野外生存经验了。你说呢?」

  老森看了看天空和时间:「刚才大强说的建议很好,也是我的决定。我们沿着原路回去吧,就算走得很晚,也得出去走走。」

  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人少的时候可以互相发表意见,但是人多。相反,权威的力量得到了体现。作为领导者,劳森决定每个人都应该执行这个计划,每个人都没有异议。

  我们跟着他又出发了,山绕了一圈又一圈,但时间过得很正常,从晴看到深灰色,再到乌云。光线越来越差,山风却越来越强。

  我和老黄走在最后,老黄冷得瑟瑟发抖,嘟囔着:「我就知道这样睡会好点,至少可以挡风。」

  越往前走越黑,我们的大脑麻木了。我们分不清哪个是哪个,看到一棵树在摇曳。

  老森用手电筒照着马路。我们走在山里一条狭窄的山路上,大家排成一行。现场一片漆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们队有点像老电影里追尸体的场景。道士在前面扔纸钱提灯笼,一堆僵尸在后面跳着跟着。

  也许于佳说的有道理。有鬼。我们失去了鬼魂。否则,没有意义。这是一种灵异现象。

  走着走着,前面的队伍停了下来。老森挥挥手:「来看看。」

  我们走过去,站在高处看,月亮高高地挂着。像镜子一样。月光如水般照在对面的山夹得我鸡巴太爽崖上,道人的屋檐飞上屋角,反射着月光,呈现出一种金属般的深灰色。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夹得我鸡巴太爽

  老森笑着盯着道观喃喃道:「我们又回来了。」

  气氛压抑。我们现在甚至没有惊讶和绝望的感觉。在山里走了一天,腿里灌满了铅,脑子一片空白,只想下去好好睡一觉。

  在这一天的旅行中,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交流。机械行走时,大家大概都在脑子里做了各种假设。我不能走出迷宫,回到道观。其实大家都有过这样的期待,也有过心理准备。

  这一刻,它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一个个麻木了。

  老森带我们上台阶回道观,就算再讨厌,也要理性看待问题。道观是过夜最好的地方。它避风保暖,你不能生自己的气。

  进了道观,个个无精打采,用最后的力气支起帐篷和睡袋。

  我们面面相觑,谁也不忍心说什么,钻进睡袋睡了。这一夜芬芳而沉重。我没有做噩梦。

  我们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很晚的时候,我们从睡袋里出来,睡眼惺忪,头发松散。

  大家聚在一起吃早饭。老森说:「少吃一点,大家都省一点。」

  大强很恼火。他第一次上山时,因为和我们吵架,气得浪费了很多食物。现在他剩下的最少了。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夹得我鸡巴太爽

  他知道和我们关系不好,到时候恐怕吃不下饭了。所以吃起来很省钱。我在一个袋子里吃了四五块饼干,剩下的像婴儿一样放进袋子里。

  晚饭后,我们聚在一起讨论下一步该做什么。

  老森说:「你可以少吃点,但是喝水才是生命线。而且要洗脸,不能老是邋遢。昨晚突然想到,离道观大概两里远的地方有一座偏僻的山。我记得那里好像有清澈的泉水。回头去看看吧。希望这条山涧还在。每个人都应该记住水的位置。如果真的出不来,那是我们的生命保障。」

  我们把不需要的东西都扔在道观里,反正没人偷。每个人都应该带尽可能多的水工具和废液瓶。水壶,强力包装袋等等。

  出了道观,顺着老森山路,两里地跟我们昨天出山的行程相比,真的不算什么。很快就到了。绕过一座山脊,听到涓涓细流的声音,人们大为震惊。

  水在人的意识里真的是生命之源,带着希望。听到水的声音,让人有一种看见云的感觉。

  我们继续进去吧。眼睛突然睁开,像一个光明的未来。有一个绿色的池塘,水从高处沿着石缝流淌,周围是绿草。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清澈的水,连下面石头的花纹都清晰可见。

  我们来到水边。有些人用水瓶砸水,有些人只是靠在水边,把头伸进去喝水。

  我也填了一些,入口很冷,独特的植被很甜。就像三伏天吃一个大西瓜。

  他们起初有所顾忌,但后来都聚集在水边,尽力去打水。

  老黄拍了王一下,洗了把脸。它起了鸡皮疙瘩,尖叫道:「酷。」这时,他突然碰了我一下:「看看是什么。」

  我定睛一看,草丛深处有一个黑色的东西。如果我不仔细看,我就找不到它。

  我们走进草丛,来到那东西面前,把它捡起来。

  我和老黄面面相觑。这是一台日本品牌的黑色数码相机。我按了开关,但它没有打开。应该是死了。

  我走出来摇着这个东西说:「你们都过来看看。」

  他们凑过来,看着镜头,聊起谁留下来了。老森拿在手里看了看:「应该没坏。回去有充电宝。你可以给它充电,看看里面是什么。」

  有了这个东西,大家都很好奇,水都快被打了,大家都回家了。

  回到道观,劳森翻出充电宝,接上摄像头。相机灯亮着,没坏。开始充电。

  充电一会儿,老森按下开关,屏幕闪烁,出来一张照片。

  第三百七十八章第四次露面

  我们找到的数码相机是全自动数码相机,也叫傻瓜相机,并不是单反,小巧得很,适合远途携带。相机的使用上和遗失的地点来看,相机的主人应该也是驴友。

  老森打开相机,出现的第一张照片是风景,照的相当有水平。

  这种相机性能上肯定赶不上单反,这张风景照是临山观云海,光线和构图却都是顶级的。

  我们所有人凑在一起看着。老森被簇拥在中间位置,他深吸口气,继续摁动播放键,看下一张。

  下一张照片上有两个人在向着镜头打招呼,机位很高,其中有个人还伸出了手,一看便知是这两个人在自拍。因为没有自拍杆,只能人为的用手举着相机。

  这两个人非常年轻,面白无须,青春阳光,看上去更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穿着冲锋衣,背着包,后面是悬崖,再远处是光芒四射的太阳,整张照片虽然是自拍,但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意境味道。

  「下一张,下一张。」大强催促。

  老森拿着相机,紧紧盯着这两个人很长时间,没有任何动作。

  我看出不对劲:「你认识这两个人?」

  老森点点头,深吸口气:「他们两个是表兄弟。左边的那个是哥哥,圈里管他叫大优,右边那个是弟弟,叫小优。」

  我们互相看看,谁也没说话。

  老森道:「就在去年。大约也是这么个时候,这两个人进山之后就失踪了。」

  我大吃一惊,赶忙说:「失踪的两个驴友就是这两个人?」

  老森点点头:「这件事看来大家都知道了。我参加了当时的搜索工作。驴友群、警察、亲朋好友,还有一个叫灯盟的组织,很多很多人组成了自发的队伍,进山寻找两个失踪者,都无功而返。这一对兄弟像是凭空蒸发了。」

  老黄说:「我听说这两个失踪者有一个后来在市区出现过,不知是真是假。」

  「真的。」老森说:「当时我就在现场,是我第一个发现了小优。」

  众人都抽了口冷气。

  老森说:「是中午我记得,街对面有家拉面馆,我正和朋友走过,也就是那么个瞬间,如果不回头的话可能就错过去了。我无意中侧过头,看到拉面馆门口有人正在吃面。那人穿着一身红色的冲锋衣……」

  他指了指照片上的小优:「就是他。我一眼就认出是他。我和他们哥俩关系很好,一起组织过活动。看到小优的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距离他们失踪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一点都没有消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市区?他如果真的脱险回来,应该通知家里通知群里,可谁也不知道。我赶紧拉着朋友穿过街道。到拉面馆找他,座位已经空了。」

  此刻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听他说,个个屏息凝神。

  道观的大殿中回响着老森的声音,在这个环境讲述这种往事。让人心底发毛。

  「他已经离开拉面馆了?」我问。

  老森看我。

  我赶紧说:「我听来的传闻是这样的,说他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他没有离开,当时的情况只有我知道,他还在拉面馆里。」老森说。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夹得我鸡巴太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