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校长和我在办公室啪啪,我在厨房边做饭边干了

  手术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

  简的判断应该得到证实。胎盘因重力冲击剥离,出血面积扩大,宫腔积压减少。如果有延迟,胎儿会有窒息的危险。

  子平母亲安顿下来后,简让护士通知家人。

  一切结束后,简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手术室,发现言和坐在走廊的座位上。

  她很惊讶。「你还没走?」

校长和我在办公室啪啪,我在厨房边做饭边干了

  言和站了起来。「老赵去病房了,人家高兴得忘了跟你说谢谢。」他停下来看着她。「谢谢。」

  简笑了,无法掩饰她的疲倦。「等我说谢谢?没什么,我的工作。」

  「而且你的车又脏了。」他说:「要不我给你洗车?」结尾我又加了一句「我自己卷袖子。」

  我本来打算拒绝,但被他最后一句话逗乐了。简说:「那很好。」

  车内的血腥味很重,于是简打开了车窗和车门,等车变味了,她才钻进车里。

  他们回到老赵的店里,言和说:「你等我一会儿。」

  简嗯了一声,看着他的背影,夜。

  没多久,何欢手里拿着饭盒回来了。

  「我不能在手术室里吃任何东西。太晚了。你可以将就一下。是我奶奶做的酒球。」

  简哼了一声。「我很抱歉让你洗车和吃东西。」她笑了。「我赚了很多钱。」

  言和也笑了。「做吧,该你了。」

  简真的饿了,坐在小板凳上直吃。「你不吃吗?」

  燃河水泵通电,拿起水枪开始洗车。「家里有,回去吃吧。」

  他换上雨靴,开始洗车。「你多大了?」

  「二十六。」

校长和我在办公室啪啪校长和我在办公室啪啪,我在厨房边做饭边干了

  「这么年轻就能当医生?」言和停下来。

  「我学习早,中间跳了几步。」简的脸颊鼓鼓的,嚼着汤圆。「从小学到硕士,我是班里最年轻的。」

  言和说:「年纪轻轻就被人欺负。」

  简拿着饭盒看着他。「你一定欺负过比你小的人。」

  言和:「…」他拿起刷子,水从他的指尖滑落。「牙齿锋利,嘴巴锋利。看得出来没人敢欺负你。」

  简吃得很快,拿着饭盒走了过来。「水龙头在哪?」我来洗碗。"

  言和伸出手说:「给我。」

  没等她的动作,何然直接把饭盒从她手里抽了出来,然后用水枪洗了一下,几下就干净了。

  他把碗放在一边,从车上拿出坐垫和脚垫擦干净。外平上只有一盏灯,不亮,光罩在人身上,寂静中只听见水声。

  等车洗完,何燃发现简坐在靠墙的椅子上睡着了。经过三天的紧张工作,她已经筋疲力尽了。

  言和擦干手,走过去。他发现她嘴角有糯米渣。他闭上眼睛,勾出两条上升的眼睛轮廓。简的外表并不华丽,但气质却很酷,很有魅力。

  云云没见过这么白的女人,从脸到脖子,好像一碰就能呛出水来。

  他嗅了嗅。「心好大,敢睡。」

  简不到十分钟就醒了,突然她睁开眼睛,正好赶上言和低头点燃香烟。

  暗红色的火花分配在他的指尖。他瞥了她一眼,说:「醒醒?」

  「对不起。」简坐直了,眼睛模糊不清。

  「本来以为五分钟就能把你叫醒,晚上冻人,睡久了感冒。」他点燃了自己,咬了根烟,把车钥匙递给了他。「早点回去。」

  简从凳子上站起来,却发现坐了很久我在厨房边做饭边干了的脚都麻了,重心突然不稳地绊了一下。

  何燃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她,他的手掌卡在阿珍的手腕上,那种微妙的触感让何燃的手颤抖不已。

  他说:「这不是真的,医生。你得补充一些钙。」

校长和我在办公室啪啪,我在厨房边做饭边干了

  简一边玩一边上了公共汽车。"还炖了些大骨头汤,对吧?"

  「好了,走吧。」言和挥舞着手中的香烟。「路上小心,别再闯红灯了。」

  简系好了安全带。「今天是个特例。十分钟后,老赵就会爱她了。救人的时候,一切都是次要的。」

  「咔嚓」一声,系好安全带。简对他报以微笑。「拜拜。」

  月光不能作为面具,但不能用来隐藏他眼中微微跳动的光芒。

  过了十点,市中心的路况也很顺畅。

  简有点困了,所以她腾出右手去储藏室拿木糖醇。结果她一摸就觉得不对劲。她看了一眼,愣住了。

  是钱。

  六、整齐地叠放在一起。

  里面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今天闯了三次红灯,以后可以补。

  这是他洗车时交的「罚款」。

  简盯着纸条看了很久,虽然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凶,但是字却出乎意料的好看。简的心,把纸条放回去。

  救人是她的工作。时间久了,她的工作成了本能,她随时都会那样做。

  这些都是普通的东西,没什么特别的。

  简把它放在身后,但老赵的爱人出院那天,他们手里拿着果篮来到简的办公室。

  「简博士,你必须参加这顿饭。要不是你,我老婆孩子就完了。」尽管简一再拒绝,老赵还是坚持下来了。

  阿珍连连说没有,老赵也是个有脑子的人,直接把她堵在办公室里。「我不管,你不答应我就不走。」

  简:「赵哥,别这样,真的不需要。」

  话还没说完,老赵就直接倒在了地上,表现出了很强的性格。「反正我不会走,踩了我也不会走。」

  简看着地上的大老爷们,又笑又哭,」.我不能去吗?」

  老赵几秒钟就跳了起来。「程成成,我最听医生的话了。」

  ———

  他跑了半个月,终于把坏账还给了债主。他得以弥补周六的一个深夜。

  他醒来时是九点钟。老太太正在揉面,她像一个节日的不倒翁一样裹在花大衣里。

  「等我们家的煤气烧完了,你去灌罐回来。奶奶给你煎十个春卷。」

  「吃这么多,喂猪。」刷牙洗脸。

  「喂猪真好。」奶奶蜷着背,粗短的手却十分灵活,「嫌弃我,就赶紧找个姑娘,唠唠叨叨的我也很烦的。」

  贺燃边刷牙边拧松螺丝,把空罐卸下,含着满嘴白沫:「要真找着了,您把这唠叨劲分一半给她。」

  外婆迈着小脚,端着满盆的春卷往灶边递,「你倒是找个回来啊,小狼崽子操心死我了。」

校长和我在办公室啪啪,我在厨房边做饭边干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