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带货 正文

帅哥在车上干了我,好爽好大gif

  「然后呢?」我屏息倾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王书勇沉默了很久,然后说:「你看到后来发生的事情,把它录在那个视频里了。」

  第一百六十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我不明白,」我对王书勇说,「心理学家对病人做的是心理催眠,但我看到的是活生生的视频,但有真实的洞穴,而不是想象中的。」

帅哥在车上干了我,好爽好大gif

  王书勇说:「可怕的事情在这里是可怕的,潜意识的幻想变成了现实。」

  沉默片刻后,他敲了敲烟灰:「我是一个消息灵通的人,我见过很多奇怪的事情,尤其是很多奇怪的事情,但这件事有些超出我的理解。虚幻的、潜意识的、想象的东西都被物化了。」

  「你是说,」我犹豫地说,「现实中没有这样的洞穴。是想象出来的东西,现在却出现在视频上。这个洞穴从幻想延伸到现实?」

  王书勇什么也没说:「小七,我还是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很多事情我不懂,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只能把整件事解释给你听,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我突然打了一个纪灵,杨颖好像真的有这个能力。她曾经告诉我,世界上有很多鬼,有的看不见,有的看得见。这些鬼魂会被她想象出来然后物化吗?

  我不寒而栗,如果人心里的鬼变成了真鬼,逃进现实,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王书勇看起来很累:「我累了,我得回去休息了。」

  我站起来,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孙医生在走廊里。他不敢走太远。我敲门后,他走了过来。他看着我们的脸,很认真地说:「你们不是聊得很好吗?」

  王树勇和我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好吧,」孙医生说,「老王,我带你回去休息。」

  王树勇在烟灰缸里掐灭了半根还没抽完的烟。刚要站起来,王树勇突然坐回椅子上,眼睛盯着桌子的另一边。

帅哥在车上干了我,好爽好大gif

  他盯着我刚才坐的方向,后面是一扇窗户,没什么特别的。

  孙医生反应很快,发现自己错了。他很快在身后拦住了我。他走过去轻声说:「老王,你没事吧?」

  王树勇没有说话,眼睛只是盯着它,可以看出他紧张到了极点,全身僵硬,正常的脸一下子变得青紫,像是心脏病发作。

  孙博士在他面前握了握他的手。王树勇的眼睛根本不在手中,而是盯着桌子对面的虚无。此时。他的脖子开始动了,眼睛好像跟着一个看不见的东西,慢慢的动着。

  我和孙博士顺着他的目光,下意识地看着它。什么都没有。房间里只有我们三个人。王书勇正盯着一个看不见的东西。运动规律绕着桌子慢慢向我们走来。

  说实话,我真的很害怕。房间里唯一正常的人是孙医生,我赶紧挨着他。

  孙医生厉声对我说:「快出去叫护士,快!」

  我来到门口,正要推门出去。王树勇突然喊道,他的目光集中在前面,好像那个看不见的东西已经出现了。

  他疯了似的从椅子上摔下来,滚爬在地上缩了回去,拼命地喊着:「别过来,别过来,啊~ ~」

  孙医生抱住他大喊:「出去叫人!」

帅哥在车上干了我,好爽好大gif

  我跑出去,找到了护士,讲了故事。很快一大群人围了过来,一起冲进房间控制王树勇。王叔用鼻子流泪。由于极度恐惧,他脸上的五官扭曲了。他哆嗦着说:「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红衣!」

  我心中一惊,想起山洞视频里王树勇在我面前拼命跑,被绊倒了,那个长得像杨颖的红衣女子在后面追。

  难道帅哥在车上干了我,难道她现在没有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吗?

  我毛骨悚然,躲在一大群医生护士后面,看着王书勇被控制住,送到病房。

  我走到孙医生面前,他累得气喘吁吁。我问:「孙医生,王书勇经常这样生病吗?」

  「是的。」孙医生点点头:「其他时候都正常,我们也做过检测。只要我们不生病,他就是正常的。」

  「他看到了什么?红衣女子怎么了?」我问。

  孙医生说:「没人知道他看到了什么,是病人自己想象出来的。老王粲生病时总是看见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这个女人在他的生命中随时都会出现,但是病后的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见过什么红衣女子了。有一段时间,法老觉得自己已经快康复了,不得不离开医院。当我给他看他生病的视频时,他收起了这个想法,继续住在医院里。」

  他后来说的话我没听进去,脑子一片空白。

  王树勇看到的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一定是在山洞里出现的。这个神秘的女人早就走进了王树勇的真实世界,如跗骨之蛆,她无法摆脱。

  山洞是杨颖内心黑暗的物化,那么山洞里的红衣女子是谁呢?会不会是杨颖潜意识里的自己,藏在她心里最黑暗的那个?

  我艰难地走出医院,回头看了看高楼。外面阳光明媚。我觉得有点头晕。

  刚刚看到王书勇的那一幕。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是一场噩梦。

  我大概对整件事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杨颖出了车祸,然后她有了一次非常奇怪的经历。她走进一个山洞,她就在里面。她进入了她的潜意识。此时,她有能力实现她的幻想。

  男友郭郎带她去见心理医生王书勇。王医生为杨颖设计了三种循环疗法,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是深度催眠。在这次催眠中,王医生被反催眠了。从而进入杨颖潜意识的洞穴。

  他在那里探险,一路行进到洞穴的尽头,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可怕女人。

  穿红衣服的女人一路追来,扔下王医生,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结果王医生现在就住在精神病院,一生病就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穿红衣服的女人进入了他的生活,像幽灵一样躲在黑暗里,时不时地走出来。

  理清这个脉络,我非但没有如释重负,反而觉得更加灰暗沉重,说不出有多沉重。

  整件事已经完全脱离了我的世界观,我想都不敢想。我只能用因果逻辑理出一条线。下午,我看了看手表,看到了杨颖。我对这个女人越来越感兴趣。害怕了,她在我的印象里已经好爽好大gif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谁靠近谁就会被吞噬。

  我不想去,但洋颖明明白白告诉我,这是最后一次,不去后果自负。

  她是精神病,真要豁出去做什么,我这个正常人实在是玩不起。既然是最后一次,那就去吧。

  我们约在市中心的一家肯德基见面,这是我选的地方,当初挑这里看中了这里人多,我想用人来人往来保护自己,在这样的地方,洋颖要做什么应该有所顾忌吧。

  下午我先到了,离见她还有一段时间,我要了一杯热饮等着。

  眼瞅着到约定时间,我内心忐忑不安,一会儿看到她该说什么呢?她会不会提出什么新的要求,如果要求不过分,我可以答应,只要能尽快的摆脱她。

  我发现自己的情绪完全被这个女人所左右,只要她高兴,哪怕我委屈点都没什么。我心内惴惴,莫非自己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我提醒自己,在谈判和交往中一定要把握原则,千万不能跟着人家的屁股后面走,要不然会被对方玩死。

  正盘算着,忽然看到店里所有人都不吃东西了,全都涌在玻璃上,一起往外看。我知道有事发生,跟在后面也看过去。

  窗外是市中心一条主干道,现在正值下班的高峰期,车水马龙,一辆车接一辆车。

  在大马路中间,车子不断穿梭的地方。站着一个女人,穿了身红衣服。她极为突兀地站在那里,直勾勾瞅着这家肯德基店。

  我一看到她,两条腿顿时软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她正是洋颖。

  路上一堆车子冲来冲去,她站在中间毫不避讳。大街两旁挤满了人,不少人拿着手机在拍她。

  有好心人打电话报警,还有人主动拦下车,要到马路中间去救她。

  我看得目不转睛,呼吸都要停了,她。她到底搞什么幺蛾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 鬼压床

  现在正是高峰期,车来车往,要让这么多车有序停下来,必须依靠交警,现场乱作一团,等好心路人拦下车要冲过去的时候,洋颖不见了。

  车遮挡了视线,不知她什么时候走的,所有人都懵了。大家议论纷纷,还有骂街的,说那女的是神经病。

  外面渐渐恢复了平静。我掏出手机,想给洋颖打电话,想想算了,现在一刻也不想看到她。更不想听到她的声音,恨不得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么个人。

  不管她出什么幺蛾子,我下定决心再不管她。她要真干出什么,对不起,马上报警,一点不含糊,对付这样的人就得下狠手。

  我正盘算着,手机响了,一看居然是洋颖打过来的。

  我犹豫了好长时间,还是接通电话:「你在哪?」

  洋颖说:「我到了啊,你出来,我在外面。」

  我看看窗外,人很多,看不到她在哪。我站起来推门而出:「你在哪呢?」

  「我呀,就在你面前。」她挂了电话。

  我纳闷,正左右看,忽然感觉头顶隐隐有一片黑色,恶风不善。我反应极快,迅速后退数步,只见一个阴影从天而降,正砸在地上,「哐」一声巨响,像是落下大水泥袋。

  周围的人全都吓了一跳,破口大骂,抬头往上看。肯德基上面是办公楼,窗户紧闭,高耸入云,看不出是从哪个房间扔出来的。

帅哥在车上干了我,好爽好大gif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