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程可佳,拥挤的公共车校花

  苏暖杏眼睁得大大的,「你是做什么的?心什么时候没了?不好吗?」

  叶裳死死地盯着她,「苏凤暖,你真的不明白,还是不明白?我的心已经不在了,早就被你挖走了。你挖了我的心,你的意思是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苏被噎了一下,生气地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叶裳咬牙,「嗯,你好,你不明白吗?那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话落,他突然夹紧她的手,低下头,吻上她的嘴唇。

  在她眼前的阴影下,她的嘴唇突然变得温暖而柔软,熟悉的气息瞬间笼罩了她。她的大脑突然变空了。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程可佳,拥挤的公共车校花

  -跑题了

  这是一个更,最期待的到来。有没有~夸夸我~我最可爱了~

  第九十八章最好的欺负

  叶裳的嘴唇被苏枫温暖的嘴唇覆盖时也是僵硬的。然而,有那么一瞬间,他撬开了她的牙齿,狠狠地压住了她温柔柔软的嘴唇,从她嘴里吸了口气。

  苏风暖感到嘴唇上有一种强烈的触摸,一种强烈的灼痛,夺走了她的呼吸感。与此同时,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但她感受到了这个人的强烈触动。她僵了一会儿,战栗了一会儿,突然在吃东西的痛苦中醒来,突然伸手去推他。

  叶裳狠狠地压住她,让她转身离去,但没有动。

  苏枫暖暖地想后退,却发现自己靠在一根树干上,一刻也没有觉得这棵树真该死。

  叶裳的吻带着浓浓的愤怒,铺天盖地的翻滚,苏凤暖势不可挡,身体不由得颤抖了起来,手脚似乎在这一刻失去了力气,全身的气流似乎都被他的气势所禁锢。

  眼前一片漆黑。

  苏枫温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软化了。

  叶裳的手便撕开了她薄薄的衣服,温热的手滑在她的身上,贴着她的皮肤。

  苏枫温热冰凉的身体仿佛一下子被烫伤了。她惊慌地抬起头,看着叶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叶型的另一只手已经盖在了她的身上。嘴唇仍然压着她的嘴唇,一双眼睛带着冰冷的惊愕神色看着她。

  苏风暖张嘴被嘴唇压着,却发不出来。

  叶裳的手在她身上滑开,一只手折了回来,扯下了她腰间的丝带。苏的脸色变了,她突然举起了手。似乎她的力量会在一瞬间回来,而杨的手会打在叶裳的脸上。

  叶裳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她,一点也不掩饰。

程可佳,拥挤的公共车校花

  苏风暖看着他,手刚靠近脸就停住了,轻轻颤抖,身体不停的颤抖。

  两人对视,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片冰冷,如蔓延千里的冰在愤怒,而他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夹杂着恐慌和愤怒的情感。

  四周没有风,一点动静都没有,山和树都很深,就像一片荒野。没有人被打扰,甚至没有一只兔子被看见。

  过了一会儿,叶商突然冷笑着盯着她。「你现在有什么要说的?」

  苏枫急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叶裳看着她,「你既有才华又聪明。12年前你发现我和你父亲在一起,你还年轻。从那以后,你写下了保护我的生命,以此为誓言。这些年来,你学会了武术,学习了武术,尽了最大努力把江湖握在手中。你不想让我受苦。你在荣安宫堆积金银超过国库,让我挥霍一辈子。北周时,你上战场,三步十步杀楚,夺其手寒玉佩,大败北周。论心机,看世界,看内心,谁像你一样透彻?我的心早已被你带走,握在你手中。现在,没有你,我的心空空的,你感觉不到?还是不明白?"

  苏摇着嘴,脸上顿时布满了灰。

  叶裳显然看着她的神色,勃然大怒,「但现在你觉得失败了吗?这么多年,一切都按照你的期望成功了,可偏偏我被你的心打败了?我觉得我早就应该避免和我亲近,早就不应该明确的保护我,以至于我和你失去了心,你也不能把我的心提供给我,是吗?」

  苏枫暖心无语。

  叶裳怒道,「你说话?真的无话可说?」

  苏闭上了眼睛,他极其愤怒和恼火。对于他的攻击性,她沉默了很长时间。「你.谁说我无话可说?你这样逼我,我能说什么?」

  叶裳闻言气极而笑,「所以你不能说?我现在没亲过你,也没堵过你的嘴。」

  苏风暖突然觉得雷声隆隆,喘不过气来。她用水雾蒙住眼睛,很生气。「你.你再敢欺负我,我……」

  叶裳看着她,「你好吗?又不理我?然后走开?你多久见不到我了?」

  苏被他噎了一下,差点噎死。他咬牙切齿,气愤地说:「你以为我帮不了你?」

  叶裳冷笑,「我哪敢想你拿我没辙?你要我死,就现在动手,一巴掌就能打死我。」

  苏枫暖了暖心、肝、脾、肺、肾,怒骂:「你这流氓。」

  叶裳攸地笑了笑,但她的声音仍然冷中带着恼怒。「你知道我是个流氓,是吗?我是个无赖。这些都是你教我的。当我不理你的时候,你只好靠在我面前。现在你夺走了我的心,让我为你疯狂,你却想置身事外,和别人一起走红线,善于浪漫,把我扔到一边,做梦。」

  苏枫的发热是如此的失语,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

  叶商冷冷地看着她。「喂,你和西野怎么了?」

程可佳,拥挤的公共车校花

  苏枫暖了一下额头,剧烈地跳了起来。「怎么回事?」

  「你装傻!」西野盯着她,下决心地道。「如果我们不了解,我们就会消耗和死亡。也许很快就会有人找到你,看到你我,你就知道后果了。可能没人能找到这个破地方,我们就在这里饿死,变成两块骨头。总而言之,你和我在一起。一起生,一起死。」

  苏风青筋暖额,心胆俱颤,气道:「爷上!」

  「很好,你还醒着,知道欺负你的人是我,不是别人。」叶商看着她,无视她近乎崩溃的样子,她也没松。「说还是不说?」

  苏风暖摇着嘴,突然觉得自己对叶裳已经失败了。完全失败了。偏偏她是为了保护大人物长大的,并且了解到了她的骨子里。心底生出无尽的无力。她咬着嘴唇,生气地说:「你要知道,我就起诉。」诉你,我师傅临终前,将我许给叶昔了。让我们师兄妹承他衣钵,永结风月之好。」

  苏风暖话落,叶裳整个人又阴沉了。

  他死死地瞪着苏风暖,似是怒极,放在她身上的手猛地收紧,听她痛得「咝」了一声,他依旧不放松,冷着眉目,嗜血一般地似乎要吞了她,出口的话泛着冷冽冽的寒,「就为了这个?你就程可佳弃我于不顾?」

  苏风暖瞪着他,「我何时弃你于不顾了?我嫁人与护你,根本就……」

  叶裳暴怒地打断她的话,磨牙说,「在你心里,是两码事吗?你敢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掐死你。」

  苏风暖火气腾腾上涌,仰着脖子,气道,「你掐死我好了。」

  叶裳冷冷地看着她,眸中冰封裂开,眼底火苗蹭蹭往外窜,怒极地低下头,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即便要掐死你,我也要先欺负死你,不让你好过。」

  苏风暖一噎。

  叶裳的唇又覆了下来。

  她猛地偏头,叶裳却抽回一只手,死死地扣住她的脸,准确无误地吻在了她的唇上,让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怒气席卷,带着狂风骤雨,也带着泼天恼火。

  苏风暖这次有了力气,空白不过须臾,便抬手死死地推他。

  叶裳却钳住了她的手,声音断续,「有本事你就出手杀了我,否则……」

  后面的话他没说,意思不言而喻。

  骑装的衣带本来已经被解开,如今在他手下,很快就扯开掉落,露出她内里的肚兜胸衣,他轻轻抬手,也要将之扯去。

  苏风暖这一刻才深切地感受到,叶裳是真的疯了,她不能再任由他下去,她咬牙,攒了力气,用内力震开了他手的钳制,反而自己快速地攥住了他的手,迫使他停下。

  叶裳手被钳制住,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唇下的动作却不停止,依旧贴着苏风暖的唇,将她娇软的唇瓣,口中的甘甜,毫不犹豫地吞噬了一遍又一遍。

  苏风暖感觉心魂具失,攥着他的手死死地扣住,又有那么一瞬间的无力之后,便猛地积攒起力气,将他推了出去。

  叶裳的身子被推出了三步远,晃了两晃,才勉强站稳。

  苏风暖伸手拢住了自己的衣服,狼狈地靠在树上,看着叶裳,伸手指着他,气得哆嗦,「你……你就仗着我对你狠不下心,才这般发疯地欺负我是不是?」

  叶裳看着拥挤的公共车校花她,这时的她,如被风雨摧残的一株娇花,何等堪怜娇弱。尤其是那双眼睛,那张脸,那两片唇瓣,如新枝滴露,柔艳到了极致。

  四周没有人,只有他能看见。

  对于这个突然从脑子里冒出的认知,让他的怒火攸地撤去了大半,他抬步走近她。

  苏风暖顿时怒喝,「站住,你再敢上前一步……」

  叶裳拦住她的话,脚步走上前,「你后背受伤了,我看看。」

  苏风暖愕然,尚且不明白他态度为何突然转变时,他已经来到了近前,将她身子带离了那颗大树,一把扯掉了她刚刚拢好的衣服,在她又要发恼时,将她身子转了过去,便看到了她后背被擦破的一片伤。他立即说,「后背擦伤了一大片,你身上带着药了吧?拿来,我给你上药。」

程可佳,拥挤的公共车校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