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父皇不要好痛,哎呀好紧好爽好大呀

  有那么香的房子,有那么漂亮衣服的女人。

  太子妃乔欣的裙子穿上了绣花的东西,光彩照人。她的腰越绑越纤弱纤细,肩削腰细,头发乌黑如云,笑容灿烂动人。

  「按照殿下的吩咐,我应该叫你阿姨,但是看着你嫩嫩的脸,我真的打不开。」乔欣走过来,拉着吴梅的手。「不然就和最好的名字相称了?」

父皇不要好痛,哎呀好紧好爽好大呀

  吴梅很不舒服,但还是有笑脸:「好吧。」

  乔欣看着她身后。「这是薛侧妃吗?」

  吴梅没有回答。红罗在海上。薛嘉洛朝她眨了眨眼。

  乔欣笑着挥挥手:「来。」

  薛嘉洛眼里看不到其他人。她依偎着乔欣,突然说:「挺好看的。」

  乔欣为她摘下了狐狸皮帽。「什么好看?」

  「你看起来不错。」

  乔欣割了薛嘉洛的耳朵,仔细盯着她。「你也好看。」

  乔欣和薛家洛的美是不一样的。

  前者是娇纵带来的精致优雅。无论她在哪里,那都是一座宏伟的宫殿。我无法想象她会像凡人一样活着。而薛佳劳拉的美是直白的,她的美是天生的,她不需要被任何人衬托,她不需要精心打扮,她的衣服华丽得让人窒息。当她在地上滚到眼周时,有人爱她。

  乔欣似乎很喜欢薛嘉洛。当她突然拉她的手时,她并不不高兴。她反而笑了:「怪不得人家一见钟情……」

  她的声音很低,除了薛嘉洛,没有人听得清楚。薛嘉洛的目光不愿离开乔欣。有些人很焦虑,尖叫了两次。乔欣问:「怎么了?」

父皇不要好痛,哎呀好紧好爽好大呀

  薛嘉洛低声道:「我要.我要你……」

  吴梅控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她被彼此欣赏的美景所呕吐。他们怎么会这么自恋?

  红罗急了。罗总是喜欢亮晶晶的东西。这个房间里最亮的是太子妃。

  乔欣笑得那么厉害,只好用袖子掩住嘴唇,弯着眼睛。「这个不行,我不能给你。」

  然后乔欣和吴梅聊了几句。午饭后,我请乔欣和吴梅去寺庙。

  理论上,就算乔欣不邀请跟罗同桌,也是有道理的。红罗也做好了被搁一边的准备,但是罗却不愿意绕着乔欣走,她有很大的气势去纠缠。

  乔欣像对待婴儿一样对待她,亲自把她带进内厅,看着薛嘉洛吃饭,需要喂奶。她听话得像个娃娃,忍不住喂她一勺汤。

  午饭后不久,薛嘉洛有点困了,一点一点地低着头,闭了一会儿眼睛又睁开了。

  乔欣看到她的头磕在椅子上,伸手扶了起来。没想到她探手闭眼。

  吴梅很尴尬。」薛身边的公主大病初愈。我觉得她累了。我们为什么不现在离开……」

父皇不要好痛,哎呀好紧好爽好大呀

  「没必要。」乔欣说,「我还是想和你谈谈。让她睡在这里。我们去花园吧。」

  乔欣起床前,看了一眼睡在塌上的罗。她可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安心地睡觉,什么都不用担心。她醒来时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她。

  乔欣含笑的眼神掩饰不住不易察觉的冷然,然后转身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了,暂定隔天换一次。

  ,难以忍受

  罗被一股浓浓的香味包围着,甚至在睡梦中也打了个喷嚏。当她揉揉鼻子,再想抓挠脸的时候,被一只手抓住,动弹不得。

  当她睁开眼睛时,一个男人的笑脸出现在她眼前:「醒醒?」

父皇不要好痛

  罗很笨,但她从沉睡中醒来时更笨。她想转身回去睡觉,发现她的手还在被他握着。

  一个你不认识的男人,牵着她的手。

  罗也是一激灵,想要摆脱他。她两次甩他都没有成功,眼泪差点掉下来。

  周刚刚看了薛嘉洛熟睡的脸好久。现在美女醒了,眨眨眼,皱眉撅嘴都是赏心悦目的风景。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有人能长得如此合他的意。

  周不想吓她,只是轻声哄她:「还记得我吗?上次在我另一个房间,我亲了你,你拿了我的珠帘。」

  薛嘉洛收到的好东西太多了,根本不可能记得,更不可能记得一个陌生人心不在焉的吻。她只想挣脱他的手,和陌生男人牵手意味着痛苦。周俊泽不在的时候,他的事后想法就在那里,薛家洛心里好害怕。

  周放开了她,然后把她抱在了崩溃的中间,将她团团围住。「对我说点什么,好吗?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周君则教她不能和男人牵手,但她没有教她现在这个距离是错的。薛嘉洛只觉得和他在一起很烦,一直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就像月河哄她吃药一样,薛家洛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也不看他一眼。

  周内心的一半想要顺从本能和欲望|希望,而在这种崩溃上,她将被占据并享受在她的身体之下,而另一半却在享受着一步步哄骗自己姐夫身边的公主进入诱惑的过程,而她是唯一一个能带来这种感觉的人。

  他单腿跪在塌上,身体压得更低,隐隐约约闻到了薛家洛的香香。他的眼睛盯着她红润的嘴唇,慢慢地说,「如果你不说话,我会让你哭.你不应该尝它。哭是什么感觉?周俊泽怕吃春药比不上我.想试试吗?」

  周围没人,对方是傻子。他可以尽情释放自己性情中最不能忍受的部分。薛嘉洛符合他最隐秘的爱好,让他一想到她的身份就兴奋,让他的身体躁动不安。

  他压低了声音:「你和周俊泽一个月难得有一次.如果你有,它会很快结束.你会情绪化吗.像普通女人一样……」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被褥湿透了.你的声音是什么……」

  说到后面,周的已经气喘吁吁了,他的额头抵着劳拉的额头,一只手抓着她圆润秀气的肩膀,用力地抓着,慢慢地放松。

  他还在克制,克制的唯一原因就是他派去监视周军泽的部队被一个个暴露了。他不知道周俊泽什么时候回北京,也不能保证他在薛家洛身上的印记在回北京之前就消失了。

  那一瞬间,他一般难以控制自己,乔欣一年四季都有蓝印子。

  被刚才那股奇怪的香味呛到后,罗一点也不困。她左手手指摸了摸右手指甲,好像今天哎呀好紧好爽好大呀在指甲上发现了一个白色的月牙。她盯着看了好半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了解自己。堪堪站在地狱边沿上,幸或不幸全在周景黎的一念之间。

  周景黎低头将薛嘉萝手指舔了舔,看着她的眼睛,把她手指一点点含进嘴里,用牙齿慢慢磨着咬。

  薛嘉萝因为困惑眼睛都睁大了,「咦?」

  周景黎牙齿渐渐用力,感觉到疼的薛嘉萝想把手指拿出来,他却更加用力。

  「疼……」薛嘉萝有点吓住,任何能给她疼痛的人都让她害怕。

  周景黎笑了,轻轻吻了吻她的手指,「这样就疼了吗?比这还疼的事情多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办呢?」

  薛嘉萝立即抽出自己的手,眼含惧意看他,她察觉到不安,想要起身。

  周景黎按住她,「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别急……」

  他低头下去,在薛嘉萝耳后落下一吻。

  红罗晕头转向地跟着前面侍女,本来她守在殿外等侧妃醒来伺候她,可太子妃身边侍女过来告诉她,吴王妃那边有事情要问,让她随她一同去。

  在东宫走了小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到地方,她刚开始还记着路,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从哪个方向来的了。

  薛嘉萝身边离不得人,离开这么久她心里着急,怕她醒来找不到她在东宫闹起来。

  红罗停下,鼓起勇气:「姐、姐姐……我还是回去,先看看我们侧妃醒了没。」

  侍女笑盈盈的,「马上就到了,别急,等吴王妃那边问了事情再回去也不迟,薛侧妃身边也有东宫侍女,她们定能照顾好薛侧妃的。」

  红罗哑口无言,跟着又走了几步,停下来:「我还是先回去看看侧妃吧,我们侧妃认生。」

  侍女说什么也不放她走。

  红罗各种办法用尽,甚至说了她跑得快,耽误不了吴王妃的问话也不行,她心里又惊又疑,越发坚持要回去。

  侍女无奈一笑:「好吧,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回禀一声,我们一块回。」

  侍女先走了,红罗一个人在花园里等了半天,在她转身想偷偷回去时,身后多了两个腰粗膀圆的婆子:「小姑娘还是等一等吧。」

  侍女走到湖边亭下,太子妃与吴王妃在亭中喝茶,太子妃身边侍女过来询问,给红罗领路的侍女低声将刚才的事情讲了。

  听到侍女回报,乔馨仍旧面带笑意,语气仿佛在打趣谁:「行了行了,让她回去吧,那边也差不多了,别真的欺负人家。」

  她话语坦荡,又是这样语气,吴玫只当她在说别人的事,没有在意。

父皇不要好痛,哎呀好紧好爽好大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