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热门技术 正文

两女一男玩三人行,姐妹俩的客人

  看来运气变了。在颓废当中,两人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毒是镶嵌在妹子戒指上的宝石。

  不得不说玩这一手的人都有些黑。修真界的空间戒指总是很华丽,如果你设置了一个对功能没有影响的宝石也不会引起注意。戴着这个戒指的姐姐,随着时间的推移吸收了宝石释放的毒素。她在离散联盟逍遥的时候,因为灵气的过度使用,体内防御空虚,毒素爆发。

  万幸的是,荒村毒石有解药,宫姐姐的毒也解决了。然后他们出发去那个秘密的地方。

  遇险的美女,一路帮她的男人,场面多浪漫。心思细腻的妹子会觉得这是上天给她的对的人吧?即使龚保持了一定的冷静,并没有完全陷入其中,但还是难免要动一动。

  然后随着寻找秘密的回头路,主角只挑了对自己有用的,其他的都还给龚,也让妹子的好感大增,最终确定了暗恋的感觉。

两女一男玩三人行,姐妹俩的客人

  可惜在妹子准备表白的时候,傻球直接说要追求更广阔的境界,问龚丹想寻求突破去哪里。龚岳红看出来了,这是一个注重修养的人。三秀团基本稳定后,她又贴心地写了一封推荐信,把秋介绍给了东域的丹会。

  可悲的是,因为她的责任,她不得不留在三秀联盟。看到邱的才华,她相信他能通过屏障林的考验,进入中州。

  而且去了中州出家,几乎再也没有回来。

  虽然原著中描述的龚的姐姐是带着微微的笑意准备的,但周启然觉得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这个女孩的心情不会太好。

  现在.

  周启然认为傻蛋比原著里的聪明多了。毕竟原著中的傻球还在独自思考一些有毒的药物,才意识到公美子是慢性中毒,可以从自己的财物中寻找毒药。

  现在,傻球有了这样一点意义。

  这个房间是村民给宫红月的。他们也担心宫红月长期看不上这么空的房间,但是宫红月中毒受伤了。自然也就没有其他意见了,她就留在这里,偶尔出来帮村民解决一些麻烦,报答他们的好意。毕竟她虽然力量锐减,精神力量萎靡不振,但还是可以做一些小麻烦的。更重要的是,她可以用一些和尚的东西来改善村民的状况。

  她当然会关注,但不会干涉他们原本的生活状态。毕竟还有别的和尚凡人。

  “毒药不一定要口服才能生效。”听了龚的中毒情况后,邱冷静地分析说:“如果你想制造毒药,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分散到空气中,让你和对方取得联系等。没必要口服才能生效。”

两女一男玩三人行,姐妹俩的客人

  “但是散到空气中的有毒药物对凡人更有效。毕竟和尚再笨,也会有一层气场保护,很容易隔绝毒。”邱动了动桌上的茶杯,接着道:“要想为修士效力,要么是一种特别厉害的毒药,一碰就会发作,要么是材料珍贵,专门针对修士的保护光环。但你身上的毒基本不会是这个毒。那种药多半是一次见效的药,你是长期潜伏的毒药。”

  “是这样吗?”宫红月微微睁开眼睛,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关注。她认为自己体内的毒素应该藏在某种饮食中,但邱的这番话使她开始怀疑自己。

  不是吗?

  "除了口服,还有一种方法更方便."邱对说:“就是让你天天接触毒药。久而久之,毒素就会积累。”

  "关闭."

  一提到这个词,的脸就微微红了起来。邱看到的时候,他正忙着呢。“不应该在你衣服上。”

  有什么不好的误会就不好了。

  “和尚的灵衣大多有自洁的规律。如果中毒了,可以很容易地把它们当成泥土清除,和尚也不会让衣服随意伤害到别人。所以毒药不应该在你的衣服上。"

  宫听了,松了一口气,道:“道友广识,红月肯拜。”

  “没必要。”邱微微一笑。“都是真君教的。”

  “真的?”龚没想到真的会教这种东西,不过想想他一贯的作风似乎也不奇怪。当邱说这话的时候,龚对他的信任度又上升了好几层。

两女一男玩三人行,姐妹俩的客人

  毕竟那是袁颖的经历。总是有可靠性的。

  听了上面全程的周启然,感觉有点痒。

  这种东西是谁教你的?明明是你小子自己去研究毒药了。

  朝我扔锅好玩吗?

  周启然的眼睛微微一跳,隐隐有蓄势待发的样子。系统看到数据,忙着安抚。

  【当他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你不是抱着积极的态度吗?】

  【所以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算作你教的?】

  “系统,你的神逻辑是什么?”周启然大叫,“我现在忍不住想把球射了。我该怎么办?”

  【……】

  【……】

  【.凉拌沙拉。】

  系统沉默了很久,才出现了冷淡的回应。

  周启然感觉空气安静了几秒钟。

  【根据资料,过一会儿,暮玉就会醒来。】

  看到周启然真的是无聊,又受不了做事的心情。系统只能按照他的思路去寻找他会感兴趣的数据。

  周启然本来是打算让球引发和宫红月的会面然后离开的,但是木鱼的出现让他停了下来,好奇后面的发展。毕竟,对于周启然来说,似乎他更喜欢用自己的眼睛去见证事物的发展,而不是听自己的描述。

  怎么说呢?周其然扰乱剧情的能力超出了系统的想象。罗救了而没有沦落到擂台上。现在有一张西域地图。老板从未去过西部地区。它不但没去西域,还在西域的村落里和主角的后宫成员聚会,看起来关系还不错。

  怎么说呢?这是意想不到的发展。

  周绮然的心情注定和她不一样。当周启然发现剧情有这么大的偏差时,他想到了如何让事情变得更有趣。系统需要面对的是越来越多的混沌数据,越来越难读取。

  从最开始到现在,数据的解读似乎陷入了瓶颈。除了“主角死了,世界就毁灭了”之类的规则,她没能解读出很多其他类型的规则。

  底部的两个人已经开始寻找毒药。

  因为邱已经专门研究过毒药的特性,甚至还用藏毒制成了丹药,他对毒药的识别能力可以说是大大提高了。在宫红月,戒指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检查了一遍。确认上面没有毒之后,邱的目光就盯在了龚红月的身上。

  龚:

  摘下耳环,摘下头饰。贡红月把身上所有的饰物都卸下来,放在桌子上,让秋看个一二。最后,她犹豫了几分钟,终于决定取下空间戒指,放在桌子上。

  在巢穴中,黑蛇移动了它的身体。

  邱看到桌上的空间戒指没有露出任何其他表情,仿佛它只是一个普通的装饰品。在检查了耳环和头饰等小物件并确定它们没有中毒后,邱终于拿起了空间戒指。

  周启然来了点精神。

  拜托,这是事实。

  快看看是什么毒,然后解毒!

  刷侦探片的人基本都是这种心情,除了发现没注意的细节。

  到了窝里,黑蛇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的是龚对面坐着一个人,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这时,龚浑身是毛,全身是饰,还有戒指,好像是放在桌子上的,对面的人可以随意享用。

  丢了一会儿,下一会儿,身体一缩,直接弹了出来,直奔桌子。

  他们俩都被突如其来的阴影吓了一跳。

  巨蟒趁机回头,打开蛇口,夺下邱手中的戒指。他抢完之后,把它摔到旁边的墙上,砸了一个坑。

  “啊……”龚立刻反应过来,拢了拢头发,抓住了黑蟒,说道,“莫宇,别紧张,邱道友是来帮我们的。你不是刚和他一起去的吗?

  秋天.

  夕阳玉对这个词很敏感,几乎是条件反射。用坚硬的身体,掰开宫红月的手,似乎在转向秋博雨。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星蟒张开血盆大口,似乎在攻击身边的青年。青年微微愣住,正要用手段保护自己。他看到天花板突然裂开,一个气场掌从天而降,直接遮住了星蟒。因为力量太大,桌子被压成碎片,黑蟒被埋在里面。

  两人都被冲力冲到了一边,连连咳嗽。

  龚岳红慢了下来,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赶紧起身,“莫宇!”

  看得出来她真的很担心星蟒。

  邱并不着急。透过顶部的洞,他看到了外面的天空和空中明显的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