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男朋友老叫我小贱人,弄得太凶腿合不拢

  「钥匙!你想脱离我文家!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爸爸!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我跟你没关系是什么意思?」文琴雅也咬着嘴唇,柔柔的声音不可避免的染上了一些细腻的怜惜。

  「文先生,我劝你签字。据我所知,这20年来文一直没有更早喊过爸爸。这也是他的本意。他想在离开前给你留些东西,报答你之前养育他的恩情。至于文琴雅小姐,拿到钱永远是文对你的包容和补偿。你不应该有太多的要求!毕竟你是外人!」王律师的使命感让两人的脸色大变。

男朋友老叫我小贱人,弄得太凶腿合不拢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律师!」文琴雅已经很害怕很害怕了。她之前听到过一个关于北城战争的疑问。她已经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小鸟,内心变得异常敏感。当有一些疑惑和烦恼的时候,她害怕得发抖。无非是害怕事情真的要和北城说的打起来。最近因为公益时装秀大赛被分了大部分精力,她渐渐忘记了这件事。然而心底却停滞不前。

  文先生当然不是白痴。他自然能听出王律师的言外之意。他扬起眉毛,冷冷地问:「什么意思?什么外人?潇雅是局外人吗?」

  「爷爷!」文琴雅慌了!

  而当风开始听王律师的时候,扬起眉毛很有意思,眼底流淌着一段意味深长的时光,眯着眼,看着文琴雅,文琴雅明明在颤抖,惊慌失措,若有所思的瞥着星夜,正迎着星夜淡淡无波的目光。有一扇门!现在,有很多要看的!

  这时候,王律师并没有急着解释,而是悄悄转过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莫莫,又看着这里的温伟达。他看到温伟达轻轻闭上眼睛,点了点头。随后,王律师点头回应道。

  「文小姐,我现在要向你宣布另一个事实。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坦然接受。」王律师是好心促成的。

  「这是怎么回事?」文先生等。催促了一句。

  王律师一本正经地看着文琴雅,神情很严肃,嘴巴低着。「文琴雅小姐,你和文宗不是真的亲戚。换句话说,你根本就不是文宗的女儿!」

  爸!这沉重的一击犹如晴天霹雳,让文琴雅惊得浑身剧烈颤抖。她手里的东西都掉到了地上。她颤抖的肩膀,令人窒息的疼痛和难以置信像猛兽一样突然践踏着她的身体。她疼得几乎无法呼吸。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你说什么?潇雅不是大卫的亲生女儿!」文先生显然也很惊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文琴雅!

  「不,不,我不会相信!你骗了我!你一定是在骗我!怕我顺风星夜这贱人抢文家对吧?对!肯定是这样的!肯定是这样的!你怕我抢她!我不能被骗,绝对不能被骗!爸爸,说点什么!你怕我抢她!不是吗!」恍惚中摇了摇头,他的眼睛突然变冷,「嗖!」说完一窝蜂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温伟达,愤恨的指了指平静的坐在沙发上,一盏星夜灯,嘶声大吼。

  星夜那双冷漠的眼睛冉旭扫了温琴雅一眼,好像没看见,但心底却又为她骂自己感到一阵愤怒,而那只藏在衣袖下的素手微微握着,白皙的脸庞被一股阴沉的寒意所感染。

男朋友老叫我小贱人,弄得太凶腿合不拢

  「文琴雅小姐,请不要激动。我这里有你和温先生的dna检测报告。以上数据绝对可以证明我说的是事实。你和温先生根本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你根本不是温先生的女儿!」王阳律师的报告又一次彻底粉碎了文琴雅可笑的希望!

  「给我看看!」文大师从王律师手里抢过dna报告,盯着看,翻了一遍。

  过了一会儿,「爸!」手里的报告被狠狠的扔在桌子上!

  「怎么可能!就在那天!我爱了二十多年的孙女是假的!就在那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文爵士受不了大声吼叫,举起拳头对着桌面就是一记恨拳!

  文琴雅一下子吓到地上,滚过去爬过去,抓起文件,慌慌张张地打开.

  「不,不是那样的!我是爸爸的女儿!是你!一定是你!你和那个婊子在一起!我想打探文的家庭,所以我做了一个假报告来欺骗我们!你逃不掉的!一定是你!你耍了阴谋!为什么伤害我!为什么!说出来!你告诉我!」

  文琴雅疯了,瞬间撕碎了手里的dna报告!她像一只雌性霸王龙,向王律师跑去,双手紧紧扼住王律师胸前的衣襟!在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寒光闪闪,那可怕的红绫充满了戾气,像一个从地狱逃出来的女厉鬼,疯狂地摇晃着王律师,似乎王律师会被活活吃掉。

  王律师不禁有些呼吸困难。文琴雅从来不放手!王秘书走上前,用力地拉开了文琴雅,一手把她推倒在地,王律师总算挣脱了。

  「我和刘思思的女儿其实早就去世了,出生不久就去世了。如果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要当面问清楚她。如果你签了这份文件,你就不会赔钱。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大家都没关系。」温伟达说话很平静,仿佛没有看到张铁青、温老太爷、温琴雅那张颤抖的脸,像疯女人一样倒在地上,光着牙齿咬牙切齿。

  「我绝不会同意你与文家族分离。你应该拿回这份文件!」文父亲冷然答道。

男朋友老叫我小贱人,弄得太凶腿合不拢

  「你不用签,但我再也不踏足那里了。」冷拒绝的语气没有温度。

  「你!你!好的。好的。您好!」文爸爸气得脸都红了,气也没上来。当他的目光转向时,他倒在沙发上,喘着气,看起来像是要死了!

  王秘书立刻受到了医生的招呼,很快就从口袋里找到了药瓶,并把一些药丸倒进了嘴里!

  「王书记,你先带他去看医生吧!文总是需要安静的休息!」王律师松了一口气,提醒道。 「好的!」王秘书应了一句,便扶起了温老太爷,而星夜也朝门外的保镖招了招手,很快,一个保镖便走了进来,同王秘书将温老太爷一扛,往门外走了去。

  「温小姐,你不相信也没有用,这已经是事实,我若是你,就赶紧签字拿钱滚蛋走人,不然,你也可以不签,一分钱也拿不到,照样扫地出门,签还是不签,还希望你自己掂量好!」

  王律师又拿着那份文件递到了温沁雅的面前,语气可没有那么客气了。

  温沁雅阴狠的抬起头,咬了咬唇,一手抢过了王律师手里的文件,火速的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往王律师身上一砸,冷冷的站了起来。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给害的!我要杀了你!」谁知,温沁雅却忽然的转身,像一道旋风一样的朝星夜扑了过来,一副要跟星夜同归于尽的样子,眼底的底色燃烧着地狱般狠辣的火焰。

  星夜大吃一惊,连忙一手推开了风起,还来不及做出任何的防备,便被温沁雅狠狠一撞,直接从沙发边摔了下去,被温沁雅紧紧的压在身下,纤细洁白的脖子正被温沁雅那双手恨恨的掐住了,星夜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双手根本无力招架。

  门外的保镖倒是反应很快,长腿一跨,急速冲了上来,毫不犹豫的对这温沁雅的脖子后方就是用力一劈,温沁雅才两眼翻白的昏了过去,黑衣保镖一手揪住她的衣领直接往外面拖了去,像拖着一只死猪一样,毫不手软。

  一直令温沁雅骄傲的温氏千金的光环终究被摘了下来,家不成家,甚至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这下子,也不知道算不算恶有恶报?

  「星儿!有没有怎么样啊?哪里不舒服快点告诉外公!快点!快点去叫医生啊!还愣着做什么!星儿!」风起大骇,连忙也不顾得膝盖上的疼痛,跌跌撞撞的扑了过来,一把从地上捞起星夜,慌张的开口。

  「星儿!你没事吧!」惊骇到了极点,温伟达也是直接将手上的输液管一拔,虚弱的爬下了床,吃力的朝星夜走了过来。

  ‘咳咳!咳咳!’星夜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还很是可怕,她再用力一点,她绝对就要去见马克思了!

  「没,没事!咳咳!咳咳!」星夜微微喘着气,又是一阵咳嗽声。

  「风总先喝杯水!」王律师火速倒了一杯水,送了过来,见到一身瘫软得就要跌倒的温伟达,只好轻轻的扶住了他。

  星夜深深的吸了口气,喝下了几口水之后,才缓了过来,见到风起跟温伟达他们都是一点的担心与关切,顿时心底一暖,微笑的摇了摇头,「我没事,不用担心,温叔叔,您还是回去躺着吧,你身体还很虚弱!」

  星夜话一落,王律师跟那名保镖便将温伟达抱回了病床上。

  「好了,风总,现在轮到你签了,温总愿意将温氏所有的股份都转到你的名下,你只需要签个字就行了!」王律师笑道。

  而星夜却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清冷的嗓音伴着一丝悠远,「我是不会签字的,温叔叔,您还很年轻,比起这继承的事宜,我更愿意跟您一起合作,能够开创出我们新的辉煌,不知道,温叔叔愿不愿意督促着我,提点着我?」

  诚恳的语气不带半点的做作,清澈的笑容虽然很不明显,但是却足以表明了她的决心,温伟达差点忘记了,其实,她也跟莲娜一样,有着一颗博大的天使般的心。

  最后,星夜终究还是没有在文件上签字,温伟达也没有强迫,当星夜跟风起说过几天就过来接他出院,一起回风宅的时候,温伟达就笑了……

  忙活了一番,也好久没有回军区了,今天总算可以回去了,于是,送风起回到风宅之后,星夜便独自驾着车往军区赶了去……

  ------题外话------

  星夜的亲生父亲真是是远藤大叔,温大叔连风阿姨手指头都米有碰过,亲们乃们要相信俺,8要再怀疑星夜姑娘是温大叔的女儿了,要不然,俺就让星夜认了温大叔做二爸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第两百零二章 悲伤逆流

  回到军区的时候,天边正挂着一轮淡金色的夕阳,橙色的晚霞布满了天际,萦绕着浅浅的余晖。

  战北城还没有回来,家里还很安静,星夜简单的洗了手之后,便煮了饭,虽然厨艺不行,但是,饭还是会煮的。挺长的一段时间没回来,家里依然整洁的很,那男人爱干净,只要他在家里,每周都要进行大扫除,当然,都是他自己在搞,而她,一般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搞。很多时候,总感觉,这样的生活虽然简单,但是却过得很有滋味,越是平淡的日子,若是越能过出滋味来,那才是真幸福。

  把锅里的米洗了,然后点上火之后,星夜便撤了出来,直接奔书房里。

  书房的窗是打开着的,才刚刚推开房门,一道清新的柠檬香气就扑鼻而来。依然还是他中意的香味,卷着淡淡的墨香,清风徐来,微凉,很清爽,明蓝色的窗帘有一下没一下的迎风而舞,淡淡的夕阳的余晖越过窗台,将最后的一丝温暖往房里送,柔和的金色光芒怎么看着都是让人觉得充满了希望。

  轻盈的脚步像从那细细的垂柳下扬过的风,很轻,很轻,高高的书架上已经排满了书,应该有很多是刚刚摆上去的,之前他刚刚整理出一大片的空位,想来是为了这些新书准备的,书架下的脚边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株幽兰,走近了,才隐隐约约的闻到一道清幽的兰香,她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在笑他何时竟然也有这等品味了,其实吧,在星夜的眼里,战北城同志算是一个粗人的,爪子里的那茧那么厚,人也不白,有时还会爆粗口,虽然不像战老首长那样那么尖端,其实骨子里还是流着跟战老首长一样的血,性格方面,还是隐隐约约有些像的。

  徐徐在书架前停下了脚步,纤纤素手微微一伸,踮起脚尖,随意拿过一本书,随手翻了翻,竟然是有关于心理学的书籍,可是,这书跟打仗挂钩吗?星夜不是很理解,但是似乎写得很不错,因为他用笔在上面做了很多的标注,于是,星夜索性也就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仔细的看了起男朋友老叫我小贱人来。

  暮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夕阳的不知何时退了下去,最后的一抹柔和带着一丝眷恋潜入了一片沉寂的灰茫茫之中,这天地间,便又是寒冷的黑夜,战北城依然还没有回来,电话关机了,星夜拨了好几遍的,都是一样的回答,中途,她又回到厨房,煮了菜,虽然不好吃,但是她觉得应该还是可以吃的,之后,便又回到了书房。

  可能是之前回来的时候没有跟他说一声吧,星夜此刻心底有些后悔了,其实应该先跟他说一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执行任务,或者还在哪里训练?新年一过,很多事情也接踵而来了,每个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了。

  浅浅的娥眉间潜入了一些失落,有些遗憾的从椅子里站了起来,素手微微一扬,正想把手里的书放回原处,而这时候,‘啪啪啪!’一大叠书就从书架上倒了下来,还好,后面是靠着墙的,不然整个书架都要倒了!

  没有身高的人还真是被动,星夜微微蹙起眉头,浅浅的吸了口气,便缓缓的蹲下身去,慢慢的收拾着倒落在弄得太凶腿合不拢地上那一大堆的书,一本,两本,三本……

  这时候,一个档案袋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有些诧异的将整理好的书,放到桌子上,然后再次蹲下来,将那个档案袋拾了起来,清淡的眼神一扫,原来,是一份医院的体检报告,可是上面写着的名字,竟然是她的,眸光微微一沉,便伸手拉过了椅子,坐了下来,打开了档案袋,很快的取出了里面的文件……

  今夜的夜空很美,一抹浅浅的弯月就静静地挂在半空中,朗朗苍穹里点缀着几颗寒星,晚风有点凉,夜色很清冽,远远的,就能很清楚的看见路灯照耀着的那栋美丽的公寓楼。

  一辆军用悍马缓缓的朝那栋公寓楼驶了去,很快就在楼梯口停了下来。

  车门被打开了,一个绿色的身影很快就从车上跃了下来。

  「参谋长,到家了!俺扶您下来吧!」

  「老战!老战!到家了,醒醒啊你!」是老贺那粗狂的大嗓门。

  「贺主任,俺看参谋长八成是醉得不轻了,肖师长把俺们参谋长往死里灌,还有李首长,您要是早点到,还能帮俺们参谋长挡上几杯,俺想拦都拦不住他们!」小孟同志有些自责的开口。

男朋友老叫我小贱人,弄得太凶腿合不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