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干货 正文

一个宿舍全是攻一个受,性功能减退

  逢蒙一边帮着石清的小忙,一边居然偷偷观察乔楠。不,应该说是他监督乔楠的。他怕偷懒,被石清欺负。

  确保乔楠从头到尾两个小时没有停下来。洗完窗帘后,他去帮助石清。逢蒙的脸又慢了下来。

  扫了一眼屋里两个打扫床、桌子、椅子等的小女孩。逢蒙走出家门,站在乔楠洗过的四扇窗帘前。

  想到乔楠刚才的脚步似乎有点特别,逢蒙的手一伸,他就看到手掌已经黑了。

一个宿舍全是攻一个受,性功能减退

  逢蒙扯了扯嘴角,忍住把脏手往乔楠房间窗户上一靠的冲动,不断安慰自己:如果真的弄脏了窗帘,乔楠看到下次他这么吃力不讨好地洗窗帘,责任就落在青青身上了。

  他没有为了罚款而给乔楠使坏。

  洗手后,逢蒙摸了摸窗帘,惊讶地发现窗帘是半干的,尤其是在顶部,而且几乎是干的。

  顶部干燥也就不足为奇了。因此,逢蒙又摸了摸垂下来的尾端。

  尾部只露了水分,不能拧水,处于半湿状态。

  今天把这些窗帘擦干,只要再晒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挂回去,这并不难。

  逢蒙是个聪明人。看到这个现象,再想想乔楠的新做法,现在就明白乔楠的用意了。

  挂在最靠近太阳的顶端,日照最大,温度最高,而且由于重力的作用,整个窗帘里的水都在往下滴,所以顶部一定要很快干透。

  就算之前拧干了,窗帘末端也会堆积很多滴水。

  没错,乔楠根本不拧水,直接干了。在重力的作用下,当水挂在尾端,下落很多的时候,乔楠只需要挤压尾端的那部分,就可以完成整个拧水的工作。

  这么大的窗帘,别说乔楠这样的小姑娘了。即使是像他这样的成年人,拧水也是很难很难的。

一个宿舍全是攻一个受,性功能减退

  乔楠用了这么一个小技巧,不仅轻松了,还省了不少成本。

  省时省力!

  对于商人逢蒙来说,寻找员工,他愿意找到这种小聪明。

  “乔楠,你在看什么?”仔细打扫房间的石清看见乔楠瞄向外面,好奇地问道。

  乔楠回头淡淡一笑:“自己找找。”

  石清伸长了脖子,很自然地看到逢蒙,一个高级老板,正呆呆地盯着乔楠才洗过的窗帘:“我二哥在干什么?”

  “哈哈哈.”乔楠说她只笑不说话。

  逢蒙在做什么?

  他正在监督工作,想看她出丑。

  这么大的窗帘,别说绞水了,她挂起来都不容易。

一个宿舍全是攻一个受,性功能减退

  逢蒙,作为一个小女孩,她做不到。所以,你一定要问他,他可以严厉的拒绝她,让她变丑。

  对不起,她上辈子什么都做不了。她只是在母亲不断的浪费下学会了各种生活技能,保证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生活问题,都能自己完成。

  洗窗帘,一定要找个人帮你拧水。以她母亲的脾气,她上辈子会受很多苦。

  乔楠活了两辈子,遇到的人里,从来不缺逢蒙,天天等着看他的剧出丑。

  她能让这种人成功,乔楠说,那她真的辜负了上帝的爱,白白活了两辈子。

  石清扬起眉毛,不明白乔楠所说的“哈哈哈”是什么意思。

  乔楠拧着手里的深色抹布,在水里洗了洗:“别看你二哥了,赶紧干活吧,今晚尽量睡得舒服点。”打扫这个小院子累死我了。

  石清扯了扯嘴角,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不就是几个窗帘吗?不知道为什么二哥看起来这么激动。

  她应该和大JIU讨论吗?我二哥就是这个年纪,应该娶个二嫂,避免激素失调,整个人不正常。

  乔楠没有其他经验,但做家务的经验就是杠杆。

  在乔楠的分配下,她和石清是主力,而逢蒙偶尔会从中作梗,帮我个忙。

  当然,是石清能够让逢蒙采取行动。只要石清想扛重物,逢蒙肯定会出来抢他。至于其他的棱角,逢蒙擦拭工作时不会卷起袖子。

  对此,石清相当满意:“乔楠,我二哥还不错。他一直在伤害我。”

  一直看在眼里的乔楠听到石清这句话,回了石清两个字“哈哈”。

  逢蒙说这对石清来说是痛苦的。在此之前,当她在和平城的家里时,她做家务。翟哥还帮忙洗碗洗菜填饭。怎么说呢?

  乔楠摇摇头。是的亲戚,冯的地位也不低。我听说逢蒙在做生意,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逢蒙觉得这样做就够了。石清同意逢蒙爱他的妹妹,但乔楠想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的大哥翟是最好的。

  正文第903章绝不妥协

  石清点点头:“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乔楠哼了一声:“你不懂,我也不想解释太清楚,免得以后被别人惹到。你家又不是没有男人。你父亲知道。你见过我爸在家的样子。到底是好是坏,自己判断,别跟我显摆。”

  逢蒙是大老板。怎么了?翟师兄现在是球队的头头,将来也是大头,一个举国瞩目的大英雄。

  n年后,翟大哥无法保证自己对自己的态度。

  但作为队长,翟胜的身价比逢蒙高得多,他近年来一直保护和照顾自己。乔楠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乔楠觉得,这辈子,除了她父亲乔愿意替她洗亲手做的新娘汤,只有翟生愿意替她洗碗。

  乍一看,像逢蒙这样的人正坐在椅子上,等着人们给大爷送饭。

  总之,唐家云,他们三个在高富帅难得的总裁,不但不认同乔楠的眼光,反而乔楠对这个逢蒙的印象真的好不了多少。

  幸运的是,逢蒙只是石清的亲戚和大老板。他平时生意很忙,今天的帮忙只是偶尔的。

  如果逢蒙经常来看石清,乔楠说,以后逢蒙来的时候,她真的需要了解一下,回避一下。

  两个看腻了的人很少见面,是对主的一种救赎。

  “哥哥是哥哥,爸爸是爸爸。你也可以要求你弟弟做得和我爸一样好。”石清摇了摇头,她就是这样的父亲,而她的父亲只有一个女儿,她的感受是不同的。二哥没把她当女儿看。

  “K,你赢了。”乔楠投降了,石清是这样,她还能做什么?

  逢蒙对石清很好。好不好,是见仁见智。石清感觉很好,这很好。更何况和邱晨曦的关系这么密切,乔楠一下子就意识到了。难怪觉得冯的亲戚对她真的很好。其中,邱的贡献一点也不。

  乔楠在石清的狗头上涂了一层浆糊。不管她母亲上辈子跟她说的那些闲话是真是假,这辈子已经退了职,心胸开阔了,也能把石家和邱家的事情抛在脑后。

  只要师鹏还活着,石清这个傻姑娘就不需要任何人对她好。只有师鹏是没有私心,全心全意保护石清的守护神。其他的都是放屁:“最近你给你爸打了几次电话。你爸爸没有照顾你。他的工作和饮食正常吗?”

  “放心,现在我每天都给我爸打电话。如果他的秘书跟我说我爸吃的不好,我会一天给我爸打三次电话。上大学没有其他优势,打电话的时间太自由。如果我爸不想他办公室的电话被我一个人占线,那他就得好好吃饭。”跟乔楠混了这么久,石清已经混出了一点经验。

  石清不需要师鹏占据这么高的位置,这样他就可以生为高官之女。

  没有什么比她父亲的健康长寿更重要了。

  “蝎子是可以教的。”乔楠松了口气,经过这件事,应该不需要她再提醒了。

  乔楠和石清先打扫了两个人的卧室,然后是厨房,最后是可有可无的大堂。

  只是,清理完前两项,乔楠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乔楠挺直了酸痛僵硬的腰肢,然后敲了几下:“算了,不收拾了,今天做的工作至少能让我们留在这个地方。至于其他地方,我们明天打扫。先把行李搬回房间,把衣服和床准备好。不然今天睡不着。”

  好在林家院子里水电没有停,院子里的井也能用,让乔楠和石清进来了,一切都能正常使用。

  石清尽快把行李搬到房间,铺好床,挂好衣服,然后坐在椅子上:“乔楠,我饿死了。”

  中午那顿饭,早消化干净了,一点都不剩了。

  “晴,走,我请你吃顿大餐。”这一次,逢蒙又开始冒泡了。

  乔楠和石清打扫卫生的时候,逢蒙出去旅游了。现在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大堆东西,放在桌子上:“你们两个还是要在家里合伙开吧?你应该用这些东西。”

  逢蒙跑到超市,向超市里的人寻求帮助,这样超市里的人就把厨房里用的所有调料都拿了进去。

  石清根本不会做饭。这些东西买了以后,一定是乔楠用的。

  乔楠做饭,只是坐着吃,这样的事情,冯一家人还是要看看的。

  “二哥,你真好。”这又省得她和乔楠一起跑:“乔楠,我们一起大吃一顿,我二哥请你。”

  乔楠翻着白眼:“我不是你。我没有多少精力。我累坏了。如果你不去,就去吧。我就随便找点东西在家吃,处理一下。”她是真的不愿意面对冯家和这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