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抖音热门技术 正文

村长不要进去好痛,被侄子干不敢出声

  呃,黑洞?

  我被雪莉的话噎死了。过了很久,我回复她:“如果是黑洞,那自然是别的了。然而,我并不知道黑洞在这个世界上是可以实践的。”

  雪莉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不是黑洞,但几乎一样。古印度佛经中有一种虫子叫巴比瘤,又名门,是世界规则的漏洞。如果孵化出来,每隔几十年就会醒来,吞噬附近的空间,把世界吃得一文不值。传说在盘古被创造之前,有一个像巴比瘤一样的虫子爬进了这个世界的混沌之中,下了几个卵,然后去了别的宇宙。世界上有两个蛋。相传,被灯照亮的古佛,是至高无上的护法赐予的——,在天山,又出现了……”

  听雪莉慢慢解释,我心里一跳,说,就算这样,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改变?

  我表哥有能力吗?

村长不要进去好痛,被侄子干不敢出声

  雪莉叹了口气,说天山一战其实是人间恶鬼与正义的对决。有无数人参与了正确的道路。我去了,我师傅也去了,还有很多顶尖的专家。其中最突出的是卢作阁和肖大哥——。被江湖中人称为“左道二人组”。也是那场战争奠定了他们的江湖地位,甚至超过了当今世界前十。

  如你所料,是陆左兄弟改变了它。

  我很惊讶,说这怎么可能。如果有一个燃灯佛,我相信他一定是牛博一,但是我的表哥陆左,我看不见。

  雪莉摇了摇头,淡淡地笑了笑,说燃灯的古佛用的是慈悲,陆左哥用的是爱。

  爱情?

  我很惊讶,雪莉向我解释说:“是的,你没听错。他用爱。而事实上,出现的巴比瘤虫是卢佐格一生的核心纪念物金蚕法,九转之后就蜕变了。那个本该是大魔王,毁灭世界的小东西,最后并没有选择履行自己的责任,而是傻傻地跳了一曲歪歪扭扭的八字舞,然后潇洒地离开了……”

  听了雪莉的介绍,我终于意识到春儿说我表哥天下无敌。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明白了。

  雪莉点头说:“一战,无数英雄豪杰倒下,整个天空一片凄凉。吾主迟当初也在前线,最后与夜郎王陛下一起离开了人世……”

  我心一跳,说,既然你师父走了,那是谁?

村长不要进去好痛,被侄子干不敢出声

  雪莉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给我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最后,她谈到了我们刚才的问题。我问的时候,雪莉笑了。她闭上眼睛,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吞吞地说:“师父那天选择和夜郎的守护者一起离开,只留下一件白色的丝绸般的衣服。”

  这场战斗有多激烈。按照雪莉的说法,每个有资格参加战争的人都是当今世界的天子。就连她的师父也是站在东南亚热带丛林中无人敢惹的人物。然而最后留给她的只有百合苗的正统和一件白绫裙。

  按照师父在天山的旨意,雪莉和表哥陆左告别,然后回到了雨林深处的寨里庙村,成了这里的新女巫。

  她把师父留下的唯一遗物放在虫塘里,作为对师父的纪念。

  虫池,也就是变成了一个痴美姐姐的墓地。

  她曾经在这里呆了一百年,现在却远走他乡,到了一个谁都碰不到的地方。

  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生活本该回到平淡的生活,可是雪莉竟然又见到了自己的主人,在虫池里慢慢地升了起来。

  一开始她欣喜若狂,后来突然发现回来的不是师父。

  是结合了师父记忆的虫池,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

  也就是说,现在的池不是雪莉的主人,而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体,一个拥有池记忆的独立人格,但不是全部。

村长不要进去好痛,被侄子干不敢出声

  此时,雪莉突然笑了笑,表示简单的理解,就像我们小时候看到的《新白娘子传奇》,白娘子被压在塔下,媚娘成了白娘子,但这并不代表媚娘就是白娘子.

  我听得有些疑惑,说既然这样,为什么她会认为自己是你师父的妹妹?

  雪莉苦笑了一下,说她的意识刚刚形成,自我意识是我的主宰。然而,我对自己有些怀疑。为了保持这种意识的鲜活和成长,我和她合作了。我以为这是一种安慰。时间慢慢流逝,终于成型,却没想到你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我说我有什么关系?

  雪莉说你是第一个进入她身体的男人,这让她心情大变,尤其是对爱情的理解.

  我连忙打断她,说雪莉,你要把你的信息说清楚,让我听起来像个流氓。

  雪莉笑了,说你只要明白意思就行了。现在的问题是,我担心她的自我认知会出现偏差,从而对她的存在产生怀疑,最终她的意识会消失,回归虚无。

  头有点疼。我说她现在不好。她怎么能再次回到虚无?

  雪莉摇摇头说,灵魂的诞生是一个非常奇妙的过程,它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一切修行的真谛。可以说是属于神的境界,超出了你的理解。

  我挥挥手说,别说话。我头疼。告诉我该怎么做就好了。

  雪莉盯着我看了很久,突然说:“你知道,在这之前,我还没有头绪,但是今天,我突然有了一个非常好的主意。如果她能成功,那么她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全新的生命。你愿意帮助她吗?”

  我点点头说好,只要我能做到,不过没关系。

  雪莉一本正经地说,“好吧,请爱上她,”

  第二十五章双修

  请谈恋爱!

  在雪莉说这句话的一瞬间,我被——等呆住了。怎么回事?我只是一个来求医的门外汉,我所做的只是为了生存。你给我这样的任务是怎么回事?

  更别说我是个傻小子。我没钱,没势,没手段,什么都拿不到。就算我有,你也根本不是人。

  我一定要爱上虫池吗?

  我很不情愿,下意识的想拒绝。不过雪莉好像猜到了我的想法,很认真的对我说:“虽然她只是我师父记忆和虫池形成的意识,但她毕竟是师父的白绢雪衣所生,算是我师父的学妹,希望你能认真对待,好吗?”

  我当然不好。

  面对雪莉的恳求,我无奈的表示,说完全不了解情况。如果要用爱来感动和培养不如池的意识,那么村里的小男孩们这么多年都过得很好,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

  雪莉摇摇头,说你说的好像有道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她只认你?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进过这个虫池的人吗?

  雪莉说,当然不是。如果我只是进入bug池,我可以找任何人出来。我不需要你费心,但是她认出你了,这是另一个原因。

  我问是什么。

  雪莉盯着我,然后问:“传说中的采血法,收集了十八个苗族人的血,最后简洁地出来了。可以召唤夜郎时代的大祭司,甚至唤醒苗族人的终极秘密。你告诉我,你唤醒过这样的记忆吗?”

  我摇摇头,苦笑,说:“我的天,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是你说的那样,我为什么要大老远跑来这里求医呢?”

  雪莉说不一定,人的潜意识最可怕的地方,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但她不一样。她是新生生物,对这些东西最敏感。她是人间钉子户,18次后拒绝去幽宅。但如果你有远古记忆,我想这就是她认定你是她十八郎的原因。

  我说她认定不是我,而是我肚子里的采血法——才是她的十八郎。

  雪莉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怎么,我感觉你好像很不情愿,我妹妹怎么了,是她长得不好看,还是生得好,你为什么这么嫌弃她?

  我连忙挥挥手,说没有,雪莉姑娘,你误会我了。你妹妹很漂亮,就像电影里出来的大明星一样。如果放在平日,我连做梦都不敢想。怎么才能爱上这样的女人?

  雪莉盯着我说,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赶紧接受呢?

  我苦笑,说我自卑,该高攀了。

  雪莉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盯着我,叹气,说你没说实话。——不敢相信。刚收的卢作阁徒弟是这样的。他能说会道,能说会道,我有点后悔帮了你.

  看到她真的生气了,我立刻慌了,说不行,我能说实话吗?

  雪莉,板着脸说话。

  我舔了舔嘴唇说:“雪莉小姐,是这样的。说的有道理,遇到这么好的事情,我应该高兴得闭不上嘴,但是我还有一个担心,就是你的老师,哦,不,是你妹妹,她心情一时好,一时不好。你看,她是虫池化身,肯定差到我不想要。我呢,刚入门,没啥屎,就是个草包。一旦我吵架,她会在几分钟内把我撕成碎片.

  我做饭后不需要用手撕白菜,直接用手撕颜路。

  雪莉盯着我,说你是什么意思,说我妹妹是个神经病,对吗?

  我这次没有屈服,只是点头说:“是的,我怕我控制不了她。一旦生病,我的生命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