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恩啊宝贝自己坐上来动,太大了啊

  李氏家族的老房子里挤满了人,许多当地的黑人和白人朋友都在等着李大海「回家」哀悼。当然,其实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等着看一个像你这样的。毕竟承德江湖已经名存实亡,大家都在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宣布最后的结果。

  在院子里,江湖大佬们一个个面红耳赤,没有李大海管事,却把旧事都翻出来算总账。要么是谁抢了谁的地盘,要么是谁跟谁的小三睡了,要么是谁背了谁的七大姑八大姨被他们男人打了。总之,李福的老房子成了一片狼藉。

  对此,马只是坐在大厅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照顾他的部下布置大厅。他不想干涉江湖事务。这种令人不安的事情,相信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忍受。

  果然,门口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老房子里顿时鸦雀无声。四五十人分成两边,恭恭敬敬的低头准备迎接海爷回家。他们不是很欢迎李大海,而是欢迎像你这样的人。毕竟傻子也不能决定怎么在承德赚钱啊!

恩啊宝贝自己坐上来动,太大了啊

  门开了,一个像你一样的人拿着青蛙镜、貂皮大衣和大皮靴走了进来。

  「叶万福金安少魁!「这一幕很好笑。这些所谓的江湖大佬们,并没有先为海主哀悼,而是跪在18岁的少年面前,仿佛是前清朝的官员在欢迎这位圣人。

  第四十三章他们心中的事业

  没办法,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有钱的都是爸爸,一个个一言一行都像承德之行代表了他爷爷董的。他的话可以决定人的生死,也可以决定承德未来的江湖走向。

  当然,以后不管是谁来接替像你这样的人宣布后的海爷位置,他们都会在你这样的人离开后努力奋斗。除非,就是这个人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像你这样的人透过青蛙镜向四周看了看,来了不少人。有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都死了,还恬不知耻的对自己笑。是假死。

  他摘下墨镜,用眼镜腿指着身后,示意他们注意自己说的话。

  「见面!海师傅,回家吧!"一个像你一样的人在你的喉咙上大喊。

  随着这个声音的喊出,李家大院里到处都是真的爱嚎叫。四五十个大老爷们哭的跟死爹一样。

  「海爷啊!你早走了!我们兄弟还没来得及孝敬你!」

  「海爷兄弟一定要帮你抓到凶手,把他砍成碎片!」

恩啊宝贝自己坐上来动,太大了啊

  「海耶,你的老精神将永远活在承德人的心中,永远载入史册,永不放弃,永不勇往直前。」这些拍马屁的人越来越不靠谱了。

  「擦!真他妈虚伪。」一个像你这样的嘀咕着带头走了进来。大厅已经装修好了。别说,盲仙马晓峰在处理这些红白事上真的没有选择。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准备了四个表面涂有黑色油漆的大棺材,放在大厅中央。

  在他身后恩啊宝贝自己坐上来动,宁浩和一群想成为英雄的人抬着四具尸体,慢慢走进院子。外观是如此隆重,以满足烈士的骨骼和回家。估计他们只要把黑布换成国旗就行了。自然,李大海是承德江湖的掌门人,他的葬礼应该是这样的,这也是他来这里的原因。不然外人会笑话董家小气,以后谁给他打工?

  四具尸体被人抬进去后,原本开着的红漆门咣当一声重重关上了。像你这样的一个回头一看,以为是陈骁,或者宁浩等人,谁知他身后不远处,门口一个人也没有。

  正在布置灵堂的马晓峰听到了声音,很快用一根盲杖迎接了无与伦比的一方。无双快步上前,在他耳边低语:「瞎子,这是怎么回事?」

  「小爷,他们四个人的抱怨怎么这么重?你不觉得自从四具尸体被抬进门后,屋里的气场就变了吗?」

  「我不这么认为,但确实有点冷。哦,我想起来了。门是红色的。是不是不符合礼仪的缺失?」一个像你这样拍着后脑勺突然想起来的。这是东北的禁忌。如果你什么都不想做,怎么会在家里看到这么鲜艳的颜色?它会撞上死人。

  其实,像你这样的人,其实在进李家大门的那一刻就想到了。这个红色的画门象征着节日,上面镶嵌着金边,代表着丰富的财力。像你这样的人,把李家的旧居变成了自己的财产,自然不愿意轻易改动。

  马晓峰翻了翻眼皮,问道:「这不是关键。我问你,刚才你去派出所接尸体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嗯?你看到那个叫曼恩的小女孩了吗?我差点吓死了。我还没恢复。一言难尽。如果我在镇上没有这把匕首,我可能会造成很多麻烦。」一个像你这样简单的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恩啊宝贝自己坐上来动,太大了啊

  常小曼一直跟着一个你这样的,好像什么都没变。但是,细心的人会发太大了啊现,常小曼行为怪异,眼神空洞。

  中间,有人过来招呼她。虽然她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但谁敢怠慢叶少魁陪伴的女人?几个好东西见她脸色不太好,就冲上去开玩笑说小姑,怎么,你昨晚和我们小哥哥熬夜了?哈哈.

  江湖人平时说一些荤段子很正常,但是小满不管别人怎么说,从来不会留下一个你这样的。他脸上不怒不笑,眼睛也只是盯着你这样的一个。

  像你这样的人属于年轻时代。那时,你已经开始在江湖上崭露头角。但是,18岁的孩子成熟了,怎么才能成熟呢?尤其是在传统的丧葬习俗中,我没有马晓峰懂得多,偶尔会落后一些程序。当然,无论死者有多愤怒,都与他无关。他的身份太特殊,但其他人不一样。

  盲仙泛着眼皮,搂着任里面的白眼朝常小曼的方向看去,好像他真的能看出来。

  「老瞎子,快点。我没让你师父给你看美女,我进博物馆了吗?」一个喜欢问他。

  「进博物馆?嗯.正常的死人回来一定要进博物馆,但是他们四个.至少现在不会。让姑娘先回去休息,她不能进大厅!不然奇怪的事容易闹!」盲仙是瞎子,她已经感觉到沙耆在小满。

  「那个小个子男人?你好吗?你舒服吗?」无双回头看了看常小曼。小满的脸不是很好看,很苍白。

  她也不说话,直勾勾地点了点头,然后茫然地朝着李二毛子的房间走去。无双正忙,也没心思搭理她,便随她去了。

  院里左右两旁跪满了人,按照流程,死者入馆他们才能站起身来去献上挽联花圈,上香烧黄纸。所有人胸口都带着一朵白花,可满院子找,就是没有人带孝布,为啥,因为没有直系亲属了。

  以前老话说披麻戴孝,其实是有讲究的,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披麻戴孝,麻是指白麻,缠在头上垂在后背上的。白麻分作五种,按照长短来区分,具体长度不做解释了,最长的是血亲长子,其次是次子和长孙,再次是妻女,然后是有血亲的侄子,外甥,七大姑八大姨之类,最后的才是外友。

  在场的,只有外友,带的也就是普通的小白花,连一个血亲都没有。马啸风说这样不行,李大海本来就怨气不散,没个亲戚在于情于理都不合习俗。

  「老瞎子,老实告诉你,我不打算请李家的其他亲属了。」无双趴在他耳根子下边小声说。李家也算是大户人家了,怎么可能没有亲戚呢?七大姑八大姨之类多的是,不过无双有他自己的考虑,若是真的请来了,那这李家的祖业怎么算?

  第44章 悍匪汤疤子

  分给他们?无双的考虑很周全,李家在承德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了,姥爷早就有心清理门户,碍于李二毛子的关系一直没说什么,这次常家人灭了李家,等于是成全了董三立,无双不可能再轻而易举地扶持第二个李大海了。

  「哦,好吧,既然小爷已经有打算了,那我就想起他法子。不过我话说明白了,没有孝子贤孙披麻戴孝肯定要出事。」

  「哼哼……要是普通的白事我也不至于把您请过来了对不对?您就看着办吧,说白了,无非是给李大海冲冲门面,人都死了,还能咋地?礼数上过得去就成。」无双笑了笑说。

  「你小子呀,真不愧是三立的外孙子,浑身上下长的都是心眼子。我可告诉你,老夫可不想参与进你们这些江湖事,我只管办丧事。不过我提醒你,在场的这些人不简单,小爷一定要镇住他们,若不然,日后你在承德的生意就不好做了。你看看左手边七点钟方向,我不知道那边跪着谁,那人身上煞气很重,此人需多加防范,定是没安好心!」

  无双扭头看了看,那人他认得,四十来岁,健壮如牛,脸上有道刀疤,汤疤子是个狠茬子。姥爷说过,这偌大的热河,能压得住台面的只有李大海和汤疤子二人,因为他们祖祖辈辈都是热河人,而且这汤疤子有点优势是李大海不具备的,汤疤子的亲太爷爷就是当年热河都统府的大帅汤玉麟汤二虎!胡子的后代自然是与生俱来的匪气。

  汤疤子见无双正回头看他,咧着嘿嘿笑了笑。「小爷,我这腿脚不好,能不能不跪呀?腿都麻了。」

  汤疤子在承德是仅次于李大海的二号人物,此人心狠手辣,凭着老祖宗的威风在当地拉帮结伙,是最早期与李大海势力对着干的。直到后来,李大海有点斗不过他了,这才归顺了长春的董家。

  说实话,汤疤子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唯独董家镇得住他。这里边可是有段子呢,那恩怨都得从民国初期讲起了。

  他太爷爷汤二虎那是民国时东北出了名的悍匪,有一次跟着张作霖去常胜山给阴阳玄道拜寿,那汤二虎依旧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脾气,大闹寿宴。张作霖也不管,只是陪着阴阳玄道喝茶。

  阴阳玄道笑了笑,说二虎呀,小徒年幼时也学了些三脚猫功夫,你可愿陪他耍耍?

  汤二虎自然不甘示弱了,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二人在山巅比武台上来开了架势,他摩拳擦掌,心里叫着劲一心想冲上去一招致胜,给张作霖长脸。那时候东北的形式很微妙。

  名义上张作霖出身绿林,乃是东北江湖的大柜,可暗地里,东北胡匪们只拜常胜山一个山头。而且这几年来阴阳玄道一直有心扶持徒弟吴功耀继任盗门魁首。张作霖自然是不服。所以这场比武意义非凡,不是简简单单的比试拳脚。

  汤二虎最出名的是身板和力拔山河的气力,他抬头一看,哎哟,门前这汉子体格子竟然跟他差不多壮实,当下就留了心眼。

  咱长话短说,这场较量虽没有载入史册,可却是真真正正的标志着东北江湖绿林认可了吴功耀的魁首地位。这场较量只有一个回合,当场也是锣鼓喧天,两帮人马摇旗呐喊为自己的首领叫号加油。二人交锋仅一个回合,汤二虎那将近二百斤的大体格子竟然就被吴功耀单手高高举过了头顶。仅仅一个回合!!!!那得是多大的力气?

  自从这次比武后,汤二虎是真服了吴功耀,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多的亏,没见过这么有力气的汉子。

  后来,建国后,东北剿匪,汤二虎的后人被围困在辽西山林中,是董爷派人从中调解,打了包票给他,这才把他接回长春小避风头。

  自然的,汤家人对东北盗门感恩戴德,只要有董家一天,他们就只能甘拜下风了。

  「我看疤爷不是腿脚不便,是心里边不舒坦吧?」无双横了他一眼说道。

  「不敢不敢,您少魁爷都亲自来给海爷主持丧事了,我还有啥不敢的?您说跪着我就跪着,就算老海活着,我汤疤子也照样得跪着来见他不是?」在无双面前他不敢挑刺。

  汤疤子来李家吊唁还有另一层意思在其中,承德现在群龙无首,他是最后资格扛起大旗号令江湖的人选。他还在等,无双宣布最终的结果。不过这十八岁的少年的心眼明显超出了他的预计,李府高挂「魁星」牌,这意味着,以后就算董家把承德的生意交给汤疤子,恐怕承德市里边董家也会留人看守。他汤疤子绝不会像李大海那么自在了。

  「都他妈听见没有?小爷说了,让咱跪着就跪着,咋地,你们几个还不服呀?谁让你们没有争气的姥爷呢?不服也得跪着!」他朝左右大喊,以表示对无双的不满。

  无双瞪了他一眼,现在还不是跟他较真的时候,便问马啸风接下来怎么办。

  「小爷,没有孝子贤孙不该入棺,这尸体按照我的法子处理的话只能先暂时吊起来,让他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白天照不见阳光,晚上见不着月亮。」

  「什么?这……这不好吧?那李大海好歹也是在承德呼风唤雨的人物,明儿还会有来吊唁的人,让人看了会怎么想咱?是不是说不过去呀?」

  「老夫明确的告诉你,就算是把他们吊起来,今夜也必生祸事,先吊起来,明儿早上我再想法子。不过你最好赶紧把李二毛子弄回来。」

  无双说李二毛子肯定是回不来,现在在床上躺着连地都下不来,再说了,他回来了那我……

  「好吧,老夫懂了,小爷这步棋走的对。但是马瞎子是个阴阳先生,我只考虑丧事。」

  无双告诉他,我已经派人去长春接马程峰了,常家人对程峰有恩,我请他来也是想让他给充当一次孝子贤孙,为李大海披麻戴孝,相信李大海泉下有知也不会挑理,毕竟人家马程峰还亲手为他报了仇。

  第45章 暗藏杀机

  「最好让程峰明日日出前赶到。」

恩啊宝贝自己坐上来动,太大了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