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慢慢进入女儿的身体,唐婉儿

  就是有一段时间,在大街上无数耳目的注视下,文航每天读得最多的名字传到了扑火的「飞蛾」的耳朵里——「阿和。」

  Wo?

  一只「飞蛾」在她脑中闪现,拍打着她的大腿。那不是美女大师慕容赫吗?

慢慢进入女儿的身体,唐婉儿

  女人的嫉妒心很奇妙,吃不到葡萄。花钱买的时候听说是「慕容赫」的画像。我一扫眼睛,就看出她不够漂亮,不适合我。以温航才三岁,这是最出格的。我不高兴的时候,就传给了画家。「这位小姐听说豆腐厂的花是隐居在市场里的慕容贺的,与她无关。她给你这个奖励,传播消息,自己赚钱。」

  女性财富大,画师不疑异。他们感激地传播肖像。

  在各种版本的画像中,「莫花儿」的版本特别独特,引人注目。图中,雀斑密布在人的脸颊上,一对不对称的瞳孔。倒三角形的眼睛,吴琴的嘴可以宽到耳朵。从此,慕容赫丑陋的外表占据了主流。

  人们看到它,思考它,认为它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在世界上本可以辉煌的女人要避开这个世界。如果不是见不得人,为什么要躲在让世界疯狂的巅峰?

  所以,当文航的手放在那个人的手掌上时,在场男女的心都慢慢被画出来,有种花碰牛粪的感觉。

  但轻纱动了,淡蓝色像烟雾一样从车帘中渐渐变得清晰,或者说仿佛猝不及防,素颜的淡雅美颜深深印入眼帘。和睦的眼睛柔和而微笑,姿势优雅,像九天仙女一样不可侵犯,但不清高而遥远。她两眼之间有一丝淡淡的怜悯。浅蓝色连衣裙之上,银丝勾勒出山谷百合的细纹,优雅的白色披肩扫地。每一步都很平静,仿佛月色流转,光彩尽。

  在和睦身边,文航牵着他的手,面带微笑地站着,穿着淡蓝色的长袍,腰间系着一条月光锦带,袖口上戴着精致的铃兰。他的气度胜过仙女,眉心充满了远山美水的情怀。远远看去,像是一对情侣,赏心悦目,让人无地自容。

  所有人都呆滞在原地,只盯着两人携手走进大厅。把座位上的人一个个扫了一遍,然后弯着眼睛笑了笑,很干脆地抛出了一个三字的自我介绍,「慕容赫。」

  光三个字,却无端和人的感觉。

  当所有人都呆滞沉默的时候,文航平静的抱着和睦坐下。一直多才多艺的人,如果场面是场面的话从来不会说一句话,早就把站着不动的人都抛在脑后了。

  另一只手牵着手走路也就几英尺。灯光在你面前闪耀,你身边的人都在温雅的陪伴下。文航左手收紧,心跳紊乱的时候就能生出可以牵着你的手和儿子白头偕老的错觉。虚幻的蜜汁渗入心底,像是幻境。

  幸运的是,房间里的寂静很快被源源不断的新客人打破。和睦坐下来,从温航的手里抽出手掌,但他并不在乎各种反应。他只是低头给自己倒了杯绿茶,反对他的嘀咕。为什么他和自己穿几乎花哨的衣服?锦绣阁的衣服不是每种风格都有。

慢慢进入女儿的身体,唐婉儿

  文航坐在一边,漫不经心地瞥了女服务员一眼。女人心领神会,端上一壶酒,打算撤茶。

  和睦惊呆了,很快停下来。「你不用换,我喝茶。」

  文航道:「在这种氛围下,作为主人怎么能只喝茶呢?」

  和睦沉默了一会儿。「可是我现在不能喝酒。」

  说明你不能。

  文航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不再劝。他只是吩咐人用酒壶把茶倒满,然后换掉。

  和睦实际上在背后准备了一个半真半假的解释,但文浩带头发言。她想了想,又咽了回去。她磨蹭着,对文浩笑了笑。「你今天突然这么好说话,我有些不舒服。」

  文浩抬起头来。「我一直很听话。」

  和睦笑了笑,无言以对。跟脸皮厚的人说什么都没用。

  话说在和睦的另一边,空出的位置上终于坐着一个人,燃烧目的绯红色的衣服像是与难以形容的闫明卷积,腰间的玉带勾勒出蟒纹,眉眼含笑,眼眸像是无数轻纱在灯光下摇曳,一旦触碰到,人就可以紧紧的缠绕,莫名其妙的缠绵。五官精致柔和,妖而不迷人,没有任何女人味,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慢慢进入女儿的身体,唐婉儿

  和睦一直习惯于看文航,没有人会觉得更神奇,但这次他看着这个坐着的人看了很久。除了他的一个朋友,苏育生有三点相似之处。只不过是苏羽的美貌增添了一份柔弱慵懒的魅力。当她仔细看的时候,会觉得两者很不一样。她刚好又在和温航说话,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当时我也不确定,酒席就开始了。和睦不得不振作精神去应付别人的社交聚会,但偶尔他也会不自觉地瞟一眼自己。

  在这里,和睦会听从大多数人的邀请,举杯把装着饮料的绿茶一饮而尽,然后走到尽头,再环顾四周。却见那人穿着范的衣服抱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边,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出声,只是抿着嘴唇,「主人可是看上我了?」

  因为没有声音,听不出他的语气里有没有轻浮,但这似笑非笑的是余。

  和睦坚定地摇了摇头,莫名地顺应了气氛,抹了抹嘴唇,「公子名讳?」

  「我之前说过。」他扬起眉毛,用眼睛看着门口,表示他在那里说话。

  和睦突然出现,「我没听见。」

  男子卷入下唇角,神情沮丧,「被人忽略,我很难过。」

  和睦点点头,盯着他的嘴唇看了很久。看到他调侃的眼神在这沉默中渐渐变了疑惑,忍不住提起了他。「可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文航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平静如水。「这是七凤台的主人,莫公子。」

  和睦的神色微微收了收,隐约间因为这个人与苏羽的友谊和耐心有了一些牵连慢慢散去。过了很久,他向他点点头,转身不再看他。

  莫哥。

  和睦知道七凤台是墨家产业之一,传闻莫青二十七八岁,但墨公子看2012年的样子。温珩磨是可能的是这世间少数几个认识墨清本人的人,他既然承认这位公子的身份,却并不点明他的名讳。

  依着温珩喜欢用含混暗示性极强的言语,混淆视听、误导人的性子,这墨公子八成是墨清族人中的一员,而非本人吧。

  可想通了这一点,慕禾心中却并没有多少豁然,暗暗的瞥一眼温珩,低头舀了一勺呈上来的清粥。

  她自然不会要求温珩对他多坦然,毕竟现在她都打算彼此桥归桥路归路了。理智是这么想,可感知到温珩说话对自己留了三分的余地,不由又动了心思,一则是提起防备,怕他又似从前一般在她松懈之际,给个会心一击。二则,就是生生将心思扭转了个方向的纠结,想他嘴上说着喜欢,却依旧不愿坦然,想必他那喜欢也是不可信的了。

  咬着勺子,慕禾眼前忽而一顿,瞥见温珩在桌面上以茶水写着字,「不开心。」

  慕禾看了半晌,只待恰好抬眼望入温珩的眸,才晓得他是在说自己,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

  温珩继续写。」是说我。「

  慕禾云里雾里的点了下头。

  温珩瞧向这边,启唇无声,「你也这么偷偷的问我,唇语或者写字,我就都回答给你。」顿一下,补充,「你想知道的所有,都行。」

  ☆、54|5.15

  温珩突然这么说,慕禾并不是很相信,孤疑的瞅了他一阵。思量许久还是觉着机会来之不易,还是宁可信其有,指沾茶水,在桌上简洁的问了个问题。

  「墨清是谁?」

  墨家人有多少都无关所谓,外传的主事之人是墨清,她既然要问便只需挑个大头来问。

  温珩的眸光停留在慕禾的指边,并没有什么触动,甚至没多少犹豫便抬手在桌上写起了字。

  慕禾见他当真回答,不自觉微微伸长脖子朝他那边瞧去,七分保留,三分好奇的心思,在真正瞧到那周正的字迹之后,陡然空白。

  红木矮桌上的水迹规律的勾勒,显出毫无遮掩的两字。

  「苏瑜。」

  慕禾张了张嘴,想要质疑,却因为太过震惊而思绪暂顿什么都说不出口。

  温珩浅浅一笑,又写了个字,「我。「

  没有下文。

  慕禾脑中又是一阵的混乱,他?他怎么?是因为有话说开了个头,但是桌上的位置不够而没有继续写下去么?还是说,他也是所谓的」墨家人」?双重身份?

  「没骗我?」慕禾颦眉认真,开口出声,「慢慢进入女儿的身体你可不能拿这个骗我,我会非常非常生气的。」在理清混乱之前,慕禾更迫切的想知道这个震惊了她的消息的真实性,温珩越是轻描淡写,她便愈是心中没底。

  两人桌上的水迹没一阵便干了,温珩笑着,一若往常般的平静道,」没骗你。「而后在桌上一个只能同慕禾看到的角度上写道,」墨竹不知道我。」

  墨竹,应该就是指她身边的这位墨公子了。温珩说墨竹不知道他,其实便是告诉告诉慕禾不必像墨竹求证的意思,这么一来慕禾便更加不知该如何判断了,一面,或许温珩的确是有双重身份,并且是想墨竹隐瞒而只同墨清,也就是苏瑜有干系。另一面,又或者根本就是一个谎言,他这么一来便可切断慕禾探知真相的可能。

  慕禾心中也以为温珩没必要拿这个骗她,真要骗随便说一个不相识的岂不是更好?可是苏瑜……

  慕禾回想初次见到他的场景:梨镇颓败的城墙之下,他半靠在辆朴素的马车上,手中摇着把扇子,极寻常的同无处可去、抱臂坐在树下的她搭话,「这天气能闷死人了,对吧?」

  苏瑜的确是没有半点要主动搭讪的意思,这么一句说出来纯碎是因为那阵子江洋大盗横行,城门前官兵一个个在检查过路人,门口堵了不少人。烈日当头,他等得烦了就算是拎起个小花小草也可以说上半天。等门口的人一散,他就慢悠悠的的驱着马车走了,浑似不晓得自己刚才是不是跟人说了话。

  如果苏瑜就是墨清,那他留在那一小小的梨镇是为何

  说实在的,如若苏瑜当初真的是冲着她来的,便真真叫人觉着毛骨悚然了。他怎能做到如此的不着痕迹便得了她满心的信任,甚至于让她大费周章跑去洛城,去跟温珩协商一个让他做城主的结果!

  这么一思量,慕禾心中倏尔一定,难怪当初温珩在谈判之际并没有反驳她一句。原来绕了个大圈,她还是巴巴将洛城送到了他手上!

  慕禾心中涌起一阵暗火,该说是她太蠢,还是温珩的暗触四通八达可怕如斯?而他竟然还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告诉她了,倒也真是心宽。

  好吧,慕禾也知道自己是气昏了头。这等的事温珩若是不自己告诉她,而是由别人告诉唐婉儿她,岂不是会叫她的背叛感更甚?这么一想,心里头又舒服一些,缩回脖子,端端的坐正在自己的位置上。

  时阴时晴的情绪切换,慕禾也意识到自己最近情绪的波动颇为不稳定,正思量,侍女朝她一点头,呈上来一道荤菜。

慢慢进入女儿的身体,唐婉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