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游泳池里被强H文

  离开站在那里的任晓,他的心怦怦乱跳,邵青刚刚洗了个澡,带着一股清香,一头栽进了他的怀里。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抓住邵青的胳膊,只觉得邵青又甜又软,声音也很柔和。

  想起自己在车里偷偷亲了邵青,任晓的心跳得更厉害了。这种心跳带着一丝甜蜜的窃笑,而且好像偷了什么东西,有些人很担心。

  任晓总算冷静下来,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当我脱下衣服扔进衣篮时,不小心看到了一条小白内裤。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我甚至不用去想这个小东西是谁。任晓脑袋爆炸的时候,脸一下子就红了。刚刚平静下来的心突然跳得更快了。一股奇怪的热气从什么地方窜了上来,迅速传遍全身——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游泳池里被强H文

  任晓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下体巍颤颤巍巍的东西,脸红的像滴血。

  ……

  第二天早上起床洗漱的邵青刷牙,看着挂在浴室架子上的内衣。她有点困惑。为什么她好像记得昨晚困得洗不动了?

  然后邵青发现任晓今天有点奇怪。他什么都说了,然后就不敢看她的眼睛了。有时他会看到他偷偷看着她。她看着他,他赶紧把眼睛转开,莫名其妙地脸红了。他的表情也很不自然。感觉他为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邵青心里觉得奇怪,但他想不出任何人会为她难过,这让他很困惑。

  临近中午,任晓把她叫进来冲咖啡,然后随口问了一句:「你今天中午去医院吗?」

  邵数了数,点了点头,道:「好,我去一会儿。」

  任晓皱起眉头,显然不高兴,问道:「你不能去吗?」

  颜青不想和任晓过多谈私事,中午是她的休息时间。任晓没有理由不让她走,只是说:「不行。」

  任晓受到重创。

  过了一会儿,邵青被任晓叫了进来。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游泳池里被强H文

  任晓站起来说:「跟我出去。」

  「啊?」邵青惊呆了:「怎么回事?」

  任晓说:「尹风请我吃饭,顺便讨论了一些问题。要不要一起去?」

  邵青的眼睛突然亮了:「你说的是负责汉代将军陵考古的考古学家尹风吗?」

  「嗯嗯」任晓扬了扬眉,然后突然说:「哦,对了,你要去医院的话,下次再说吧,不过听说他明天要飞J市,以后见有点困难……」

  邵青立即说道:「教授,请带我一起去吧!」她看了当时的汉代将军陵考古纪录片,很多细节没有公布,对细节很感兴趣。而且尹风也是中国非常有名的考古学家,有着丰富的田野考古经验。如果她能和尹风面对面交谈,她会受益匪浅。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

  任晓扬起眉毛说:「好,跟我来。」

  邵青立即拎着包跟了上去。

  没看到任晓嘴角勾起一抹成功的笑容。

  「啊?老师知道你们两个要去哪里?」张家林兄弟惊讶地问道。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游泳池里被强H文看了会滴水的段子

  任晓继续走:「出去吃点东西。」

  邵青向哥哥挥了挥手,然后迅速追上了任晓。

  「啧啧啧,这两个人不是要出去约会吧?」张家林兄弟看着他们出去,对其他人说。

  「这两个人肯定有情况。」阳光哥说:「我一定要对邵青好。如果有一天邵青真的当了老师,帮我给老师吹点枕风,我的年终奖就有望了。」

  「呸!恶心!无耻!」张家林对阳光哥的行为嗤之以鼻,然后拿起一个宋代的假瓷瓶拿在手里当麦克风采访王盛楠:「来,妹子,采访你,你同学当老师感觉怎么样?」

  王盛楠接过「麦克风」,配合得很好:「心情很复杂,但我会用眼泪祝福他们!」

  吸引了两位师兄的笑声。

  有的人开心,有的人担心。

  程维拿着一份文件,来到医院找苏怡签字。

  苏易文拿起笔时,刚接到邵青的电话。程维看着他脸上的冰山融化,露出温柔的微笑。然而,不到几秒钟,笑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只听他说:「好吧,没关系.你的工作更重要.好吧,明天见。」当电话挂断后,程维敏锐地感觉到,苏易文此时的快乐心情已经消失了。

  程维试图问:「邵青不能来吗?」

  苏怡勉强扯了扯嘴角:「嗯,她说她突然有别的工作安排了。」

  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含蓄地提醒道:「任教授似乎很关心青青。」

  苏易文微微眯起眼睛,然后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递还给了程维。

  「那苏总,我先走了。」

  「嗯。」

  程维带着文件走了,她所能做的只有这些。毕竟苏比谁都突出,不包括她的傻哥哥。

  她一走到医院门口,就接到了苏怡的电话。她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它戴在耳朵上。

  有苏怡声音有些冷:「我需要任晓的所有简历资料。」

  「好的,苏先生。」

  程维站在医院门口,手里拿着电话,微微扬起眉毛。邵青之战似乎又开始了。只是两个实力相当的男人会是最后的赢家。程维真的不能确定。毕竟他们要争夺的人不是凭常识就能判断的。

  她仍在欣赏这出戏。

  想到这里,程伟扬嫣然一笑,然后戴上墨镜,走到他停在医院门口的跑车旁。

  第96章

  尹风目前是J市某大学的考古学教授,年近六十,但头发不是白头发。他穿着中山装,精神很好。他比邵青在电视上看到的更瘦,但他也更善良,爱笑,看起来像一个善良的老人。

  我吃了三个小时的午游泳池里被强H文饭。大部分时间,与尹教授交流。提了各种问题,尹教授负责回答。他很有耐心,详细回答了他们。他睿智的眼睛不时闪现出对邵青的赞美。

  最后双方互相欣赏。

  送尹教授上车前,尹教授笑着对任晓说:「任晓,你找了个好学生!你的学生恐怕过几年就超过你了!这是一棵树好苗子,你可一定要好好培养啊!」

  任骁微微一笑。

  尹教授又对韶清说道:「小韶啊,你这种对考古的热情和求解的精神很难得,我已经很难在现在的年轻人身上看到这种热情了,继续保持,以后一定会有所成就,有什么问题,欢迎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尽所能的替你解答。另外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一定要来J市做客,也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韶清落落大方的笑着说道:「好的,谢谢教授。」

  「那我就先走了,不然赶不上飞机了!两位小友下次再会!」尹教授说完,就笑着上了车。

  任骁和韶清目送尹教授的车开远。

  任骁侧头看着韶清问:「感觉怎么样?」

  韶清眼睛亮晶晶的仰头看着他说:「受益匪浅,谢谢教授给我这个机会。」尹教授是行业内泰山级的人物,如果不是任骁,她不可能见得到尹教授,更不用说同桌吃饭尽情畅谈了。

  更何况整个过程,任骁极少插话,把所有的机会和时间都留给了她,而且向尹教授介绍她的时候,称她是他的学生,当时韶清很意外,然后是满满的感动和感激,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认可。

  任骁微扬起头,得意的一扬眉,总算是没白请这顿饭。

  当天下午,得知任骁带韶清去见了尹教授的张佳林师兄可以说嫉妒的要发狂了:「老师太偏心了!尹教授是我的偶像啊!居然不带上我!简直重色轻徒!」

  阳光师兄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节哀。咱们在这地位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早点认清这个事实吧!」

  王胜男抱着半人高的器皿模型默默路过。

  而韶清早已经回到了工作台上继续之前未完成的工作。

  都是苏文竹发过来的信息。

  一打开就是一大串惊叹号充斥眼帘。

  【韶清!!!我好伤心!!!!庄梵被拍了!!!】

  【女的好像是圈外的,两个人一起私底下一起去吃饭了!啊啊啊啊!!!好难过!!!】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游泳池里被强H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