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热门技术 正文

逆天邪神神曦之辱/老子听你声音都想上你

  几个工人拿着铁锹和铁钎围在一起,其中两个煞费苦心地把工头拉起来,帮他在火边的砖头上休息。

  “你们想过来看看吗?”我把黑色绣花布袋绑回去,目光扫过这些建筑工人。

  他们面面相觑,下定了决心。最后,他们看着工头张,他几乎被吓出了毛病。

  “看着我?”工头的声音还在颤抖。他坐在炉火旁,但他的身体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他的脊椎麻木了。好像有什么东西爬到他背上,知道有什么东西存在,但是他的眼睛就是看不见。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二蛋,跟他说说这几天的事?”工头指着其中一个看起来很聪明的小个子男人说。

逆天邪神神曦之辱/老子听你声音都想上你

  “张哥,老板不是说要放下吗?你跟别人说,要是传出去,以后谁敢在这里买房?”

  “如果你说出来,你就说出来。怎么这么多屁?”

  小个子不情愿地走到我面前,先是偷偷看了我一眼:“你真的是道士吗?”

  “言之有度,风水老实,妖之入魔,样样精通。”我的脸没有红心跳动,所以这些人估计是被我的气场震惊了。他们把铁钻和铁铲收起来,和我一起坐在火炉边。

  “其实这件事也很邪恶。”两个蛋看到几个工人都不愿意说话,只好硬着头皮把这几天发生的怪事说了出来。

  “我们上个月接到了推动郭村建设新农村的任务。原计划一周工期,但一家不同意搬迁。为了赶上工期,只能先推别的房子,没想到刚到第三天就出事了。”

  发现尔丹脸色不对,问:“怎么回事?详细说。”

  “死人。”两个鸡蛋多,连周围几个工人的反应都很奇怪:“我们的叉车推楼的时候,司机搞错了,直接冲进住户家。结果,住在房子里的一位老太太当场被压死。”

  “我怎么没在报纸上看到这个?”

  “开发商省钱,上上下下。况且老太太身边没有孩子,也没有亲人。据我们老板说,她死了就死了,也减轻了国家养老的负担。”

逆天邪神神曦之辱/老子听你声音都想上你

  “这他妈的是什么?”我眉头一皱,出了人命就轻描淡写了,怪不得会经常出事。

  “我们也觉得我们做得太多了,但我们的老板与江家族是合作关系。谁都不敢得罪。村民拿了钱后都闭嘴了,所以外面的世界不知道这个。”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我们以为这就完了,谁知道自从老太太去世后,工地上已经发生了三天的事故。”

  “脚踏两只船是小事一桩。两周前挖地基的时候,一个哥哥突然疯了,跳进了搅拌机。当时大家都吓傻了。当我们把他弄出来的时候,人们再也做不到了。"

  “后面还有更奇怪的事情,尤其是晚上,守卫钢筋建材的兄弟们总能看到一个黑影在工地上走来走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小偷或者路过的村民,但前几天我值班的时候,因为好奇就跟着他在工地转悠。你能猜到黑影最后停在哪里吗?”

  “你在哪里停下来的?”

  "被压垮的老太太曾经住过的老房子!"二蛋说他眼神有点紧张,旁边的火很难驱散他的恐惧:“黑影在废墟里,双手拉砖,刨,刨!”

  “当时我没想那么多,但我很惊讶。走近一看,发现黑影穿着二三十年前的老式黄褐色外套。它被紧紧地包裹在炎热的天气里。我正要走近时,黑影刷不见了。”

  两个彩蛋手舞足蹈,说了句正经话:“后来我跟张哥反应了。大家都要求前村民知道,这位老太太为了守护去世20多年的妻子,执意不肯搬家。”

  我眯起眼睛,听着两个鸡蛋的意思,里面似乎隐藏着因果。

逆天邪神神曦之辱/老子听你声音都想上你

  “老太太二十多年前病死,后葬于此郭村下。”

  “所以,你的强拆间接害死了老太太,所以被关了20多年的老人把怨气变成了鬼,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我故意装做很难。其实我在想怎么把漆棺弄走。

  “不知你有什么破解的方法?如果能把鬼带走,钱不是问题。”张工头又往火里扔了几块木头,但就算火再烧,也赶不走他心里的寒意。

  “这不是钱的问题。练鬼也是我们的禁忌。而且,你先犯了错,付出了生命。就算你去了黑社会,也是有人管的。”

  “我说你能不能做到。你一直在这里东拉西扯,连黑社会都出来了。”

  “我不信这个邪,你这是在吓唬自己。”

  “小李,虎子,别乱说话。”工头张大声的喊着,但是他亲眼看到了鬼,脸上勉强的笑了起来。他递给我一支烟:“兄弟,如果你真有本事,那就让我们看看你的手。”

  我眼珠一转,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做起来不容易。我刚刚和魏紫一起给你算的。要想破局,恐怕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你说,只要你能解决厉鬼,你就不再耽误我们的建设,以后有什么需要就告诉你。”工头张拍了拍胸口,向我保证。

  “那很好,不过过一会儿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做。做我想让你做的。不要多问,不要多看,不然你小心你的灵魂,你的家人会死的!”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砖头上站了起来。我抬头望天数了数:“今晚星图变了,我怕有大事发生。”

  我绕着火堆走了七星步,然后回到原来的位置:“郭村有没有甘蔗田?”

  “甘蔗?郭村没有种甘蔗。有一些稻田,后来被我们填满了。”

  还没等张工说完,那两个蛋就抓住了他的手:“张哥,那两个稻田里走了100米回来,确实有个甘蔗田。这个好像只有郭村本地人知道。我还问了老太太的家庭情况。他们无意中告诉我。”

  “真的?”张工头有点吃惊。他没想到我会知道他不知道的事。

  “这条路上探墓寻龙的手法怎么会出问题?”我向几个人挥挥手:“起来,拿着你们的工具,魔鬼会藏在甘蔗地里的!”

  我和几个工人点了一盏灯,来到一尺深一尺浅的蔗田。此时的甘蔗还未成熟,青黄相间,高高地挂着,在黑暗中随风摇摆时,显得阴森可怖。

  “道长兄弟,你说的厉鬼藏在里面?”

  “没错。”我把神祗捧在手里,假装念了几句:“这甘蔗地里应该有块石碑。这块碑不大不小,不高不低。只要找到这块碑,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你不是在耍我们吧?”

  甘蔗密,而且是晚上,更别说石碑了,远远看不到。

  “你就找找吧。你说的一切都是秘密。”

  第164章活埋(下)

  我双手抱在怀里站在甘蔗田外面,看着几个建筑工人拿着铁锹冲到甘蔗田里敲啊敲,不一会里面就传来一声大叫。

  “找到了!真的!”

  几个人踏上一条路,把我带到最里面的地方。

  甘蔗田中央有一块石碑,上面没有刻字,但可以隐约看到被雕刻的痕迹。

  第一,甘蔗田和石碑,这些我都说了。张工头不再怀疑我的身份,又递给我一支烟:“道长兄弟,你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六七个人站在石碑周围的甘蔗地里。我点燃了张工头的烟,踩在脚下的土上:“你抄家伙挖下去,挖三尺就见异物!”

  我很确定,但是有几个人不敢随便用铲子做。最后,张工头问:“兄弟,你说的异物是什么意思?”

  我不耐烦地挥挥手:“不要问不该问的问题。知道的太多,会生气,会被魔鬼记住。”

  “你别说了,我们心里没有底。如果我们挖出一些危害人民生命的东西呢?”

  “现在知道害怕了吗?当初怎么没人站出来帮老人?”我冷笑道:“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这个鬼成了气候,这条路不想被因果污染。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所有人都会开枪打散。我去我阳关路,你等明天工伤收尸。”

  很明显,我想找别人帮忙,但还是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的欲擒故纵的把戏很快就奏效了。

  “兄弟,你说的不是贬义。难道我们不能相信你吗?”张工头亲自拿着铁锹挖,剩下的几个人虽然犹豫了一下,也挖了起来。

  我默默抽烟,不时捏捏手指,仰望星空,偶尔说一两句常人难以理解的话。其实我也不知道道家的口头禅是什么意思。

  大约二十分钟后,两个鸡蛋和一把铲子掉了下来,地面下发出砰的一声。

  “你碰了什么东西吗?”几个人挤过去观看:“这是什么黑暗的东西?”

  我掐灭烟头,把大家分开,瞥了他们一眼:“温柔点,别被棺材里的东西惊到。”

  “棺材?”几个建筑工人一起喊,二丹吓得直接把手中的铲子扔了。

  “怕什么?这条路已经把你卷走了。你还怕魔鬼出来?”我的目光扫过大家:“继续挖,这东西一旦出现,必须马上解决,不然大家都逃不掉。”

  几个人被迫往下挖。

  “在贼船上,怎么这么容易下来?”嘴角挂着微笑,我拿出放在身体旁边的纸,捏了捏手指。这一次我没有故弄玄虚,而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大约半个小时后,棺材被完全挖了出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