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干货 正文

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听到楼下的叮当声。

  她匆匆下楼,看见楼下厨房的厨房柜台上有一个瘦弱的身影轻轻撑起。

  是颜色吗?

  储浅抿着下唇。

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她看来,詹斯真的很瘦,身高也不低,看起来像是被拉了出来。筷子腿裹在宽松的裤子里,似乎她能看到突出的膝盖骨头。腰围大约一英尺七英寸?后面的肉真的不多。

  她下楼几步,打算去客厅倒水走人。

  但我刚下到一楼。

  厨房里的人影突然摇晃了几下,储浅一愣,赶紧跑了过去。

  1的“死机”。

  瘦弱的家伙啪的一声摔倒了,浅储连忙伸手去抓人,不得不甩掉身上的负重,否则小女孩将不得不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楚浅暗暗唾弃自己是懦夫,明明下定决心不再照顾这个女孩,给她点苦头吃。但没想到自己去接她还是心软,应该无视掉死。

  但是她把人们扶到餐厅的椅子上。当她刚要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女孩额头上的汗水。

  伸出手去触摸。

  天气非常热.

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章节目录的第15章

  储浅心里一突,便伸手摸了过去,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占了脑瓜子上的温度还是很热的颜色。

  而背对着他身后的厨房,盖子噗嗤噗嗤的声音响起,我走远了,看到这锅里正在做方便面,还是辣的。

  看看扔在垃圾桶里的外卖粥。她瞬间明白孩子应该是饿了,所以会半夜起来煮泡面。

  在心里,我不禁感到愧疚。要不是她刻意的刺激,她也不会生病吃不下饭,把粥扔了,现在发烧,胃病。

  咳咳,咳咳,咳咳.

  当然,内疚只是一种损失。

  她连忙关了锅,再回头的时候,椅子上的女孩正躺在桌子上,额头搁在胳膊上,乌黑的头发露出一个满头大汗的白背脖子。

  手紧紧地捂住肚子。

  储浅看不到脸上的颜色,但也大概能想到这个女孩现在有多痛苦。

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赶紧上楼拿了件外套,然后给詹斯拿了件外套,下楼帮詹斯起来。

  占彩痛得受不了,没有任何力气,只想窝着。

  被店家拉着,肚子更疼了,以为对方是故意的,又冷又冷:“你干什么?”

  楚浅哼了一声:“你又热了,免得你死在家里。当我看起来不走运的时候,仙女会大发慈悲,把你送到医院。起来!”

  听完话,脸上的怒气稍微少了一点,但还是不耐烦的和我握手。“我不去。”

  语气还是不好。

  但是没有用。

  因为她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即使被甩在后面,也像个三岁的孩子,没有任何威胁。

  楚钱乙抓住她的手,用力握着,抱着詹斯,把她的外套穿在对方的身上,和她一起去了医院。

  詹斯疼死我了,走路要费很大力气,只能把全部的重量放在浅浅的身上。

  浅储天生比色短,本身也强不了多少。颜色呢?看起来并不沉重,但当她柔软被压在身上时,并没有让她感到非常累。

  用力扶住人以免她摔倒,还要用腿用力向前。

  幸好医院不远,不然这半条命就得送上路了。

  到了医院门口,楚浅连忙招招手。偏偏今天值夜班的是,曹护士一眼就认出了楚浅和詹彩,连忙跑上来扶着詹彩离开楚浅。

  楚浅被解除了压力,软着脚坐在医院门口的接待椅上。她累得满头大汗,指着湛色对曹护士说:“她半夜发烧,又犯胃病了。快叫医生。”

  护士曹听到她的手摸詹的头,果然,温度很热。

  赶紧叫人把詹斯放到推车上,送到诊所。

  储浅疲惫的身体没有任何力气,只能瘫在椅子上。

  休息了一会儿,我就有了力气,上了五楼。

  詹瑟昨天出院了,医生安排她回原病房。看完门诊,曹护士挂上水,不解的看着楚浅才离开:“这孩子怎么又发烧了?不吃药不好好休息就回家?”

  储浅有些心虚的问道。

  不知道有没有吃药,休息肯定不如休息。

  毕竟她已经折腾她一下午了。

  “那她吃什么?急性胃炎要好好营养。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能吃,忍不住要吃。这个容易复发,到时候就麻烦了。”

  这个问题,浅储更是心虚。

  她知道詹斯吃不了辣,但是被火锅刺激到了,又因为故意恶心她,詹斯连外卖粥都没吃。

  咳咳,咳咳.

  储浅内疚的挠了挠脸颊。

  一个劲儿点头,记着“嗯”“啊”的回答。

  护士曹奇怪地看着她。

  昨天在这里住院的时候,看这个楚小姐挺好的,她很会照顾人。今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护士曹也有点忐忑,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出去了。

  人很难半夜去上班,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曹护士了。

  拖着椅子坐到吉姆身边,看着床上的女孩,盯着换水。

  ……

  或许是因为药水的缘故,詹才终于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当他醒来时,他看到了医院熟悉的天花板,然后转过头。他一直把下巴放在床边,眯起了眼睛。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床上的时间。当时钟已经过了九点半的时候,她的眼皮跳了一下。想起来。

  床上一有动静,楚浅就睁开了眼睛。

  一夜没睡,现在困得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到詹斯掀着被子要下床。

  楚浅看到她的举动,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她急忙站起来,停下来:“你在干什么?”

  “走开!”

  “不可能!你现在不能出院,除非你真的不想要你的身体。”

  储存浅得要命。

  她年轻的时候怕死,所以对一日三餐要求很严格,最讨厌的是别人把她身体搞糟,占色是她见过最好的事情之一。

  占彩停止了烦躁。

  “我重复一遍,让开!”

  “没有!”

  储浅极坚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